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妖途全文阅读(墨入江)最新章节更新_人在妖途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人在妖途

作    者:墨入江

类    型:修真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9 07:10    最新章节:第二十章 险死还生

—————————————————————————————————————

人在妖途全文阅读: 妖族,我心之所向;人间却是我身之所往。我非人非妖,亦人亦妖,非要给我安个名字的话,叫我人妖吧!

—————————————————————————————————————

人在妖途最新章节试读:

    杜婷婷将娟儿的头枕在自己腿上,轻哼小曲哄她睡下。

    这才同玉郎一起找到温如意,三人一番商量,杜婷婷便提意明晚再探茗花居。

    温如意道:“师姐说得不错,事不宜迟,我和老八明早便去找那周子安,先去事发地点看看,能找到点线索就更好了”

    玉郎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事隔不久,应该还能找到些线索的!”

    心里暗暗得意,两位师姐可不知道他的鼻子比狗还灵敏,要是找到事发现场,只要有线索必定逃不过他的鼻子。

    修真之人精力旺盛,一夜不睡,第二天照样精神焕发。

    温如意好不容易找到个办案的机会,如同小孩子去卖糖果一般高兴。

    玉郎见她一路蹦蹦跳跳,忍不住笑道:“师姐啊,这次我一起办事,你可是我的家长,你这么样的小孩子动作,我可不放心啊,能成熟点不?”

    温如意噘噘嘴,没好气地说道:“要你管!人家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还不能放松放松了?”

    二人来到了周子安的住处,眼见日上三杆,那周子安却还在呼呼大睡。

    玉郎心里暗想,纨绔弟子,果然是纨绔弟子,这么晚了还不起床,二十好几的人了,也不去找点事情来做,不知道他父母能养他多久。

    正要叫门,温如意却阻止了他。她弄来一颗狗尾巴草,小施法术,那狗尾巴草飞到周子安鼻子上,在他鼻孔里来回轻扫。

    周子安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一下坐起来。

    惊问道:“谁?”

    左右一看,不见有人。吓了一跳,但见屋外阳光灿烂,也不害怕,便穿好衣服,走出门来。

    温如意娇笑道:“好个懒虫,太阳都晒屁股了,还不起床吗?”

    见一个娇俏可人的少女立在自己的屋前,周子安有些诧异,看见她身后的玉郎,猜想她也是菊香院的人。

    大清早的,菊香院的保镖居然找上门来了,周子安不知道他来意,便问道:“你们来做什么?我可不差你们银子,到你们菊香院,我从不赊欠的!就算我偶尔有什么帐忘记付了,也要等到下午再来嘛,大清早的,扰人清梦可不是什么好事!”

    玉郎笑道:“我们可不是来找你要银子的,而是来找你算帐的。”

    周子安摸摸脑袋,问道:“我们有什么帐好算的?”

    温如意做出一个凶狠表情,正色说道:“你到我们菊香院中讲故事,吓坏了我们娟儿姑娘,害得她卧病在床,不找你找谁去?”

    本来是一个玩笑话,哪知道周子安信以为真,心里好生后悔,喃喃说道:“那可对不起了,这么吓人的事,我本不应该讲的。我男子汉大丈夫都吓得不轻,娟儿一个姑娘家,胆子本来就小,听我讲故事吓病了当真是我考虑不周,我这便买些薄礼,看看娟儿去!”

    玉郎一愣,这人不知道他们是开玩笑吗,怎么就信以为真了呢?

    便对他说道:“嗯,你要去看娟儿,自个儿去好了,不过你说的故事到也有趣,别人不信你,我却是信的,我当保镖多年,什么怪事没见过?这事还是第一次听说,你便带我们去看看,说不定我们还能帮你找些线索出来!”

    周子安想起那晚的经历,还心有余悸,说什么也不敢去了。

    玉郎与温如意见他吓得不轻,便让他指点地方,自己前去。

    经周子安细说,玉郎同温如意一起向七八里外的破庙走去,

    眼看快到那破庙了,玉郎突然停了下来。

    温如意问道:“老八,怎么了?”

