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从咸鱼开始无敌全文阅读(大唐谪仙)最新章节更新_大唐:从咸鱼开始无敌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大唐:从咸鱼开始无敌

作    者:大唐谪仙

类    型:穿越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6 12:00    最新章节:136竖个榜样大魔王入股

—————————————————————————————————————

大唐:从咸鱼开始无敌全文阅读: 李盛唐,玄武门之变前一天,穿梭姿势不对,从天掉落李世民面前,却装不识李二。 李二正为明日兵变忐忑不宁,他拍拍屁股,掐指算,李二要造反当皇帝,明日有惊险,但成功了! 李二吓几身冷汗?! 别人系统很牛,他是坑爹的练摊,还有充电任务? 老李,贞观大治我帮你;铁口神断,断国运; 五年计划,李二装逼上瘾;人为镜,魏征哭,李二大翻车; 炸裂袁天罡,拜师?给你瞧瞧,天圆地不方,太阳系……; 断驾崩日期,机器人医生为李二、皇后治病,机器人夫子,教书育人; 演示医生、夫子是高级木牛流马,炸裂大唐一众君臣; 成御弟,娶长乐,还有三百多斤胖妞和青楼头牌的爱; …… 盛唐的大幕由我拉开!

—————————————————————————————————————

大唐:从咸鱼开始无敌最新章节试读:

    这一日,李治正在皇庄酒坊里背着手视察,一副小大人模样。

    下人来通报,程大魔王和炭头尉迟、小孟尝秦琼、牛进达、牛鼻子李绩、张公谨一起来了。

    嘿嘿,正在想着怎么让股市的建立水到渠成呢,瞌睡了就有枕头。

    程大魔王见到了李治就咋咋呼呼,“好你个小九子,偷偷摸摸就搞出雪盐,赚大了吧?”

    “嘿嘿,程伯伯,也没赚多少,不过呢,我正在酿新酒呢,比火酒更烈的美酒。”

    “尜尜,还有美酒啊,怎么样,我也投点钱,我们一起干!”

    “好哇,我师父能赚钱的东西,多着呢,那花香酒就是我师父酿的。”

    花香酒是你师父酿的?

    程大魔王眼珠子嘀溜溜直转,有点头绪了。

    五个人齐齐点头,陛下都能搞药铺为他的内帑小金库赚钱,我们就投资他儿子合伙干。

    “花香酒?你能酿吗?”

    程大魔王听说花香酒口水都要馋出来了。

    “能呀,还有苹果酒呢,你们派人去乡里帮我收苹果,只要是没腐烂就行,有多少我要多少。”

    牛鼻子李绩比较有脑子,问,“比火酒更烈的酒?那我们怎么入股呢?这美酒叫啥名?”

    “叫闷倒驴,烈的狠,运到漠北都护府绝对能换回来好多羊毛,我还要建个织布作坊,织棉毛混纺布。

    入股,就一个项目一万贯吧,纺织作坊也可以入股,随你们。”

    闷倒驴?

    嘶~~!

    听这名字,这酒就够烈的,都能把驴子闷倒的酒,一定是好酒,肯定能赚钱!

    程大魔王酷爱烈酒,以后有好酒喝了!

    “好,我先入这酒股,明天给你送钱来。一万贯占多少股份呢?

    你现在有酿好的没?拿出来我们尝尝呗。”程大魔王马上就要喝试试。

    “一万贯占三个点的股份。”

    我勒个草!

    一万贯才三个点?

    程大魔王瞪起了眼,“这也太贵了吧?”

    李治问,“这个闷倒驴好喝吗?”

    程大魔王很实诚点头,“比贞观火酒更带劲!”

    “那这酒送到草原去,受不受欢迎?赚不赚钱?”

    程大魔王不说话了。

    李治说,“这酒,我师父占五成,我也只有五成,我自己要留点吧,要给我父皇二成吧,这样一分,我都没有几个了。”

    于是,其他五人齐齐点头,“好,明天给你送钱来。”

    李治于是让下人整治酒水,程大魔王很聪明,闷倒驴比贞观火酒还烈,得小心抿一口,而后慢慢下咽,不能一口闷,!

    一股辛辣火热入喉,程大魔王唏嘘,“这酒够劲,多亏陛下开了年会,不然我又没买酒钱了,花香酒太好喝,就是不经喝。”

    小孟尝秦琼就说,“是呀,你没钱了,就偷拿嫂子的私房钱。”

    这是揭老底了。

    程大魔王可是不怕丑,“这个闷倒驴,我一定要入股,以后也有好酒喝了,小九子,花香酒你会酿吗?”

    “会呀,我师父把秘方给我了。”

    有点意思了,这个小九子还是年幼啊,他的师父肯定就是藏在陛下后面的那个高人。

    程大魔王是真聪明,基本猜到事实真相。

    “花香酒,我一定要入股,那玩意挣钱。”

    “行啊,程伯伯想入就入呗。”

    “我也入!”

    “我也入!”

    报名踊跃。

    “行,都行,明天带钱来就行,另外,明天让你们家儿子来,程处默、李敬业、秦怀道,明天让他们都来,我有件大事需要和他们一起干。”

    程大魔王很仗义的道,“没问题,这花香酒是能挣大钱的,老夫今天便欠你一个大人情了,往后有要借重的地方,你吱一声,除了陛下,你说你看谁不顺眼吧?"

    李治还真就认真地想了想,说,"我看越王李泰不顺眼。"

    程大魔王脸拉了下来,训斥道,“你这混账,你胆子真大,这样的话也敢乱说,你别害人,该死,老夫怎么和你喝酒呢,以后可万万不能说了。”

    李治白他一眼,“是你说的除了我老豆以外的,我看谁不顺眼都行。”

    老豆?

