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野轮回录全文阅读(万恶江湖)最新章节更新_鸿野轮回录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鸿野轮回录

作    者:万恶江湖

类    型:修真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8 17:45    最新章节:第二卷:远走江湖 争世间 第五十二章 瑞军大营

—————————————————————————————————————

鸿野轮回录全文阅读: 修真悟道,修的什么真?悟的什么道!若修真修到天憎人怨,还是趁早罢休。 仙道人道,各行其道,莫扰人世间前行。默守轮回,令亡者归其途,生者有敬畏。 这便是我的道!

—————————————————————————————————————

鸿野轮回录最新章节试读:

    董非青看着紫衣那双明艳动人的双眸中,目光中似有万般鲜花盛开、但又瞬间凋萎,转瞬间生死轮转,无数草木的命运都在这双眼中被掌控,那目光中毫无感情,竟是一片冰冷,视众生如草芥。

    这种陌生之感,几乎让董非青崩溃!

    好在只不过一瞬之后,那双眸子眨了一眨,一切幻象全部湮灭,董非青的身影映射在了眸子之内,随即那眼眸中,便溢出浓浓的欢喜。

    紫衣叫了声“青哥!”,便要起身扑进他怀里,但双腿盘膝时间长了,却有些发软,董非青忙上前揽住她的纤腰,心中虽还有些惊疑不定,但却全然不在脸上显露出来。

    紫衣依偎着他慢慢站起身来,欣喜道:“青哥,我刚才睡了多长时间?怎么感觉有好多年都没有见到你一般,原来是做梦,吓死我了!”正说着,一转身看到身后笑眯眯地看着二人的大长老,脸上一红,忙挣脱了董非青的搀扶。

    大长老向紫衣一礼道:“南越一族大长老,见过紫衣姑娘。”

    紫衣定了定神,便敛衽回了一礼道:“原来是南越大长老,曾听青哥说起,紫衣却不敢当大长老这一礼。”

    董非青在身后面色有些复杂。

    紫衣自从离开那空间后,一直对外界之事懵懵懂懂,但此刻跟大长老对答两句,措辞得体,礼仪周到,却像是变了一个人。但刚才紫衣看到自己时,那一声青哥,让董非青可以确定,紫衣此刻虽然因为某种原因,就像是一瞬之间遍历人情世故,然而对自己却依然如故,这让他多少安慰了一些。

    但是,在那神秘空间之中,天真娇憨,不知顾忌,爱恨由心的紫衣,和眼前这个言语得体,礼仪周到的紫衣,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他心中所爱的,到底是哪一个紫衣?

    大长老呵呵笑道:“紫衣姑娘得到了天大的机缘,此刻料想有些疲惫,老头子就不在这里讨嫌了,请大祭司和紫衣姑娘先去别院休息,晚间我南越一族设宴,庆祝大祭司回归。”说罢笑呵呵地下山去了。

    董非青走上前,轻轻拉住紫衣的手,凝神看向她。

    紫衣吐吐舌头,对董非青道:“我刚才的礼仪,学得像不像?”

    董非青胸中,好像有一块大石头砰然落了地,心中喜悦,便转身向风雷祖木挥了挥手,道:“木头,辛苦了!”风雷祖木有些萎靡,无精打采地发出一声微弱的风雷之声,算是答复。

    董非青与紫衣并肩,向高台之下走去,便走便问道:“这礼仪你从哪里学的?”

    紫衣道:“刚才我像是睡着了,梦里过了好多好多年,醒来以后,有好多东西出现在脑海里,实在是太多了,我都还来不及一一去看,但刚才那个大长老向我一见礼,不知道为什么就从脑海里跳出了一些,我就知道该怎么办了。”

    董非青道:“这倒是方便了,咱们先去休息一下,你慢慢整理脑海中的信息,不要累着了。”

    紫衣“嗯”了一声,便欢欢喜喜地握着董非青的手,跟着他向山下走去。

    第二日,董非青将紫衣托付给大长老,自己准备前往瑞国大营。紫衣本不想跟董非青分开,但董非青道:“你昨日刚从风雷祖木那里得了大量传承,必须静下来好好整理,没有比越山之上更安全的地方了,何况若有疑问,还可以就近跟祖木沟通。”

    紫衣待要再说,见董非青一板脸,便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了。

    董非青下山,便向沉星堡进发。

    在甘平城外一战,董非青自觉空间之力的修炼又有了极大进步,但距离能够随意撕裂空间挪移,还遥不可及。一路之上,董非青暗想今后务必要在经常来往的地方,都插上风雷祖木树枝,能节省多少时间!

