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拘魂使者只想混日子全文阅读(以笔抚人心)最新章节更新_这个拘魂使者只想混日子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这个拘魂使者只想混日子

作    者:以笔抚人心

类    型:修真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5 23:05    最新章节:第七十七章 我想做拘魂使者

—————————————————————————————————————

这个拘魂使者只想混日子全文阅读: 生命的尽头是死亡,死亡的尽头是轮回。生命不息,轮回不止。Ps.东方地狱和西方地狱。 那啥,目前就想到这么多,后面如果还想到其他的骚话,我第一时间会补上去的。

—————————————————————————————————————

这个拘魂使者只想混日子最新章节试读:

    “

    “黑大哥,你的拘魂令牌突然间就消失了,我当时还以为你没了呢!来的路上我投拘魂所的简历都想好了……”

    望着哭的像个孩子的魏无极,范赦真的想抽出背上的五尺阔剑斩鬼剑给魏无极来两下……

    在没确定他是否真的嗝屁之前就想到了投拘魂所的简历,这实在是太不忠了。

    “东瓯王,本官公事繁忙,告辞。”

    随手划出一道地府通道,钟馗一个侧身,身影便消失的无影无踪。远在西方的陆游依旧没能取得联系,地府的十殿之中必须要有两王镇守。

    这次来上人间之所以会如此雷厉风行,救范赦是其一,十殿不能没有双王镇守,这是其二。

    东瓯王控制王撵转身,道:“诸位,回城隍庙再谈不迟!”

    刘天金视线一直放在范赦身上,钟馗收剑就回府他并奇怪,毕竟钟馗这等大鬼修确实不易在凡人密集的地方久留,他奇怪的是钟馗身后的范赦。

    此鬼究竟是谁?东瓯王居然将榕树王的本源拱手相让?

    “魏胖子,以后再同你算账,走着瞧!”

    范赦朝着浮在天上的东瓯王和修真者联盟的高层拱了拱手,随即拎着魏无极的后衣领直接将其给提了起来。

    没有过多言语,他拉着魏无极朝着西边的城隍庙方向急忙走去。

    现在身上有重宝,留在人间多留多危险,再则说现在天已经快要亮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前辈,晚辈告退!”

    上官清朝着东瓯王拱手道,随即后跳下了王撵,今日围刘楚玉之举,虽说没有做什么,可地府赏善司依旧会论功行赏,现在时间不多,也该回城隍分庙带新魂回去交差了。

    群鬼纷纷散去,东瓯王表面淡定,心绪却不平静,请一次王就损失了榕树王的本源,这损失太大,他得缓一阵子。

    “……”

    回到酆都城的范赦打算不回家直接去找周寅了解一下榕树王本源的作用。

    “范赦,你稍等一下。”

    交好新魂的上官清拦住了范赦的去路。

    范赦拍拍魏无极的肩膀。

    “魏胖子,找茬的来了……”

    “嗯?”

    魏胖子拍了拍胸膛,他两眼紧盯上官清。

    “别误会。”

    上官清举起两只手表示自己没有敌意,一旁的搭档左右看了看便也学着上官清举起了两只手。

    “上官判官,在下需要去找家师,您能否让条道?”

    时间本来就没多少,范赦可不想因为上官清的事情耽误自己的时间。

    上官清脸色逐渐变的阴沉,白皙的皮肤上可见的眉心处发暗。

    “榕树王本源可以直接服用,但作用不大,把它熔炼在木属性的物件上效果最佳,当然,这东西用来抵御天劫也是上佳的。”

    黑着脸讲完这话,上官清展开双手拦住了范赦的去路。

    范赦眼睛一斜,上官清能有这么好心?这怕不是被刘楚玉给夺舍了?搞不清什么情况,他下意识后退了几步。

    “多谢上官判官告知,在下还有事,能放让条道?”

    “对啊!已经下班了,上官判官还要管我们俩的私生活吗?”魏无极帮腔道。

    榕树王本源的作用已然知道,范赦一点都不想上官清多讲一句话,回家休息也比在上官清身上浪费时间好。

    “我能问一下你究竟是怎样找到刘楚玉的吗?”

    上官清作为阴丹后期的鬼修,沿海城市她常驻守,可自半年前的鬼灾过后,这么久以来,她从未找到过一名九幽山罪鬼,范赦只是偶尔来,却能发现察查司在案的刘楚玉,这让她尤为好奇。

    “呵!”

