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烬天下全文阅读(榭依)最新章节更新_夜烬天下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夜烬天下

作    者:榭依

类    型:修真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9 13:25    最新章节:第八百五十一章:线索

—————————————————————————————————————

夜烬天下全文阅读: 传说,有大星坠海,名曰飞垣。坠天之谜,是天灾?是人祸?是偶然? 亦或是必然?他是名门将领之后,又是昆仑修仙弟子,伴随着深海处汹涌的阴谋,古老的恩怨重新浮出水面……

—————————————————————————————————————

夜烬天下最新章节试读:

    说来奇怪,花灵在她的怀里很快止住了哭泣,余文君轻柔的拍着孩子的后背,冲着两人抿唇笑了,她摸了摸花灵的额头,被冰凉的体温吓了一跳,问道:“我看她脸色不太好,身子也太单薄了,是不是你们这几年在外劳累,把孩子也累着了?对了,我那有一服药方子,是我前几年生了女儿之后偶遇的大夫给的,比丹真宫的管用多了,据说是专门给女人调理身体的,从孩子到老人,各个年龄的女人她们都有特别的药方。”

    云潇本想告诉她真相,余文君却担心的看着熟睡过去的花灵,自言自语的抢话说道:“大夫说她们这药方不是飞垣的,用了好多海外的珍稀药材,只给女人用。”

    “只给女人?”云潇顿时来了兴致,而萧千夜原本是在漫不经心的听着,忽然目光严厉的扫过来,仿佛是一下子联想到昨天晚上重岚的某些话,他不动声色的引导着问了下去,“那药方能比丹真宫的药还管用?到底是哪里的妙手神医,以前没听过啊。”

    余文君想了想,回道:“我前些年回娘家,正好遇上她们在万佑城巡演,那时候我抱着小女儿本想看一会,谁知她一直哭闹,还是人家好心抽空帮我哄了哄,这才及时发现了病根然后给了那服药,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山海集重新开放之后新入驻的商户,她们开了一家叫桃源乡的舞馆,收留无家可归的姑娘自力更生,店主叫红姐,人可好了。”

    万万没想到这种时候竟然从余文君的口中意外听到了一品红的名字,萧千夜和云潇心照不宣的对视了一眼,默默点了一下头,云潇凑过去,找着理由问道:“大嫂,您刚才说的药方子能不能给我一点啊?这孩子从小身体就弱,好不容易现在生活安稳一些,我也想好好给她调理调理。”

    “行,当然行,正好红姐那边的小姐妹这两天来帝都城结款还没回去,我一会就让人给你们配好了送到府上来。”余文君一秒没犹豫赶忙接了话,她本来就在担心两家几十年不往来关系生疏,要是能有个契机缓和一下岂不是皆大欢喜,云潇心中咯噔一下,露出一副心急如焚的表情说道,“送上来多麻烦,我自己跟您去取就好了,顺便……顺便问问大夫都要注意些什么。”

    话音未落,云潇抱过花灵幼儿塞给萧千夜,一边使着眼色一边转身握住了余文君的手,边走边嘱咐道:“外头下雨我就不带着孩子一起了,千夜,你照顾下孩子,我取了药很快回来。”

    萧千夜被她莫名其妙塞进来一个幼儿,没等他反应过来,云潇已经撑开伞走到了院子里,余文君找不到理由推辞,但又没来得及询问丈夫的下落,这会左右为难的张望了一会,萧千夜借机赶紧追了出来,他皱着眉瞪了一眼云潇,余文君纠结着绞着手,半天才鼓起勇气小声的说道:“萧阁主,红姐她们是经营舞馆戏院的,和羽都的几家商会有些服装上的生意,有一批货款好像延期了不少时间,她们私底下问过我,可这事是风彦在管理,他、他最近不知……”

    萧千夜一听就知道她是找借口问风彦的下落,但事关重大他不能透露,只能含糊其辞的回道:“大嫂放心吧,风大人很安全,过几天就会回来。”

    余文君愣愣看着他,虽然是一模一样的措辞,但这句话从他口里说出来竟然有种莫名的力量让她顿时安了心,好一会她才松了口气用力深呼吸,整个人立马神色变得明朗起来,拉着云潇的手腕一起离开。

    萧千夜本还在思考着这忽如其来的重要信息,一低头发现被云潇强行塞到他手里的花灵不知何时苏醒了,明明几分钟前她还在余文君的怀里安安稳稳的睡着,怎么换了一只手臂立马就瞪着大眼睛直勾勾看着他,花灵虽不是人类,但毕竟是在烈王神力的强行催熟后有了类似人类的身体,这会小姑娘张了张口,下一秒发出惊天动地的啕嚎大哭,萧千夜头皮发麻的哄了哄,越哄对方哭的越凶,让他手足无措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这种不讲道理的生物哭闹起来,当真比危险凶悍的敌人更加让他头疼,萧千夜逃命一般冲出家门,想都没想加快脚步就来到了外城的秦楼,一进门,本来还在和客人眉飞色舞聊天的白小茶目瞪口呆的跑过来,不可置信的看着萧千夜怀里哭到沙哑的孩子,用见了鬼一般的眼神奇怪的打量着两人,支支吾吾的问道:“你、你们什么时候有的孩子?”

    萧千夜一时无语,没等他想好怎么解释花灵,一个声音慵懒的从二楼飘来,午睡才起来的江行泽披着一件衣服走下来,也没注意到这种时辰萧千夜会忽然出现在店里,笑咯咯的摸了摸白小茶的头调侃道:“孩子?什么孩子?你喜欢叶少将那事八字都没一撇呢,这么快就惦记起孩子了?”