    玉郎道:“有鬼气,却又不像是鬼气。”

    他与卢羽相处多年,对鬼气再熟悉不过了,但这鬼气却十分奇怪,感觉就像是人为制造出来的一般。他运动灵力于鼻上,仔细分辨,却又说不出什么不同之处来。

    温如意道:“我们还是去那破庙里看看吧。”

    玉郎点头,与温如意一起走进破庙之中。

    温如意也感觉到了淡淡的鬼气,但在阳光之下,却淡几不可见,她纤手掐记,祭出一记符咒。

    那符迎风自燃,化着一道黄光。

    黄光飞到一处草丛中,停在地上。温如意暗道一声可惜,阳光下鬼气太淡,无法追踪。看来要无功而返了。

    她将情况告诉玉郎,看来得晚上再来了。

    玉郎摇摇头,说道:“我来试下。”

    温如意道:“好吧,师姐知道你狗鼻子灵,那你就去闻闻吧!”

    玉郎也不跟她计较,又运灵力于鼻上,突然间他打了一个喷嚏,说道:“好臭。”

    温如意道:“什么邪物,臭得厉害吗?”

    玉郎道:“不邪,是臭豆腐”

    “臭豆腐?”温如意无语。

    却听一个声间说道:“好灵的鼻子,老夫将衣服洗得干干净净,还是给你闻了出来!”

    破庙中走进来的个老者,正是那隔壁街上卖臭豆腐的修士。

    温如意与玉郎齐声道:“是你?”

    那老者道:“对啊,正是我老周。”

    玉郎道:“前辈来做什么?”

    老周道:“你们来做什么,我就来做什么!”

    温如意道:“前辈你也知道了,这里有问题?不知道前辈有什么发现,给晚辈们讲讲可好?”

    老周笑道:“你们自称晚辈,便想占我老人家的便宜吗?你们都不说出你们的发现,却想要我老人家的消息,那有那般好事?”

    玉郎笑笑,便将他知道的消息一五一十地讲给那老者听,本来他们所知不多,讲出来也没什么。

    老周见他还算上道,便也告诉了他们自己所知道的信息。

    原来,这老周早就注意到此地的异样,一直都有所留意,却没什么发现。直到前几天,终于给他知道了有邪物出来害人,他赶到的时候却已经晚了。

    那受害的凡人,已经被吸成了人干,只剩下一张皮包着骨头。内脏,精血都已不在。

    他修行多年,见识不少,知道这是一种极为厉害的邪法。但他也只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便请教了一个道友。

    那人一看之下,便认出了这种邪术,正是九幽岭一种禁术。

    修习这种禁术的邪修能完全将人的精血与内脏吸收得这般干净,修为应该已经极高了。其功法高深,已经不是他们这样修士能对抗得了的了。

    那道友要他不可再调查此事,一但深入,便有性命之忧。

    而他已经将这事上报九幽岭,要不了多久便会有修为高深的门人前来处理。

    温如意道:“前辈那道友就是我们菊香院隔壁街的棺材店老板吧!”

    老周道:“正是,他乃是九幽岭的外门弟子,像他们那样的大门派,就算是一个外门弟子,在修真界也引以为傲了。”

    说道九幽岭,老周满脸憧憬与羡慕。

    他本来暗暗观察玉郎与温如意,现身相见也是出于一片好心,怕他们修为不够,调查下恐怕伤了性命。

    温如意却并不信任他,在这也找不到什么线索了,便表面上谢过他一番好意,同玉郎一起回菊香院去了。

    回到菊香院中,四师姐却有新的消息,那被害人小李的家人找到了茗花居,在院子里闹得不可开交。

    月月姑娘却避而不见,小李一家人都是普通人,拿她们也没什么办法。苦于没有证据,官府也不便插手。

    李家人闹得凶了,茗花居的人忍无可忍,便让保镖护院将他们一顿好打,李家的人这才不得不回家养伤。

    玉郎与温如意相互看了一眼,想不到这茗花居的人这般可恶,今晚便去好好会会她们。

    玉郎又与温如意打扮一番,奔茗花居而去。

    茗花居却大门紧锁,听周边的人说,茗花居今天被人闹得凶了,不敢开门,怕是要暂时歇业几天。

    玉郎同温如意和计,这其中必定有问题。

    她们茗花居明明将李家的人打了,怎么自己还不敢开门了呢?怕是正在关着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吧!

