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域风云录全文阅读(暗羽飞星)最新章节更新_冥域风云录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冥域风云录

作    者:暗羽飞星

类    型:修真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7 05:45    最新章节:第十六章 锦城游

—————————————————————————————————————

冥域风云录全文阅读: 故事发生在冥界,二十余年前,修为无人能及的冥族大元帅幽默突然失踪,左右两大元帅趋机联合发动叛乱,冥王拼力抵抗,可失去了大元帅的他们已成强弓之末,一场大战过后,很多王室成员死的死,伤的伤,大元帅的妻子四公主在众将拼死保护下终于孤身一人来到凡界,诞下寒天宇,寒雪依兄妹后离世,兄妹二人辗转凡界,拥有冥族王......室之血的他天资过人,修为进步飞快,多年后,在师父徐子明的帮助下重新回到冥界,与左右两大元帅的生死之战将展开…,然他的敌人似乎远不止左右元帅,充满危机的江湖,他该如何生存,兄妹俩将有怎样的命运………【展开】【收起】

—————————————————————————————————————

冥域风云录最新章节试读:

    客栈里,寒天宇喝得大醉,自言自语口吐芬芳,“我没醉,谁说我醉了,我还要再喝它三大碗,落兄,来,倒酒…”

    落冥烽搀扶着他往房间走:“都醉成这样了还说没醉,寒兄弟,你可真行啊”

    赵芓柔揣着茶几在楼道撞着二人,见寒天宇那鬼样,心里有些担心,几人相处了近一个月,她这还是见寒天宇如此狼狈:“落大哥,寒天宇怎么喝成这样了,不是让你们少喝点的吗”说着放下茶几也来搀扶。

    落冥烽道“适才跟他讲了些话,心一激动就多喝了几杯,没事的…赵姑娘,你跟寒兄弟倒底什么关系啊,你怎么如此在意他”

    落冥烽这样一说,赵芓柔又有些不好意思了,虽说相识了月余,俩人也互生情愫,但完全不是落冥烽想的那般,落冥烽三番五次提及明显是有意撮合二人“落大哥,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寒天宇这才认识多久,还谈不上喜欢,何况等过了元宵我们便分手了,我们不可能的”

    落冥烽道:“赵姑娘是魔教中人吧”

    赵芓柔点点头,落冥烽是寒天宇师兄,落冥烽知道她的身份一点也不意外。

    落冥烽暗道:“这小姑娘可真是有趣,明明喜欢别人却非说不喜欢”

    赵芓柔道:“落大哥,怎么了”

    落冥烽想了想道:“你们魔教和仙门的恩怨我本不愿插手,但你和我师弟关系还不错,你还是离仙门的人远点,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也不可无,这可是仙门的地盘,或许那些仙门的人碍于寒天宇的面子不跟你们翻脸,可天知道他们会不会背地里搞些阴谋,到时候你们想全身而退可就难了”

    赵芓柔道:“你是说姜大哥他们?不会的,前些日子我还救了他们,他们不会害我的”

    落冥烽冷笑,“哼,你和我师弟可真是太像了,也难怪…你们俩就是太容易相信别人了,心肠又软”

    两人忙活半天终是把寒天宇弄到了房间“寒兄弟,看你骨瘦如柴的,没想到竟这般重”

    寒天宇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见寒天宇那安详的模样,赵芓柔这才放心。

    落冥烽道:“我们走吧,让寒兄弟好好睡吧”

    热闹的街巷

    吕元及正陪寒雪依,萧铃云等人闲玩,一酒馆里,姜遥及张子昂正絮叨,张子昂严肃道:“姜兄,我怎么觉得今早与落冥烽打擂的人有些眼熟,总觉得在哪见过…是不是魔教的人,魔教的人怎会和你们在一起?”

