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元芳?全文阅读(剑舞秀)最新章节更新_我,元芳?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我,元芳?

作    者:剑舞秀

类    型:修真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8 21:15    最新章节:第五百四十四章 我们以前见过的

—————————————————————————————————————

我,元芳?全文阅读: 零零发:“元芳,你为什么总能立下奇功?” 左舟:“因为我相信,这世上有跟我一样正直的人!” …… 陆小凤:“我查了很长时间的青龙会,却没有想到,大龙头的身份竟然是……” 左舟:“哦?你查的竟然这么快,陆小凤果然名不虚传,那我只能……” 陆小凤:“竟然是你的红颜知己江玉燕!” 简介简略,综武高武神话,设定以我为准!

—————————————————————————————————————

我,元芳?最新章节试读:

    “跑哪去了?地下?不光藏头露尾,还不走寻常路啊!”见痴有些无奈的摸了摸自己的光头。敌人就很无赖,那么大一片烟雾弹,你都没法判断人家是从哪边地遁离开的。

    “多谢雄霸先生,还请先生入内歇息。”张良没有管见痴的调侃,狄仁杰不在,他这里就暂时负责管理一下。

    说起来张良因为跟左老汉关系好, 所以不受胡亥重视,所以狄仁杰找了个机会将其调到大理寺帮忙,算是捡了个漏。

    雄霸看了看装作和他不认识的独峰,在幽若的陪伴下去了后院。祝玉妍则捡起那两个白布娃娃若有所思。

    旁边跟进来的青萍等女见状凑了过来,“认识?”

    祝玉妍对于几个儿媳妇还是有好脸色的,“编织方式是东瀛那边的手艺, 再加上那黑影所谓‘式神’的称呼,和那刀客身上的服饰, 基本可以判断这伙人与东瀛是有关系的。只是丁春秋也在其中让人有些琢磨不透。”

    西门香一脸被气到的样子, “最让人捉摸不透的是为何会有这么多地榜吧,这帮坏家伙都能够晋级地榜,为何我不行?”

    祝玉妍好笑的摇摇头,旁边西门吹雪却是一本严肃的纠正道:“我若是你就不会选择成为这样的地榜!”

    见痴接话,“不错,我也看出来了,除了那个拿刀的意外,丁春秋和那不知名黑影似乎并没有什么独特的绝招与领悟什么武道真意。这种人……有点像是你们这当初强行破境的魏进忠。”

    “哦?你知道魏进忠?”祝玉妍有点意外。

    见痴笑道:“上次在帝都看到了那个变成怪物的赵姬,之后就对青龙会上心了,而且魏进忠的事业不是什么秘密。李元芳第一个杀的地榜宗师,还是容易让人记住的。”

    “过奖,魏进忠又算什么地榜, 不过是靠天怒剑强行破关罢了。”

    “现在不是相互吹捧的时候,我更加介意,那个丁春秋为何会降龙十八掌!虽然用的不伦不类, 可那确实是啊。”

    乔峰已经适应了他们这些人的说话节奏, 不需要太多的客套与江湖寒暄, 有话直言就是。

    “汪剑通是青龙会的,难不成是这些人跟青龙会也有啥关系?还是说,单纯只是模仿?”祝玉妍作为胡亥手下现在的特务头子,对于各种情报的收集从未敢松懈,只是她还真就找不到什么丁春秋跟青龙会的关系。

    不过听说丁春秋曾经也去过突厥,难不成在突厥遇到过吉利可汗?有这么巧吗?

    ……

    一场闹剧草草收尾,对于帝都的百姓来说真是刺激又平淡的一天,听说除了些怪物之外就根本没有什么成果。

    没意思!

    仅仅是这种程度的话,连茶余饭后消遣的谈资都算不上。最多就是出来一点谣言罢了,比如东瀛岛国完成了统一,野心膨胀的东瀛人企图来染指天下了。比如东瀛阴阳师丧尽天良挖人祖坟炼制式神。再比如丁春秋逃跑的时候钻进了下水道,吃了一嘴粪!

    “名部的情报都是怎么收集的?帝都中留存了那么多的高手,他们竟然一个都没有查出来!”

    丁春秋面目狰狞的怒骂,一边忍着剧烈的疼痛,一边任由一个青年给他安装义肢。

    本来他还带回了自己的拇指打算接好,结果现在好了,整条胳膊都没了还接个屁啊!

    “西门吹雪!我跟你没完!听说西门吹雪有一妻一子一女,哼哼。”

    给丁春秋包扎安装义肢的青年闻言顿了一下,“我这义肢只不过是临时准备给你维持生活之用,你现在是没法动武的。想要报复的话,就等我将专用的义肢做出来吧。还有,转轮王,我提醒你,我们在明国的布置接近完善,计划就要成功了,不要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

    丁春秋眉头一紧,“怎么回归之后你的性子就变了?怎么,当初那个有仇必报的泰山王哪去了?”

