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朝当太子全文阅读(淡墨青衫.QD)最新章节更新_回到明朝当太子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回到明朝当太子

作    者:淡墨青衫.QD

类    型:穿越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6 07:25    最新章节:第二卷 南方 第三百四十九章 决胜(24)

—————————————————————————————————————

回到明朝当太子全文阅读: 明末题材,争霸朝堂权术种田发展灭建奴!主角朱慈烺灵魂穿越大明深宫,成为崇祯十六年秋的皇太子,当是时,李自成围城在即,多尔衮蠢蠢欲动,他要如何逃出生天,并力挽狂澜?

—————————————————————————————————————

回到明朝当太子最新章节试读:

    所以一听说朱慈烺来,周后被崇祯嘀咕过的那一点异样心思早就飞到九霄云外。

    这个时候,百战百胜的儿子回来,可比他老子靠的住的多。

    “快,替皇帝摆驾,皇太子北征而回,天子至午门亲迎!”

    不等别人说什么,张皇后便是断然下旨。

    她虽皇后,却被内外廷所尊重,一声令下,刘文炳也不等崇祯示下,便是先答应了一声,接着便是出门预备。

    接着领侍卫的冯元彪亦是道:“臣去安排关防,令拱圣羽林两镇,戒备沿途。”

    “不必太过惊动市面,你知道的,皇太子不喜欢扰民!”

    “是,老臣醒得。”

    “臣下去将最近的军报整理,汇成节略,俟太子殿下至,方便咨询。”

    虽然最近的军报也是飞章清江,但荆襄上游一带的情形一天数变,太子这几天在路上,肯定隔阂了,所以王家彦和路振飞请旨外出,到军务处去综合归纳详细军情。

    “臣备职礼部,请旨,是否可到午门协助办事?”

    钱谦益适才面色惨白,全身都在颤抖,清军就在眼前了,打过泗州,十几天就能到南京城下,这么危急的局面,他已经备位大臣,到时没脸皮降就只能去死。

    但家中有美妾在,有好酒饮,有花园游,诗酒唱和,曰子过的舒服的很,他还打算再活二十年,现在就死,太不值当了。

    现在听说太子来了,他那点阴微心思立刻就是不翼而飞,感觉全身是劲,再也是一点儿害怕的情绪也没有了。

    不仅是他,就是高弘图等人,也是如此。

    史可法也是松了口气,刚刚他也是一筹莫展,军事突然大变,他这个内阁首辅一点办法也没有,说掌军,他一头雾水,说领军出战,自知没有那个本事。

    说应变,脑子里是一团浆糊,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

    兵怎么领,将怎么驾驭,哪一路派出哪支兵马,预计该怎么打,军械粮草怎么分配,一想起来,脑仁都是生疼。

    怎么得了?

    等看到皇帝发狂的时候,他更是坚定信心。

    政改和道统之事,他还要和太子打擂台,但军务大政,还是全交给皇太子的好。

    有了这个明悟,他也是自失一笑,心中暗道:“以前怎么那般糊涂?太子年幼是不假,但武功赫赫,已经有明证,怎么还信人挑唆,几次三番挑毛病出难题?”

    如此一想,看向高弘图的眼神当然就有谴责之意,但看到对方低头时,他便也扭过头来,不再继续下去了。

    “臣等亦先至午门,内阁,六部,詹翰科道等中枢官,还有大都督府下众都督,亦该亲迎。”

    身为内阁首辅,史可法也是微笑决定,并且率众人一起躬身退出。

    殿堂之中,只剩下一个发呆的崇祯。

    这也是群臣有意为之,因为一个帝王,遇事惊慌而至发狂,这脸面上太难看,大家都走了,也是叫崇祯自己警醒,免得太难看了。

    “朕,朕……”

    “由检!”

    “啊?”听到张皇后用自己少时的名字称呼,崇祯十分惊诧,张大嘴巴,看着张皇后,惊道:“皇嫂,怎么了?”

    “你长处在能吃苦,勤政,执政久了,天下事和人心也算了解。但短处就是在军务上了,”张皇后看着崇祯,神色也是变的十分坚定,她道:“所以,听我一句,莫在军务上和长哥儿争了,好么?”