    姜遥道:“原来你都知道了,没错,他就是魔教的钟离兴”

    张子昂点点头:“我道怎么这么眼熟,果真是他”想了想又道:“我们都是仙门的人,你不会不知道我们仙门与魔教仇深似海吧”

    见张子昂这般说,姜遥忙解释:“张兄,不是你想的那般,仙门与魔教之间的恩怨我自是知道的,可赵姑娘是我们的救命恩人,何况她与寒兄弟关系也还不错,我们真的不好跟他们翻脸”

    …絮叨了一翻,张子昂想了想又道:“原来如此,这事确实不好办,可在大义面前我们怎能管顾这许多,对他们仁慈就是对我们的残忍,姜兄不便做这恶人就由我来做吧”

    姜遥忙道:“张兄,你想干什么,难道你想杀了他们么?”

    张子昂喝了口酒继续道:“没错,钟离兴是魔教的中梁砥柱,杀了他将大大挫伤魔教元气,何况他现在伤得不轻,杀了他如探囊取物,姜兄不必担心,我不会让寒兄弟知道的”说完在姜遥耳边低语了几句…

    姜遥道:“不行不行,这样做寒兄弟若是知道说不定得跟我们翻脸了,我倒觉得可以这样…”

    张子昂点点头:“你说得有道理,这样一箭双雕的事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行,就按你说的办吧”

    原来为了不让寒天宇知道,张子昂等人打算再赵芓柔等人回去的路上下手,到时候再放走一两个魔教弟子,只要跟在他们身后便可寻得魔教总坛的藏身所,事后再杀了知事的魔教弟子,日后凉谁也不会知晓赵芓柔等人的死因。

    喧嚣的街巷,对诗台上,一老书生津津道:“难得元宵佳节,老朽今提诗一首,诸位饱学之士均可对出下诗,谁若能得老朽赞许,老朽愿将这玉笛赠之”说着缓缓打开一精致宝盒,一翠绿玉笛映入众人眼帘,老书生又道:“这可是上品玉石雕刻的,价值上百两白银”

    听到这惊人的价格,人群不淡定了,有人吆喝道:“老先生,你别卖关子了,赶紧出题吧”不少人也跟着附和,由其是那些寒门书生,激动得不停地挥舞长袖,恨不得马上就要吟诗一首一般,他们很多苦读数年甚至数十年的也未中个乡试,更别谈什么进士了,今日若能得这玉笛,囊中羞涩的困窘不就解了。

    那老书生若知道这些书生都想着拿玉笛当银子,估计不被当场气死也要大残。

    寒雪依也是满眼喜爱神情,当然她并不是为了当银子,这姑娘都喜欢闪亮亮的东西,玉器自是首选。

    见寒雪依满是喜爱的表情,吕元及有些紧张道:“雪依妹妹,今日已经够折腾的了,你不会要我去对诗吧…”

    寒雪依摇摇头:“元及哥哥是文盲,从小就只知干农活,斗大个字不识一个,我不会为难元及哥哥的,这次我要亲自对诗”说完自信地笑了笑。

    寒雪依从小没怎么干过农活,闲暇时也会去教堂听村里的冯秀才念书,不说学富五车,肚里还是颇有墨水的。

    对诗台上,四位学子并排立着,一人拿了一竹简,竹简上写道:“红日初升入梦来,元宵佳节众纷纭,川中子弟知多少,一举入朝辅君王”…

    老书生笑道:“诸位可有了下诗”

    台下,一肥胖的富家公子轻摇羽扇,旁边跟着两个家奴,胖公子在两家奴搀扶下缓缓走上台,边走边喊:“我来对诗”

    有人认识了这胖公子,小声道:“这不是刘家大少爷吗,他来干什么,不会又是来砸场子的吧”

    旁边一人也小声道:“这对诗赛可是郡首主办的,他刘家势大也绝不敢放肆,且看到到底要干什么”

    肥公子见台下议论纷纷,当即道:“各位不必担心,刘某是真诚来的,不是来砸场的”

    老书生道:“既然如此,那刘公子请对诗吧”

    肥公子清了清嗓子:“乡野群鸭比天鹅,朝思暮想难高升,今有玉笛一双,取之入铺当酒钱”

    几个为了讨好胖公子的直拍手叫好。

    见胖公子嚣张跋扈的模样,寒雪依笑着也走上对诗台,边走边道:“这也算得好诗?字句不畅,通俗无味,这若都能算得上好诗,那天下岂不是没有烂诗了?”

