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帝传奇之战龙在野全文阅读(爆龟)最新章节更新_黑帝传奇之战龙在野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黑帝传奇之战龙在野

作    者:爆龟

类    型:穿越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30 05:45    最新章节:第九章 捣蛋队

—————————————————————————————————————

黑帝传奇之战龙在野全文阅读: 一个品学兼优的少年,在家庭遭遇惨故后,以复仇为起点,走上了对抗恶势力的荆棘之路。

—————————————————————————————————————

黑帝传奇之战龙在野最新章节试读:

    天色已晚,五人与黑武道别后便回去了,回到家里,窦冰阳躺在床上回想着今天的情景。

    黑武确实非常厉害,那一记肘击,是他看视频学来的,是特种部队的格斗技,视频中演示的时候,从没见到有人能躲过,都是一击必倒,可那黑武却躲过去了,如果当时黑武继续反击,那输的九成是他,好在黑武被吓退了。

    可这样的感觉,让窦冰阳觉得自己是滥竽充数。

    自打复仇以后,他从没想过要刻意提高自己的格斗技巧,但今天的事,让他有了紧迫感。

    黑武说的没错,伸张正义是需要实力的,首领不一定要最能打,但也绝不能是个装模作样的软脚虾。

    现下,别说黑武,就是与黄清或飞龙真正放开了打,窦冰阳也不敢确定能稳赢。

    看来,要有计划的提高自己的格斗能力了,不要求力压群雄,最起码也要在实力上符合‘头儿’的身份。

    想到明天还要见那周勇,练武的事情暂时不想,他爱黑武之能,想来那周勇也差不了多少,这二人正是好帮手,如何让他们心甘情愿地加入呢?

    第二天上午,黑武带着五人去找周勇。

    去的路上,黑武向五人介绍了周勇其人,他家是开拳馆的,父母早早离世抛他而去,他现在跟着唯一的叔叔打理着拳馆。

    他从三岁开始练习自由搏击,已经十一个年头了,他的性格张扬,喜欢与人切磋比试,运城周边的同龄人中,黑武是他唯一的对手,二人彼此相惜,成了最好的朋友。

    六人一起来到了拳馆门口,黑武进去将周勇叫了出来,那周勇目测有个一米六八,身体极为强壮,尤其是脖子,比普通人粗了足足一圈,全身的肌肉坟起,充满着一股爆炸力,可他的脸长得却十分清秀,甚至稍稍有些女性化,这样的反差恰似一名很勇猛的儒将,给人文武双全的感觉。

    黑武已经向他说明了几人的来意,周勇走了过来,对窦冰阳道:“我俩可以加入你们,但有个条件!”

    “是什么?”

    “头儿我来当!”

    黑武在一旁面色尴尬,窦冰阳看得出,他并不赞同周勇的想法,沈平等四人脸现怒色,飞龙又要按捺不住,踏前一步刚要说话,被窦冰阳挥手制止。

    窦冰阳语气平缓地对周勇道:“昨天黑武兄弟问我凭什么当老大,我现在也想问问你,凭什么呢?”

    ”就凭这个。“周勇晃了晃沙包大的拳头,接着道:“听黑武说你出招又快又狠,我非常想领教一下。”

    窦冰阳叹了口气道:“我个人认为武力只是强大的一个方面,并不是全部,但周勇兄弟既已开口,我却之不恭,只好应战了。”

    周勇有些吃惊,没想到对方答应的这么痛快,之前听黑武说,只知道他身手很快,但似乎不愿过多暴露锋芒,这让他觉得是对方胆怯了,虚张声势而已。

    听到窦冰阳爽快应战,他先是一愣,随即,脸上露出兴奋之色,同龄人中,除黑武外,他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生性又极为好斗,迫不及待便要与窦冰阳放对。

    窦冰阳此举并非一时冲动,他昨晚就预料到很可能会出现现在的情况,无心插柳之下,他成了兄弟们眼中的‘高手’,对于‘高手’的称谓,窦冰阳是向往的,可如现在这般,让他总有一种欺世盗名的羞耻感,他不想让这样的感觉再延续下去了,他打定主意要与对方堂堂正正的打一场,即便输了,那也心安理得。

    周勇摆出架势,目光锁定了窦冰阳。窦冰阳对他道:“输赢怎么说?”

    周勇道:“谁赢了谁当头儿,就这么简单。”

    窦冰阳回头看了沈平等四人一眼,说道:“我的四位兄弟抬爱,让我做了领头,至于他们是否服你,我无权干涉,我只能代表自己和你打,我赢了,你无条件加入,我输了,任凭你处置,如何?”

    周勇哈哈一笑道:“没问题,冲你这番话,你就配做我的对手。”

    窦冰阳放下了输赢的包袱,全力应战!他摆出自己觉得最合适的姿势,也遥遥锁定了周勇,沈平等人感觉到,窦冰阳此时,周身又散发出类似那天呵斥飞龙时的凌厉气势,只是程度上更加强烈了。

    对面的周勇感觉的更加直接,对方的眼里透出一股杀伐之气,盯着那双眼睛,他心里竟然有了一丝心悸,甚至隐隐嗅到死亡的味道。

    他打过无数的架,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即便是黑武,也无法带给他如此强烈的压迫感。

    我竟然会被他的气势震慑住!