    范赦冷笑出声,神魔体肯定不能随便说出去,施法控了老鸨的的身,这是知法犯法,所以,他和上官清真的没有什么好讲的。

    “小子,你这是什么态度,按辈分来说,我和上官清是周寅同辈,周寅就是这么教你和前辈说话的吗?”上官清的搭档黑无常说道。

    “两位前辈,找厉鬼,凭的是本事,晋升判官,凭的是实力,地府本就是年级混乱的地方,若真的按照人间的辈分来分裂,那岂不是到哪都得夹紧屁股装孙子。关于这方面,我并没有当孙子的喜好!”

    肩膀撞开黑无常,范赦拂袖而去。

    “通幽中期的小鬼,福利岗位罢了!”上官清的搭档甩袖说道。

    “魏胖子,你还不走?”

    “来了,黑大哥。”

    魏无极把视线从上官清身上挪开,原地有跺了跺脚,随即快步跟上了范赦。

    “这………”黑无常左右看了看,同为鬼将,还真就是平级呢。

    上官清脸色有些阴沉,她望着范赦的背影,倍感好奇。钟馗一脉的,如今看来,天赋比起周寅只高不低。她突然间感受到了丝丝压力……

    和魏胖子分道之后,范赦径直走进了家门。

    “回来了。”

    范若雪坐在圆桌前双手顶着下巴,她望着天空发呆。

    冷灰色的天空孤寂,压抑。

    范赦放慢步伐缓缓走了过去,地府之顶上什么都没有,范若雪神情有些许恍惚,他有些担心。

    “你说从这里往头顶看能看见人间吗?”

    “不能!”

    扬起下摆,范赦坐在范若雪旁边。

    范若雪白眼一翻,情绪低迷的说道:“你说人间现在是怎么的?”

    多年未去人间,她对于人间的一切还都停留在十多年的样子。

    “有颜色,有温度的地方。”范赦认真说道。

    “美吗?”

    “很美!”

    “这样吗?”

    范若雪双手放在桌子上,小巴顶着双臂,依旧是昂头望天。

    作为小孟婆,很多新魂头胎时都会将一些关于自己的秘密,毕竟,这是喝下孟婆汤最后一次回忆自己的人生。今天有被鬼魂讲的人间故事给感触到,她很是怀念。

    “咋了,想好去投胎了?”

    范若雪眼珠子转了转,她朝着范赦翻白眼,悬起来的脚一晃一晃。

    “我不会去投胎的。”

    范赦笑着看着范若雪,他感觉范若雪子啊开玩笑,可范若雪的眼神又是这般坚毅。

    “范赦,喝下孟婆汤很可怕的,那些走向轮回道的鬼魂每走一步,眼神会变的很迷离,记忆松散,脚步缓慢,我不喜欢那样。”

    若是去投胎转世,范若雪不想喝孟婆汤,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当下在蓝星,喝了孟婆汤就不不知道自己在那儿了,下辈子是丑是美,谁又可知。

    “你今天这是怎么了?你还好吧?”

    范赦用手捂了捂范若雪的额头,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感觉……

    “范若雪,你该不会是得了什么心理疾病吧?癔症?”

    范若雪眼睛一斜,她从自己的纳物袋里面抽出了909大钢勺直抽范赦恶面门。

    “别皮啊!我就是有点感慨而已。”

    双手撑着凳,范若雪走到槐树旁小手负在身后,有一股忧愁在脸色久久没能散去。

    范赦把吸在脸上的钢勺拿了下来,脸色有块红印,他用手摸了摸。

    “你有病啊?”

    “范赦,我想去做局魂使者了!”

    正在揉搓脸颊的范赦双中的动作蓦地定下,他大声道。

    “不可能,绝我可能!”

    从刚开始的福利岗位做到现在,范赦非常清楚拘魂使者的危险程度以及死亡率。

    范若雪转身反驳道:“凭什么不可能?你个小鬼都可以,我为什么不可以?”

    在范若雪眼里,她自己是小鬼,范赦就是小小鬼,外面言传拘魂使者的死亡率高,可范赦屁事没有做了一年。

    作为洞微中期的范若雪可不觉得自己比范赦差……甚至还要比范赦强点。

    见范若雪眼神坚毅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范赦忽然笑了,他走到范若雪跟前。

    “你可能真的是膨胀了。”

    “我没有!”

    不等范若雪说完,范赦双手拎起范若雪直接给她扔到了房顶上。

    “范憨憨,学点好的,别整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

    “不算,这不算,范莽夫,你偷袭我!”