    此时,沉星堡下,瑞国大营之内。

    瑞滽正在帐中端坐,神情虽依然安详稳重,心情却颇为烦躁。

    自从他执掌沉星江瑞国大营,朝堂之内便从未平息过对他的攻讦刁难。

    此前瑞滽行惑敌之策,一年连续六次攻击失败,便让朝堂中的弹劾之音甚嚣尘上,直指皇子瑞滽误国无能,甚至颇有几位大臣以挂冠为胁,由于自己隐居多年,朝堂内并无多少靠得住的支持力量,竟然群情汹汹,有一边倒之势。

    好在自己此前曾密奏父皇,详细说明了惑敌之策,所以父皇对这些诘难一律不予理会,关键时刻,还是烈老元帅上朝,直斥文官胡乱点评军事,这才让自己熬过了那一年的艰难时光。

    突袭沉星江得手,让朝堂风波稍微平息了一段时间,然而今日从京城过来的消息显示,已经开始有人弹劾自己贪功冒进,置十万大军于背水一战、进退两难之势。

    瑞滽看向帐篷角落里,双手交叉而立的一个年轻人,沉声道:“你说仔细些,此次上表弹劾的是哪些人?”

    那年轻人神色从容,不急不慢地道:“回禀王爷,第一个上表章的,是御史台右御史大夫秦永年,朝堂之上,有户曹从事许源、博士祭酒井药、奏事掾史登羌等人出班应和。”

    瑞滽哼了一声道:“五哥的人首先上表,然后二哥、九哥的人呼应,难得他们兄弟几个如此齐心协力啊。”又问道:“是否有人反对?”

    那年轻人从容道:“没有。但陛下未置可否,将此事搁置了。”

    瑞滽脸色变了几变,缓缓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温言道:“景庆,你一路奔波辛苦了,来坐。”

    那年轻人依然是一副从容的模样,便在瑞滽身侧下首处坐了。

    这个叫做景庆的年轻人姓金,乃是瑞国世代将门之子,自幼便在宫中为瑞滽的侍读,二人从小一起长大,交情深厚。

    自瑞滽出宫赴斗极山隐居时起,金景庆也出了宫,在御前侍卫营中任职,这次受家主之命,千里奔赴甘国前线,将朝堂上发生之事通报瑞滽。

    瑞滽问道:“最近一月以来,渡江而来的粮秣等物日渐减少,只能维持我军消耗,不足以支撑攻打甘国之用,可知何人作祟?”

    金景庆道:“陛下屡次严旨,有司不敢怠慢,粮秣军需都是及时拨放,我查知一事,五雄关之处因为暴雨,山体倾颓,道路全毁,粮秣等物都积压在五雄关,目前五雄关守将陈登拨发民夫,抗抬过山,但效率极低。”

    瑞滽哼了一声,不再言语。

    将朝堂之上的事说完了,金景庆又道:“家主叮嘱,殿下不可再迟延了,应尽可能快用兵,只要打下了甘国几座城池,便可将朝堂攻击化解于无形。至于粮秣等物短缺,家主只有一句话:排除万难,慈不掌兵!”

    瑞滽思索片刻,问道:“烈老元帅这段时间是何立场?”

    金景庆正端起杯子喝茶,听了这句话竟然噗嗤一声,将茶都喷了出来,急忙放下茶杯,笑道:“臣下失礼了。”

    瑞滽皱着眉头,将溅到自己袍服上的几滴茶水拂去,失笑道:“景庆,难得你也有失态的时候,莫非烈老元帅那里,有什么笑话么?”

    金景庆忍住笑,回答道:“正是!如今烈老元帅因为他那孙女的事,每日暴跳如雷,已经一个月不曾上朝了。”

    瑞滽凝神想想,问道:“莫非是烈语衫那个暴烈丫头?她怎的了?”

    金景庆道:“三个月前,少府钱大人向烈老元帅提亲,为他嫡子钱南修求娶烈语衫为妻。据说烈老元帅尚在犹豫不决,那烈语衫听说了这件事,竟然直接打上了少府大人家里,责问钱南修吃了什么熊心豹胆敢打自己主意,据说当堂以诗文经典、兵法韬略驳倒钱南修,又将钱府三个武师打到吐血,搅得钱府大乱,这才离开。钱大人颜面尽失,烈老元帅为此大发雷霆,要处罚烈语衫,那烈语衫竟然匹马单剑,连夜出走,至今不知音信。”

    瑞滽不禁失笑道:“原来是家务事……咝,不对,那钱少府为何要求娶烈老元帅家的孙女?”神色已经猛然凝重起来。

    金景庆依然慢条斯理地道:“殿下也想到了?少府衙门,司职皇家财政之事,钱少府五年前履任以来,一向不介入党争之事,清廉自守,官声很好。烈语衫那个丫头,殿下与我都熟悉,虽然性子暴烈,却不是不讲道理的蛮横女子,若只是家事,她最多拒绝了便是,却不会做出这般决绝之举。”

    瑞滽沉思着接口道:“而且钱少府司职皇家财政,交结军方虽然算不得大忌,却也与旧规不符,钱南修可不是他的普通儿子,乃是嫡子!将来是要承接家业的,他要娶亲,为何不循旧例,在文官体系中挑选?反而一意结交军方?是何道理?”

