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国神仙传全文阅读(高原鬼手)最新章节更新_列国神仙传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列国神仙传

作    者:高原鬼手

类    型:修真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6 14:05    最新章节:第五十二章 打游击的表哥

—————————————————————————————————————

列国神仙传全文阅读: “列国神仙传”故事梗概一个懵懂的天才童子,幼年家遭灭门惨祸,得遇道门祖师、化外真仙,从此遁入玄门,修仙了道,成就了天仙的修为。 之后,与同门师兄弟,入世历练、积累功德,纵横列国、睥睨王侯,与枭雄逐鹿中原、携美眷......改写历史,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有情有爱有血腥、有权有谋有战争,颠覆历史、跨越时空,最后名登宝箓、位列仙班,成为千古传诵的神仙。 【展开】【收起】

—————————————————————————————————————

列国神仙传最新章节试读:

    当大别山的冬季来临的时候,鲁小仲、三伢子、隐娘又在前院盖起了两间茅草屋,这样就有了五间房,隐娘和陈奶奶住一间,鲁小仲和三伢子住一间,余下的房间,当厨房库房。平时他们到山里打些野味,采些草药,再搞一些其他的土特产。两个月后,套车下了一次山,用这些东西到许家湾换取了过冬的粮食和日用品。

    许家湾算是一个挺大的镇子,但贸易并不繁荣,而且很混乱。据说农民革命吓跑了土豪劣绅,还乡团打回来,又赶跑了农民协会的人和自卫军。镇子里还有背着枪的团丁,站岗巡逻,因为认识三伢子,就盘问了几句,三伢子给他们两只野兔和一只野鸡,就放他们进去了。镇上的人,都神色紧张,人心惶惶的,他们换完了东西,就赶紧连夜赶回来。

    与三伢子相处的这段日子,鲁小仲和隐娘搞懂了很多事情,知道了诸如革命、共产党、农民协会、白匪军、土豪劣绅还有枪炮炸弹等等。

    入冬的时候,下了一场小雪。三伢子就很高兴,说下了雪,就可以下套子夹子等捕兽工具了,他们三个就走出院子,到外面看雪。

    这时,就远远看见有三个人,从山路上走来。他们三人都有武功,也不甚害怕,两只大黄狗就扑上去吠叫,其中一人就喊道:“三伢子,快把你家狗弄住!”

    他们三人跑过去一看,三伢子就惊喜道:“呀!是四哥来了。”

    忙把狗吆喝住,鲁小仲和隐娘各抱住一只,三人就进了家门。等他俩把狗拴住进家一看,那三人都二十来岁,衣衫破旧,还都背着枪,两个背长枪,三伢子表哥背短枪,就以为是村里的亲戚来打猎的。

    三伢子兴高采烈,陈奶奶也忙活着给他们烧水做饭。见他二人进屋,忙介绍说:“这是我表哥吴浩,这是我的朋友鲁小仲、隐娘,他们也是被白匪害的没处去,才跑到山里来的。”

    鲁小仲、隐娘都拱手为礼,鲁小仲道:“幸会、幸会。”

    吴浩就怔了一下,也拱手道:“幸会,二位是读书人呐!”

    鲁小仲道:“读过一些古书,粗通文墨吧。”

    三伢子就说:“四哥,把你的匣子枪给我看看!”

    吴浩把枪递给他道:“注意别走火啊!”

    三伢子道:“你太小看人了,我十二岁就玩过,就是没打过罢了。”

    三伢子捣鼓了一会儿,就把子弹退出,拿着枪出外面玩去了。隐娘也出去帮厨,鲁小仲开始仔细打量他们三人,见吴浩虽然风尘仆仆,但眼角眉梢一团正气,两眼炯炯有神,其他二人也显得很是机警。就知道这三人绝不是什么打猎的。

    吴浩就问道:“小兄弟多大了?哪的人呐?”

    鲁小仲这段日子,了解了很多地方的名字,早就编好了一套说辞,就往远处说道:“我们家是南京的,做小买卖的,父母被官府杀了,我们就逃出来,因为我们会些武艺,就跟了一伙跑江湖的卖艺来着,后来被官兵追杀,就跑到到山里来,被三哥收留了。我和妹妹都是十六岁了。”

    吴浩道:“你父母为什么被杀呀?”

