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长漫全文阅读(彩陌路)最新章节更新_仙道长漫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仙道长漫

作    者:彩陌路

类    型:修真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6 16:55    最新章节:第三百四十三章 寻找玄牝之门朵拉法则秘钥

—————————————————————————————————————

仙道长漫全文阅读: 诸天恐惧,万界匍匐,少年踏歌而行,一路逆袭。天地不仁,少年淡然一笑, “我既从天上而来,必要成天下主宰!

—————————————————————————————————————

仙道长漫最新章节试读:

    “哎,冤孽啊,冤孽!以后你会明白的!”

    花满山忽然回头一看花田弃等人,笑眯眯地说道:“怎么,一个个都傻愣着干嘛,快点过来拜见师叔祖啊!”

    花田弃尴尬地笑了笑,带领一众弟子,躬身给花满山行李。

    “不是拜见我,是拜见你们的小师叔祖,展牧风展少侠!”花满山双手一叉腰,佯怒道。

    “额...这...”

    “拜见师叔...”

    “拜见师叔祖...”

    海岚夫人差点就笑出了声来,看向展牧风的眼神,充满了无限的柔情蜜语和敬佩敬仰。

    毕竟,之前,海岚夫人心中最大的奢望,也就是能够加入洪荒学院,然后,能够成为威名赫赫的洪荒学院院长花田弃的入室弟子最好,最次也不要做入门级的杂役弟子。

    现在,这下可倒好,展牧风直接成了洪荒学院院长的师叔,地位地院长还要尊崇。

    这变化,真是让海岚夫人措手不及喜出外望。

    展牧风笑盈盈地招呼神情尴尬的花田弃等人免礼,笑着说道:“毕竟咱们也算是共过患难的了!是吧,花笛玉小姑娘!”

    花笛玉脸色涨.红,点了点头,有些尴尬又恭敬地说道:“谢谢师叔祖!”

    “哎,对了,赤一剑那孩子呢,哎呦,我这屁股还疼呢!”展牧风装出一副吃痛的表情,摸着自己的屁股说道。

    “启禀师叔,我已经责罚他去后山无敌法则剑域接受处罚了!”花田弃恭恭敬敬地说道。

    “是吗?我得去看看这孩子!花笛玉小姑娘,你带路吧!”展牧风嘿嘿一笑。

    看着正在无敌法则剑域之中狼奔豕突的赤一剑,展牧风不由得啧啧称奇。

    这无敌法则剑域,看似平平无奇的一处荒芜秘境,却是在无数蹊跷之地,布下了无数的法则剑刃的阵眼,遇强则强,端的是威力十分惊人。

    饶是赤一剑九千多万的洞虚境刻度修为,在这无敌法则剑域之中,依旧给法则剑刃轰的体无完肤。

    “赤一剑这孩子,修为虽然还算过得去,但是,这身法,啧啧,毕竟还是太差了一点!”

    展牧风一副不嫌事大的表情,笑着和海岚夫人、花田弃等人嘻嘻哈哈,声音还故意特别大,似乎生怕赤一剑和其他位置稍远的弟子听不到似得。

    “你小子竟然活着出来了,修为还强横了这许多...”

    赤一剑正在无敌法则剑域之中狼狈应付,忽然听到一道熟悉又刺耳的声音在评论于他,待看清来人竟然是被他一脚踹下迟暮天瀑的展牧风,不由得又惊又怒。

    “放肆,竟然敢对师叔祖如此无礼!”花田弃冷冷地看着赤一剑,怒斥道。

    “什么?师叔祖?他这小子怎么配...”赤一剑简直要暴走了,展牧风前脚刚被他踹下迟暮天瀑,后脚就成了他的师叔祖,叫他如何能够不疯狂。

    “大师兄,展公子确实是咱们的师叔祖,满山师叔祖的结拜师弟...”说到这里,花笛玉看着展牧风的眼神,也有些幽怨和复杂。

    “赤一剑小朋友,你出来吧,惩罚到此为止。让本师叔祖给你演示一下,什么叫做身法!”展牧风大手一挥,大大咧咧地说道。

    展牧风这话一出,花满山还不觉得怎么地,花田弃和洪荒学院一众师兄弟,全都惊愕地睁大了眼,没有人相信展牧风的话。

    就在此时,赤一剑刚刚从无敌法则剑域出来,展牧风就已经身形拔地而起,飞身进入了无敌法则剑域。

    让花田弃等人无比惊愕的是,让洞虚境九千万刻度修为都只能狼奔豕突的无敌法则剑域,展牧风飞身进去,却胜似闲庭信步闲云流水!

