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火相传之麟皇全文阅读(懒道人)最新章节更新_薪火相传之麟皇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薪火相传之麟皇

作    者:懒道人

类    型:修真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6 17:35    最新章节:第一卷 尘埃往事不复回 第一章 不再回首

—————————————————————————————————————

薪火相传之麟皇全文阅读: 一座奇幻的大陆上,有群雄并起,逐鹿中原!有圣人传道,让世间守住了最后的一丝安宁! 麟皇出生在这片奇幻的大陆上,在他身上,会发生什么神奇的故事呢? 让我们敬请期待!

—————————————————————————————————————

薪火相传之麟皇最新章节试读:

    哒!哒!哒!

    一阵脚步声中,一位面容英俊的男子正在阴森的雾气中极速奔跑着,只不过,如今的他不复往日的潇洒,脸上一片凝重,头发凌乱,显得有些狼狈。

    他怀中还抱着一名婴儿,婴儿熟睡的脸庞上露出不安的神色,似乎做了不太美妙的梦。

    男子奔跑了一会后,谨慎地停下了脚步,两眼四处张望。仔细探查了一会,确定没人后,他才小心翼翼地从怀中拿出一本已经有些泛黄的本子。

    男子异常苍白的手轻轻摩挲着书的封面,他看了看怀中的婴儿,嘴中喃喃道:“麟,我只能送你到这了,他们要来了,你要赶紧走。”

    他怀中的婴儿仿佛听到了他的话语,手紧紧地抓着他的衣衫,哇哇哭了出来。

    男子脸上露出一抹慈祥,轻柔的说道:“不用害怕,叔叔在这,叔叔也很想陪着你,可他们,要杀你!叔叔会留下挡住他们,你要逃,记住,你是这片天地最伟大的人的孩子,永远不要迷茫,我们都在身后支持着你!”

    男子翻开手中的本子,书页快速的翻动着,很快停留在了一页纸上。

    纸上只有一个名字,男子咬破手指,用鲜血将那个名字抹去。

    血很快染透了那个名字,男子的额头上汗如雨下,浑身不断地颤抖着,仿佛在经历巨大的痛苦一般!怀中的婴儿哭声越来越大,似乎不想让他承受这巨大的痛苦。

    男子大吼一声,长袖一挥,一个破碎的黑洞出现在他们面前!黑洞已出现,男子毫不犹豫地将怀中婴儿朝洞中抛去!

    “活下去!”

    “秦广,放弃吧!你们没有希望的!”这时候,一个阴冷的声音突然从阴森的迷雾中传出,带着杀机!

    秦广怒极反笑,嘲讽道:“一群叛徒们,也好意思在这里大放厥词!等皇击败了那杂粹,再来杀了你们!看你们如何抵抗!”

    “哼!口出狂言!”那阴冷的声音带上了点怒气,显然迷雾中的那人被秦广激怒到了!

    下一刻,一个身影从迷雾中飞快的暴射而出!

    “既然如此,秦广,你就去死吧!”

    秦广仰天长啸,毫不畏惧地朝那道身影迎去。

    最后一刻,他回头看了一眼那黑洞,婴儿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秦广脸上露出一抹笑容,但转瞬即逝,立刻变成了滔天的杀意,与那阴影之人搏斗在一起!

    回首一梦,尘埃往事不复......

    “呼!呼!呼!”一名少年奔行在丛林之中,面容上满是警惕之色,似乎有人在追杀他。

    果不其然,后方传来几声叫喊声。

    “小子,站住吧!你不可能逃得过我们的手掌心的!把天毒草交出来!”

    少年狠狠地啐了一下,回首骂道:“想得美!一群强盗,明明是我先发现天毒草的,你们却想要夺我的机缘,这是断人前程之仇,我记下了!”

    说完,少年再次咬牙加速,迅速拉开了双方的差距,后面的人只能在叫骂声中被逐渐甩开。

    片刻之后,几名赤着肩膀的彪形大汉来到此地,一个长得有些面目狰狞,手臂断了一只的大汉怒声道:“大哥,让他给逃了,接下来怎么办?”

    另一个大汉满目愁容的,着急的说道:“是啊,大哥!这次接的可是张家的活,要是完不成,我们都会没命的!”

    为首的唯一一个头戴黑帽的男子沉吟了一会,说道:“弟兄们,都不要着急!我认得那小子的样子,况且方圆百里之内,几乎是荒无人烟,唯有一个坐落在最东边的小镇,只有那里才有人!看那小子的瘦弱筋骨,是不可能从太远的地方来的。而离这里最近的,也只有那个最东边的镇子,所以那小子一定是从那里过来的!”

    断臂男子说道:“大哥的意思是,我们直接去找上门!”

    头戴黑帽的男子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没错,我们直接找上门去,问那小子拿!要是那小子不给,咱们就屠了他的镇子!”

    旁边的大汉们听闻,都发出血腥兴奋的叫声!

    躲在两公里外大树旁的少年,此刻脸色惨白!持续的极速冲刺,让他的身体实在是吃不消,已经是濒临极限!恐怕那群人再追一会,他就要倒下!

