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小知县全文阅读(MCC之道)最新章节更新_大周小知县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大周小知县

作    者:MCC之道

类    型:修真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9 06:20    最新章节:第二十一章 情绪的爆发

—————————————————————————————————————

大周小知县全文阅读: 这个世界,有修道者,有武者,有妖,有魍魉魑魅...... 大周天顺三年,李渝来到了这个世界,成为了一座小县城的小小八品知县。 ...... 程登:“大人,好看吗?” 李渝:“好看。” 程登狐疑地看着自家大人。 李渝瞪了他一眼:“本官还能骗你不成?”

—————————————————————————————————————

大周小知县最新章节试读:

    某处阴暗的地下室。

    “可有那若泠雪的踪迹?”

    “已经整整过去了一夜以及一个早上了,仍然找不到她的任何一丝踪迹,她就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按道理来说,她深受如此的重伤,不会逃离得太远才是。”

    “哼!我当初都告诫过你,不要小瞧她!可你偏偏倒是好,非要自作聪明,也不知会我,竟是主动抛出诱饵使得她按照线索找到了这里,要是能把她留在这里也就罢了,却是偏偏让她跑了,暴露了我们的位置!”

    那人或许知道自己理亏,沉默了起来,并没有反驳,阴暗的地下室顿时陷入了安静之中。

    然后,大约过了十几息的时间,才重新开始有了声音。

    “你尽快安排好事宜,然后让所有人全部从这里撤离,不要留下任何东西来!”

    “啊?不过只是一个若泠雪罢了,至于如此?”

    “哼!如果单单只是一个若泠雪确实是没什么,但那若泠雪八九不离十会知会江北郡那边的镇妖司,我敢保证,不出几日,镇妖司的人必然就会出现在这里,到时候想撤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我在这里经营了十年,整整十年啊!好不容易有了起色就要离去!我不甘!不甘啊!”

    “哼!叫有何用?不甘又有何用?还不是你自作聪明!自作自受!怪不得别人!”

    ……

    从验尸房出来之后,若泠雪便回到了房间当中继续疗伤,而李渝例行公事吩咐一些事情之后,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

    虽然现在已经确定了何羽的死因,案件得到了突破性的进展,但对于行凶者,县衙现在依旧是两眼蒙圈,无从下手,只能等待后续看能否能找到什么线索,亦或者那行凶者暴露出什么破绽来。

    趁着眼下并没有什么事情,不如睡个下午觉吧,昨晚,若泠雪昏迷在走廊里,他可是几乎折腾了一夜,又早起,睡眠明显不足啊。

    李渝的这一个下午觉睡了很久,一直到太阳开始落山的时候,他才醒了过来。

    稍作些整理之后,他便急匆匆地出了县衙,独自一人往集市的方向而去。

    大约过了大半个时辰的时间,提着一条新鲜的鱼回来了。

    今晚的晚餐,他决定来煮个豆腐鱼头汤。

    当鱼头汤的香味从厨房里飘散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夜幕降临了。

    当李渝再次来到若泠雪的房门前,还没来得及敲门,房门便已经率先一步打开了。

    李渝微微一怔,然后微笑道:“若姑娘,今日的晚餐是鱼头豆腐汤。”

    厨房。

    每次看到若泠雪把他做的食物吃光,李渝便感到一丝淡淡的满足感,这大概或许就是因为自己所做的美食得到他人的认可的缘故吧?

    李渝问道:“若姑娘,可否还要再来一碗?”

    若泠雪螓首微摇,而后却是突然道:“李公子,其实不用你麻烦你亲自给我刻意做吃食,随便找个人送些吃食到我房间就行了。”

    早上的瘦肉粥,中午的老母鸡炖汤,以及晚上的豆腐鱼头汤,这些菜肴对于伤势的恢复有效果,很明显是为她而做的。

    李渝道:“不麻烦,本来在平日除了特需情况之外,几乎每一餐都是我自己做的,现在只不过是由一个人的分量变成两个人的分量罢了,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嗯……或许唯一有一些差别的,就是口味与平时可能有些不同,毕竟若姑娘你现在的身体状况看起来还是多吃一些富有营养的食物比较好,而我也可以托若姑娘这个福,刚好趁这段时间好好补一下,呵呵……”

    说到最后的时候,李渝颇为幽默了一下。

    若泠雪沉默了。

    一时之间,陷入了安静之中。

    李渝不禁有些尬住,正待饶着头想继续说些什么话的时候,却是听到若泠雪道:“李公子,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哦?什么问题?”

    李渝顿时不由好奇了起来,没记错的话,这大概是她是她第一次主动向他问问题吧?甚是难得啊,他甚是有些迫不及待地想听一听她想问什么问题。

    于是,若泠雪便问道:“你身为堂堂一名知县,为何却是对亨饪一道如此的感兴趣?”

    这个问题倒是让李渝有些意外,在微微一怔之后,只见他轻轻地摇了一下头:“其实,说实话,我对于亨饪这种事情并没有多大的兴趣。”

    这一回答完全是出乎若泠雪的意料之外。

    李渝继续道:“若姑娘,说实话,虽然我每一天的每一餐几乎都是自己亨饪,并且所亨饪的菜肴在味道上应该还尚可,但并不代表我对亨饪有多大的兴趣,这不过只是无奈之举罢了。”

    “无奈之举?”若泠雪清冷的双眸更为疑惑了,不明所以然来。

    “是啊,无奈之举。”

    李渝颇为感慨了一句,或许是许久没有在夜晚与他人这般共坐一桌进餐,或许是在心中压抑的某些东西太久了终于要到了爆发的地步,亦或者两者都有之,李渝在这一刻生出了一种强烈找他人倾诉的情感。

    于是......

    “我是一个疏懒的人,相对于自己亨饪,更喜欢他人把做好的美食端到我面前供我享受,我现在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八品知县,但好歹是整个永阳县的父母官,自问做到这一点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可是我并没有这样做,为什么?

    盖因这日子实在是太无聊了,不,应该说孤独才更为贴切一些,唯有让自己一直处于做事的状态之下,这种从内心深处中迸发出来的孤独感才会被掩盖下去,亨饪不过只是其中的一个方法罢了。

    但是,存在的东西并不会因为一时的掩盖而消失,总会在某一个时间重新迸发出来。每到夜晚,坐在餐桌前,望着外面漆黑的夜,再看偌大的餐桌上摆放在自己面前的只有孤零零的一双筷子,那无穷无尽的孤独感便从内心的深处蜂拥而出,侵蚀全身!”

    说到这儿的时候,李渝左手不禁抬起来,紧紧攥着心口上的衣服,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才缓缓地放开。

    “我在这里没有亲人,没有人把我放在心上,我找不到自己的家!我也曾试图找个朋友来与我面对面坐在这餐桌面前,一道共进晚餐以缓解内心的那孤独,呵呵……却是发现并没有这么一位朋友,洛县丞、程登等人皆是真心待我,这毋庸置疑,但我到底是知县,是他们的上官,面对我之时,我虽然不在意,但他们或多或少还是会有敬畏的......”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