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开始我只想退婚全文阅读(是桃子呀)最新章节更新_最开始我只想退婚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最开始我只想退婚

作    者:是桃子呀

类    型:修真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9 06:50    最新章节:第036章 清和城

—————————————————————————————————————

最开始我只想退婚全文阅读: 李萱萱穿进一本古早男频仙侠文,成为男主指腹为婚的未婚妻。 文中,原是天之骄子的男主,因修为被废而跌落低谷,又在经历三番五折后,成为修真界第一人。 可惜本文是古早!退婚流!爽文! 李·未婚妻·萱萱:“……” 为了自由故,李萱萱勇走退婚情节! 然而退婚后,李萱萱发现,男主好像有点不对劲。 —————— 出身凡人世家,拜入名门正派的谢时训,容貌出众,天赋极高,性情温和内敛、谦逊礼让,宛若嫡仙公子。 这样堪称完美的人生,却有一瑕疵,那便是他有一身体赢弱且无法修仙的未婚妻。 而在谢时训人生低谷的时候,其未婚妻竟然要求他主动退婚! 再见面时,谢时训发现,他的未婚妻好像有点不对劲。 PS: 1.简介废,欢迎点开正文瞅一瞅~~ 2.推荐桃子已完结快穿文《穿书之前程似锦》~~现代言情文《二穿后我和影帝男主HE了》~~ 3.推荐好友已完结星际文《星际纪事》~~

—————————————————————————————————————

最开始我只想退婚最新章节试读:

    【宿主,717提醒你,按照原书剧情,男主在离开断头崖后,是会前往秦家的哦。】

    717的话无疑证实了李萱萱的想法。

    如此,她自然也就不再多言。

    既然已经决定要回清和城,李萱萱也不拖延,当即便道:“那我们现在就离开!”

    眼前的狼藉,还有他们进村前,村民的表现……

    李萱萱觉得:“这个庄子说不定也不太安全,”她看向谢时训:“我们现在出发,脚程快的话,说不定还能赶在天黑前进城。”

    李萱萱说完,见谢时训并未出言,只定定地看着她,不由问到:“不行吗?”

    谢时训唇角微勾,“当然可以。”

    只不过是她给的惊喜越来越多罢了。

    李府的这个庄子虽小,但也有前后门,为谨慎起见,他们出去时便由后门而出,并换了另外一条路。

    也多亏是这样,否则他们便会发现,在来时的那条路上,就在与村里房屋的交叉口处,正有人躲在那里守着。

    而一炷香后,大约有六七个男性村民,他们或扛着锄头,或拿着斧头,又或是拎着棍子,浩浩荡荡地向着庄子而来。

    等他们破门而入,却发现庄子里无一人时,领头人忍不住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他奶奶的,让他们给跑了!”

    有人忙问:“春哥,那怎么办?要追过去吗?”

    被喊作‘春哥’的糙汉,直接一巴掌扇了过去:“妈的,都是你们这群人磨磨唧唧!白花花的银子就这么飞走了!”

    那人被打,却是半声不敢吭,只捂住脑袋往旁边躲。

    而‘春哥’扫了周围一圈后,便挥手说到:“把剩下的东西都搬走,我去给秦管事递个消息!”

    说完,‘春哥’便率先走了出去。

    剩下的人也开始动手,却见他们连着锅碗瓢盆都不放过,当真是将庄子给搬空。

    等到他们物叠物,垒了一堆在门口,准备往村子里搬时,一只灰色的鸽子扑哧着翅膀,从他们头顶飞过。

    ……

    ……

    如李萱萱所言,他们一行三人确实赶在天黑前回到了清和城……的城门处。

    只是进城却需要排队交文牒,且守卫手里还拿着画像在比对,这场面一看就不太对劲。

    李萱萱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谢时训主仆二人:“抱歉,我好像考虑得不是很周到,要不我们先在附近的村子借宿一晚,明天——”

    “没有关系,排队吧。”

    谢时训止住了李萱萱的话,并推着轮椅往前。

    谢三小声地解释了一句:“萱萱小姐放心,现在没有秦家的护卫在,没有那么严的!”

