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不如谈恋爱全文阅读(桃夭T)最新章节更新_修仙不如谈恋爱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修仙不如谈恋爱

作    者:桃夭T

类    型:修真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6 02:55    最新章节:第423章 旧人归

—————————————————————————————————————

修仙不如谈恋爱全文阅读: 我转世成鱼的时候和他相遇,天劫一砸,我成了焦尾的鱼,以为至此坠入黄泉。 但他拉了我一把。从此成了衰神。我是衰神我骄傲!可是灰头土脸的我,却爱上了高冷仙君……我是很衰,但遇见他却已觉得幸运。 可命运轮转,天道无常,这一世,我的路,该是再定三生情还是此生漠然? 当夜......白的剑指着我的胸前问我 “此生已负,你是选择继续还是放下?”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因为我知道,这一路走来的菩提劫,我欠他实在太多……【展开】【收起】

—————————————————————————————————————

修仙不如谈恋爱最新章节试读:

    夜宵容左手掏出两个钱袋,“咣当”丢到桌子上,看着香水喜出望外的眼神,夜宵容邪笑一声:

    “果然爱钱的女人就是听话,现在我放手,你要是敢出声我立即扭断你的脖子。你应该能察觉到我没有对你说谎,对吧?”

    香水被夜宵容堵着嘴巴,斜眼向后看,一筹莫展。香水拼命的点头以表示自己知道了,夜宵容冷哼一声,一脸厌恶的大力推开香水。这个女人身上的味道太重了,她不喜欢!

    香水脚下不稳“嘭”地一声撞到墙壁,香水捂着被撞到的肩膀,咬唇忍着疼痛怒视夜宵容。

    嫣非离正等得心急,隔壁的一声响动让他摇头坏笑:

    “果然隔壁玩得很热闹啊,一会儿我也得放开了玩一下,下次可就不知道要等到何时了呢!”

    嫣非离暗搓双手一脸淫猥琐的傻笑着。

    这厢里夜宵容看着香水好像并不服气的样子,回瞪着香水气势上一点都没有减少!

    “算了。”

    香水咂嘴起身,一把抓起桌子上钱袋塞进怀中:

    “我是不会和钱过不去的。你想让我做什么?说好了我可不卖身,想找女人去凤楼!”

    香水不满的整理着被夜宵容弄乱的衣襟,香水现在非常讨厌眼前这个女人。

    “很简单,他不是让你找两个女人吗?去把你这最老最丑的叫过去。”

    夜宵容双手抱臂靠在门上,坏笑看着香水。

    香水一愣好不容易收起的情绪瞬间翻脸:

    “你这是来砸我场子的吧?我这可没有丑姑娘——”

    夜宵容怒瞪香水,香水张张嘴把没说出口的话吞了回去。

    极度不耐烦的摆摆手:

    “啊啊——我知道了,我给你找,真是的。今天怎么这么晦气!”

    香水说着作势往外走,夜宵容伸手拦住香水叮嘱道:

    “不能告诉他这是别人的安排,你懂了吧?你等下也不用出面,直接叫人过去就行了。懂我的意思吗?”

    “我知道,我知道了,你别妨碍我行不行?真是的,哪有这么整自己相公的,看不出来那个小白脸竟然娶了你这么个母老虎!”

    香水推开夜宵容的手,不等夜宵容反驳人已经溜了出去。

    夜宵容反应过来跑出门口时香水已经不见了,砸嘴白了一眼嫣非离所在的雅阁:

    “就算是这样好色的媳妇也遭不住啊?”

    夜宵容摇头叹气走回雅阁轻关房门,接下来就让你好好享受下我为你准备的“惊喜吧”!嫣非离“相公”!嘻嘻~~

    嫣非离坐在雅阁中只

    觉得脊背一阵发凉,不禁打起冷颤,惊恐的抱着双臂四处打量:

    “今天怎么这么邪门?我出门是不是忘记看黄历了?”

