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仙全文阅读(跃千愁)最新章节更新_半仙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半仙

作    者:跃千愁

类    型:修真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9 02:45    最新章节:第五七四章 搞不定

—————————————————————————————————————

半仙全文阅读: 深山有道观,香火早凋零。 鄙人不才,年方十九,打小就是一名道士,上有师兄十数位,下惟余最小,俗称关门弟子。师门太穷,师兄们难耐清苦,幸掌门师尊豁达,任由众师兄散伙而去。 后有三位师兄迷途知返,年纪颇大,皆有四五十。 蒙师尊垂青,逝前传掌门之位于小道,然无论年岁或资历皆不能服众,三位师兄不服。师门不幸,小道不是软柿子,绝不退让,与之内讧。 山下村中,有新举人,乃小道发小,师尊逝前亦有交代,护送其进京赶考。义不容辞,且容小道人间走一遭,回来再与众师兄斗! QQ书友群: 766900664(舵主群) 163628634(普通群)

—————————————————————————————————————

半仙最新章节试读:

    听他这么一说,牧傲铁缓缓点头,也察觉到了可疑,往山崖下瞅了眼,低声问:“那她说的话还可信吗?”

    指的就是仙泉,他们就是冲仙泉来的,那藤妖说仙府里好像有一口仙泉, 如果话不可信,还有进去的必要吗?

    这也是让庾庆头疼的地方,“这老妖怪自己也不敢肯定,反倒让人不知是真是假了,就因为怀疑,咱们能就此作罢吗?”说着还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后颈脖子。

    牧傲铁:“她好像是非常希望我们进去的。”

    庾庆:“问题就在这里, 她希望我们进去帮她的忙,大概是不希望我们死在里面的,因为她不知道我们的底细,不知道我们有多少人知道这个秘密,鲁莽借仙府弄死我们的话,那就不是灭口了,无异于结仇,等于是自找麻烦。

    她能被困在这里这么多年,应该是没办法轻易跑掉的。所以她说她知道里面守山兽的弱点应该是真的,若是她能帮我们规避掉最大的危险,咱们进去走一遭、找一找也不无不可…”

    话到这忽一顿,挥手示意有人来了。

    牧傲铁赶紧跟了他悄悄遁离。

    两人本就要离开了,天际已经露出了鱼肚白,再不走就天亮了。

    两人走后不久,手里拿了颗荧石的鹿呦鸣出现了, 四处巡查的意味很明显。

    他这里已经将昨夜出动的灵谷所有人员集中问了遍话,大家都表示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然向兰萱的行为实在是诡异, 让这边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又搞不清原因, 再亲自走走看看也是章法之一。

    山崖边照明着看了看,也没发现什么,鹿呦鸣刚转过身去,忽又顿住,又慢慢再次转回身,然后慢慢蹲下了,伸手捻起了地上的一朵喇叭花,放在鼻翼前嗅了嗅。

    再起身走到山崖前,已皱了眉头,嘴里嘀咕,“这藤精昨夜竟又爬上来了,和那位大行走的来到有关系吗?”

    又瞅着崖下观察了一阵后,他拿着那朵花离开了,去找颜药通气……

    天亮前,庾庆师兄弟两人赶回了来时下车的山林地带,就此躲藏着静静等待。

    天亮,日出,云蒸霞蔚,昆灵山风光无限秀美。

    辰时末的样子,驾着马车的钱五同如约出现了,师兄弟两人立马借着马车的遮挡现身了,然后快速上车钻进了木桶里躲藏。

    啪!钱五同挥鞭一甩,加快了车速离去……

    对守在门口望眼欲穿的南竹来说,昆灵山的风光再美也无暇欣赏,内心那叫一个煎熬,极为忐忑和担心,直到山缘边的石阶上走上来了两个熟悉的身影,他才差点摔了个狗吃屎。

    熬了一夜没联系,见到两位师弟平安回来,太激动了,忘了脚下有门槛,还好一身的修为在那,手掌撑了地又爬了起来,也清醒了点,恢复了自重。

    隔壁邻居家也第一时间发现庾庆和牧傲铁回来了,窗口有人影闪过,柯燃现身了,在窗口喊了声,“几位,午饭到饭点了,要不要一起去饭堂?”

    庾庆挥手回了句,“没胃口,你们去吧。”

    柯燃笑着点了点头,意味深长的目送了师兄弟几个回了屋内。

    回屋的庾庆第一时间闯进了百里心的房间,他有点担心南竹是不是已经把百里心给怎么样了。

    躺在榻上的百里心眼珠子一歪,也看到了他们,顿时又呼吸急促了起来,眼珠子一顿胡乱示意,大概是要让解开她身上的禁制。

    庾庆负手凑到跟前观察了一下她身上的穿着,又歪头问一旁的南竹,“老七,你没把她给那个吧?”

    南竹立马瞪眼道:“胡说什么呢,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其实吧,他一开始是动过一些歪念头的,然而不是时候,一直在担心老九和老十五,搞的他没了心情,否则真要是闲得无聊的话,他自己也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对百里心做出点什么来。

    庾庆解开了百里心的哑穴,问:“他没把你怎样吧?”

