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反派真难全文阅读(天知如何)最新章节更新_当反派真难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当反派真难

作    者:天知如何

类    型:修真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7 08:10    最新章节:第六十一章,赌

—————————————————————————————————————

当反派真难全文阅读: 【【第三届网络原创文学现实主义题材征文大赛】参赛作品】一个宅男因一场意外而在异世界重生,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重生却是一个超极天才,可这样的人真的可以成为主角吗? 要知道主角不应该是那种死了爹妈死全家的人,最少也是一个废材少爷,这样才有让他成长的空间嘛。 重生成一个天才,缺乏提升空间不说,还容易招人恨,这不就表示让他来做个大反派吗? 不过算了反派也是要过生活的,打打怪捡捡宝,最好能够和主角搞好关系也就可以安稳的渡过一生了。 可事情真的会这么简单吗?

—————————————————————————————————————

当反派真难最新章节试读:

    看着自己姐姐一脸兴奋的样子,此时的中岛直树整颗心都快要跳出来了,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姐姐的剑道到底有多强,更明白自己的姐姐到底有多疯狂。

    “覃夜,你快点阻止一下她们吧,要知道我姐姐的剑术可是有着九段以上,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会是她的对手,更何况还是不带防具的情况进行无规则战斗,这完全就是在找死啊。”中岛直树一脸惊恐的对着覃夜说道。

    听到他的话覃夜却反而笑了起来,要知道韩静雨的剑术虽然没有他和叶剑尘那么强,却根本不可能是一个普通人所能比得上的,正因为如此韩静雨才会敢提出如此危险的比试方法。

    “放心吧,不会出事的,相信静雨一定可以给你姐姐带来一些意外惊喜。”覃夜很是敷衍的说道。

    被覃夜这么一说,中岛直树整个人完全愣住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覃夜在听到自己的话后,不但没有按自己说的阻止两人,反而还像是兴灾乐祸般,说出了如此不负责任的话来。

    “直树,你现在是不是翅膀硬了,居然敢质疑你姐姐的决定,要不要等一下我也好好教你一下呢?”就在这个时候中岛樱带着一脸恶意的笑容看向了自己弟弟。

    可听到她的话后,中岛直树整个人都吓得跳了起来,接着又一次忙不跌的躲到了覃夜的身后。

    看到他的这种样子,覃夜除了苦笑以外,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了,毕竟他还真没有看到过如此惧怕自己姐姐的人。

    “好了,等你们比完了,你还有那个心情的话在来教训一下他吧。”出于对中岛直树这个新朋友的照顾,覃夜只要开口说道。

    可这话在中岛樱子听起来,味道却完全变了,要知道做为一个剑道高手,中岛樱子对于自己的剑术有着非常强大的自信,她很难相信在同样的年纪下,有女的可以击败她。

    而这一点不只是中岛樱子么这觉得,就连他们学生会的人也一样相信着她的能力,因此在听到覃夜的话后,好几个人都同时瞪了覃夜一眼。

    特别是之前和覃夜有些冲突的杉下,他更是直接冷笑着说道:“Z国人,你似乎对自己的同学很有自信啊,那要不要来和我打个赌呢?”

    “不要。”

    “我的赌注其实······等等,你刚才说什么?”

    杉下原本还以为覃夜一定会答应自己,所以非常自得的准备把赌注给说出来,却完全没有想到覃夜根本就没有和他打赌的兴趣,搞得他自己就像一个小丑一样。

    “我说得难道还不够清楚吗?我没有兴趣和你打赌。”无奈的覃夜只好再一次重复道。

    对于覃夜来说,和对方打这种小儿科般的赌注,完全就是一件非常无聊的事情,毕竟对方根本就不可能给出任何他想要的赌注。

    “我看你是怕了吧,把话说得那么牛,可结果真正到了对战的时候却认怂了,你这种自以为是的人我见得多了。”杉下一脸愤怒,接着又装做非常不屑的说道。

    可他这样做真正的目地其实就是想激怒覃夜,因为他就是想让覃夜在自家会长面前出丑,如此一来才能解他的心头之恨。

    “你没有任何资格和他赌,如果你真的想玩的话,就让我来和你赌一把好了。”还没有等覃夜说话,一旁的司徒羽馨却突然开口说道。

    显然司徒羽馨是看不得对方一直想找覃夜麻烦的做法,因此她才会主动提出要由自己来替代覃夜,只是她的话确实有些不太好听就是了。

    “什么?我没有资格,你当这小子是什么人了,没有资格和我赌的应该是他才对吧。”杉下一脸愤怒的指着覃夜说道。

    不得不说此时的杉下是真的有点快要压制不住自己的愤怒了,如果可以的话此时的他真的很想把覃夜生吞活剥了。

    “他是什么人,你不用知道,反正我说你没有资格,你就没有资格,想反驳我的话就拿出点实力来说话好了。”司徒羽馨却毫不退让的说道。

    看到场面变成这样,中岛樱子也只能捂着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好,本来她把覃夜等人叫来,就是想和覃夜他们说一下,做为留学生在岛国读书的话最好不要太过嚣张了,否则的话很容易会引来不必要的争斗。