    “不是我呀!”白小茶红着脸一把抓住他的胳膊连使眼色,“是他呀!我没听云潇姐姐说过有孩子啊,而且……”

    白小茶小心的瞄了一眼萧千夜,眼神里带着莫名其妙的鄙夷和生气,哼了一声骂骂咧咧的嘀咕:“而且云潇姐姐的身体特殊,不可能有孩子的呀!那他手上抱的是谁的孩子?难道是和别的女人的私生……”

    话音未落她就被江行泽一把捂住了嘴,他尴尬的咧嘴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萧千夜,语无伦次的打了个招呼之后强行拖着白小茶扔到了一边,然后才擦了把汗好声好气的迎过来,这一惊吓江行泽本还迷迷糊糊的睡意彻底清醒了,他好奇的瞅了瞅萧千夜抱着的小姑娘,一下子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只能咳了咳使了个眼神指了指楼上,试探性的问道:“要不我找个房间给你们休息下,让阿姿过来帮你哄哄?”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秦楼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他怀里的花灵身上,萧千夜不动声色的环视了一圈,云潇的身份在飞垣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加上之前那伙心怀不轨的蛟龙刻意散播,一直以来他都能感觉到周围人看她的视线格外的排斥,虽然云潇自己不说什么,但他知道那些伤痛无法弥补。

    不仅如此,千百年来根深蒂固的偏见在碎裂之后虽然有所好转,可要让普通人彻底接受异族,只怕还需要几代人的时间潜移默化的去融合,他们碍于新法令不敢公然说什么,但带着嫌弃和嘲笑的目光是无法隐瞒的。

    不知为何,萧千夜默默看着怀里哭闹不止的花灵,心情却忽然平静了不少,不仅没有多做解释反而淡淡回道:“是我们的孩子。”

    这句话带着某种深入人心的震撼力,让所有的目光不约而同的收了回去。

    “啊?”江行泽本来已经察觉到他怀里的小姑娘不是人类,正在考虑要怎么解围的时候忽然听到他的话,尴尬又僵硬的呆立在原地——怎么可能,这话一听就是在骗人!

    “真的吗?”才被撵走的白小茶死皮赖脸的挤了过来,欢喜的戳了戳花灵的脸蛋,嘀咕,“她长的好漂亮啊,可是一点也不像你……”

    “姑奶奶你闭嘴吧!”江行泽回过神来,笑着把白小茶又丢了出去,然后领着萧千夜来到楼上的包厢找来秦姿帮忙,不过一会,江楼主和秦姿一前一后的走进来,都是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怀里抱着的小姑娘,露出了和白小茶一模一样撞鬼般的神情,好一会秦姿才尴尬的接过孩子轻晃着哄起来,萧千夜的额头一阵一阵的疼,靠在窗边想了许久,忽然问道:“风魔在墟海那边是谁在守着?有没有办法帮我联系一下?”

    “墟海?”江楼主前一秒还在开心的逗着孩子,下一秒就正襟危坐的拉了张椅子坐到了他对面,他一翻手袖子里飞出一只冥蝶,回道,“赤晴前几天已经回去了,烽火和迦烨都在那里守着呢,你找他们有事?”

    萧千夜盯着冥蝶翅膀勾出的光镜,对面的烽火此刻正在蛟龙巢旁边,那个大贝壳是闭合的,看不到内部龙吟的情况,她木讷的看着忽然在自己面前铺开的光镜,嘀咕,“楼主?”

    没等江楼主回话,萧千夜焦急的问道:“苏木回去了没?”

    “啊……萧阁主!”烽火认出了他,赶忙站起来拖着蝴蝶回答,“苏木?前几天来了一个小孩子,说是烈王大人手下的木槿花灵,奉命过来给云潇送药的,然后他就带着那只花灵一起去帝都找你们了呀!”

    “他还没回去?”萧千夜心中咯噔一下,下意识的抬头紧盯着秦姿怀里的花灵,不祥的预感开始翻涌,烽火抓着脑袋说道,“他没回来啊,你要是碰见他就帮我催一下,蛟龙巢里有个龙吟,上次赤晴还带了一个龙橼过来,现在这里有两只神志不清的蛟龙要照顾,我都要忙死了!”

    萧千夜霍然而起走到花灵面前,她睁着大眼睛神情呆滞的凝视着他,然后非常刻意的咧嘴努力露出一个明朗的微笑,重复着唯一会说的那句话:“九穗禾服下之后要好好休息,不能乱动、乱跑,会影响恢复。”

    整个房间鸦雀无声,半晌,江楼主眉头紧蹙的指过来,低道:“这不会就是过来送药的那只花灵吧?”

    他还没有回答就是一阵头晕目眩,心悸的剧痛如泰山压顶一秒就让他支撑不住的左右摇晃,江楼主被他忽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见他双瞳的金银异色正在闪闪烁烁绽放着耀眼的明光,强撑着理智从窗子迢迢望向高空的某一个点,一个名字突兀的从他口中蹦出——“帝仲!”

    下一瞬,他的脑中一片空白,身体一僵直接栽倒下去,这样熟悉的心悸在失去意识的一瞬间将他拉回到曾经那段不愿回首的往事里,上一次他在剧痛中失去了云潇,这一次又会是谁?

    好奇怪,明明他能听到内心深处不甘心的呐喊声,眼皮却仿佛有千万斤沉重始终无法睁开。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