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醉人全文阅读(冰镇星星)最新章节更新_江湖醉人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江湖醉人

作    者:冰镇星星

类    型:修真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6 03:25    最新章节:青云劫 第三十三章 把酒言欢

—————————————————————————————————————

江湖醉人全文阅读: 江湖,好似一壶酒,未饮者向往,成瘾者难离,不知醉倒了多少豪侠儿女,亦不知陈酿了多少爱恨情仇。

—————————————————————————————————————

江湖醉人最新章节试读:

    雨过天晴,一场风雨终归了平静。

    不过,原本道路旁的山林,却是显得颇为狼狈,一颗颗繁茂古树,东倒西斜,竟是被人为的开出了一片荒!

    不过此刻却是为众人行了方便。

    历经了两场恶战,又是到了正午时分,众人都是饿得不行!

    张大福索性直接招呼着,拿出所有的好酒好菜,铺展开来,当着不远处“炎魔”与荻人的坟头,就地开席!

    就在众人准备酒菜之时,那方才剑法精湛的青衫少侠,却是靠坐在角落,一双月眉倒挂天空,盯着地上的枯草,沉默不语。

    此刻她脑海中,回荡着那双赤红如鲜血的眼睛,以及刹那月华之后,人首分离,“花绽秋风”的景象,逐渐在他的心头放大,盘旋,遮云蔽日!

    “公子!”

    “啊!”*2

    原是一旁的彩儿,见到青衫少侠愁眉苦脸之姿,出声询问,不成想,直接相互吓了一跳!

    “呼,彩儿啊!”

    青衫少侠见是彩儿,深呼了一口气,平复了下心境,缓缓的说道。

    “公子,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

    一旁的彩儿紧张的问道。

    见彩儿焦急神色,她露出笑脸摇头道:“没事,有些走神儿了!”

    彩儿又仔细的瞧了又瞧,最后才展露笑颜道:“对了,公子!今天公子算是行侠仗义了呢!”

    果然青衫少侠听闻后,眼中即刻闪烁出明亮的色彩,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道:“低调,低调!切不可因此自满,江湖之路才刚刚开始!”不过却仍是掩盖不住她心中的满足感。

    就在此刻,一旁传来脚步声,二人皆是抬头望去,一袭白衣负剑,缓缓的向他们走来,见“他们”二人抬头,微笑道:“今日多谢二位相助,这边酒菜已备好,二位少侠不妨一同!”

    见来人后,彩儿还好,可是那青衫少侠却又想起,之前的飞身扑救,脸上泛起一丝淡淡的红晕,却是显得更加潇洒媚人!

    宴席处。

    张大福率先起身,冲着众人深施一礼,道:“今儿,也没什么好说的!没有在座的诸位舍命相救,我们如今怕是要见了阎王去了!诸位要是看得起在下,那我们就是朋友了!先介绍一下,在下张大福,九江俞阳人士,家里经营书纸笔墨的买卖,还算阔绰!今后若是有用得着在下的地方,尽管来个信儿,定当竭尽所能!”

    说罢,张大福接过一碗酒,仰头一饮而尽,再次畅快道:“大家尽兴,酒肉~管够!”

    众人欢呼一声,山间庆功宴,便正式开席!

    张大福坐下后,恍然想起些什么,而后笑着朝众人道:“瞧瞧我这脑子,光顾着介绍我了,却落下了我的两位兄弟!”

    话音刚落,宫明月主动开口道:“在下宫明月!”

    南星辰此时却有些心不在焉,宫明月又是笑着介绍到:“这是我的好友南星辰!”

    此刻南星辰才反应过来,笑着对众人表以歉意。

    在他们二人介绍完毕之后,刀疤脸儿的汉子直接顺着他们说道:“得,趁此机会,我也介绍一下自己!我叫厉十三,不过道上的都爱叫我‘刀十三’,至于一边儿坐着吃酒的,都是我的兄弟,在山匪这一片儿,若是以后诸位有……”

    说话间却是不小心瞥见了一旁的青衫少侠,而后后半截的话一下子噎在了嗓子里,咳了一声道:“咳,也没有以后了!经过这位少侠的提点,我们如今也算是改邪归正了!额,不过你们今后若是往南走,提上一句‘刀十三’,也会有人卖上一些面子!”