    谢三这话,像是之前便已经出入过几次。

    李萱萱也就跟在其后排起队。

    没一会儿,她便发现队伍前进得很快,正巧排在她后头的是一对商人父子,于是她又听到了一番教导:

    “这天色一晚啊,那守卫也是想要早点回去,这个时候人便过得快,检查也不会那么仔细。可是呢,人都不是傻的,要个个都这么晚,那也是拖累他们,所以相对应的‘这个’也要丰厚一些!”

    “以咱们家的……”商人的声音骤然降低,但很快又恢复,“自然也就无须吝啬,但这个度要把握好,要不然只会养大他们的胃口!”

    商人儿子有些青涩的声音响起:“那要怎么把握这个度呢?”

    “正常情况下,都是约定俗成的这个数,但是具体还是要看情况!这就需要你看,仔细地观察,尤其是看排你前后的人!有时候呢,前面给得多,你要是给得太少,那他们肯定是不乐意!反之,他们乐意了,可排你后头的人却不一定乐意了。”

    前头一直支起耳朵的李萱萱,想一想这位商人的话,觉得还挺有道理的,她甚至想回头问一问,他说约定的那个数,究竟是多少?

    排队前,她连文牒都不知道,就更不用说还得贿赂守卫这事。

    至于现在还不问,那不是她身上空无一文嘛!

    正当李萱萱想要问问谢三时,身后那商人儿子已经在其父亲的鼓励下,主动靠近她,低声询问:

    “姑娘,能否向你打听一事?”

    李萱萱回头,终于见到听了小半路声音的父子两人——

    商人一身华服,还带着一顶帽子,蓄着半长的胡子,一脸的笑眯眯,看起来和善但又不失精明;而其儿子则是一身白衣,头顶玉冠,身侧别着一长剑,面上有些窘迫,视线也有些飘忽。

    两人虽给李萱萱的感觉不同,但面容还是有些相似,属于一看便知是父子的那种。

    “姑娘?”

    白衣少年见李萱萱未出声,不由又叫了一声。

    李萱萱知道他想问什么,也正因为这样,才更不好应他:“抱歉,我也不知晓。”

    白衣少年愣了一下,“姑娘,我还没问呢……”

    “后面那个女的,赶紧上来!”

    是守卫的声音。

    李萱萱回头,谢三也正好回来拉着她的衣袖:“大小姐,轮到我们了,赶紧走吧。”

    不知何时,他们竟然已经排到了第一。

    李萱萱见那守卫拿着画像看着她,心下不由一提,也就忘了身后那对的商人父子,只由着谢三带她往前走。

    因着天色已暗,城门处的光亮也就只有守卫附近的火把来提供。

    而离得越近,李萱萱也就越能看清楚那画像,没等完全走近,她那颗心又放回肚子里。

    就那画像,能抓到人才奇怪呢。

    甚至李萱萱都还没走近,那守卫便已经挥手让他们走了。

    果然是不怎么严啊!

    不过,谢时训是给了多少啊?

    李萱萱确实有些好奇,不过她刚刚没见到,想来只能过后再问。

    只是没想到,等谢三和李萱萱走近后,谢时训又向谢三伸出了手,谢三愣了一下,又被谢时训看了一眼后,连忙又抽出两张银票递给了守卫。

    那守卫一脸的受宠若惊:“公子这也太客气了!”

    谢时训微微一笑,“是你们辛苦才是,要不是我受了伤,只能坐轮椅出行,不然也不会这么晚才到,耽误各位差爷收工了。”

    守卫一边接过银票,一边眼睛笑得都快没了,“太客气了太客气了!”

    谢时训“要是有马车也至于这么慢。”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