仙囚全文阅读(士子游)最新章节更新_仙囚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仙囚

作    者:士子游

类    型:修真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9 13:40    最新章节:江湖行 第五十八章 鬼胎唤魂之木剑少年

—————————————————————————————————————

仙囚全文阅读: 大楚英魂五十万,何人为其沉冤?天道失道,有贤能者必取而代之!此间少年虽命途多舛,却也咬紧牙关要向这世间寻个公道! 长剑在手,试问天上仙人谁敢与我一战?

—————————————————————————————————————

仙囚最新章节试读:

    阳生子二人接着往西而行,天涯海角确实太过遥远。

    不仅遥远,此次西行路途中还有忽明忽暗的势力暗中阻挠,所以这趟西行似乎变得遥不可及一般。

    纵使前面凶险无数,他也依然要去,因为阳生子他不是为他自己一个人活着,而是为死去的人活着。

    只要不死,一切皆有可能。

    男儿当自强!

    当下阳生子二人行走在一处小林子里。

    田连阡陌,树满邱陵,参天野树迎门,曲水溪桥映户。

    远见一名穿着浅绿衣裳的木剑少年头戴巾帻,手中握着柄木剑,双手动作不停,在空中胡乱挥舞,传来一阵飒飒风响。

    木剑少年姓景,名叫景明,心向光明之意。

    木剑少年景明瞧见了路过的年轻人阳生子二人,随即木剑一横,拦住二人的去路,大声嚷道:

    “此地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

    木剑少年景明眼见那人只是平静看着自己,莫不是自己装过头,遇见狠人了?

    木剑少年景明急忙将木剑收回,就欲向年轻人阳生子赔礼道歉。

    不料一道少女身影手持狗棒翻滚而来,一记狗棒当头砸下。

    木剑少年景明顿然将木剑横于头顶,木剑骤然破裂,狗棒趁势直下,一个大大的肿包就此留在木剑少年景明的头上。

    一记狗棒砸去的正是少女英子,得亏了她仅出三分力,若力道全开,这名木剑少年必定狗头不保!

    少女英子眼见木剑少年景明抱头痛哭,视线向身后的阳生子循去,阳生子轻微点头,少女英子这才作罢,手持狗棒翻滚而回。

    “如何?此路还是不是你家开的?”年轻人目视抱头痛哭的木剑少年景明,轻声言语道。

    “对不起,小子不是故意的,只因为家里姐姐急需要用钱,小子想着多一份财路也就多一两银子,还请这位公子哥原谅在下。”

    “你想要多少钱?”阳生子双眸眸游曳流转,似乎能看穿这名木剑少年的内心一样。

    “五两,小子不要多了,真是五两就够绝不诓人!”

    阳生子沉吟一刻,随即眼神示意身旁少女英子给五两银钱。

    少女英子不情不愿地走近木剑少年景明身前,取出自己的小包裹,捣腾大半天,随即手捧数十碎银丢到惨绿少年手中。

    眼见五两银子不在了,少女英子心头空落落的。

    木剑少年将数十碎银小心翼翼放回自己腰包里,道谢一声,便向庄子里奔去。

    木剑少年景明奔走时嘴里不时还冒出一句“看我绝世剑法”此类的言语,片刻功夫便消失在阳生子的视线中。

    阳生子略微瞧了一眼便收回视线,继续向前行去,少女英子紧随其后。

    映入阳生子眼帘的是一座碧绿悠悠的小庄子。

    此庄阻挡住了阳生子二人西行之路,此庄名叫杏花庄。

    杏花庄旁杨柳绿依,园内花开香馥,外处山林喧鸟雀,是一片出尘绝世的幽静之地。

    杏花庄的取名也很讲究,源于庄上有一位贵妇是来自郡城大户人家所豢养的金丝鸟。

    而这位郡城大户人家据说来自官家,在西厥州的分量与西厥侯爷相比起来都是平起平坐。

    庄子里的人都叫他西门大官人,真实姓名不得而知,这位西门大官人尤其喜欢在外觅食,偷养金丝鸟,养肥了就慢慢吃。

    西门大官人每逢初一十五便会在此常住一段时间,在此住的目的当然是临幸这只金丝鸟。

    而杏花庄此时早已有一男一女在此等候阳生子二人,男的正是拔剑拦路的木剑少年景明。

    女的是木剑少年的姐姐景清佳,身子骨好像生病了一般,羸弱不堪。

    木剑少年的姐姐景清佳也是这杏花庄的婢女。

    “婢女清佳见过公子,刚才是调皮弟弟的不是,这就将五两银子送还。”

    杏花庄婢女景清佳眼见阳生子二人就要行过此地,急忙叫身旁的弟弟木剑少年景明将刚才拦路所得来的银子还给人家。

    木剑少年景明似有不悦,但姐姐发话了也无可奈何,随即将数十碎银捧在手心,嘴里嘟囔着:“银子还给你公子哥。”

    “无妨,既然给了你们自然没有收回的道理,你们就安心收下。”阳生子瞧见了木剑少年要还银子的举动,便向木剑少年的婢女姐姐景清佳挥手示意,银子不用还。

    “婢女清佳多谢公子的慷慨解囊,公子可否在此停歇一刻,喝上一杯茶止止渴再行上路?”

