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羽落凤录全文阅读(落幕华城)最新章节更新_仙羽落凤录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仙羽落凤录

作    者:落幕华城

类    型:修真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6 13:45    最新章节:第四十章 终局

—————————————————————————————————————

仙羽落凤录全文阅读: 月,出于寻梦乡。日,隐入升龙庭。这是一片广袤无垠的大地,在一定的时空内,诸天星辰在仙羽的引力下保持着微妙的平衡。 在这里孕育着一个极度繁盛的仙道文明,可是已知文明长度仅有一万余年。 有大能推测,在万年之前,仙羽世界早就出现了一群站在仙道文明巅峰的生灵,而他们自称-一神明。 ......司羽作为寻梦乡三十位司月使之一,最爱的事情就是司月时,驾驶月轮,仰望星空,那里也有很多文明正等着她去探索….…【展开】【收起】

—————————————————————————————————————

仙羽落凤录最新章节试读:

    那束光正是司羽和时境,时境最终还是忍不住了,带着司羽飞向天际。

    那束光拨云见日,压抑许久的日冕终于再次出现在世人的眼中。

    “你回来了。”白言收起了法相,再次变成那个朴素的老人。

    “我回来了。”凤纹玉佩不断涌出绿色光芒,在天空中组成一个白衣胜雪的男子。

    司羽呆呆的看着时境,这还是司羽第一次看到他的本相,长的还算不错,白衣傲雪,犹如立在顶峰的劲松。

    “时境?”遮天的金乌逐渐缩小,化成了一个满头红发的中年男子。

    “听我的,止戈吧,我保证凰灵的存在不会再影响世界的平衡。”时境淡淡的开口,自信而强大。

    “可是现在你只剩下灵魂了,凰灵正处于新星升起的时候,若是……”

    “狂刀和森灵已经死了,巨石也走了,你们还想怎么样!真的要把世界打散,你们才满意是吧!”时境愤怒的开口,声音如雷霆。

    “巨石也去了吗?”白言颤抖的开口,眼里尽是悲伤。

    “是的,我亲自送他走的,为了这个世界,他付出了太多,这还不都是你们的罪过吗?”

    白言和金焱不在说话,都沉默着。

    “看看这个脆弱而美丽的世界,它经受不起再一次的战争了。”

    金焱将似海的神识散去,原本遍布白雪的大地,早已被落下神血上残留的神力破坏的满目疮痍,隔着数万里的九州,各族生灵惊恐的看着北方末日般的景象,纷纷逃亡。

    “我老了,不想在打了。”白言摸了摸坐下的白鹤,颓废的开口。

    金焱抬头看了一眼这个和他斗了上万年的老家伙,早已满头白发,连坐下的白鹤也基本上快秃了,金焱摇了摇头叹息道:“好吧,只要凰灵不再破坏平衡,我也愿意止戈。”

    “好,我以时空境元天尊的名义起誓,若凰灵滥杀,我必与之共赴黄泉。”时境拉起司羽的右手,指天起誓。

    “好。”金焱也不是小气人,转身化作一只三足金乌,朝着南方飞去。

    看到这幅画面,森雅和巨相互相看了一眼,头靠在一起,笑了起来。

    “走吧,我们也该回去了。”巨相柔和的转身,对着森雅说。

    “是呀,真好啊,又能和平好长一段时间了那。”刚经历一番大战的森雅此时竟然流露出了一副小女人的神态。

    “不如今晚着急族人开个盛会热闹热闹?”

    “好啊,上次的美酒我可是惦记好久了,这次你可不能吝啬。”

    “好,都依你的。”

    ……

    “哥,你回来了。”紫衣仙子飞到近前,看着眼前灵魂状态的时境,泪流满面。

    司羽终于看清楚了紫衣仙子的容颜,什么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根本不足以形容她的美貌,她肌肤胜雪,自有一副轻灵之气,此时却哭得梨花带雨,为其增添了几分柔弱。

    “曦灵,我回来了。”时境张开双臂,温柔似水的开口。

    司羽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对璧人,这还是司羽第一次看到时境这么温柔。

    男的温柔如水,白衣胜雪,女子倾国倾城,冰清玉洁,司羽这才意识到时境之前说的是真的,真的是一个似水的女子等着他。

    司羽笑了,笑出了泪水,她告诉自己,自己在为他高兴。

    “境哥。”曦灵投入时境的怀抱,泪水撒向大地,所过之处,遍地花开。

    “好久不见了,灵儿。”时境温柔的抚摸着曦灵的长发,满眼尽是思念之情。

    “走,我们回家。”曦灵松开了时境,擦了擦泪水,拉起时境的手腕,朝着南方飞去。

    时境任由她牵着,没有阻止,眼里尽是宠溺之情。

    司羽看着手挽手的时境和曦灵,他真的连……回头都没有。

    “走吧,我们回家。”白言下了白鹤,伸出手递向司羽。

    司羽看着眼前温柔的老人,伸出了她的右手,就像一百年前失忆时一样,也像一万年前……她刚出世时一样。

    ……

    大战之后,盛龙庭与寻梦乡再现了难得的和平,万族之间和平相处,敌对关系大大减少,万物欣欣向荣。

    不过这些事和司羽关系不大,此时她正背着一具新的冰棺飞向栖凤宫。

    司羽习惯性的摸着腰间的玉佩,指尖传来的冰冷,提醒她时境已经走了,再也不能和她说话;还有千或,那个傻徒儿,也被她送回了名族,虽然有些不舍,但是确实他最好的归宿。

    青墨的话,之前在秘境里的混战,受了不少的伤,司羽估计此时她应该躺在七杏苑里听霖阳唠叨。

    一想到青墨一副不耐烦又没有办法离开的样子,司羽就想笑。

    可是笑着笑着,司羽就哭出了眼泪,时境走了,千或走了,她又变成了孤家寡人。

    不过没关系,一个人又怎么样?之前失忆的几十年,还有白鹤少年来之前的无尽岁月,她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

    司羽擦了擦泪水,仰头大步向前。

    很快司羽就看到了熟悉了栖凤宫,只是门前的黑影是谁?难不成寻梦乡沦陷了?