    刀疤脸说完,对着青山少侠与他身旁的一位公子哥,报以一个自认和煦的微笑,轻声问道:“少侠,上次走得匆忙,倒还未请教,二位的大名!可否告知一二?”

    青衫少侠听闻“少侠”二字后,眼中顿时绽出一缕明媚的光彩,而后略带慌张的道:“少,少侠?不敢当,不敢当!行侠仗义,本就是我辈江湖人只本分,我今后定当继续努力,不符少侠之名!”

    “嗯?”

    那青衫少侠发表完豪气的获奖感言后,抬头看到众人集体陷入了沉默,连酒都忘记了喝!

    下一刻刀疤脸儿汉子,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高呼一声:“好!说得好!不愧是少侠,有句话怎么讲来着?‘听侠一句话,多读十年书!’说得真是有道理!”

    而此时一旁的彩儿咳了一声,悄悄的道:“公子!他们方才好像是问你名字来着!”

    直到此时,青衫公子才反应过来,方才只听见的‘少侠’二字,竟是当众出了丑,连忙再次一抱拳,羞赧的道:“在,在下,姬,激动了!在下青云!”而后转头看向一旁的彩儿道:“这位是我的好友,蔡耳!蔡公子!”

    “好!好名字!青少侠,蔡公子,在下托个大,您二位若不嫌弃,今后就叫我一声十三弟就好!有什么事儿尽管吩咐,就是再宰几个先天,就算是那宗师,照样上去也敢砍他两刀!”

    青云刚介绍完毕,刀疤脸儿即刻再次露出赞赏之色,而后拍着胸脯砰砰作响!这回不仅是青云与彩儿二人,在场的众人皆是看着这满脸谄媚的大汉,竟是完全与之前的凶悍勇猛的霸刀,联系不到一块。

    “对了张兄弟,王老三呢?怎么不见他的人影?”

    刀疤脸儿,左右瞧了瞧,疑惑的道。

    张大福听闻后感慨道:“这家伙,给受伤的兄弟煎药煎药呢!这次先有荻人,后又冒出个先天,不少人都伤筋动骨,唉!”

    不过却又是满脸的庆幸,看向宫明月与南星辰,举起酒碗道:“不过万幸,这次多亏了我这两位兄弟,本领高强,没有兄弟交代在这儿,要不然,我是真的难以向他们交代!这一杯,我敬你们二位!”

    张大福而后学着南星辰般,豪气的道:“想说的太多,都在酒里了!”

    宫明月与南星辰亦是笑着举碗一同饮之。

    不过听闻方才张大福之语,宫明月又再次皱起了眉头,郑重的向张大福问道:“张大哥,今天荻人的袭杀,绝对是早有预谋,莫不是我们之前走漏了风声?”

    张大福沉吟了片刻,眯眼道:“自打我们得知此事后,便严令禁止,商队随行,都是我张家老人,这点我相信他们!怕是是那义陵官府之行,出了披露。”

    “义陵官府?”

    一旁的刀疤脸儿汉子眉头紧皱,沉声道:“诸位兄弟,你们莫不是将荻人之事告知了官府?”

    宫明月疑惑道:“怎么了?难道这事儿不应该上报官府吗?”

    刀疤脸儿看着众人,叹息了一声道:“若是放在别的地儿,应是没错了!不过这义陵官府,哼!”

    “可是有什么不对?”

    宫明月连忙问到,众人更是将目光汇聚在了刀疤脸儿的身上。

    之见他干了碗中的酒,沉声说到:“你们可知,就在四天前,这义陵官府就派人找过我们,说是有一笔生意,让我们帮忙做一下!诸位可知是什么?”

    刀疤脸儿并未卖关子,径直说道:“他们说的这笔生意,是开价一千两,劫掠一支打扬州来的商队,将他们的货物留下!”

    众人听闻后皆是神情巨变,宫明月先是难以置信,随后面沉如水,而那青云更是月眉高挂,露出萧杀的之色。

    “当真如此?”

    青云沉声问道。

    刀疤脸儿见状,连忙道:“咳,不过他们却打错了算盘,我们早已金盆洗手,不干了,所以我并没有答应他们!只不过昨天,我们有兄弟发现你们的车队路过,我一想,我们不干,说不得这狗官还得找人,所以就连夜追上来想告诉你们,也是巧了,正好碰到你们了!”