    鲁小仲道:“我父母交了很多朋友,但不知因为什么被杀的,他们平时不跟我们说他们的事。好像官府说他们的是什么人的眼线。”

    吴浩见他言辞闪烁,心中就疑窦丛生,就问了一些其他的话:“你们跑出来多少年了?”

    鲁小仲道:“有两年了吧。”

    吴浩道:“官府为什么追杀你们?”

    鲁小仲道:“他们说我们是土匪的暗探。”

    吴浩就有问了一些其他的事,以他丰富的阅历,猜测他一定还有难言之隐,但观察他的言谈举止,又不像国民党的特务,就把心放下来。

    过了一会,饭菜得了,陈奶奶、隐娘就端进来,还炖了一个野兔肉。三伢子搬来一坛子酒,这是他们从镇上买回来,准备过年喝的。

    边吃饭喝酒,陈奶奶说:“小四呀,听说你考了军校,还当了大官,多会儿回来的?”

    吴浩说:“什么大官呐,就是一个营长。北伐胜利后,军队清党,我就回来了。”

    陈奶奶说:“什么是清党呀?”

    吴浩说:“姑奶,跟你说了你也不懂,反正就是不当国民军了呗。”

    三伢子就说:“我听说,去年黄安、麻城闹共产党,是不是你们干的?”

    吴浩道:“嗯,是我们。现在我们就在木兰山一带打游击,过这一带看看,听说你们住在这里,就过来了。”

    三伢子说:“四哥,什么叫打游击呀?”

    吴浩道:“跟你说你也不懂,就别问了。”

    鲁小仲见那另外的两个人,很少说话,就劝酒道:“这两位哥哥也喝呀,怎么称呼呀?”

    吴浩用手一指道:“啊,他们是小熊、小李。”

    小熊说:“我们酒量不大,小兄弟你随意。”

    小李说:“鲁兄弟是南京人,口音可不像,到像我们老家口音。”

    鲁小仲道:“小李哥,你老家哪里?”

    小李道:“我老家河南巩县的。”

    鲁小仲这才第一次知道,原来巩伯国现在叫巩县,便顺口答道:“噢,巩县是我们老家,我是南京生人,但随父母的口音。”

    吃完饭,吴浩就拿出十块银元放在桌上说:“三伢子,我这次来,是想买点粮食,昨天去了许家湾,见有团丁白匪站岗,就没敢进去,你得帮帮我!”

    见了这些银元,三伢子还是吃了一惊,他们买粮食是用东西换,不用钱,也没钱。这些钱能买到一石粮食,就是将近五百斤。

    三伢子说:“我们也刚从镇上回来,团丁到是有,因为认识我,就没拦我,怎么还有白匪呢?”

    吴浩道:“好像刚刚从黄冈开过来的,有一个营的兵力呢,是封山围剿我们的部队。”

    三伢子说:“哎呀,要是那样,用这么多银元去买粮食,怕是不太好弄!我们上次用兽皮肉干换了几斗粮食,不行你们先拿上,我们再想办法。”

    吴浩道:“那不好吧,我们拿走了,你们吃什么?”

    三伢子说:“我们想办法再买吧!小仲隐娘轻功好,还会飞,只能让他俩多跑几趟了。”

    吴浩就吃惊地看着鲁小仲和隐娘说:“什么?你们有轻功还会飞?”

    鲁小仲道:“我们从小在山上学过道术,所以有些粗浅的功夫。”

    三伢子道:“你们读书人真谦虚,还粗浅呢?我长这么大,都没见过你们那么厉害的功夫,就是在镇上听说书先生白话过!”

    吴浩就问道:“你们在哪里学的功夫?师父是谁?学了多少年?”

    鲁小仲道:“我们六岁就上山了,学了八年吧。别的师父不让说。”

    吴浩就恍然大悟了,说道:“怨不得我觉得你们说话别扭呢?原来你们一直在山上学武呢!你师父一定是个世外高人,不让说就别说了。过去,我只听说过有那样的高人,原来还真有啊!。”

    小李忍不住说道:“小仲弟弟、隐娘妹妹,能不能给我们露两手,让我们开开眼?”

    鲁小仲就转头看向三伢子,三伢子也是个少年,难免有逞强好胜之心,就说:“四哥不是外人,你们就给他们露两手呗!”

    鲁小仲的确不愿显摆,但三伢子说了,只能勉为其难,就站起道:“那、那就出去试试呗。”

    吴浩他们就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和他俩一起走出门来。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