    司羽小心翼翼的靠近,惊讶的发现竟然是之前多次刺杀过她的折弈。

    折弈也看到了司羽,冲着司羽打了一个招呼,这下反而把司羽吓了一跳,还以为有什么暗器。

    折弈看到司羽慌张的样子莞尔一笑,俯身行了一礼。

    “天君说,栖凤宫今日正是开宫召人,我是来参加的。”

    说完,折弈便不再理会司羽,继续摆弄着手中的柱子,司羽沿着柱子往上看,上面挂着一面棋子,一面是凤鸟,另一面写着气势磅礴的三个大字——栖凤宫。

    别说,还真的挺气派的。

    司羽小心的绕过折弈,缓缓打开宫门。

    “小祖生日快乐。”

    一群人将司羽围住,中间的正是他的师兄常生。

    司羽怔怔的看着热情的诸仙,才想起来今天是她的生日。

    “小羽,祝你生日快乐。”常生手持一柄赤红色流光的宝剑递给司羽,俨然是一柄极品法器,上面还系着一个蝴蝶结。

    司羽伸手接过宝剑,将常生拉到一边,靠着他的耳边小声的说:“常生,这是怎么回事?”

    “今天是你的生日呀,有什么奇怪的。”常生无所谓的开口。

    “那也不用这么隆重啊。”司羽着急的开口,修行者岁月绵长,对于生日的事情本来就没有多少关心。

    “哦,对了,今天还是栖凤宫开宫的日子,恭喜你了,栖—凤—宫—主。”常生,对着司羽的脑袋敲了一下,阴阳怪气的开口。

    “那也不用这么着急吧。”

    “过几天,我就要走了,我想在走之前,帮你多做点事。”常生突然深沉起来。

    “呜呜,师兄你怎么这么狠心,让师尊白发人送黑发人。”

    “小声点,小声点,我不是要……死了,我只是要和师兄轮换了。”常生看了看周围诸仙异样的眼神,赶紧解释。

    “哦哦,你不说清楚,那下次是哪个师兄呀?”司羽当然知道常生的意思,只是想看看他窘迫的样子。

    “嘿嘿,是二师兄,这下有你受的了。”常生嘿嘿的笑了起来。

    “二师兄?”这下轮到司羽说不出话了,她的二师兄——北方落华天尊,她见过这位二师兄几面,他可是以严厉著称,很容易钻牛角尖,据说他甚至和师尊争论过很多事。

    常生看着司羽的窘样,哈哈大笑走了出去,只留下不知道怎么办的司羽。

    “司羽姐,司羽姐。”另一边,霖阳扶着受伤的青墨走了过来。

    司羽看着青墨这个样子,也顾不得二师兄的事了,赶紧上前心疼的扶住她,责备道:“你都这个样子了,怎么不好好休息,来这里干什么?还有你霖阳,就不能好好看着点?”

    霖阳一脸无奈的开口:“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呀,听说你要开宫,吵着要来。”

    “行了,行了,是我自己想来的,我跟你说哈,本小姐可是第一个报名的,到时候你当宫主,副宫主一定要给本仙子安排一个。”

    “好好好,你想要的,我哪次没有满足你的,只是你现在受了重伤,要好好休息。”司羽责怪的看了青墨一眼。

    “我知道了,对了,我还给你带了一个人。”青墨神秘兮兮的说。

    “千或,千或,快出来,你老师回来了。”青墨对着宫殿里面喊道。

    千或从柱子后面走了出来,羞涩的走到司羽面前,行礼:“拜见老师。”

    司羽赶紧扶起千或,将他搂在怀里,眼泪忍不住的流了下来,抽泣的开口:“你怎么又回来了?”

    “父王说,您是一个好老师,让我跟着您好好学。”

    千或也哭了,如今双方恩怨不在,他也真正有了自由之身。

    “好,好,好。”司羽松开千或,连道了三声好。

    “走,我们去那边看看,你老师还有事呢,我们去那边看看。”青墨拉着千或走到一边。

    “等等我,你慢点,你身上还有伤呢。”霖阳也和司羽打了个招呼,追了上去。

    司羽看着霖阳无奈的样子,掩嘴笑了起来。

    突然,司羽有感,一股神秘的力量传递到腰间的玉佩中。

    司羽有些不敢相信,眼眶逐渐湿润,颤抖着摸了摸腰间的玉佩,温和而富有灵性,和以前……一样。

    “你怎么又回来了?”

    “没办法,目前只有本座制作的玉佩才能容纳本座的灵魂,本座只好暂时委屈一下了喽。”

    司羽破涕为笑,她当然知道他是死要面子,凭灵祖和时境的名望,若是向司羽索要玉佩,就算是白言都不好说什么。

    “话说,你和灵祖是什么关系?”

    “她是我的妹妹,怎么?你吃醋了?”时境调笑道。

    “本仙子才没有,我只是好奇大名鼎鼎的灵祖怎么会认识你这种人渣。”

    “呃,好吧,其实她是我当年的小迷妹,啊——你干什么?”

    “没什么。”司羽笑着,手上却更加用力。

    “啊——我错了,他真的是我妹妹,啊——,谋杀了——”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