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之东江再起全文阅读(船二)最新章节更新_大明之东江再起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大明之东江再起

作    者:船二

类    型:穿越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6 08:40    最新章节:第408章 武清周县令

—————————————————————————————————————

大明之东江再起全文阅读: 穿越天启六年、东江军宽甸‘游击队’的大头兵,踏实种田,行大道,练强兵,挽天倾! 吾胜是为王,汝败是为贼!

—————————————————————————————————————

大明之东江再起最新章节试读:

    四连发,求一发支援,船多谢了,抱拳作揖.

    ~~

    饶是李长寿不费吹灰之力,轻易便是掌控了全场,但那卢二爷,包括其背后之人,明显是过于深沉了。

    几个小头目搜肠刮肚了半晌,却也再没有什么有效的信息了。

    杜连安这边也是一般模样,真的是想不起来什么线索了。

    他们只是隐隐绰绰的知道,赵瘸子后面有人,可这人究竟是谁,这厮遮掩的太好了。

    更让他们无奈的是,赵瘸子的家眷,并不在他们的‘清风寨’里,他们也根本不知道在何处。

    只是知道,赵瘸子一个月,有半个月的时间,都不在清风寨。

    可他离开的时候,连一个亲随都不带的,向来是独行独往。

    李长寿听完,面上自是不会有什么波动,可心底里却也是有些止不住的感叹。

    还真不能小瞧了这帮人那!

    这帮人,或许干正事不行,可,拉帮结派,搞小山头,搞控制,那真的都是行家里手哇!

    不出意外!

    这赵瘸子,即便不是辽东某家的心腹家奴,怕也差不多了。

    而这也表明,辽东的那帮大爷,目光可并不只局限在区区辽西走廊的弹丸之地那!

    ……

    再审问虽是没有审问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来,不过,李长寿此役,俨然并非没有收获。

    最直接的一点,便是这帮沧州人了。

    众所周知,沧州自古以来,便是武术之乡,基本上是个带把的男孩子,就都会几手,且其中不乏师承名师者。

    所谓‘燕赵豪杰’,又怎是浪得虚名?

    李长寿此役虽是击杀了不少被人‘当枪使’的沧州年轻人,但他却丝毫不慌,接连几个手段下去,被俘的这一百多号贼人,个个裤子都要吓尿了,哭着喊着就要求李长寿饶命。

    李长寿演了好一番,才招呼他们道,想逃过此役的处罚,便让他们的家里长辈来领人!

    否则,直接以谋逆罪论处!

    这等弥天‘大锅’,谁敢怠慢?

    一帮小年轻,包括一些老混子,裤子都要被吓尿了,忙是求爷爷告奶奶,招呼被杜连安相中的几个‘跑腿的’,求他们把消息赶紧告知家里,让家里来人赎他们,免得牵连家族。

    ……

    次日一早,天色将将放亮。

    沧州那边的人显然还来不了,可,武清县衙,包括武清当地驻军各种,已经是来了不少。

    昨晚开战时,动静显然不小,周围的村子里,自然不可能没有察觉。

    晚上他们不敢参与到这等恐怖的混乱中,白天又怎还能再装这‘缩头乌龟’?

    包括武清县衙和当地驻军也是一般模样。

    须知。

    此时的大明,虽是江河日下,王小二过年一般,一年不如一年,可庞大的威势与惯性依然存在。

    且。

    虽然此时辽东的鞑子闹腾的很厉害,但西北的流民军还没有真正起势,庞大的大明王朝,依然有着很不弱的余力!

    像是武清这等临近京师的小县城,出了这等恐怖事.件,谁又敢怠慢?

    还想不想混了?

    李长寿却并没有着急见武清的人,而是优哉游哉的吃起了丰盛的早餐。

    不多时,武清县令已经过来了,真的是哭着喊着般要求见李长寿,李长寿却依然不理。

    一直到临时午时,武清众人都要崩溃了,李长寿这才是开了个‘口子’,派人将武清县这位姓周的县令,叫了过来。

    “下官,下官见过李将爷……”

    饶是按照惯例,这位‘三甲及第’的周县令,地位肯定是比李长寿这‘土军头’要高不少的。

    毕竟,这可是真正的一方父母。

    但此时,火都已经烧到眉毛了,周县令又怎敢在李长寿面前托大?

    根本不理会李长寿此时起身都是不起,忙是恭敬的拱手弯腰行礼,俨然是将自己摆在了下官的位置上。

    李长寿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茶,这才是看向周县令道:“周大人,你们武清真是个好地方啊!昨夜,若不是本将的亲卫,拼死护卫,本将这颗脑袋,可就得留在你们武清了哇!”

    “这……”

    饶是周县令已经预料到,他这次过来,李长寿这一关肯定是不好过,却又怎想到,李长寿居然会这么霸道的,这是要把他往死里摁啊……

    但就算再害怕,再不爽,这事情还是得继续。

    缓了片刻,这位四十出头、身子瘦弱、充满了读书人气质的周县令,便是颤颤巍巍的从袖子里掏出来一叠银票,小心递到李长寿这边道:“李将爷,都是,都是下官无能,还请,还请李将爷您看在首辅大人的面子上,能,能饶过下官这一回哇……”

    “怎的?”

    “周大人,若是我李二没听错,你,这是想用首辅大人,来压我李二了?行!既然这般,那咱们现在便去京师,去首辅大人面前对峙!我李二倒要看看,这天下间,还有没有王法了?!我李二在朝鲜杀鞑子,没有被鞑子弄死,到了你们这武清,倒要被你们这里的强人偷袭死了?嗯?!”

    “李将爷,李将爷且慢,且慢哇……”

    眼见李长寿急急就要起身来,暴虐的就要拉他往外冲,周县令一时魂儿都要被吓飞了,忙是急急的抱住李长寿道:“李将爷,您息怒,息怒哇……”

    说着,他止不住哀求道:“李将爷,下官怎敢压您哇。是,是下官这边,也有天大的苦衷那……”

    说着,便是止不住对李长寿倒起了苦水。

    若是放在寻常,李长寿肯定是不会听的,不过,这周大人情况有点特殊,李长寿也有着他的目的在,还是佯装强撑着听了下去。

    而听着听着,李长寿便有些止不住的咋舌。

    他虽早就知道,大明此时的官场,尤其是那些文官们,已经是混乱不堪,却又怎想到,已经是乱到了这个程度哇。

    此时的朝堂里,东林与所谓的‘阉党’之间的斗争,几乎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这位周县令虽然位卑职低,却是因为当初科举时考官的关系,也是被牵连到其中,早已经不堪重负。

    再这么搞下去,莫说是升迁了,能不能在这武清全身而退,活着回到浙江老家,那都是难说啊。

    眼见火候已经差不多了,李长寿故作惊讶道:“竟想不到,周大人竟然也是这般苦命之人哇……”

    一见李长寿这边似是有戏,周县令不由大喜,忙道:“李将爷,谁可不说呢,下官也着实为难哇……”

    李长寿点头道:“周大人,俗话说,冤家宜解不宜结,若非事态非常,本将其实也绝不愿意跟周大人您,搞的这么僵!可昨日之事,着实是让本将愤怒到要爆炸哇!”

    周县令赶忙连连点头道:“是是,李将爷,要么说呢,这,这都是误会哇……”

    “误会?”

    见这周县令‘上道儿’,李长寿面色也和缓了不少,看向周县令的眼睛道:“那,依照周大人您的想法,此事,到底该如何解决,才能两全其美呢?”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