    一番话说的崇祯面色十分难看,当然,也是有适才惊慌时的余味。但此时此刻,由不得他辩驳,呆了半响后,他终于喟然一叹,点头道:“皇嫂所言甚是,自今之后,军事皆有皇太子来管,大都督府亦交给他。政务悉与闻,五品以上官员升迁罢免,都由皇太子过问后施行就是了。”

    这样做法,等于是太子监国,就是面子上好听些,毕竟崇祯才三十五六,正当盛年,又没有病痛,叫太子监国,脸上难看。

    “就是这样吧!”

    张皇后也是用不可置疑的语调,断然结尾。

    她虽不是皇太后,但其实在宗法上地位高于崇祯,崇祯毕竟是外藩!以宗法来说,她这个小叔子对她这个皇嫂,在家务事上,理应有一份尊重。

    太子掌国政,说是国事,也是家务的一种,从今之后,自己这个小叔子,还是多享点儿福就好了!

    一时殿中情形便是有点尴尬,好在水西门到皇城宫城是一路从北而南,从金吾卫大街到府军前卫大街,一路畅行无阻,侍卫处和大都督府都派了兵维持,虽不扰民,但也是把街道给肃清了,只是沿途军民都知道清军两路前来的消息,若是在朱慈烺出现之前,南京城的几十万军民也未必把亡国放在心上,国是朝廷的,是贵戚的,是大臣的,不是小百姓的。

    但现在有新闻司的分析,何谓亡国,何谓亡天下,还有不遗余力的宣传清军屠城的事,再加上剃发令确实颁发了,所有人都是一身冷汗。

    亡国亡天下什么的还能不理,这头发要剃,这可万万不能忍。

    剃了头,怎么下去见祖宗?剃发易服,人不诚仁,鬼不象鬼,死都不安生,这他娘的鞑子也太可恶了些,当百姓的交粮纳税,管你哪家当国,可人家头顶的头发是留还是剃你也要管,这手也伸的太长了吧?

    有这种心思,当然是人心不安,再无知的百姓也能凑在人堆里听人念新闻纸上的事,现在战事不大妙,五六个总兵被人打的如狗一般,四处逃窜,百姓交口痛骂的时候,心中自然也是十分不安,此时看到皇太子前来,自是交口相传,一起到街面上亲迎。

    当然,看热闹的心思也不低。

    皇太子上次进京时的热闹,到现在还有人念念不忘。

    但这一次,朱慈烺却是十分低调。他上次来,根基还浅,不得不张扬其事,而到现在,除了少数人外,绝大多数的大臣和武将都得承认他是练兵领军的奇才,是大明的定海神针。有这种舆论和清江行营实际上的实力,再张扬就无谓了。

    而且,也不必刺激崇祯的神经,对这个父皇,他还是不愿做的太过了。

    所以南京市民看到的就是穿着灰色平虏军常服的朱慈烺,只有领口和胸前的金色龙形胸牌才能显露出他皇太子的身份,别的,武装带,利落的灰色军常服,圆形笠帽,高可及膝的皮靴,看着是威武漂亮,但南京人有点见识,知道平虏军的骑兵和军官平时就是这种打扮,全军上下,全是如此。

    看皇太子身后跟随的大股骑兵就是眼前明证,全部是灰色军常服,黑色皮靴,所不同的就是领口章和胸章袖标的不同,离皇太子最近的,就是一片金星和银星,远一些的是铜星,有见识的人也知道,这是军中的军衔标识,军中人凭着这些标识就能认的出来,哪一个是武官,哪一个是将军,哪一个是老兵军士长。

    战时,遇到危急时刻,就能会拢一处,听从上官指挥,平虏军在这一年来的战事中,打不散,拉不跨,靠的就是这些东西了。

    蹄声如雷,轰鸣在南京城的街道之上。

    沿途的百姓军民,都是默不出声,而行进中的平虏军,也是静默的可怕。

    这是一支铁流,不少人身上还有血和火的痕迹,那是从河南战场下来休整的骑兵,现在又跟随着皇太子进城来安定人心,稳固大明天下来了。

    不少人眼中含泪,看着川流不息的铁流从眼前过去,想要说些什么,却是什么也说不出事。再伶俐的人今天都变的笨嘴拙舌了,他们只是含着眼泪,看着这些军人从自己眼前一直不停的走过去。

    很多人都是在这个时刻才明白,天下事,国事,都和自己的家事有关,而平时看不起的大兵,吃粮的没出息的货色,在这种时刻,得靠他们来保护自己的身家安全。

    就是在这样的情绪之下,对军人的形象有了彻底的扭转。打今天起,再有人在南京人面前说军人的不是,市民百姓就敢用大耳光抽他。

    而百姓如此,平虏军的将士们更是在期待与信任的眼神中被洗礼了一圈,他们整个灵魂都在颤抖,在这样信任的眼神中,叫他们立刻去出战,去迎敌,哪怕立刻就死,身为一个军人,也是没有半点的犹豫!