    如此想着的嫣非离突然觉得脚下一颤一颤,随着颤抖的幅度加强,嫣非离不好的预感越发强烈。忽然颤抖停止了,嫣非离吞下口水,颤颤巍巍的站起举起茶杯,一双眼睛死死盯着门口,只要开门的不是什么好人他就能立刻做出反击。

    “嘭”地一声巨响房门被推开,嫣非离惊恐地张大双眼,因惊惧而大张的嘴里能塞下一个茶杯。

    只听“咔擦”一声,嫣非离情不自禁捏爆了手里的茶杯!

    “这TM是什么玩意儿?”

    嫣非离气得整张脸都成了紫青色,捏碎的茶杯碎片“唰啦啦”从手中脱落伴随着丝丝血迹。

    嫣非离整个人下意识后退哆哆嗦嗦得指向门口。

    “你——你别进来啊,我跟你说——你来错地方了吧?”

    嫣非离“嘭”地一声撞到墙壁上,惊恐地看着硬要从那小门挤进来的肥胖女人,一脸笑嘻嘻手里还拿着把砍刀。

    “卧槽,这是谁媳妇?这也能吃得消?都带着刀出来了啊!”

    嫣非离抓紧披风在这个女人面前他终于知道自己多么渺小了,蜷缩在角落里支支吾吾的!

    隔壁的夜宵容感觉到震动和戛然而止的声响,随后传来嫣非离的哀嚎。简直有趣儿,不过她还是很好奇香水到底找了个什么样的奇葩女人出来,把嫣非离吓成这样。

    索性直接打开房门,这一看了不得。夜宵容笑的前俯后仰,嫣非离这边本来吓得不轻,突然传来的笑声让他觉得无比耳熟。

    “好像在哪听过这个声音?”

    嫣非离呢喃着,但这并不能缓解眼前的危机。门口的女人眼看就要挣脱窄门的束缚,马上就要突破了!

    嫣非离瞬间生出一身冷汗,心脏都跳到嗓子眼儿了。

    “可还满意?”

    香水突然出现在夜宵容身后,看着眼前这个女人笑得这么夸张,觉得她是不是有点过分了,拍打着夜宵容的肩膀说道:

    “你这么折磨你相公,你就不怕——”

    “瞎说什么,谁说他是我相公,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们很像夫妻?”

    夜宵容极度不满地拍掉香水的手,收敛笑声整理着有点凌乱的长发。

    “哪都像!”

    香水不假思索的说道,夜宵容瞪着香水幽怨说道:

    “这只是惩罚而已。”

    “不过这女人你哪找来的?”

    夜宵容站在那女人身后,不可思议地看

    着香水。

    嫣非离听着外面的对话总觉得有些不对劲,怎么觉着自己好像被人算计了?嫣非离“猛“地起身,壮着胆子走向那女人。虽说如此他还是吓的直哆嗦,走道儿都不利索了。

    “厨房杀猪的,你想要送你了。”

    香水双手抱臂板着一张俏脸。

    “别,你们还是自己留着吧。我借用一次就够了!”

    夜宵容用手怼了怼前面女人的腰:“好了,你任务完成了,让开吧。”

    只见那女人艰难的回头极其委屈地看着夜宵容:“我也想让开,我——卡这了!”

    啧,夜宵容砸砸嘴,反倒给自己找了个麻烦。双手抓住女人腰带往外拉:

    “——这女人还真重,喂——你过来帮忙,你也不想我弄坏你这里的东西吧?”

    夜宵容用力拉扯但女人就是纹丝不动卡在门口,无奈只好向香水求助。

    “是你自己要我找来的,你自己善后吧!”

    香水可不想碰触那滑不溜秋整天和猪肉打交道的女人。

    “啊——战姬姐姐!”

    嫣非离嫣非离瞪眼儿瞧着眼前这个胖女人,再加上外面夜宵容之前的对话,嫣非离就知道自己被坑了。还是故意被坑的,之前在天宫的时候自己走到哪都有夜宵容跟着,夜白怕自己有什么不测,就给堂堂战姬这么个保镖的职业。当真是暴殄天物!

