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象人伦全文阅读(爱上堕落)最新章节更新_越象人伦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越象人伦

作    者:爱上堕落

类    型:穿越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6 06:50    最新章节:第二十三章:绑架

—————————————————————————————————————

越象人伦全文阅读: 故事以一个奇丑无比的畸形人四处作案,手段残忍变态令人发指开头,冯秋漠被劫持后,发现第二个畸形人,并且由此牵出他们还有一个妹妹是哑巴。 一个名震江湖、德高望重的武林至尊,暗地里却把十四岁的女儿囚禁在秘室当小老婆! 因为他认为他生养出来的女人,这世上除了他自己没有男人配得上占有。 接下来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一一......还原了所有问题,原来不正常的兄妹三人都是外公和娘亲的产物。 尚在八个月大时,就同一些江湖名门正派被灭顶的男主角秦怀硕!拨开层层迷雾、历经九九八十一难,终于将仇人从至高无上的位置揪下来,欲立刀报仇,却发现其竟是自己心爱之人冯秋漠的亲生父亲……【展开】【收起】

—————————————————————————————————————

越象人伦最新章节试读:

    第二十三章:绑架

    (一):掉虎离山

    有情人总能心有灵犀,秦怀硕回客栈中,途经一个专门把各种动物角蹄、牙齿、骨头做成标本或者精美物品的摊位。便精心挑了一对光滑如玉的豹子牙情人手链,心里美滋滋地盘算着,要与冯秋漠男左女右一人一只戴在手上。

    买了礼物的秦怀硕走了两步忽然又转回去,把一个用大水牛角做成的墨盒也买了下来,不用说,当然也是准备送给诗意仙子的。

    只可惜当他一路哼着小调回到客栈,二位姑娘的房间一片寂静,一股浓烈的血腥味直钻鼻孔!秦怀硕大惊,此刻已是不点灯看不清东西时分。

    “秋漠,秋漠!”

    边喊话边往里走,先到墙边点燃了烛火,房间没有任何挣扎过的痕迹,可是小娥仰面朝天的尸体已经僵硬,冯秋漠失踪!

    烛台前的墙上,凶手用小娥的血写着“鹰嘴山下,横石旁,一人来,否则冯秋漠死!”

    “店家,店家上来!”

    随着秦怀硕对着下面的房间往下喊话,店小二肩膀搭一条麻布小跑上来,好家伙,他还以为客人要让添茶送水呢。

    进门就被吓得跌坐在地,原来,楼上的客房出了人命这样的大事,连店家都不曾听见半点声响。

    这些人究竟要干什么,难怪师傅曾无数次警示自己江湖人心难测,要如何如何沉着面对。看来,自从那天被盯上,秦怀硕的人生从此真的要磨难重重了。

    (二)气势气场

    经过这么些天的相处,冯秋漠早就不知不觉中成了秦怀硕的软肋,行事之人当然很清楚这一点。

    乔三银追踪乔连宗所经之处的那块横着的巨石下,黑衣人们除了给秦怀硕留了一条进包围圈的道,黑压压三层!形成了一个缺了一小口子的大圆圈。

    冯秋漠当然是被五花大绑,嘴上塞了白布,脚不落地掉在巨石底下生出的树枝上!乔连宗曾在破庙叮嘱过李树麻和四横,适当给表小姐用点刑,尽量做出让她遍体鳞伤的样子。

    晨阳初露时刻,秦怀硕当然来了!一身白衣潇洒,腰配宝剑,步履沉着冷静,单是那气势气场,在场之人无人能比。什么叫年轻,久经沙场的李树麻心里微微一怂!鹰眼忽然射出一股不属于乔连宗控制中的杀气。

    “秦公子果然胆识过人,这么快就赶过来了!”

    “前辈说话不必繁琐,有道划道吧。”

    年轻人无比沉着的言行又是令李树麻老脸微微一红。不知怎么他猛然间不想再怀疑秦怀硕的身份,这人绝对如乔连宗所说是乔三银的后代。

    “爽快!如此在下就开门见山了!”

    “公子不用露一招半式,自己乖乖走进圈子束手就擒,在下保证不再伤及冯小姐一根毛发。”

    “好。”

    秦怀硕毫不犹豫举起双手,在冯秋漠睁大眼睛使劲摇头中,若无其事走了进去。身后的黑衣人墙立马缩拢起来,这架势想必一只苍蝇都恐怕飞不出去了。

    冯秋漠双眼湿润了,她早就跟他说过,同行她只会拖累他,好后悔那天带他到这个地方后没有走掉。

    看着四个黑衣人合力抬出来一个铁笼,秦怀硕双脚双手被戴上男人双指粗的铁链,一弓身进去,大锁立马锁上!冯秋漠眼泪噼里啪啦掉了下来。

    好在李树麻说话算话,令手下把冯秋漠放了下来,并且亲自上前解开了她的绳索。

    (三):你好傻

    不等冯秋漠上前开口,秦怀硕柔声问道:

    “你没事吧?”

