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天妃之傲睨一世全文阅读(安佳诺)最新章节更新_重生天妃之傲睨一世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重生天妃之傲睨一世

作    者:安佳诺

类    型:修真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7 01:35    最新章节:第二十一章 满院儿飘香

—————————————————————————————————————

重生天妃之傲睨一世全文阅读: 我瞧着紫玉镜台里的人儿,左侧面颊似是烂到了骨头,狰狞可怕,挺秀的鼻梁儿下确有着缺血般白无血色嘴唇。 我本天外天的安天妃,不知何故转世在一个丹田枯竭的废柴身上。本以为是天外天几个老头儿搞鬼,可时有时无的梦境让我心神难安,是天外天出事了? 还是? “云宛歌,你这丑陋的废物,我要是你硬可撞墙死了,也......不会去那丢人现眼!”不多想了,先把眼前这位请走才是,因为,她身上的香味儿实在是太刺鼻了...【展开】【收起】

—————————————————————————————————————

重生天妃之傲睨一世最新章节试读:

    如玉见我瞧她,远远的跪了下来:“如玉谢过主子!”

    如玉圆圆的眼里毫无生气,可能这就是成长吧,毕竟有些事努力了也无法改变什么。她只是一个练气期的丫鬟,为了帮她的小姐也是尽力了。不过,我知道她此时的想法儿,能心甘情愿的为我做事。毕竟我还是挺喜欢如玉的,无论是初见那俏皮的小丫头,还是后来忠心的丫鬟都很得我心意。

    金珠听见声音向后看去,见是一个丫鬟,止了哭声但还是抽噎着。

    我向如玉走了过去将她扶起,“主仆一场,莫提谢字,走,外边儿冷,我们进屋聊。”

    我拉着如玉进了屋,路过坐在地上的金珠时冲她说:“你,去打桶水泡茶!”

    金珠一时没反应过来的样子,待我们走进去才听见:“哦,哦。”的应声。

    进了屋儿我坐在塌上不禁感慨,依旧是坐在这珊瑚塌上,屋子里依旧是这些物什,却感觉一切都很陌生,还没有第一次醒来时自在。

    “求仙上找出杀害小姐的歹人!如玉必生生世世为您当牛做马!”如玉再次跪地,此时我心里有些不舒坦,她的忠心只在她的小姐那里。

    “哦?连云许两家都找不出凶手,更何况我一个外来之人呢?”

    我一脸玩味的看着如玉,她明显怔了一下,又似是喘了一口气说道:“上次小姐遇害云夫人只是封锁了白棋山,而当年小姐在羽洲被毁丹田时,夫人搜寻无果连夜回到帝都就去卫国公府。当天卫国公大怒夜里就去了宫里头,据说当时帝上正在乾清宫与娆帝姬行房呢!”

    如玉越说越小声,说到行房时脸色微红,顿了一下,才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卫国公在外大声说‘臣有急事’,帝上却说‘卫国公啊,今日尚晚,明日再议’,卫国公一听这可不行啊!便硬闯进乾清宫,还把帝上从龙床上拖了起来!”

    如玉说起来绘声绘色的,我脑海里已经有画面了。

    “这…然后呢?”

    “然后?”如玉反问了一下又用有些骄傲的语气说道“然后帝上没治国公的不敬之罪还派出三法司和多名郎中令和护卫军配合查案,当夜向羽洲出发,听说当时可是把羽洲翻了个底朝天!”

    “那不还是没查到凶手!”我不紧不慢的打断,既然结果都一样还在乎什么形式上的东西呢?

    如玉闻言不愿意了,撇了憋嘴,继续说道:“反正,小姐在白棋山失踪之时,夫人并未全力找歹人,被发现时已经遇害了!”

    “整个山都被围了,还能怎么全力,难道要把山挖了?”

    此时如玉眼里已有雾水弥漫,估摸着再说下去便要打雷下雨了,我假装忽然想到办法:“呀!我忽然想到一个仙术,可以抽魂问寻,但是这术法要到元婴后期才能施展!”

    我说的没错,有是有这种法术,但是像这种已经融合的魂体是抽不了魂的,就像研好的墨水一样,你能把其中墨挑出来吗?之所以这样说,就是想定如玉的心,毕竟我身边真的缺一个知心的人儿,而如玉是我到这儿第一回说话儿有好感的小人儿,这里的很多东西也都听如玉说来的。

    听见有此等术法,如玉眼里的雾水转眼就消失了,神色激动地说道:“求仙上找出歹人,杀之!”

    “好,我答应你,不过你要效忠于我。先去找两个干活利索的丫鬟,把这儿都收拾干净,屋子里都落灰了。”

    我并未等如玉回答,自顾自的说着,如玉听完称了声是。这是门外传来声响,估摸是金珠。

    “吱呀~”

    “啊,小姐您的茶。”

    “咣当!”

