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与剑全文阅读(伍什佰)最新章节更新_心与剑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心与剑

作    者:伍什佰

类    型:修真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6 23:05    最新章节:(肆)

—————————————————————————————————————

心与剑全文阅读: 有人说,心是世上最柔软脆弱的东西,可如果心是软弱的,为什么它还会孕育出那么多铁骨铮铮的英雄? 有人说,剑是天下最冰冷无情的存在,可如果剑是冷酷的,为什么世上还会有那么多君子喜爱敬重它? 剑无论多么锋利,它自己终究是不能动的,永远都还需要有一颗滚烫的心来驾驭它!

—————————————————————————————————————

心与剑最新章节试读:

    风又在吹,林海起伏,枝叶沙沙,一时间窗外山林竟仿佛真的变成了一片波涛汹涌的海洋。

    风少云仍注视着远方,就好像也变成了海岸上那屹立不动、观潮看浪的礁石,但就在这时,也不知为了什么,礁石却突然皱紧了眉头!

    月光之下,风少云看的清楚,那林海上分明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就像是汪洋中的一座小岛,惊涛里的一叶孤帆。

    那孤帆随风乘浪,任凭波浪起伏,却绝不翻覆,就像是一颗钉子钉在树上,无论树梢如何摇晃,他却绝不动摇一分!

    风少云紧紧盯着那人影,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那人影又一闪,好像小船终于被浪涛吞没,然后就再也看不见了。

    风少云用力眨了眨眼,他确定那绝不是错觉。那人是谁?没想到这山上出了自己和甄郝兄妹,竟还有别人!

    难道是白如意的人?但若是白如意的人怎会有如此了得的轻功?站在摇摆不定的树梢竟纹丝不动!莫非是孙一鸣?可现在白如意绝不该让他出现在这里的……

    来不及多想,风少云的人已掠出窗外。暗夜之中,明月如镜,林涛如海,风少云向着刚才那人影的方向疾奔而去。

    树木茂密,风少云沿林间小路,一路急奔。风歌树舞,这一路风少云虽思绪万千,但有山风为伴却也并不寂寞。

    月亮挂的更高,前面突然一片明亮!没有树,面前竟似乎是一片巨大的镜子,风少云突然明白,原来那是水,一大片镜面一样的湖水。

    风少云知道这湖水,沈兰心对他说过,那是华蓥天池,她们平时经常来这里洗衣服的。

    但现在那人影出现在这里,他当然不是为了来洗衣服的。

    风少云追到这里的时候本以为那人一定已经不见了,可让风少云想不到的是,此时此刻,那人竟还老老实实的就站在这里!

    只不过他不是站在地上,而是水里。他脚下是一块高出水面尺许的大石,他的人站在上面一动不动,就好像是落在小溪中石头上的一只蜻蜓。

    他背对着风少云,双手背负在身后,山风吹动他的衣摆,如大旗般猎猎作响。风少云看不见他的脸,只能看着他挺拔高大的背影。

    月光洒在这背影上,风少云不禁一怔,原来他的头发竟也是雪白的!

    月光是白的,湖水亦如同水银,再加上这水月之间的白发人,天地间仿佛竟又生出一种淡淡的惆怅和迷惘。

    风少云注视着他,终于缓缓走近,停在岸边。他一言不发,那白发人听见风少云的脚步声却也一声不响。

    这时风居然也停了,夜突然又恢复安静,静的甚至让人觉得太过温柔。风少云仍注视着他,他好像正注视着月,那么月又在注视着谁呢?

    也不知又过了多久,忽听一个声音终于打破了安静:“你看到了什么?”

    声音浑厚而平和,充满了一种穿透性的磁力,风少云突然发现,原来男人说话竟也可以如此好听。

    “水,月,山林,还有人。”

    白发人道:“那么星呢?”

    风少云道:“当然也看到了。”

    “那你是否看得出,月亮旁其实也有星星的?”

    风少云真的望向月亮,过了一会,终于慢慢摇头,缓缓道:“看不出。”

    白发人声音依旧平和:“因为月亮太亮了,它的光芒足以遮住星星。”

    风少云缓缓点头,但突然又笑了,道:“那么说不定太阳旁边也有星星的,也许……甚至还有几个月亮也说不定!”

    白发人语声中似乎也有了笑意:“的确有这种可能。”

    风少云突然又叹了口气,道:“可是人不是星星,旁边既没有月亮也没有太阳,可为什么有些人别人也看不到?”