    倒不是多关心百里心的清白,而是出了事的话要善后,万一这女人被毁了清白要拼命的话,这边得及时处置。

    百里心气急败坏道:“你们到底想怎样?放开我!”

    一看她的样子,庾庆松了口气,应该是没事了,转身就走。

    百里心急了,刚要再嚷嚷,南竹又出手了,又将她给点哑巴了,然后赶紧追着庾庆去了。

    南竹也是怕百里心啰嗦吵闹,他现在想知道昨晚是个什么情况,干脆先让百里心再次闭嘴,反正已经对人家这样了,不在乎让其多闭嘴一阵。

    师兄弟三人到了楼上,南竹立马问情况,庾庆也没瞒他,将情况大致告知了。

    南竹听后目瞪口呆,满脸惊疑的样子呆了好一阵,也不知是惊还是喜,忽击掌叫了一声,“看到了吧,得亏我吧?当初我摘那果子时,还把我给嫌弃的,现在知道什么叫经验老道了吧?现在知道什么叫江湖经验了吧?做事不能只顾眼前,要看长远,没有我的话,这次想进去连门都没有!”

    他噼里啪啦将自己好一阵夸,满脸的自得,那真是正儿八经以师兄的身份训斥两位师弟的样子。

    在三人当中他毕竟是师兄,遇事老是没有能拿出手的功劳自己也过意不去,如今好了,那必须大夸特夸自己,毕竟指望这两个家伙有此觉悟是不可能的,这两个家伙不拆台都是好的。

    庾庆一脸鄙夷的看着他,很想提醒他,当初惊醒了那位黄金大力士,被其追杀的时候,是谁一脸吓得要死的样子?

    牧傲铁嗤了声,扭头就走,“瞎猫碰上死耗子!”

    南竹勃然大怒,指着他离去的背影批评,“老九,你整个就一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为什么东西摆在大家眼前的时候,你们都得不到,只有我能得到?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懂不懂?”

    庾庆拍拍他肩膀,指了指楼下,示意他滚,“你还是想想该怎么去安抚那女人吧,现在杀又不能杀,一直不放也不行,否则昆灵山那边一直看不到人,我们没法交代,放了她又怕她闹事。总之我不管你想什么办法,哪怕是跪下来求她,你也得把她给搞定了。”

    想起将人给控制了这么久,南竹有些忐忑,“这个,我可不敢保证能搞定。老十五,不是我说你,当时想个办法应付就行了,你也太简单粗暴了,直接就将人给绑了,换谁不生气?你拉的屎,让我来擦屁股,太恶心人了,我可不一定能擦干净。”

    庾庆:“随便你,反正又不是我想跟她在一起,闹掰了的话,你就跟她无缘了。”

    南竹顿满脸纠结。

    “老七,我提醒你,能搞定她,咱们还能留下开开眼界,看过了朝阳大会再下山。搞不定的话,那咱们只能是现在下山走人。”

    “下山走人?那个地方,我们不进去探寻了?”

    “这个我跟老九已经商量过了,探寻也只能是在大会之后了,我们趁大会进来的目的只是为了弄清情况,现在进出的途径我们已经掌握了,连入口都摸清了。回头等到大会结束,昆灵山放松了警惕,再摸进来,可一蹴而就,哪怕弄出了些动静也怀疑不到我们身上。”

    南竹想想也是,微微点头,旋即又叹了口气,想起要应付百里心,摇着脑袋一脸纠结地走了。

    他下去了没多久,楼下就隐隐传来了百里心激烈争吵的动静,紧接着一声“啪”的动静,分外清晰。

    很快又传来了咚咚上楼的脚步声。

    咣!庾庆的房门被人一脚给踹开了,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百里心怒气冲冲地进来了,尾随而入的南竹一副求爷爷告奶奶的模样,脸上竟还有个鲜红的巴掌印!

    一脸愣怔的庾庆皱眉站起道:“百里心,你疯了吧,进男人的房间不知道敲门吗?”

    百里心:“你对我动手动脚的时候怎么不说男女有别了?我告诉你,你们昨晚干什么去了不给我解释清楚了,咱们没完!”

    庾庆立刻指着南竹推卸道:“看他富态的长相、沧桑的年纪,也能看出他是我们的老大,我们都听他的,你想要解释找他要,别找我。”

    南竹连连点头,“是啊,是啊,有话咱们慢慢说。”

    百里心一把将凑过来的他给推开了,盯着庾庆咬牙道:“我不瞎,你才是主谋,我就找你了!我告诉你,你若是不说,我就找昆灵山自首去,大家谁都别想好过。”

    庾庆摊手道:“又不关你什么事,过去了就过去了,你也知道自首了大家谁都别想好过,何苦给自己找麻烦呢?”

    百里心:“我不知道你们在密谋什么,也不知道你们在昆灵山都干了些什么,十有八九是见不得光的事情,我自首也许还能将功赎过,至少出了事还能撇清跟我的关系,我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坐等你们来连累我。”

    庾庆很无奈,就知道这女人又要拿被连累的说辞来说事,然而人家说的也确实是道理,换谁都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连累,事到如今他只能干脆道:“你大可放心,绝不连累你,我们现在就退出大会,就此离开昆灵山,你满意了吗?”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