    “快看,师叔祖竟然还是闭着眼睛闯无敌法则剑域!”

    就在此时,花笛玉的一声惊呼,让花田弃等人都是大吃一惊。

    赤一剑则是一脸涨.红,无地自容。

    谁也没有想到,洞虚境九千万刻度的大师兄的身法,竟然比不上洞虚境修为只有九十刻度的展牧风。

    “这一下,你们就不敢小看风儿了吧!”海岚夫人忽然觉得无比的扬眉吐气。

    但是,不得不说,展牧风闭着眼睛在无敌法则剑域如同行云流水一般的身法,却是让洪荒学院一众桀骜不驯的高手都心悦诚服。

    可以说,单论身法,除了花满山和花田弃,整个洪荒学院,已经无人能出其右。

    再一次轻松写意地从无敌法则剑域之中身形飘出,展牧风明显感觉到,洪荒学院一众人等看他的眼神之中,少了不少的不甘和不忿,多了一丝敬畏和敬仰。

    “嘿嘿,本少爷只是想借助你洪荒学院之力找到玄牝之门朵拉法则秘钥,难不成还真的贪恋你们这什么劳什子的师叔祖不成?”

    看着众人大为改观的眼神,展牧风微笑地看着花田弃,“花院长,咱们到里面说说话,本师叔有话跟你说。”

    说完,展牧风便当先行了出去。

    花田弃苦笑一声,随即跟了过去。

    “花院长,实在是抱歉,一不小心僭越了!”展牧风先打了个哈哈,满面笑容。

    “师叔说的哪里话。我花满山师叔祖,曾经可是走过了乘龙步、升龙步、隐龙步、兴龙步、雾龙步、藏龙步、形龙步、变龙步等所有天龙八步的高手,能够飞升天界的强者,他虽然自天界归来受了伤,但心智也确实非常人能及,他能够看上的人,绝对不会错的!”

    花田弃恭恭敬敬地说道,丝毫没有失礼。

    “既然如此。那我就实话实说了哈。我来到这浮沉遮天墓,只是为了寻找到玄牝之门朵拉法则秘钥,救活我那无辜惨死的爱妻。至于贵派师叔或者师叔祖的名分,我真不是故意的!”

    想起楚菲儿,展牧风神情之中,闪过一丝苦涩。

    “师叔祖竟然是来寻找玄牝之门朵拉法则秘钥?天下修士,谁不想得到这宝物!”

    花田弃微微一愣,继续说道:“这宝物,确实曾经出现在浮沉遮天墓之中为浮沉遮天墓大墓圣王所有,但是,很久很久以前,不知道哪里来的一尊绝顶高手,却忽然闯入了浮沉遮天墓想要抢夺秘钥,然后与大墓圣王在浮沉遮天墓之中发生了持续半年的激战,最后,大墓圣王吞噬了秘钥,与神秘高手同归于尽...”

    “也就是说,玄牝之门朵拉法则秘钥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展牧风微微一愣,心下一酸。

    “也不是,大墓圣王虽然陨落了,但是,他在临死前吞噬了秘钥,秘钥已经和他融为一体。只要找齐大墓圣王散落在浮沉遮天墓之中的五枚大墓舍利,就能够还原秘钥,重启玄牝之门!”花田弃沉吟道。

    “什么!大墓舍利!”展牧风忽然有一种难言的窃喜,万万没想到,上一次的他出于好心救下洪肆军,得到了神级功法,这一次,他出于好心救下花笛玉,不仅成了洪荒学院的师叔祖,有了与玉女联盟柳媚寒抗衡的资本,还成功得到了一枚大墓舍利。

    “看来多做好事确实有好报啊!”展牧风终于有了一种即将看到希望的感觉,这许久的重压,终于可以稍稍放松一下。

    花田弃还以为展牧风不知道情况,便继续说道:“五枚大墓舍利,一枚被天界大恶魔霸占,但是这天界大恶魔此时此刻也被天道法则控制,想要从他手中拿到大墓舍利也是极难。一枚掉落在丧钟之城,被灭龙阵法镇压,但是最近不知道丧钟之城发生了什么事,听说大墓舍利已经不翼而飞。一枚在浮沉遮天墓第一势力的太岁逍遥境境主手中。一枚在暴风之城圣雄手里,还有一枚被玉女联盟的柳媚寒掌握...”