    吕元及也插嘴:“就是,连我这没听过书的都觉得这诗烂,你们怕什么啊,你们咋就不敢直言呢”

    老书生等几人点点头,老书生笑道:“想来姑娘必是有高见,只要姑娘能对出好诗,这玉笛就是姑娘的”

    胖公子见有人怼他,也不生气,笑道:“我本就看不上这玉笛,若不是为了增添热闹气氛我才懒得费脑作诗,这是我爹吩咐的,只要你们谁得了玉笛,我还追加五十两白银”

    众人除了惊讶还是惊讶,满脸不可置信,他们甚至怀疑胖公子吃错了药。

    寒雪依笑道:“好,那姑娘我就献丑了”说着吟念起来“举剑拔刀笑天下,七尺儿郎入江湖,莫言姑娘事非多,穿甲戴帽护朝纲”

    众人鼓掌连称好,老书生笑道:“小姑娘文采虽略有不足,但心境果然不同凡响,刚才我以文治国为诗,小姑娘以武护国为诗,文武相辅相成,妙啊,诸位可有不服的吗,没有的话这玉笛便是小姑娘的了”

    众人议论纷纷

    寒雪依又道:“我知道我的文采难以服众,那五十两我可以分给诸位,但这玉笛需是我的”

    以五十两分给众人,一人下来也有三五两,可如果真有人上去赢了小姑娘,那这钱可就没他们的份了,想着众人都认同了寒雪依的文采…

    元宵过后,赵芓柔等人辞别,客栈里,赵芓柔等人已收好行囊,絮叨了一番,赵芓柔道:“寒大哥,落大哥,姜大哥,还有各位仙门的朋友,送人千里终有一别,那后会有期了”

    寒天宇等人点点头,寒天宇憋了半天道:“赵姑娘,山高路远,注意安全”

    赵芓柔微笑着回过头道:“嗯,你们也是”

    钟离兴有些不愿地抱拳道:“后会有期,希望下次遇见我们还是朋友”

    赵芓柔的回眸一笑竟让寒天宁有些心动,他多想去守护那个微笑,可他却不知这一别或许将是他们最后的生死离别了,望着赵芓柔远去的背影,寒天宇竟隐有不安…

    落冥烽拍着他的背道:“想什么呢,这么入迷,舍不得赵姑娘吗,你们这才相识几天,怎么,她这一走你是犯起相思病了”

    …

    寒天宇呆道:“不是,只是心中有些不安,张子昂他们人呢,这一早就没见过他们”

    姜遥笑道:“可能忙着去峨嵋找情人了吧”

    落冥烽道:“寒兄弟,我看你是太累了,好好去睡一觉吧”

    寒天宇点点头

    环转的山路,颠簸的路基,马车不消停跳着舞。

    七八个魔教高手骑马护在马车旁,钟离兴驾着马车,钟离兴道:“少掌门,你也是,这一玩就是一个月,这可以仙门的地盘,你要有个好歹我该如何向大护法交待,以后可不许这般顽皮了”

    赵芓柔点点头:“知道了,叔叔,我下次保证不玩这么久了”

    钟离兴继续嘟囔:“你啊就是贪玩,这些日子我可是整日提心吊胆,还想有下次,看我回去不好好给你教育教育”

    马车还在行着,他们完全不知不远处等待他们的是什么,张子昂以武当大弟子的身份集结了四五十个仙门弟子,他们已布好圈套,只等钟离兴等人往里钻…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