    周勇又惊又怒,以往,都是他震慑住别人的,他本身高傲,感觉自尊心受到了打击,牙关一咬,向窦冰阳冲了上去,由于被窦冰阳的气势所逼,他上手就是自己最厉害的杀招,左肩扭动,左拳旋转着爆冲窦冰阳的心口,这是拳击里的技巧,普通人根本防御不了,一旦打实,轻则倒地不支,重则直接休克。

    面对看起来势不可挡的一拳,窦冰阳竟然不防御,也来不及躲闪,他身体微侧降低这一拳的伤害,同时,右手成拳顺着侧身之势使全力抡向对方的左脑,连腰腿力量都用上了,只听‘嘭!’的一声,二人几乎同时击打到对方,窦冰阳双脚离地向后飞出将近一米,重重躺倒在地,周勇则被窦冰阳一拳抡的原地转了两个圈,脑袋嗡嗡作响,一时分不清南北,腿一软,背对着窦冰阳双膝跪地。

    约莫过了十几秒,窦冰阳爬了起来,他捂着自己的胸口,微微弓着腰,周勇也缓缓站起,脚下虚浮,视线也有些模糊。二人再次对视,窦冰阳的眼神仿佛嗜血的野兽一般,周勇心道,这不是普通的打架,看对方的架势,等同于生死斗一般,照这么打,再来个两三下估计就要出人命了。

    窦冰阳在气势上没有丝毫的减弱,看着对方的样子,周勇第一次感到胆怯。

    黑武迎了上来,说道:“这趟就算不分胜负吧,不要再打了。”

    沈平等四人也赶忙附和。窦冰阳看了看周勇,见对方没有异议,点了点头,周勇笑了出来,对窦冰阳道:“你打起架来真是个疯子,我服了你了!”

    窦冰阳在昨天观察黑武与飞龙相斗时,震惊的发现黑武的出手根本就找不到规律,其特点就是没有特点,周勇不在黑武之下,想来情况也差不多,如果他向自己挑战,自己如何应付?

    最后,他想了个笨招,既然不知道怎么防御就干脆不防了,在对方进攻的同时,给予最严厉的反击!

    他自问速度上不会输于黑武和周勇,便采用这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策略了,实属无奈,但确实有效。

    至于窦冰阳那股凌厉的气势,在他为姐姐复仇之前是没有的,主动杀人的人会给自己带来极大的心里冲击(心里变态的杀人狂除外),而这种冲击有两种结果,要么破坏人的精神意志,像很多从战场上回来的老兵,他们都会不同程度的患上心里或精神上的疾病;要么使人的精神意志蜕变,甚至连性格都会完全改变,但经历这种变化的人,身上会多出一股戾气,这股戾气最容易随着攻击性表现出来,让人望而生畏。

    窦冰阳就是第二种。

    周勇被窦冰阳的气势所慑,心里面已经认输了,与黑武一起同意加入。至此,皆大欢喜,五人与二人约好相聚的时间、地点,尽兴而归。此番的收获远超预期,算上窦冰阳自己,已经有十二人了,飞龙与肖客圈子狭窄,并没推荐什么人。

    两日后的下午,十二名少年如约齐集于窦冰阳家中,客厅里坐的满满当当,彼此介绍后,窦冰阳站起身道:“新来的七名兄弟,应该已经了解了我们这个团体的目的和职能。”

    周勇接口道:“明白啦!就是替天行道!”

    窦冰阳被他逗乐了,笑了笑道:”替天行道是治安员的事,我们可担不起。“

    顿了顿道:“罪犯是坏人,但坏人不一定是罪犯。我们要对付的,就是治安员管不了的坏人!所以,我觉得惩恶扬善比较准确,大家商量一下,给我们的团体起个名字吧。”

    众少年议论纷纷,肖客站起身道:“既然我们服务的对象是被欺负的弱势群体,不如就叫”锄强扶弱队“吧!

    听他说完,众少年觉得倒也点题,就是听来有点土气。

    窦冰阳想了想道:”这名字确实土了点,从针对的目标着眼,我们对付的不是罪犯,而是混蛋,就叫。。。’捣蛋队‘好了。“

    众少年莞尔,一边好笑,一边也觉得这名字起的确实巧妙。

    肖客哭笑不得,心中暗道:”这个更土吧!“

    窦冰阳肃然宣布;“‘捣蛋队’今天正式成立了!”众少年凛然,待他宣布完毕,集体鼓掌,飞龙忍不住兴奋的吼叫出来:“好--!”

    待众人稍稍平息,窦冰阳道:“还有一件事与大家商量。”他看向沈平等四人,说道:“就是那天我们没来得及商量的第二个方面,今天兄弟们集齐,正好一起探讨。”

    他环视众少年道:“你们有没有想过自己的将来呢?”

    此话一出,现场顿时鸦雀无声,每个人的眼神都有些发愣,他们被窦冰阳的话触动了。这群少年都是身世悲惨之人,早早就辍学为自己或亲人的生计打拼,同龄人快乐的生活,而他们,只能艰难的活着。对于未来,他们很难有乐观的展望,干脆就不去想了。

    见众少年沉默不语,窦冰阳缓缓道:“我之前也与你们一样,不愿去想未来,因为我们似乎无力去改变什么,当你一个人的时候大概确实如此,可现在,我们是个整体,我们可以把握自己的未来,没有亲人的支持我们就互相支持,我们就是彼此的亲人!”

    众少年动容,他接着道:“从今天开始,我每人每月给你们一千块钱,并保证以后只多不少,而你们,要全体尽快恢复学业,我来当你们的老师,我家就是你们的学校,各位未来的发展我无法猜度,但如果没有基础,那就连争取的机会都失去了。不愿意或仍觉得为难的现在就给我滚出‘消防队’,连自救都做不到的人没资格加入!”

    他说到最后声色俱厉,可众少年中,很多人的眼睛已经湿润了。黄清深情道:“头儿,谢谢你。”接着向其他人大声道:“有不同意或为难的吗?”“没有!!!”众少年异口同声,声音险些震开屋顶。黑武捅了捅一旁的周勇道:“现在还不服气吗?”周勇看了看他,又看向窦冰阳,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