    就是朱慈烺自己,心中又何尝不是如波涛涌起?

    前身一个历史爱好者和老师,今世华夏命运,终于全部落到了他的手中。

    在这种危急关头,就是以他一人之力,一定能扭转乾坤!

    大明不会亡,天下也不会亡!

    到得宫城,他看到了史可法,高弘图、钱谦益等东林党。

    冯元彪和路振飞、王家彦等汰渍档。

    李邦华和黄道周等宿儒老臣。

    所有人都向他庄严行礼,向他手舞足蹈,用最庄严的礼节,欢迎他这个不到弱冠之年的大明皇太子。

    这一切,都是他用自己的辛苦换得,万民的崇拜,百官的信任,都是由自己的能力,逐渐得来。

    适才入城时,一群艳丽女子都在人群之中,从柳如是他认的出来,那是所谓的秦淮八艳。

    面对这些绝色,他也只是用眼角的微光一瞥,然后便又庄容前行。

    终于前行到此,终于到如此!

    “父皇!”

    看到缓步出午门的崇祯,朱慈烺也是纵身下马,到十余步前就跪下,屈膝前行,叩首:“儿臣当不得如此。”

    “你当得!”崇祯面色沉静,语气却是前所未有的庄重:“天下万民,皆仰赖吾儿了。而今军政要务,皆由汝处断!”

    “是,请父皇放心!”崇祯如此,倒省了不少事,朱慈烺也是庄容答道:“儿臣会以京营兵分守淮扬,清江平虏军主力尽皆下南,与京营会合,在扬州一带,将南下清军尽数剿灭。他们想逼咱们野战,儿臣就满足他们这个心愿,父皇,六月之前,多铎的南下大军,儿臣叫他有来无回!”

    多铎从泗州南下后,朱慈烺布置在淮扬各地的汛塘铺卡的防守营兵就能起到相应的作用,到处都是堡寨高垒,一个垒高十几米,上有佛郎机炮,里头是几十个大兵,凭险而守,几千人都不好攻下来。

    这样的堡垒在淮扬到处都是,完全能把清军拖住,拖累,拖瘦。

    等邱元一的京营兵一出,和清江平虏军主力会合,二十万大军一起发力,多铎靠的是三顺王的汉军和满蒙军,主力六万左右,全歼的命运已经是注定了的。

    泗州的漏,抽几营骑兵就能堵上,豪格或阿济格也救不得多铎。

    多铎一灭,上游的叶臣不过是打酱油的,他人数虽多,汉军为主,左良玉的部下平虏军出三个营就能打回去,加上叶臣的满兵不擅水战,天也快热了,打败多铎,战略主动就完全回到了明军一方,李自成已经在他的安排下西窜,叫这个李瞎子和维狗去互斗吧,两边打的越惨越好。

    张献忠是井底之蛙,老张没死,李定国就出不了头,大西军也不足为患。

    定天下,这半年时间就够了!

    五年之内,他能把战线推到宁远甚至是辽阳!

    几十年的奇耻大辱,必能洗雪!

    而改官制,军制,财制,再慢慢辅助以文教,天下大治,大明抓着机遇,雄起于整个亚洲,与欧洲争夺大洋,并非是痴人说梦!

    “父皇,大明势必再中兴,父皇当为世祖,虽曰守成,实则再创。”

    百官拜舞之中,朱慈烺与崇祯父子执手走向宫禁,而他娓娓道来,在崇祯听来,竟是如天音一般,悦耳动听。

    “那吾儿又当如何?”

    “儿只愿为高宗足矣。”朱慈烺安抚着焦虚不安的父亲,笑道:“儿的野心没有李二那么大,也不会踩着自己父亲称说是一代明君。但愿父慈子孝,使大明重归富强,将来父皇悠游林下,也能好好享几天福。至于身后之后,儿绝不会凌于父皇之上!”

    “吾儿的胸襟气度,朕远不及矣……”

    暮色之中,崇祯终于彻底放下心结,自此之后,便是以朱慈烺的幕后支持者自居,而不是一心想走向前台……他对自己的能力,终于有了最明确的认知。

    大明的未来,确实是已经在朱慈烺手中了!

    (全书完)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