    语气与刚才的硬气十足相比真是判若两人,李树麻心里暗暗越发佩服起主子的英明,世间男人多情种,让表小姐吃点皮肉之苦,不费一兵一卒皆可大功告成。

    “我没事,而你……”

    “你好傻!为什么要来……”

    冯秋漠对自己嘴角的血迹和凌乱不堪的头发毫不在意,伸出双手紧紧抓住秦怀硕两边臂膀,不知要说什么,任眼泪泛滥成灾。

    “别哭,他们不会要我的命。”

    大手略略艰难地通过铁笼缝隙,轻轻捋了捋她脸上的秀发,温柔万分把它们轻轻搓了搓,夹在她的耳朵上,一点点避讳那些人的意思都没有。

    “可是小娥死了!”

    冯秋漠没时间贪享那一抹柔情多久,就又一下子跌回永远失去了小娥的痛苦。

    “人死不能复生,我们要节哀!放心,我已让店家把她好生安葬了,并且不会让她白死。”

    秦怀硕吐出最后几个字时,冯秋漠的脸已经不由自主贴到冰冷的铁笼了,所以那句“不会让她白死”他们默契得没让其他人听见。

    “耳鬓厮磨”间,秦怀硕把一条豹牙手链轻轻放在冯秋漠手里。

    “送给你,不许丢了哦!”

    随即抬头面向众人朗声道:

    “烦请前辈把冯小姐完好无损送回越龙教!怀硕妥不妥协好择况而定”

    好一个胆大心细的秦怀硕,猛然抬头,向着静静看着他们的李树麻说的话,言下之意就是如不答应他的条件,情愿死也不会屈服于他们。

    “毫发无损在下保证,但组织得不到公子心甘情愿的帮助之前,送回越龙教一说请恕在下无权答应。”

    “那好!意欲何为,还请前辈爽快些!”

    说完秦怀硕含情脉脉回望一眼冯秋漠,又抬头站直,不在多吐一个字。

    (四):山洞“大门”

    一群人七脚八手把秦怀硕连铁笼子抬起,上了一辆二人传情间有人赶进来的马车。

    “怀硕保重!”

    冯秋漠哽咽着终于喊出了他的名字,然后也被两个大汉“扶”上了一匹马。马车朝前,一行人押着他们,往那块横睡着的大石头的右侧绕着山脊而进。

    差不多个把时辰后,到了一七八尺见方的山洞口,秦怀硕和冯秋漠不可能知道的是,这是通往鹰嘴山山洞的真正“大门”,因为二人此刻已被蒙上了眼睛!

    在乔连宗的精心设计中,乔三银追踪他所经过的,是上鹰嘴山最近的一条道,但常人无法上去;还有乔如玉和冯修被囚的那边也有一个进出口,但出入机关设在两座岩峰之间的凹陷之处;而此处大门,是从山那面的半山腰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挖凿通的。

    鹰嘴山就像中间被凿成了迷宫的小岛,三个方向设有进出口,往上的通风口无数处。外面的世界却没人知道其中深奥,可见乔三宗在此所花的精力、财力非同一般。

    这最宽的一条道直通山洞最大的三间房,三间房一间连着一间,直接连至乔三银被关进去的那一头。每一个房间都有往上凿通的通风口,里面的人以照进来日光还是月光来分辨何时是白天、何时是夜晚。

    并排的三间房,大门进去第一间是灶火房,中间用一铁栅栏分开,柴禾堆放点与火塘炉灶为一室、另外一室安置两套桌椅板凳,就是饭厅。

    第三间最是挨着天然山洞,是雪珂的闺房,虽然深藏不露,但外面大户人家闺女所该有的东西应有尽有。

    最中间的一间设计得最是豪华,这当然就是乔连宗与乔冰父女俩的“夫妻房”!

    (五):经过三间房

    装着秦怀硕的铁笼在洞门口被抬了下来,换成四名大汉像抬轿子一样抬着进去;冯秋漠也下了马,两名大汉软禁着跟在后面进了山门。

    途经第一个房间门外时,秦怀硕嗅到了熟食的味道,那是两个被割了舌头的妇人在做饭。这二人耳朵并不聋,却对一群人的鱼贯而入恍若未闻!这也就是说,此等情形在她们这可能已然司空见惯。

    第二个房间的乔冰本来坐着绣花,听到外面嘈杂的脚步声时,倒是偷偷从门缝里往外瞧!平时她也只会无动于衷,但是这回知道了三叔的事后,也就再也无法淡定了。

    第三个房间的雪珂在睡觉,睡得很沉,外面的人通过半开的窗子,可以清清楚楚看到她均匀的呼吸,随着身上盖着的蚕丝薄被一动一动。

    五官美丽得如同白玉精雕细琢而成,高高的鼻翼下,一小张嘴儿粉嫩嫩的女孩,为何,这么多人的到来丝毫没有惊扰到她的好梦?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