    滑落了几块瓦片,范若雪嘴角都瘪了几分,她瘫坐在屋檐上怒视着范赦。

    范赦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他朝着范若雪勾了勾手指。

    浓浓的挑衅意味,没办法,这次不让范若雪知道这个行业的水有多深,她是不会收心的。

    范若雪摸了摸纳物袋。

    “你在找这个吗?”范赦拿着909钢勺说道。

    “我给我!”

    “自己下来拿!”

    范若雪把伸出去的小脚缩了回来,她眼睛微眯,仔细审视着范赦,范赦的力气出奇了大,按道理来说,她修为比范赦高一个大境界,不至于被压制成这般。

    就算范赦又特意修炼上乘功法,可这力量差还是太大了,方才范赦那一扔,身子都没多余的动一下。

    “你又憨又怂,你这种矮鬼上人间去拘魂还是让魂拘?”

    范若雪当下是洞微中期,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这两年还真有可能会开辟魂海,成为鬼将。

    “我……”

    范若雪想反驳,可事实摆在眼前,这让她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

    “范赦你又欺负你姐姐!”崔莉快步跑了出来。

    “范赦,还不快把若雪弄下来。”范世茂也紧张的跑了出来。

    “别担心,她自己能下来。”

    范赦拉着范世茂和崔莉落座,力气大也有力气大的好处。

    “你还做不做拘魂使者了?”

    “啥……若雪,你也要去做拘魂使者?”崔莉捂心口很是惊讶的看着范若雪。

    范若雪有那么点不好意思,她方才会和范赦那般说,完全就是因为在小孟婆哪里待久了想换一本工作。

    出于对范赦实力的曲解才会又这么一嘴。

    你先下来别站那么高,下来有话好好说!”

    范世茂双眉紧皱,他都被不想让范赦去做拘魂使者,如今怎么可能会让范若雪去呢。

    范若雪畏了畏,她捂着耳朵跳了下来。

    “做鬼要有自知之明,我做拘魂使者都是踩着刀尖弹琵琶,范若雪,你可千万不能犯傻啊!”范赦意味深长的叮嘱道。

    “不会了!”

    范若雪嘴角一咧,被范赦那一扔,就算她再想去,心里也明白了一二分。

    “你辞了吧,和若雪在孟婆汤一起上班还能有个照应!”崔莉拉着范赦说道。

    “妈,孟婆汤不要男的,你是想让我去转轮王哪儿换个性别吗?”

    范赦一脸无奈。

    “啊呸,我不是这意思!”

    崔莉捂着嘴哑语了,第十殿的转轮王确实拥有改变新魂性别的能力,就范赦这么一个儿子,怎么可能怂恿他去改变性别呢。

    “那就得了,我接着干老本行!”

    “你别打岔,你妈的意思你心里清楚。”范世茂说道。

    “范赦,其实我不建议自己多一个妹妹的!”

    范若雪捂着嘴,眼睛笑成了月牙状。

    “我剑呢!”

    范赦跑到圆桌前提起斩鬼剑追着范若雪满院跑。

    “把剑收了,一回家就欺负你姐姐,这么大个岁数还要不要脸了!”崔莉说道。

    范世茂摸了摸鼻头,范赦手里的斩鬼剑他自然有上过手,可挥都挥不动,卯足了劲去拿也就是轻微动动。

    范世茂和崔莉以及范若雪都起了,那也就是说他们快要去上班,想到这点,范赦把斩鬼剑一扔,他快步跑到范若雪跟前问道。

    “你那个梧桐树枝给我一下。”

    当初下隼鹰秘籍的鬼魂,也就是黄中信,苏格力,范若雪和范赦,四者得到了机缘。

    “你要干嘛?”

    范若雪双手叉腰问道。

    以前给范赦,他都不要,当下来问,范若雪肯定要问清楚前因后果。

    “我得到了一个专门培养木属性的物件!”范赦把榕树王本源来了出来。

    绿莹莹的一个团子,范若雪伸出食指戳了戳。

    软软的,里面蕴藏着极强的生命力。

    “给!”

    从纳物袋里面找出梧桐树枝后,范若雪递了过去。

    “来这里。”

    范赦拿着榕树王本源和梧桐树枝来到了槐树脚下,他常常在这地方修炼,整间屋子那块地方魂力最浓郁,他了如指掌。

    “范赦,你打算做什么啊?”范世茂也跟了过去。

    “你用请周寅判官来一趟吗?”

    范若雪拉着范赦的衣袖问道。

    像榕树王和千年沉木梧桐树枝这等宝物弄坏了可就是大损失,范赦实力摆在这里,范若雪对他的信任为负数。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