    金景庆向帐外看看,低声道:“殿下,我来之前,听到一个小道消息,不知真假。那钱南修与御林军都尉史啸之子史全忠,相交莫逆。”

    瑞滽眼角一跳,问道:“史啸,那是二哥的人吧?”

    金景庆道:“正是。殿下请想,少府司职皇家财政,而御林军司职皇家军事,这二者若是联起手来……”

    瑞滽手指轻敲茶几,沉思不语。

    金景庆接着道:“若是向最坏的可能考虑,二皇子已经暗中将少府收入麾下,若再与烈老元帅接上了关系,那皇室内部,可就是二皇子的天下了。”

    瑞滽却喃喃道:“不对啊,以烈老元帅的眼光谋略,如果真是这般情况,他为何犹豫不决?早就该直接拒绝了这门亲事,又怎么会逼得烈语衫做出这般举动?难道烈老元帅……”他想到此处,浑身一阵寒意袭来,忍不住紧了紧袍袖。

    帐中一时无语。

    正在这时,门外有侍卫道:“启禀殿下,营外来了一个人请见,自称姓董,与殿下是旧识。”

    瑞滽眉头一展,喜道:“姓董?快请进来!”

    金景庆好奇道:“殿下,这是何人?”

    瑞滽笑道:“一位奇人,眼下来不及跟你讲。他来寻我,定有要事,你且回避一下,下去休息。晚上一起喝酒。”

    金景庆更加好奇,却不好再说,便起身告辞出帐。

    片刻后,侍卫引着董非青来到瑞滽帐前,还不等通报,瑞滽已经一挑帐帘出来,笑道:“董先生来了,好久不见啊!”

    董非青向瑞滽行了一礼,笑道:“董某冒昧前来,有事向殿下通禀。”

    瑞滽伸手抓住他手臂,笑道:“何必这般客气,进来说话。”转身吩咐道:“帐外三十步布防,任何人不得靠近!”

    说罢拉着董非青进了帐,笑道:“你来定然有大事,不急,坐下慢慢说。”

    董非青落座笑道:“殿下,董某前来,乃是为殿下献几样东西的。”说罢从身后行囊中,取出一个空间竹篓,递给瑞滽。

    瑞滽接过,皱着眉头看了看,问道:“这就是你说过的那个空间之器吧?怎的如此……如此……”

    董非青会意,接口道:“怎的如此粗陋?”

    瑞滽笑着点头道:“的确不怎么精致。”

    董非青道:“殿下,此物我为军中准备了八百个,这等数量,又是急活,哪里顾得上装饰外表。”

    瑞滽精神一振,道:“竟然有八百个?此篓能容物多少?”

    董非青道:“若是米粮之物,可容纳两百石。”

    瑞滽急急计算一番,脸色露出欣喜之色:“这般说,若每千人佩带一个竹篓,便可携带五日军粮!”

    董非青道:“正是,而且无需劳役,不需民夫,只一个军需官足矣。”

    瑞滽面色舒展,哈哈大笑道:“真是雪中送炭,我看这竹篓,怎么突然觉得精致了许多?”

    董非青也笑道:“殿下乃是务实之人,岂会做以貌取物之事?而且此物虽然丑陋,但有一样,坚固异常,等闲击打对此篓完全无效,便是巨弩冲击,也能抗上几轮。”

    瑞滽道:“不错不错,这才是最适合军中之物,董先生,你费心了。”

    董非青又道:“除了这八百个竹篓,还有一物送上。”

    瑞滽看看他双手,只见他两手空空,便问道:“何物?”

    董非青道:“二十万石军粮,预计十日内送到军营。”

    瑞滽霍地站起,正色问道:“当真?”

    董非青含笑点头。

    瑞滽在帐中疾步来回走了几圈,显见得心情极为激动。走了几圈突然停下,回头问道:“董先生,这些军粮从何而来?”

    董非青坦然道:“我从南越一族借了十五万石,然后我谷神教又筹集五万石。”

    瑞滽缓缓坐下,看着董非青似笑非笑地道:“先生先送竹篓,再送军粮,难道是催我出兵么?”

    董非青道:“就知道瞒不过殿下,不错,我确有此意。”

    瑞滽脸色越发从容下来,掸了掸衣角,笑道:“兵凶战危啊,进攻甘国乃是国战,岂能草率?我迟迟不进军,症结也不只是在于军粮后勤,总要准备妥当了再进军,急得什么?”

    董非青见他脸色,便知他心意,心中也是暗笑,这位瑞皇子心思也未免太深沉了,明明急得跳脚,却还要来试探自己的真实意图。

    于是也坐端正了,一模一样地掸了掸衣角,从容道:“军务之事,我却不懂,既然殿下说不急,那便不急罢。”说着端起碗来啜了一口,笑道:“殿下军旅之中,还有这等好茶,不容易!”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