    青年冷笑,“西门吹雪又没有砍掉我的手臂。”

    丁春秋脸色一冷,正要开口说什么却听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谁!”

    两人惊讶的对视一眼,这什么人竟然能够走到门外还不被他们发现。

    “老朋友来访,不见一面吗?”

    丁春秋面显疑惑,这个声音还真挺熟悉的,可翻遍记忆却找不到什么对照。

    青年使了个眼色,“请进。”

    吱呀,房门开启,外面的嘈杂涌进房间,当关门同时又将一切隔在外面。

    丁春秋一见对方就本能的感觉讨厌,同时也醒悟了过来,“天弃之人,何燃!”

    何燃的瞳孔微微收缩,继而首先笑起来,“看来你不仅仅是丁春秋了,怪不得成为了地榜高手。老实说,我在帝都看到你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

    那青年有些古怪的看着丁春秋,“你认识?”

    丁春秋的表情很奇妙,“认识,但基本没有什么关系。不过……我更加好奇的是,你怎么跟上我们的?就连那些地榜好手都没有找到我们!”

    何燃微笑,你这话说的,我找到了不就等于他们找到了嘛!

    当然,何燃不会这么说,“追上你们并不容易,还要多亏了你之前教给我的凌波微步,用来跑路真是非常好。另外,你们遁地逃走的时候其实可选择路线并不多,因为帝都的下水设施非常的完善。那些朝廷的大人物当然对于地下设施没有什么了解,可我这种时刻警惕别人追杀的人,当然每到一个地方就要仔细查看了!”

    丁春秋脸上露出了一丝恍然的表情,紧接着有些焦急的问道:“那按照你的说法,你对于地下设施非常的熟悉喽?”

    这一回连那青年都惊奇的回头看着他,何燃何等机灵几乎是瞬间就懂了,“你们想要去偷龙骨?”

    丁春秋冷笑,“你既然直接说出口了,那一定也早有想过吧,据我所知,气运也是可以帮你恢复常人形态的,难道你想一辈子被人讨厌?”

    何燃深深的吸了口气,“不错我确实知道怎么进入皇宫地下的区域,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们呢?”

    青年眉头一皱,手指微动似乎要做什么却被何燃一个眼神盯住了,“我的身份你们应该知道的,如果比战斗经验的话,你们未必就比我强。至于你们这地榜的级别,呵呵,你们可别太当回事!”

    丁春秋的义肢伸手拦住青年,笑道:“我们是回归之人,你是天弃之人,我们其实在天道那边都不做好,所以,我们其实有共通的利益,不是吗?”

    何燃满意的点点头,“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爽快,这一点当初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相互了解了。”

    丁春秋也很满意,眼神轻蔑的瞥了一下旁边青年,‘看到了吗?这才是谈生意时候的正常程序,不是什么都要用武力解决的。’

    “你想要什么?”

    何燃开始发挥演技了,走到一个桌子上将茶壶什么的都挪到一边,接着用水沾了手指在桌子上画着,“上一次普渡慈航将整个皇宫几乎翻了个底朝天,也让龙骨的事情暴露在了世人眼中。从那个时候我就在帝都一直谋划,经过多次尝试我终于找到了偷进入地下皇宫的角度,但问题是,胡亥这个怨种将地下皇宫修的像是一座迷宫一般,里面光是各种样式的迷阵就有七八十座,我在这一段日子中通过找资料已经破解了三十几座,可还有一大半的阵法我没有弄懂,因为越往后越高深,涉及到天文地理很多知识,我并没法达到全能的程度。所以需要有人帮我!”

    “原来如此,这就是你来找我的原因!”丁春秋一副了然的样子,看着桌上简易地图若有所思。

    何燃则是严肃的点头,啊对对对,你不说我都想不起来自己是因为这个来找你的。

    青年看了看地图有些为难道:“我们的计……我们暂时抽不出人手来解决这些问题。”

    丁春秋挥挥手,“不需要着急,破解这些阵法也不是一朝一夕的,我们总要做很多准备。哼,帝都卧虎藏龙,我们下次来总不能还强攻,若是能够无声无息的带走龙骨,那何必冒险呢?”

    何燃并没有表现的有多么着急,伸手将简易地图抹掉,“我知道你们现在要去做什么,但在招来新的阵法大师之前,最好让我先看看,如果连我都比不过的话,那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了。甚至不如找些某领域专精的人,至少还能给我些意见。”

    青年和丁春秋有点诧异,“你对于自己的阵法造诣很有信心?”

    何燃没有谦虚,“不敢说当世第一,但闹个第二总没有问题。”

    丁春秋似乎在犹豫什么,青年却先一步道:“留个记号吧,我们好去找你。”

    “可以,不过还是希望你们尽快,我怕若是哪天胡亥心血来潮想要乱花民脂民膏再添加修改阵法,那就很麻烦了。”

    何燃起身就离开了,走的时候眼中全都是自信,这一招应该没问题,左舟说过,十杀门在利用地脉布阵,他们对于阵法高手肯定有着极大的需求。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