    杏花庄婢女景清佳想着请这位公子哥在杏花庄饮上一杯茶,让二人解解渴再行上路,算是报答这位公子哥的慷慨解囊。

    阳生子二人眼见木剑少年二人一直在等待自己答复,沉默片刻后便答应了下来,随后带着少女英子跟随木剑少年二人进了庄子。

    由于木剑少年的姐姐是这杏花庄的婢女,所以二人的住处并不是那么的光鲜亮丽,眼下婢女景清佳带着阳生子二人来到了一间低矮瓦房之中,但却有一种古朴宁静之感。

    阳生子二人进了房随意找个位置坐了下来,婢女景清佳便起身去找茶叶,不一会儿就已经将茶沏好端来,阳生子与少女英子便端起盛满茶水的茶杯各自品尝起来。

    少女英子倒是一点儿不客气,端起茶水就咕隆咕隆往喉咙里灌,这杯喝完了自己动手,又给自己倒上另一杯,少女英子应该是真渴了。

    阳生子见此笑骂一句,“你这叫喝茶不叫饮茶”,引得少女英子怒目的眼光,伸出自己小拳头就欲开捶阳大侠。

    阳生子连忙做投降状,少女英子小嘴歪着嘟囔一句后,这才作罢。

    此茶名杏花茶,产自杏花庄,在集市上都要好几两银子才能买到,用白开水泡饮,或用杜仲水煎煮冲泡饮用,养生。

    阳生子端上茶杯仅仅一嗅便有淡淡杏花清香萦绕鼻翕,再饮上一口,神清气爽。

    杏花茶不仅让人神清气爽、止渴解暑之用,还能使常人祛掉风寒,强筋除痹的功效。

    所以连带着杏花庄在这方圆百里之地也都享有不小的美誉。

    “该死的景清佳跑去哪里了,不用干活了?”

    一位贵妇带着一帮婢女在瓦房外大叫大喊,随即贵妇旁的一名婢女推开房门,一路横冲直撞,见着了婢女景清佳直接将其拖拽到贵妇面前。

    贵妇自然是这杏花庄的贵妇,贵妇名叫杏慧云,长得一副绝美容颜,娇媚身躯衬托得她就像庄内的杏花一样,让人垂涎欲滴又不敢取摘。

    此种类型的女人得慢慢养着吃,其深受贵族人家的喜爱,远观近玩都是绝品。

    不愧是西门大官人看上,养在深闺大院的金丝鸟。

    可贵妇杏慧云的内心就不如杏花那般暖香袭人了。

    贵妇杏慧云看着眼前的婢女景清佳,脸上犹有怒色显现,婢女景清佳竟然在上次西门大官人来临的时候抢了自己风头不说,更在西门大官人面前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再让多见几次她这个名副其实的金丝鸟不就成了死鸟了?

    一个婢女也敢骑在她头上撒野争娇夺艳,如今还带着陌生男子进了屋以茶作伴,简直不知廉耻。

    不过上面这些莫须有的罪名都是贵妇杏慧云给自己找得由头,女子妒心强,更何况在西门大官人面前来此一遭让得自己颜面尽失,贵妇更是想把婢女景清佳剐了的心都有。

    贵妇杏慧云这次可算是逮着机会了,婢女景清佳消极怠工不说,偷养男人便是大罪。

    “你个偷养男人的浪荡女,半天不见你原来是在此处养汉子,好你个婢女景清佳!”

    贵妇杏慧云气不打一处来,一巴掌狠狠拍在婢女景清佳的脸上,留下一道血印。

    “夫人误会了,由于婢女身体不适没钱看病,幸得这位赶路的公子给了些银钱,婢女就想着让公子稍作休息喝杯水再行上路,夫人千万不要误会。”

    婢女景清佳被贵妇杏慧云打了一巴掌后,没有半点埋怨,反而急忙出声解释道。

    “强词夺理,先撇开你偷没偷养男人,你消极怠工这半天你看看你身旁这些姐妹忙成什么样了?每天养着你们这帮奴婢不用银子开销?”

    贵妇杏慧云话音一顿,随即看向身旁一名婢女平淡说道:“消极怠工又偷养男人,杏花庄的家法是怎么说的?”

    “回夫人,按杏花庄的家法当打死抛尸野外,不过念其婢女景清佳在杏花庄辛辛苦苦十几年且也知错,当将其打个半死再吊井十天。”

    “先打个半死再说。”贵妇杏慧云跷着二郎腿,手捧茶杯轻抿一口,随即轻语一句。

    婢女景清佳顿然被数名婢女按倒在地。

    数名婢女手拿打人的板子作势就要开打,不料一名木剑少年身影出现在婢女景清佳身前,手中握着断成两截的木剑横档在前,大声喊道:“谁敢对我阿姐动手,一剑戳死你们!”

    数名婢女呵笑一声,随即几名婢女合力架住木剑少年景明,往外面重重一抛,木剑少年景明被扔在门外,砸在院墙之上,头皮渗出血液。

    数名婢女手持板子就往景清佳身上打去,期间还瞅了眼近在咫尺、默不作声的年轻人阳生子一眼,只要你敢插手管此事,庄内护卫即刻便会冲进来将这名年轻人打个半残。

    蓦然一刻,盛有杏花茶的茶杯骤然破碎,一道年轻身影出现在贵妇杏慧云,伸出手一巴掌拍飞贵妇杏慧云,血液溅出。

    正是年轻人阳生子出手。

    阳生子身影再次出现在贵妇杏慧云身前,掐其脖颈,轻提于半空,目光凌厉地望着半空将要死亡的贵妇,平淡言语一声。

    “不放过景家二姐弟,夫人你就下去跟他们陪葬!”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