    与是两人换了夜行衣,悄悄潜入茗花居。

    而此时茗花居的地下深处,正传来一声凶厉的咆哮。这声音虽然阴狠,却带着疼苦。

    月月正跪在一个黑袍老者面前,那老者目露凶光,盯着月月,似乎要将她生吞活剥一般。

    月月吓得面无人色,一直低着头,不敢看他一眼。

    那老者面皮抽动,似乎正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他向月月吼道:“废物,找个阴时出生的人都能上当,我要你何用?”

    月月哭道:“老祖,我也不知道那小李身上会被人下毒,我就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来加害老祖啊!”

    那老者十指成抓,一把抓在月月头上,只要再一用力,便要抓得她香消玉损,脑裂而亡。

    再吸了她的灵力与精血,这老者便能绶过这一时,再得一线生机。

    月月却吓得呆了,一动不动,完全生不出来一丝反抗之心来。

    那老者抓在月头上的手却突然停了下来。

    他向月月说道:“外面来了两修士,修为还不低,你想办法将他们引到此处来,待我吸了他们灵力,便免你不死。

    玉郎与温如意正一头雾水,茗花居里的人竟然都睡觉了,诺大的座院子,本来应该热闹的时候却静得落针可闻。

    那月月的房床上被子叠得整整齐齐,她人并不在房中。

    玉郎心头狂跳个不停,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似乎正有什么极度危险的事要发生,与竹空对战之时他都没有进这样的感觉。

    温如意在月月房中翻箱倒柜,想找点线索出来。忽然间玉郎一把拉住她的手,将她拉得伏下身来。

    一道寒芒从她头顶一闪而过,床前布幔断成两截。

    温如意见此情景,吓得背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冷汗湿透了衣衫。

    要不是玉郎拉她这一把,她只怕已经身首异处。

    窗外黑影一闪,消失不见。

    玉郎轻吼一声:“是月月”

    他便与温如意一前一后追了上去。

    两人心中奇怪,这月月姑娘不是不会法术,全无灵力吗?莫非他看走眼了?

    追入一条地道之中,玉郎与温如意同时停了下来。

    不可再追,莫要中了对方陷阱才是。

    两人正要转身,后方通道却已经被一块巨石堵死了。

    玉郎心头警兆又起,却听一个老者嘿嘿冷笑一声,说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来闯,叫你们多管闲事,受死吧!”

    玉郎猛地双手按住温如意户肩膀,将她整个人翻到自己身后,摔出老远。

    只觉得胸口被 一股巨力击中,玉郎喉咙一甜,一股鲜血吐出,人已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向后方飞了出去。

    玉郎从没有见过这么厉害的对手,绕是他修为大进却连对方一招也接不了,知道生死便在一线之间了。

    他胸口巨疼,却心念电转。

    后无退路,前有凶兵,不能在眨眼找到出路,便得与温如意双双陨命于此。

    他身形落下,却被温如意接了个满怀,温如意虽然是人女子,但修为在身,力气也大稳稳当当地接住了他。

    一个黑袍老者在前方数十丈现身出来,那老者道:“想不到你修为一般,反应倒很快,便再接我一招吧!”

    他手指连动,法诀打出,一道黑光向玉郎二人袭来。

    那黑光凶厉狂暴,迅猛异常,其巨大的威力,在数十丈外都让人生不出一丝抵抗之心来。

    温如意哪里见过这般阵势,吓得呆立当场,连反应都忘了反应。

    玉郎大吼一声:“退”

    温如意被他一惊,急速向后飞退。这一飞情急逃命,当真是快如闪电。

    那老者哈哈一笑,这两个后辈果然没什么对敌经验,她们这一飞,就算是躲过了他这一记法术攻击,也要撞上巨石,这样的速度,非得把自己撞死不可。

    哪知道他们身后巨石忽然间变成一尊石头巨人,那巨人一步斜跨,迈过温如意两人,双掌齐出,与他打出黑光撞成一团。

    一声巨响,那老者只觉得天崩地裂,石巨人虽然被轰得粉碎,地道却也被轰塌,将他埋入泥石之中。

    他全身灵力催动,排开泥土,却哪里还有玉郎与温如意的影子?

    他愤怒之下一声狂吼,正要施法追踪,却是一口鲜血吐出,身子几乎站立不稳。月月赶紧将他扶起来,

    颤声说道:“老祖身体要紧。”

    那黑衣老者一声狂吼,对喝道:“走,先回波月洞。”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