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立万法全文阅读(草禾鱼)最新章节更新_破立万法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破立万法

作    者:草禾鱼

类    型:修真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7 03:10    最新章节:第四十五章 小镇诡事

—————————————————————————————————————

破立万法全文阅读: 【【创世仙侠2019创新征文大赏(第二期)】参赛作品】不立破而后立。 慕川年少之时便已明得此理,但知其意难,行其意更难,且看他如何破而后立,晓喻新生。

—————————————————————————————————————

破立万法最新章节试读:

    小道上,滴滴哒哒的马蹄声在林间富有节奏的响起,待到树林稍稍稀疏时,得以看得一个黑色马车正匀速前进,乡间的道路不太好,摇晃的车厢后拖着一道不大的烟尘,前方暮色茫茫中,一个城镇的轮廓缓缓浮现。坐在车头的大汉鞭子一扬,车子便没有犹豫,径直朝着前方的小镇入口缓缓驶去,天色稍暗,不耐寂寞的月牙已经悄悄漏了头,正偷偷注视着人间。

    二三月的天气还是有些冷,太阳落山后阵阵凉意便从地底冒出,一个不小心给风灌进领子口得要哆嗦个几下,乍暖还寒时候最是难受了。陈二狗往身旁的火把靠了靠,不大的火把尚能提供点热量,聊胜于无吧,陈二狗往城门下唾了口唾沫,低声嘀咕了一句,这方格镇的规矩,便每日天黑后,都要闭城门,无特殊情况便不能出入,这自然是需要民兵执勤,陈二狗的班次便是今晚。

    风吹过城楼上的哨台,带起一阵呜咽声,不过支起耳朵仔细听去又消失不见,陈二狗望望黑黢黢的周围,咽了口唾沫,他平时胆子不小,不然也不会安排他作为晚上执勤的民兵了,以前喝了酒能去坟地里睡一宿。只不过最近镇里总有传闻,再加上那镇里那户人家正办的事情,虽然大家明面上不语,但暗地里可不知多少个版本在流传,真真假假间可由不得他不慌,不过听说前几日来的那个法师灵验的很,要不收工回去后去求两道符保保平安?不过白班的弟兄说可贵的很,一张符可以去醉春楼喝好几趟的花酒了,想到此,陈二狗又有些犹豫,要不还是算了。

    “滴答滴答。”

    镇外空旷的黑暗中传来一阵清脆的马蹄声音,陈二狗心里咯噔一下,这么晚了还有谁过来?

    马蹄轻缓,反而有一种韵律感,只不过在陈二狗耳中听来,这马蹄不像是敲在青石路上,更像是敲在他心中,一声重过一声。

    好在,马蹄声响过不久源头便出现在他视野之中,原来是辆马车啊。陈二狗稍松口气,暗骂自己越活越回去了,还好跟自己执勤的那个老民兵此刻在城墙下打着盹,不然给人看到了还不得把自己陈大胆的外号给丢咯。

    马车渐行渐近,不稍会儿便在城墙下停住,除了那匹马儿打了一声响鼻外便没了动静。而入了火把照明范围内的马车倒是让陈二狗看了个仔细,只不过这一看不打紧,却让他刚松下的心又突突猛跳起来。

    只见那马车通体漆黑,连那拉车的马儿全身也不见一丝杂色,若是这样,那也就算了,怪就怪在那拉车的大汉,一身红衣打扮的像个接亲似的,但偏偏马车帘布上又挂着一条长绫,如那拜堂成亲时所用的一样,只不过那长绫偏偏是惨白颜色,在这黑夜中给城楼上人的视觉冲击不可谓不大。

    “干...干什么的?”陈二狗咽了口唾沫,紧了紧手中的长枪,多少心中有点底气。

    “呵呵,我是宋仙师的弟子,快快开门吧。”马车上的大汉干笑一声,声音嘶哑。

    陈二狗仔细一看,可不是吗,虽然天色有点暗,但这个宋仙师弟子那一圈标志性的络腮胡他可是记忆犹新,镇中就没哪个人能有这样的胡须。要说那宋仙师进镇的时候可是风光无比啊,连那镇老爷都出来迎接了,更别说镇里大大小小的富户了,听说是镇里那黄老爷祭拜先人的时候出了诡异之事,被这偶然路过宋仙师出手破解了,便被黄老爷请回镇里,不过这几日倒是没见过他们二人在镇中露面,还以为离去了,没想到还在镇里,只不过这么晚回来也不知是何事。