    白发人的声音又变的深沉:“因为人有腿,不想被别人看到的时候,他就会躲进山林之中。”

    风少云又点点头:“那么今天晚上我为什么又偏偏在山林之中看到了一个本不该被看到的人?”

    “因为一个人若故意想被另一个人看见,他就会从山林中再走出来的。”

    风少云眨了眨眼,道:“可一个人若本来在山林中隐藏的很好,为什么又要故意让别人看到呢?”

    白发人道:“因为那个人也想看一看,四十年来,留在山上的第一个外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风少云道:“所以现在他看到了?”

    白发人道:“还没有。”

    风少云道:“那他为什么不转过来看看?”

    白发人语音中又带来了笑意:“因为有些有趣的事和人你一定要等到最有兴致的时候再去看,否则岂非很浪费?”

    风少云皱眉:“那么那个人怎么能肯定到时候还一定能看得见?”

    “一定还会看见的。”

    “为什么?”

    白发人似乎又笑了:“因为有些鱼一旦吃过鱼饵,就一定还会忍不住第二次咬钩的。”

    风少云只能苦笑,摇着头道:“所以一个人最好莫要有太重的好奇心,否则就一定会被钩到的……”

    白发人点头:“不错,只可惜好奇心有时候就像洪水,一旦泛滥,就再也无法收回了。”

    风少云道:“那么一个人如果要钓鱼,最好也莫要等到洪水消退,否则大鱼也会一起被带走的。”

    白发人又笑了:“不会太久的,鱼钩马上又会再来。”

    风少云道:“那么这次在哪里下钩呢?”

    “还是老地方。”

    “总在一个地方下钩,是不是未免无聊了些?”

    “能掉到鱼的地方怎么会无聊呢?”

    风少云又只得苦笑。

    就在这时,突然又有风刮了过来,树梢又动,树叶又响,水面上也被吹起了浅浅的涟漪。

    白发人突然又冷冷说道:“不过如果下一次我发现钓上来的是一条坏鱼,也许就不会再这么轻易的放他回水中了。”

    风少云笑了:“不过我听说坏鱼也很容易脱钩的,所以阁下是不是也该小心一些才是?”

    “多谢提醒,我会的!”

    白发人话音刚落,突然,他好像又变成了一张风帆,整个人似乎又张满了风,一跃从大石上掠起……

    风少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人就算轻功再好也绝不可能真的像蜻蜓一样,点水而行,可眼前这白发人却实实在在就那么做了!

    而且他的动作和姿态竟还很漂亮,如燕子抄水,几个起落,人已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风少云立刻也跃上了他刚站过的大石,这时才看的清楚,原来水面上果然不是空无一物,每隔不远便漂浮着几根被山风吹落的断枝和竹竿。

    可那树枝和竹竿却也不过拇指粗细,一个人竟能踩踏如此细小的浮物踏水而行,其轻功却也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风少云实在也想追上去看看,看看那白发人到底去了哪里,可最后却还是呆呆地站在石头上一动未动。

    因为就在刚才他已经明白了,一个人一定要学会控制好自己的好奇心,而且你若没有蜻蜓一样的本事,就绝不要愚蠢的去模仿蜻蜓的动作。

    风少云怔怔的看着白发人消失的方向,然后又学着他的样子呆呆仰望月亮。过了很久,他突然又长长叹了口气,喃喃道:“到底要怎样的星星才会愿意一直躲在月亮旁呢?……”

    阳光照进屋子的时候风少云还没有起床,也不知是因为昨晚睡的太晚,还是他根本就没有早起的习惯。

    就在这时,房门却被人敲响了!

    风少云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因为至少已经有两年他的房门从来没有被敲响过,尽管他住的地方有时候也不一定有门。

    他终于睁开了眼睛,睡眼惺忪,道:“谁?”

    “是我风公子。公子开门,我是来为公子更衣的。”声音娇媚温柔,任何男人一听之下都一定再也无法睡着了。风少云确实也没了睡意,不过——他却在笑!

    当然是甄香,因为整个华蓥山上出了她之外绝不会再有另一个女人说出这种话的,所以风少云笑了。

    “那当然再好不过,只可惜我这屋里却没有好吃的报答姑娘。”

    房门推开,果然是甄香和郝贵。

    郝贵道:“好吃的却是有的,只不过……”

    甄香抢着道:“只不过再好吃的东西热过两次也不会太好吃了,你若再不起来,只怕人家沈姑娘又要去热第三次了!”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