    最后刀疤脸儿看着众人道:“所以呀,这事儿我估计一准儿是,义陵的狗官,和那荻人有勾结,都一水儿的坏!”

    “他怎么敢!他可是朝廷命官,竟然……”

    宫明月此时怒不可遏,怕是当场就要提剑杀回去!

    “好一个狗官,义陵,哼!”

    青云怒气冲冲一挑眉,向一旁的彩儿沉声问道:“彩,蔡兄,看看地图,义陵离这儿多远!”

    彩儿听闻后立刻解下背后的行囊,取出地图查看。

    张大福出声道:“青兄弟,你这是?”

    青云眯眼道:“既然是狗官,杀了就是了!”

    众人听闻后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我的乖乖,这也太狠了点。

    不过宫明月听闻后,神色一亮,出声道:“何时出发,我同你一起!”

    一旁的南星辰亦是有些跃跃欲试。

    张大福见此连忙劝阻道:“明月,青云,你们先听我说两句,你们再做决定也不迟!”

    “俗话讲,‘民不与官斗’,虽然各位皆是武艺不俗,可是有一点,人家是官儿,身后有朝廷罩着,若是杀了他,你们该何去何从?”

    青云咬牙冷哼道:“杀了坏的,朝廷再派个新的不就好了?难不成我大夏还缺人不成?”

    宫明月亦是点头赞同。

    一旁的刀疤脸儿直接呛了一口酒,咳声不断!见众人看了过来,而后立马正色道:“我觉得也说的有理,这种官儿早该杀了!”

    青云听闻眼睛一亮:“要一起吗?”

    刀疤脸儿恨不得扇自己两个嘴巴,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咽了咽唾沫,面色涨红。

    好在,这时张大福开口,语重心长的道:“这官儿,再坏,也是官儿,你们杀了人,怕是要遭到朝廷的逮捕!难道你们真要过流亡江湖的日子?”

    刀疤脸儿给了张大福一个赞赏的眼神:“对对对,我当初就是宰了一个恶吏,这才无奈进了山当了贼,终究还是不太好!”

    宫明月刚想开口,张大福却是在先他一步说道:“我知道你们非是普通人,你张大哥又不是个傻子!如此年纪,本领之高,若是出身贫寒,才是怪事!”

    张大福看着他们四人道:“只不过正因为你们不是普通人,所以,我才不希望你们前去!”

    宫明月等人一脸疑惑,而后出声问道:“这是为何?”

    张大福叹了一口气道:“此次袭杀,可谓是颇为凶险,缘由又岂是一个小小的义陵县官?可是还有荻人在暗处,这县官撑死也就是个喽啰,就算你们杀了,对于荻人本就无伤大雅!下一个来的,他们照样可以控制!”

    “当然,这前提是你们行动顺利,杀掉了县官!若是有荻人在义陵,守株待兔,岂不是正好落入了他们圈套?实属太过凶险!出来混江湖,虽然要秉持这侠义之心,但是万万不可莽撞,遇事三思而行,此话你们可要切记!”

    一旁的彩儿听闻后,出声道:“有道理,我家……青云亦是经常对我说,江湖险恶,要时刻警惕来着!”

    一旁的青云见此亦是收起了冷月,轻言道:“对,对!此事是当从长计议,不知张大哥可有什么办法?”

    一旁的刀疤脸儿,此刻才松了一口气。

    张大福锁眉道:“此次荻人之事,绝不可小视!依我之见,还是让官府处理好了!这义陵怕是不能去了,一会儿我给郡城的人去个信儿,让他们打探一番,想来这荻人还不至于如此神通广大,可以把一郡都控制住,要不然也不至于着急刺杀我们了!”

    宫明月仍是余气未消,却也暂时没有更好的办法了,除非……宫明月渐渐攥紧了拳头,犹豫不决。

    这时张大福举碗笑道:“唉,扯远了,这本是庆功宴,却是惹得愁眉苦脸,是我这个当大哥的不是了!相逢即是缘,咱们得珍惜呀!来,我先走一个!”

    刀疤脸儿跟着一同附和道,于是很快众人再次恢复了把酒言欢的氛围!

    一旁的彩儿亦是将地图收回了行囊,而就在行囊一角,有一本焦黑的‘魔功——神剑决’静静地躺在那里!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