    说完,花田弃又补充了一句,“当然,这些都是传闻,具体是不是如此,外人谁也没见过!”

    “原来如此,既然知道了这些宝物的所在,那我就跟掌门你商量一下,咱们如何夺取这五枚大墓舍利的事,如何?”展牧风客气地说道。

    “全凭师叔做主。”花田弃依旧不卑不亢地说道。

    两人说了一会儿,展牧风基本达到了自己想要的目的,看着倾国倾城的花田弃,心情大好。

    “对了,我这里有一套功法,可能练得不是很好,想请掌门指点一二。”

    话声甫落,展牧风便将逢春新近修改一新的菩碎道三千**相功法,正宗的天级功法,演练了出来。

    “这是...这是正宗的天级功法啊!”

    花田弃满脸惊愕,苦笑道:“说来不怕师叔你笑话,我洪荒学院号称名门正派,但是,功法上而言,却还是以玄级为主,次道级功法都是不多,正宗的道级功法就一册。天级功法,几乎没有见过...”

    也就是洪荒学院有着底气,在这等位面,能够有一次正玄级功法,已经是不少修士梦寐以求的事情。

    展牧风嘿嘿一笑,“还有更高深莫测的功法在后面等着呢,初次见面,不好太过让你惊骇,要不然,你说不定会怀疑我...”

    再次出来的时候,花满山已经走了。

    花笛玉只是说,花满山师叔祖说自己出去云游,归期不定,不用管他了。

    展牧风微微一愣,这花满山自从替自己接下了柳媚寒的一招攻击之后,就像变了个人一样。

    现在,连人都消失了。

    “对了,师叔,照常理,咱们学院明日有一场通往上古战场的试炼,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参加?”

    花田弃得了一册菩碎道三千**相功法,心情不知道多好,对于展牧风僭不僭越师叔的尊号,压根就不在乎了。

    废话,十座洪荒学院,也顶不过一册正宗的天级功法。

    “上古战场的试炼啊,还是要参与一下的。毕竟,我这师叔祖,还是要与民同乐的嘛!”

    展牧风嘿嘿一笑,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让花田弃扑哧一笑。

    “那就这么说定了!”

    洪荒学院一众高手,特别是赤橙黄绿青蓝紫七大弟子和花笛玉,看着一向严肃的院长花田弃竟然和展牧风有说有笑,都是一脸的震惊和难以置信。

    此时此刻,花田弃的眼神之中,对展牧风似乎只有服从和感谢。

    只有海岚夫人看着从离间和展牧风孤男寡女独处一室出来后面色红润眼神兴奋的花田弃,面色有些不忿。

    “哼!风儿真是偏心,我跟了他这么久都对我无动于衷,这花田弃哪里长得比我美了,竟然一下子就和风儿孤男寡女...”想到这里,海岚夫人忽然又是一阵莫名的心酸。

    看着展牧风和一众师兄弟从一座座阵法守护的阵眼之中穿梭而进,海岚夫人紧抿着嘴唇欲言又止。

    就在刚才,展牧风无视她的软磨硬泡,就是不允许她跟着进入上古战场试炼,而是要她留下,跟着花田弃一起修炼菩碎道三千功法。

    花田弃看出了海岚夫人的不舍,待展牧风走后,方才叹了口气,喟然叹道:“海岚妹妹的这份心思,估计不止展师叔看出来了,就连我也看出来了。但是,展师叔的心思,却只在楚菲儿姑娘身上,也不知道这楚菲儿姑娘,究竟生的是如何花容月貌,竟然能够让展师叔如此忠贞不渝...”

    海岚夫人听到此处,终于忍不住泪水长流,“怪只怪,我后一步认识风儿...”

    忽然,海岚夫人似乎想到了什么,死死地盯着花田弃,“可是,风儿刚认识你不久,就和你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虽然你可能比我长得美...”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