    “仙师这马车上装的是什么啊?”看到是那宋仙师的弟子,陈二狗心中放松回来,虽然这大汉穿的有些怪异,但毕竟是仙人作风,与他们这等凡人必然不同,不过出于职业习惯,陈二狗还是笑着问了一句,却不知这句话却让驾车的大汉有些慌张。

    “呵呵,没什么,一些师尊的法器罢了,这些就不用检查了吧,快快开门吧,莫要让我师尊等急了。”

    陈二狗有些狐疑,虽说入镇的马车是需要检查一遍的,但这宋仙师的地位傻子都知道他的东西不用检查就能放行,况且他们应该也是第一次到方格镇,按理说是不懂这个规矩的,怎么突然就自己提出这个事了。

    “仙师这不太好吧,毕竟...”陈二狗有些犹豫,这本是直接开门放行的但马车大汉这么一说他隐隐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瞒着自己,正想开口时,身旁一道声音打断了他。

    “二狗,听仙师的话,把门开了。”城墙下打着盹的老民兵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对着陈二狗说道。

    “可是...”陈二狗低声张口,正想把来龙去脉说一遍,却被那老民兵眼睛一瞪,低声呵斥道:“让你去就去,哪来这么多话,快去!”临末,还踹了一脚后者的脚脖子。

    陈二狗有些委屈,但还是照办了,这老民兵不仅在队里资历老,也是他的亲叔叔,自小到大,他陈二狗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老叔开口讲话,再说能进民兵队还是他老叔出了大力气的,怎么说他也不敢顶撞前者。

    陈二狗登登跑下楼梯,费力推开大门,那大汉鞭子一扬,那黑马便迈开蹄子,朝着门内缓缓走去,很快,车子便通过大门,朝着镇内缓缓驶去,只是不知什么情况,那大汉鞭子一扬,马车便加快了速度,不多时便消失在拐角内。

    只是陈二狗现在有些慌张,刚刚那马车经过的时候,他竟然隐隐听到一阵女人的啜泣声,虽然马蹄声很响,但是他陈二狗绝对没听错,他之所以叫陈二狗,一来是乡下人相信取贱名好养活,而来便是他从小鼻子眼睛就敏锐。再者,马车上还飘着一股香火纸钱的味道,就像他给家中过世长者扫墓时闻到的一模一样!

    陈二狗越想越怕,匆匆把大门关上,提起长枪便奔上城楼,看到还是缩在城墙下的老叔才松了口气,不过随后便三步化作两步赶到老叔身旁,抄起老叔的烟袋吧嗒吧嗒抽了两口才缓过劲儿来,只是还没开口便被老叔一瞪,到了喉咙的话又咽了回去,心中烦闷的陈二狗又夺过烟袋吧嗒吧嗒抽了两口,只不过这次他老叔可就没坐视不理了,一把夺过烟袋踹了前者一脚,这小兔崽子,抽两口还不过瘾,想抽了这是!

    陈二狗默然不语,只是蹲在老叔身旁,心中琢磨着今夜值班过了,定要去找那宋仙师求一道护身符,贵就贵了点吧,大不了少喝点酒就是了。

    城楼上又恢复了平静,只剩下火把燃烧发出的噼啪炸裂声,只是二人不知的事,夜幕下的一处楼房顶上,一道身影见到那马车驶入城门后才显现出来,深深看了一眼微弱火光下的的叔侄二人,随后在低矮的房顶上几个纵掠,消失在一处灯火通明的庭院中。

    二狗的老叔吧嗒抽了一口烟,青灰色的烟雾袅袅升起,略略遮住了身旁的火把,就像上空遮住的月亮的乌云,敲了敲积灰的烟斗,里头的烟丝不多了,看来今晚是个难熬的夜啊。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