    “啧!被发现了,你说的啊。接下来的损失我可不赔!”

    说着夜宵容双臂蓄力,面色瞬间凝重起来,香水一惊赶忙上前阻止:“你别,我来——”

    “嘭!”不等香水说完,只见夜宵容双手用力向后一扯,窄门应声而碎,夜宵容顺势把女人推向香水。

    “呀!!!”香水一惊根本无处可躲,“噗通”一声被跌来的胖女人死死压在身下。香水胸口一痛,只觉得五脏六腑都给压出来了,胖女人压在香水身上还不断蠕动,害得香水根本没办法反抗。

    “——唔,你别动——我想——呕————”

    香水憋着气,尽量让自己不去呼吸,可是这女人太重,她实在招架不住了。闻着那股带血的猪肉味道趴在地上直接吐了!

    嫣非离随着“嘭”地一声响带起的一阵劲风愣在原地,一双眼睛四处打量寻找开溜的时机。

    夜宵容轻松的拍拍双手,嫣非离那一脸开溜的样子真是让人不爽。

    “我先走了!打坏东西你要赔喔,不管我事!”

    说着嫣非离立即跳上窗口,对着夜宵容吐舌头做了个鬼脸,脚下轻点纵身闪出酒楼。驾云一溜烟返回天宫去了。

    留下夜宵容善后尾巴。

    嫣非离偷偷回到庭院,刚一进院儿就被小神仙扑了满怀。小神仙红扑扑的小脸儿使劲儿蹭着嫣非离的脸颊。

    “娘亲是不是又偷跑出去了?爹爹说了要让叔叔好好教育娘亲,娘亲要不要躲起来啊?”

    嫣非离把夜荌紧紧抱在怀里,宠溺说着:

    “叔叔?哪个叔叔?青玄仙督吗?他哪有心思管我,一门心思和月老翻典籍不知道查什么呢。”

    夜荌嬉笑着搂紧嫣非离的脖颈。

    “谷司叔叔要抱抱。”

    嫣非离诧异转身,只见谷司和夜白并肩而立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身后。嫣非离抱着夜荌笑得十分开心,说话都不顺溜了。

    “你回来了?吃饭了吗?你一个人?”

    嫣非离特意歪头往谷司身后瞧了瞧,确定了只有谷司一个人。谷司笑笑上前从嫣非离怀中抱过夜荌。

    “笙儿不会回来了。她入了轮回。”

    谷司说这话的时候云淡风轻,显然一番历劫归来解了心结,总算恢复到从前模样。

    夜白故作深沉走到嫣非离身边。

    “我可都听夜宵容说过了,晚上有你好受的。”

    嫣非离突然发出一声惨叫,拉住夜白的衣角苦苦哀求。

    “不要吧?我不就偷跑出去一次吗?你至于吗?”

    “你那是一次吗?你想想五个月的时间里你丢下荌儿出去玩了多少次?荌儿还那么小,都被你带坏了。今日我还见他拽着紫薇仙首的裙摆不撒手。”

    嫣非离皱眉看向夜荌,侧眸说道:

    “不愧是我儿子,居然敢调戏紫薇仙首,有前途。”

    夜白跨出的脚又收了回来,故作狠劲拍了下嫣非离的头,实则根本没用几分力气。

    “胡闹。”

    “儿子。你爹爹欺负我,你说怎么办?”

    夜荌在谷司怀中咯咯笑着,拍着手说道:

    “娘亲不乖,该罚。”

    谷司被夜荌的话给逗笑了,夜荌这性子也不知是随了谁,耍起坏来比嫣非离还强一倍,看来日后天界可要热闹起来了。

    嫣非离捂着头拿小拳头捶着夜白的胸口,夜白宠溺笑着。在一片欢声笑语天界又过了平安的一天,苦尽甘来终于等来旧人归。

    (本章完)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