    可是这些东西她都还没有得说清楚,覃夜等人便已经开始在给她找麻烦了,对此她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好了。

    “胆小鬼,做为一个男人难道你真的要这样躲在一个女人的背后不出声吗?”不知道应该怎么和司徒羽馨沟通的杉下终于把所有的愤怒都倾泄向了覃夜。

    看着对方一脸像是要被气死的样子,覃夜真的是有些很无奈,本来自己拒绝对方,那根本就是为了他好,毕竟不管赌什么,怎么赌覃夜可不觉得自己会有输掉的可能性。

    在这种情况下覃夜才会觉得和无聊,也不想去和杉下赌,可现在这件事情牵扯到了司徒羽馨身上,甚至自己还被骂成了一个只会站在女人身后的人,覃夜也知道自己除了打对方的脸以外,也就没有别的选择了。

    “好吧,既然你想赌的话,那我们就玩把大的好了,一个亿赌你的一个道歉怎么样?”覃夜一脸傲气的说道。

    听到覃夜的话,在场的人全都愣住了,要知道做为一般的学生,就算是一些大企业的继承人也不敢这么随意的拿出一个亿来豪赌对方的一个道歉吧。

    “哼,说得好听,一个亿赌我的一个道歉,你怎么不说自己的这一个亿是绿币呢?”杉下一脸讽刺的说道。

    因为他根本就不相信覃夜可以拿出一个亿来进行豪赌,之所以会这么说完全就只是想吓退他而已,所以他才会讽刺覃夜为什么不把钱的种类说成是价值更高的绿币。

    “你凭什么觉得我一开始说的就不是绿币呢?”覃夜却一脸玩味的笑着反问道。

    听到覃夜的这话,杉下是真的懵了,因为他根本就搞不懂覃夜说的到底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那他可就发了,可如果是假的他却相信了,那么嘲笑声自然是免不了的事情。

    “光说有什么用,有本事的话就拿钱出来啊,或者说你只是一个会说大话的胆小平鬼呢?”杉下装做一脸冷静的嘲笑着说道。

    此时的他正在为了自己的英明而感到高兴的时候,覃夜却一脸嘲讽的看着他,轻轻的从自己的身上拿出了一张信用卡来。

    看到这张卡的时候,杉下整个人都愣了一下,因为这种卡虽然不是非常稀有,可是它却是岛国最大的银行所发行的特殊信用卡,这种卡最总要的一个做用便是拥有着一个最大的透支限额。

    而这个限额的数字,正好就是一个亿的绿币。

    杉下之所以会知道这种事情,是因为他的家族也算得上是一家不小的企业,他的父亲就拥有着一张类似的卡,可他的父亲之所以可以拥有类似的卡,是因为他掌握着一家市值超过百亿以上的大企业。

    可是覃夜又凭什么拥有这样的卡呢?

    想到这里杉下虽然脸上有些难看,但是他的心中却已经乐开花了,因为不管覃夜是从那里得到的钱,对于他来说只要自己赢了就能拥有获得一大笔的财富,就算他真的输了也不过是一个道歉而已。

    “嘿嘿,小子,真是没有想到你居然拥有这种卡,既然如此我们就来谈一下对赌的条件吧。”杉下看着覃夜手上的银行卡一脸猥琐的笑着说道。

    “喂,杉下,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在我们学生会里怎么可以有人公然进行赌博活动呢?”

    虽然不知道覃夜手上的卡意味着什么?但是中岛樱子这个学生会长自然不可能会允许自己的手下有人进行非法行为。

    因此就在杉下想着要如何坑覃夜一把的时候,中岛樱子不得不站出来说话了,否则的话真的让覃夜他们完成这场赌博,那她的脸就不知道要往那里放了。

    “会长大人,你要知道那可是一个亿的绿币啊,如果我们赢了的话,你还需要读什么书啊,我们完全可以一起到一个海边却买下一个大房子过上一生无忧虑的生活,你干嘛要反对呢?”杉下一脸想要右拐小朋友一般的说道。

    “你······混蛋。”

    中岛樱子明显没有想到自己的手下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因此她自己差点愤怒得说不出话来,只能对着杉下喷出了混蛋两个字而已。

    “别假正经了我的会长大人,你这么努力的学习和工作,难道不就是为了能够获取更多的钱吗?只要你愿意听我的话,等我拿到了这笔钱后,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买给你。”杉下一脸淫笑着说道。

    看到杉下的这种样子,中岛樱子气得整张脸都红了。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