    “不过......”少年从怀里掏出一株绿色的草药,脏兮兮的脸上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有了这株天毒草,就能治好璃璃的病了,那小丫头再也不用哭了!”

    他撒了个谎,没有这株草药确实是断人前程但不是断他的,而是一个小丫头的。

    少年看了看自己的狼狈模样,叹了口气,丫头,这次我可是为你差点命都没了啊!

    少年抬头望了望天,“不好,得赶紧回去,通知镇里的人,那群家伙恐怕不会善罢甘休,必须要先做好应对的准备!”

    少年撑着一旁的大树,艰难地站了起来,额头上汗水直流,牙齿不住的发颤,腿上的骨头疼的好像断掉了一样!

    少年低吼一声,终于站立起来,活动了一下双腿,飞快地朝着东边跑去。

    很快,太阳落入到了遥远的兆光平原中,黑暗逐渐笼罩大地。

    朦胧的月光中,一个黑影在月色下左右飞跃,前方很快出现了一个灯火通明的小镇!

    这个时候,偏僻的东极镇中人们还没有入睡,正处于茶余饭后的闲聊之中,所以依旧点着灯火。

    少年隐秘地来到镇上,在一户户人家的院子里穿梭着,没引起任何人的警觉,很快钻入了一间房子里。

    到了这里,少年终于松了一口气,他走到水井旁,打了一桶水上来,洗了把脸。

    伴随着脸上的污渍被洗掉,少年的面貌终于露了出来。

    可以看出,少年的年岁并不大,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有着一双清澈的宛如镜子的黑瞳,鼻梁高挺,青春的脸庞上还带着几分稚嫩,活脱脱的一个美少年。没有谁在见到他之前能想到,这么一个美少年竟然能够和两米高的大汉搏斗,争夺药草!

    少年走到墙边,拉了拉挂在墙上的一根绳子。片刻之后,一个人敲了敲门,少年赶忙走过去,将房门打开。

    只见门外是一个驼背的老者,拄着一根拐杖。虽然已经满头花白,但那双眼睛依旧是清明无比,还很有精气神。

    少年一看到老者,笑嘻嘻地说道:“老头,我回来了!”

    老者没好气地“哼”了一声,毫不客气地拉过一把椅子坐下,说道:“说吧,什么事,又闯什么祸了?”

    少年反驳道:“没闯祸!真没闯!我去摘草药的时候,碰到几个盗贼,那几个盗贼想抢我东西,我才反击!”

    老者仿佛见怪不怪,脸色平静地说道:“也就是说,那几个盗贼肯可能会找上门来。”

    少年点点头。

    老者没说什么,站起身来,朝门外走去,“我知道了,我会和老孟说的,你先养一下伤,这件事交给我们就行了。”

    少年连忙走过去拉住老者,在老者疑惑的目光中将天毒草塞到老者怀中,边说道:“老头,记得把这个给璃璃!”

    老者看了看怀中的草药,又看了看少年,继续转头朝门外走去,但在少年看不见的地方中,老者的眼睛里多了一抹慈祥和欣慰。

    少年等着老者彻底走出屋子才把门关上,门刚一关上,密密麻麻的汗水就从少年的额头上渗了出来!

    少年连忙在抽屉了到处翻找,翻出一瓶药膏来,然后把自己的裤子扯开,露出早已红肿的小腿!

    少年拧开瓶盖,将药膏一股脑的涂在小腿上,片刻后,疼痛才有所缓解,少年松了一口气地瘫倒在椅子上。

    望着天花板,他忍不住回想起下午战斗时的画面,那几个大汉完全不顾他的性命,几句话不和就要将他杀掉,一群野蛮人!

    无声地吐槽了几句,少年歪过头,看到一个摆放在书桌上的木牌,上面雕刻着“麟皇”两个字。

    “麟皇”就是少年的名字,小镇上有一个习惯,将自己的名字雕刻在木牌上放在床头边,告诉别人这是谁的屋子,谁的房间。

    少年,也就是麟皇看了木牌一会,挣扎着站起来,去淋浴间煮了一锅水,洗了个澡。

    洗完澡后,麟皇穿上夜行衣,准备再次出门。

    他要去打听一下自家老头子和镇长聊得怎么样,看一下有没有可以让自己帮忙的地方。

    想到这,麟皇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笑起来有两个小酒窝的女孩的面孔,那是李漓,也就是璃璃。

    “估计这一次璃璃的病应该就好了吧。”

    麟皇没有多想,拉上口罩,从窗台直接跳了下去,消失在夜色之中。

    黑夜中,麟皇在楼顶上到处跳跃,远处有一个极高的建筑物,那是一座塔,名叫东极塔。塔的位置坐落在整个小镇的中心,不知何时,这座塔就已经存在在这,而整座小镇也是围绕着东极塔来建造的。

    镇长的家就在东极塔下,而平时大家议事都是在东极塔里面。

    望着东极塔,麟皇不住地想到:“不知道东极塔是什么人建的,能建出这种建筑来,那些人一定技术高超!”

    但想到这个这个世界不正常的某个地方,他又默默地在心里补了一句:“也许是实力强大......”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