    李治管他皇帝老子叫老豆?

    “哈~哈~哈!”

    好玩,太好玩了。

    李治鄙视地看着程大魔王,没文化真可怕,老豆是尊称。

    在粤语中,向别人介绍自己的父亲时,若是说,“这是我的老豆。”

    不明就里的人听了,似乎有些不大尊敬,其实不然。

    “老豆”原本该是“老窦”,这是引用了五代后晋时窦禹钧教子有方的故事,以表示对父亲极端尊崇。

    《三字经》里有这么一段三字句,“窦燕山,有义方,教五子,名俱扬。”

    这段话什么意思呢,是说五代后晋时期有个叫窦禹钧的人,燕山是他的出生地,窦禹钧操守清廉,当仁不让。

    他建立义塾,请名儒以教贫士,尤其教子有方,他的五个儿子经他悉心教养,皆出仕成名,“五子登科”的典故即由此而来。

    于是,窦燕山成为世人景仰的模范父亲,人们往往把教子有方的父亲喻为“老窦”。

    由于粤语方言的“豆”与“窦”同音,故此“老豆”遂被作为对父亲的尊称。

    当然这也不能怪他们,即使是李世民也不知道这典故,因为《三字经》出于南宋王应麟之手,唐朝还没有。

    当晚程大魔王喝的酩酊大醉,晃晃悠悠的被小孟尝秦琼和牛进达架走了。

    第二日,正午,张公谨就派他儿子送来了钱,李治当即给他签了一份契约。

    然后是炭头尉迟、小孟尝秦琼、牛进达、牛鼻子李绩、程大魔王,派他们儿子人送来了钱。

    而李格则是不请自来。

    李治问,“咦,三哥,我没请你,你怎么来了?”

    李格道,“嘿嘿,九弟,你不厚道啊,道长少爷给了你这么多的发财项目,竟然不叫上我,今天吃什么?”

    “吃,就知道吃,吃死你,吃猪肉,本王决定,今天吃猪肉!”

    于是,李治又整治了一席猪肉宴。

    “后天,你们每家都要找二十个可靠的忠仆来,最好是识点字的。

    长安西北鄠县那边山里发现了煤矿、铜矿、铁矿,我们要大炼钢铁铜,铸铜钱。

    你们每人再出一万贯钱,入股炼铜,一万贯三个点,只能投一万贯,多了不要。

    别小看这三个点,我是用炸~药开山的,还有先进炼铜法,每日产量极高,长孙家的炼铁,根本不够看。”

    听说收入不菲,一众纨绔心头火热,都是纨绔,开销大,就这一万贯钱也不知道回家怎么挖潜呢。

    一席猪肉宴,李格、程处默、李敬业等人吃得满嘴流油,回家挖潜去了。

    ……

    姚公公如履薄冰地拿着大唐日报,在李世民更衣的时候,匆匆进来道,“陛下,快看!”

    今日是早朝,所以李世民起的早了一些。

    此时显得困乏,见姚公公神色匆匆的进来,便侧目看了姚公公一眼,问,“何事?”

    姚公公如便实道,“今日一大清早,根据百骑的探报,说是街面上出现了这么个东西,许多人沿街贩卖!

    而且说是天还黑着,就四处兜售,本来,奴也没往心里去的。

    可后来,百骑发现,这东西很不寻常,奴也说不好是好是坏。

    所以,特意让人采买了一份来,请陛下亲自过目。”

    李世民看着姚公公举过来的这么一张大纸,本是不屑一顾。

    街面上的东西,也需劳朕亲自来关注吗。

    可是,李世民深知,姚公公的性格,平日里都是不急不躁的。

    可今日这反应火急火燎的,显然是察觉到这事不可小视。

    李世民脸色便凝重了,取了报纸,打开。

    这一看,脸色越发的凝重起来,“这,是谁兜售的?”

    姚公公道,“是吴王府,听闻这份报纸是吴王府的印刷作坊连夜开工。

    印刷之后,便让报童四处贩卖的,陛下,奴觉得,这,这似乎不合规矩。”

    姚公公如履薄冰的用着措辞。

    终究牵涉到的是吴王府,陛下的心思就很难预测。

    他之所以觉得事态严重,就在于这大唐日报上的消息,实在太详尽。

    无论天下发生什么大事,都极有条理的进行分析报导,几乎比百骑的奏报还要详细。

    李世民看的心惊肉跳,他忙对姚公公道,“取百骑的奏报来。”

    姚公公不敢怠慢,忙是取了一沓奏报。

    李世民坐下,立马翻阅起昨夜百骑整理的奏报!

    这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却发现,大唐日报里头的许多人和事,竟和百骑的奏报没有太大的区别。

    甚至有的,记录的比百骑还要详尽。

    这百骑是宫中专司侦察消息的,可以说是李世民的眼睛和耳朵。

    我勒个草,你这大唐日报想干什么?

    李世民有几分不悦,道,“这就是报纸吗?李盛唐这样做,是何居心?”

    姚公公干笑着如履薄冰回答,“这,奴听说,吴王殿下的这报,一份只卖三十文,到处贩卖。”

    李世民皱眉,冷冷道,“三十文,能干甚么?这小家伙怎么就钻进钱眼里去了?”

    姚公公便识趣不吭声了。

    李世民对身边小宦官道,“去,将李格先召来甘露殿,朕有话要问他。”

    小宦官听罢,匆匆去了。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