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红梅映白雪全文阅读(油腻炸薯条)最新章节更新_点点红梅映白雪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点点红梅映白雪

作    者:油腻炸薯条

类    型:修真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6 01:55    最新章节:第五十五章 娘子啊~

—————————————————————————————————————

点点红梅映白雪全文阅读: 她曾是一名刺客,一名只配活在黑暗中的刺客。 有人却告诉她,医者,应有仁心。 她道:她只为保全自己性命罢了。 有人跟她说,穷其一生,愿只渡她一个。 她言:银铃剑下无死人,日后若能再见,便渡吧。 也有人曾感谢她,感谢她能结束他生不如死的日子。 她却劝:活着就有希望,何必寻死。 而那夜后,她的生命里出现了太阳,月亮,还有星辰。 她步入人间。 若有人想将她再打回黑暗里,她定先让那人,永坠阿鼻地狱!

—————————————————————————————————————

点点红梅映白雪最新章节试读:

    在神医谷中修整三天后,王一他们动身了。

    神医谷中药材几乎是应有尽有,甚至有些难得的药材也有很多,仅仅三天,她的实力就已经恢复至七八成,这里面不得不说,是至少有神医谷一多半的功劳。

    “那个……初尘公子,您跟着我们干嘛啊?”

    王一有些头疼的看着紧跟着她的初尘。

    这人到底是知不知道她要去干什么?

    她可是要出谷,去追赤雪他们啊!

    哪知初尘凑近两分,刻意压低声音说:“许枫大侠因伤让你留在谷内,初月和阿九也被你勒令留下,剩下这个一般般的,你阻不下但肯定也不想带在身边,你打算怎么办?打晕他?”

    王一淡笑,仿佛听不懂他最后问得是什么,她低头展开玉扇,指腹从被修复好的位置上来回滑着。

    “好。”

    她低声应着。

    一抬眸,正撞上某人带笑的眼睛。

    她道:“太聪明了,不是什么好事,特别是在我面前,初尘公子~”

    初尘低声笑着,胸腔起伏不定,颇有些无赖感:“我说,你可不要忘了我的另一重身份,威胁我要是有用,我怕是都不知道已经入了地狱多少次了。”

    不等王一回答,他一手搭在王一的肩上,再一步拉进两人的距离,低语说:“虽然之前你的话很是让我心伤不已,可娘亲说,烈女怕郎缠,你说的不过是借口而已,天底下的女子,不会有任何一个能拒绝我的人才是。”

    王一抬手玉扇半遮面,双眼一眯,转身离开。

    留下初尘空着手臂停在原地。

    沈墨立刻跟上,对于这位不请自来的某人连看都没看一眼。

    只是,他不看人家,却不代表人家不看他,就在他越过初尘的瞬间,初尘脚下生风,出手如电,一个手刀狠狠砍向沈墨……

    “你……”

    沈墨体质明显优于常人,还能转头看向他,那双瞪大的眼睛里满是不可置信,然后,他微微一笑,另一只手再次点上沈墨的穴位。

    沈墨无可奈何的软倒下去……心里愤恨的将所有辱骂人的词汇都放在了初尘身上!

    在他倒下的瞬间,在除尘身后就出现了两个人,看打扮,似乎就是神医谷的人,两个人利索的把倒下的沈墨给抬走了。

    王一只是稍停了停,就愈发快的往外走去。

    她的确本也打算要将沈墨留下的,只是沈墨不像阿九和初月那么好骗,所以,就算初尘不出手,她也会在某一时刻出手留下他。

    但是,让她去谢他?

    那是不可能的!

    初尘却是邀功似的飞速追上,继续一条手臂搭在王一肩上,“我可算是帮了你的忙,怎么也要谢我一句吧。”

    啪~

    玉扇不留情面的将他的手臂打开,她身法飘逸,一个呼吸,就已经离了初尘手臂范围。

    她仍是不习惯跟别人这般近。

    初尘也不恼,他想到自己娘亲说的。

    “像王一这样的姑娘,能让你小叔叔看上且教授医术,肯定是本性不坏的,至于其他都,说话上,或者做事上,可能会跟你遇到的正常女子不大相同。”

    “你想想,王一可是从刺客堆里活下来的,还能保持内心纯净,可想而知她本性如何,而她说话做事,从来都是刀口上舔血,所以直来直去,也没太大防备,不过想来除了她认可之人,其他人都是在她的防备中的,即使是看起来亲近,但用心就能感受出来,除了小月儿和阿九还有那个小子,其他人她其实都不太在乎的。”