    金珠直接一手推开门进来后先是瞟了眼跪在地上的如玉,一只手拿着不知从哪来的画着粉花儿的茶壶走了进来,咣当一声放在了离我不远处的香几上,随后转头就要走。

    “站住!”我出声叫住她。

    她身形一顿,转过身来问道:“还有事吗,小姐!”

    我不怒反笑:“有,拿着茶壶,重新进来。”

    “啊?”金珠很不愿意的叫了一声,满不情愿的皱着眉头,一手拿了茶壶,倔哒倔哒的又出门去。

    “如玉起来吧,把门儿关上。”我看戏似的半躺在塌上。

    “吱呀~”

    “小姐您的茶。”

    “咣当!”

    “嗯,再来!如玉在把门儿关上。”

    “吱呀~”

    “小姐您的茶。”

    “咣!”

    “不错有进步,再来一遍。”

    …

    夕阳像一个大红灯笼挂在远处,印着树上的金光落叶,也是一番美景。折腾了二十几回,金珠总算学会了敲门儿、轻拿轻放、等侯吩咐等事,新丫鬟难调啊!

    下午时见了如玉找来的两个丫鬟,一个看起来有二十几岁了,身子有些胖肚子也有点肉,但是听如玉说她在大户人家做事,干活儿麻利,还会做饭。一个大概十三四岁,长着国字脸单眼皮儿,眼梢吊着像是没睁开一样,身子也极为瘦弱,脸上脏兮兮的,有些丑丑的。据说从小在大户人家做活,如今那户人家搬走了,嫌丫鬟们跟着马车占地方儿,便卖了几个。

    “小姐,吃饭了!”我回头见如玉已摆好碗筷,桌上两个盖着的席纹大碗吸引了我的目光,我走过去坐到红木椅上如玉便打开了盖子,屋子里顿时充满了香味儿。

    “主子,这是夫人才刚派人送来的酒酿蒸鸭子,据说鸭子煨熟后又要酒腌制再蒸熟,闻着就香,如玉怕热气儿散了便先盖住了。这道菜是火腿炖肘子,从春风过定的,上边儿配了烧饼,主子,您尝尝怎么样。”如玉一脸期待的看着我,我却觉着有点热情过头了,比那店小二还甚,以前不是这样的呀,我想多了吗?

    我尝了一口鸭子,微甜还带着酒香,鸭肉紧实而不腻。又尝了一口肘子,香味扑鼻,鲜香软糯,味道完全不弱于那鸭子。

    “那日你回山上叫人,怎地说的?”我一边吃一边问道。

    可能是跳跃太大如玉一时没转回来弯儿,想了下才说道:“如玉只说得是二少爷不知从哪出来,想杀小姐!但是夫人和老爷到了之后并未发现二少爷,池鱼也不见了,这些我都和夫人说过了,也曾派人去识香阁找过池鱼,可她一直未归,那的人也在到处找她呢!”如玉说完低着头撅着小嘴,显得脸更圆了,每次我吃饭时,她都只是在旁边儿站着伺候着,这小丫头不饿的吗。

    “嗯,既然如此就先不要纠结了。对了,如玉,我记得之前不都是我们自己院子开灶自己做吃食吗?怎地现在要到外边儿定了?”我一边吃一边问,如玉却是叹了口气。

    “也不知怎地,那锅里之前不知谁做了什么,也没人倒掉。我今儿一开锅盖,里面儿净是些虫子,锅底儿还黏糊糊的,有的地方都已经嘎巴结块了,如玉费了半天劲儿也没弄掉,还是黑乎乎的一块,只得再去买一口锅,回来再做也赶不上饭点了,就顺便点了份菜带回来给您。”如玉有些生气的说道,脚下还跺了跺。

    “平日你们都吃什么?怎地从没见过你们吃东西?”我把我的疑惑问出来。

    如玉却笑着说道:“我们呀,都在灶房吃,像我们有主子吃剩的我就吃点,或是拿剩汤泡饭,也会开灶做些土豆儿,茄子等等。像家丁和吃的便差些,只有米饭馒头就咸菜吃,除非偶尔主子赏着吃。像长工短工只有稀饭果腹,据说有时甚至吃不饱呢!”

    “那如玉以后你就与我一起吃吧!”

    我招呼着如玉一起,她却扭捏的回答道:“这怎么行?您是主子,如玉是丫鬟,怎么能一起吃饭呢!”

    “如玉…”

    这小丫头正扭捏的推辞着,屋外却传来阵阵鱼香,嗯?谁炖鱼了?不对,哪个院的香味儿也飘不了这么远,难道?

    “如玉,你去看看谁炖的鱼这么香,也不说给我盛份儿出来!”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