    “所以,儿子,你要是真的喜欢王一那姑娘,娘亲没有任何意见,只是你可能要无耻些才行,实在不行,你要是能生米煮成熟饭,我也不介意的。”

    “生米煮成熟饭……”

    初尘摩擦着下巴,以王一的实力,好像强制性的霸王硬上弓有些难啊。

    想来要找到赤雪的所在也是需要些时日的,他继续慢慢想办法好了。

    只是他这一愣神的功夫,王一竟然已经出了谷……出了,神医谷设下的入谷禁制。

    她只走了一次,就记住了?

    他们神医谷的禁制什么时候这么简单了?

    初尘立刻追出去,只是他追的有些慢,等他追上的时候,人已经进了城。

    一出神医谷,王一就直奔一出院落,将那处的信鸽全都放飞出去,当然,带着她的手书。

    而她,则是慢悠悠的走向一间茶馆。

    现在正是上午,喝茶的人少之又少。

    王一一踏入茶馆,里面的人都停下来看着她,明显的困惑又惊奇。

    正当她被盯着的时候,忽然肩膀上悄无声息的又出现了那条手臂,初尘从她身后跟上,笑眯眯的看着她,顺带也看了眼茶馆内的人,幽怨的说道:“娘子~你走的如此快,为夫都要追不上了。”

    王一没理会他,丢出一小片金叶子,冲着掌柜的再次说道:“一壶热茶,要最好的。”

    显然,这掌柜的和店小二再困惑不解,也认得出这是小金叶子一片,立刻反应过来引着人入座。

    而在王一飞鸽飞出去之后的一个时辰,原本因为人员较少的茶馆,一时间竟同一时间涌进了十来人。

    看这十来人的衣着打扮,有布衣有麻衣也有锦衣,怕是分布在城内四处,不知怎的突然得了消息,竟然在这时候来了茶馆。

    王一的茶喝了不过两壶,这会儿一看茶馆内涌进了那么多人,竟然显得兴致大起,直接站起身,快步走了出去。

    初尘自然是要跟着,只是他比她终是慢了两步,待他踏出茶馆门时,在他的视线里那还有他紧追的王一?

    明明那人只快了他两步而已,怎的就看也看不见了呢,而且,这大上午都,这街上何时来了这么些人?

    初尘脚步顿在原地,不甘心的再次扫向人群,可,终是没了那人的身影。

    王一就像是一条游鱼进了海,只是那么一下,就没了影子。

    初尘再不甘心也不得不承认,那个王一,只快了他两步的王一,竟然就这么轻而易举的甩开了他!

    他的心里,对于王一多了一个认知来。

    所以,她是可以随时消失的,只要她想,她就能是任何一个人,她名为千面,不止是说的她能易容,也是说的她能融进任何一种人之中。

    王一甩开初尘之后,其实也没走远,只是拐了个弯,进了一家店面,从柜台上的木匣子中拿了张纸条,随后她便离开。

    “于半日前抵达渭江境,已入一院落修整。”

    她是千面,想要她命的人太多了,早在白雪宫还没覆灭时,她就已经布置了许多,后来也是因着这些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隐藏自己。

    如今,却是她第一次这般明目张胆的以她银铃剑主的身份调动这些人,或者说,启动他们。

    这些人就像是休眠中的棋子,也许是一辈子都不会有机会启动,而一旦启动,就是一辈子的永动。

    她的心里其实有些抵触的,她想远离这江湖,可谁能想到,她偏偏的就遇上了赤雪?

    只是陪着王芷去拿个家传之物,就能遇到赤雪的痕迹,她这是什么运气?

    修养四年,她四处辗转,从未理过江湖事。

    如今,实力几近恢复,她也该真的去了结了当年不曾了结的事了。

    她悠悠闲闲的走在大街上,时不时的买些小玩意儿,遇上那么一两个乞丐,还会大方的丢些银钱。

    知道热意褪去,日头偏了西,她踩意犹未尽的进了家酒楼,叫了一壶酒,一桌菜慢悠悠的吃着,好不惬意。

    忽然,在她对面坐下一个人,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似是在嘲笑她的做法不大高明。

    “我说,娘子啊,你这以后不打招呼就玩消失的习惯可得改了,不然这大热天的跑的我可热坏了为夫要是病了,不还是腰劳烦娘子照顾。”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