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风全文阅读(思一方)最新章节更新_楚风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楚风

作    者:思一方

类    型:穿越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30 04:20    最新章节:正文 第五十三章 乐事

—————————————————————————————————————

楚风全文阅读: 中州大地分裂百年,天子已然成为傀儡,各大国之间争斗不断,死伤无数。 尤其以西秦,东齐,北赵,大楚四国为甚,而四国之中,又以楚国实力最大,隐约有统一中州之势。 然而好景不长,大楚一代圣主明光帝驾崩后,领兵将军分为以南部景浩为首的尊王派,北部景玉为首的分裂派,两派互不相让,内战频发,一个强盛的国家......便这样暂时分裂,而周边大国见到这样的楚国,便纷纷出兵,整个楚国面临着分崩离析,即将灭亡的惨景。 【展开】【收起】

—————————————————————————————————————

楚风最新章节试读:

    李信已经觉得这场遭遇战让他有劲使不上了。

    李信催马上前,看着眼前赵军依旧不乱的阵营,李信这个想法更是坚定:

    “看来这次就这样了啊”

    “传令下去,有序撤退战阵,不要追击了。”

    但是有个事情,他今天是要弄清楚的,那就是这个赵军的统帅到底是何方神圣。

    “全军听令!有序后撤!”

    田成听到了敌军的命令,终于松了一口气。

    “兄弟们,我们撑住了……”

    赵军上下一阵轻松,虽然打的不久,但是自己这方一万步兵,已经剩下了七千多人,而且军士已经皆生怯意,再打已经不可能了,而现在敌军已经下令后撤了,赵军也就松了口气,更别说想要追击了。

    这个时候赵军也已经加快了撤退脚步,李信催马上前:

    “前方赵军,可否报上名来!”

    田成摸了摸脸上的血水,看着敌军将领高头大马。

    田成:“敌军可否告知来处!”

    李信微微一笑:“在下楚军参将,亳阳君李信!”

    田成这才知道,原来和赵军打了将近两个时辰的敌人是远道而来的楚军。

    而且李信的名声早就成了赵国上下最厌恶

    田成朝着李信抱了抱拳,朗声回复:

    “在下赵军参领,田成!”

    田成?

    李信在脑海里思索了一下是在想不出来这个把自己挡在这里,没有前进一步的赵军统帅到底是何方圣神。

    而且这个人的军职居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参领。

    李信当然不是在军职上看不起他的对手,因为他自己就在前不久还只是一个身份低微的执戟郎。

    “田将军果然英雄!”

    李信由衷的夸了田成一句,可是现在的田成已经没有心情和李信在这里寒暄了。

    “能得到李信将军的夸奖,在下也算值了!”

    田成说着,就已经开始指挥军队按原定计划撤退了。

    李信自然是知道的,但是他也没有下令追击,作为一个明将,不仅要有俾睨天下的眼光,还要有保护自我,保护自己军士的责任。

    战争到目前为止,谁都不可能再前进一步了,如果僵持下去,或许李信可以击败田成,但是自己也要付出惨重代价。这样一来,只会打乱景然的计划,得不偿失,这不是他应该做的事情。

    当下李信也不墨迹:“田将军,这次你我已经不能分个胜负了,只希望下次我们两人见面之时,我们二人都已经是独领大军一员将军了!”

    田成自然知道,李信吃不掉他,他也无法再往前走一步。

    田成拱了拱手:“多谢李信将军吉言!若有缘,我们战场上再见!”

    说罢便也不再回头,直接退回本阵,命令军队带上战死赵军的尸体开始撤退。

    李信望着慢慢走远的赵军和田成,摇了摇头:

    “终究还是差了点气候啊。”

    可是他又发现了一个更让他觉得有意思的事情。

    田成,或许是唯一能让秦军止步的人了。

    “如果赵王政不是个昏君的话,一定会启用他的,到时候又会多一个我军的大敌。”

    李信心里默默想着,突然又觉得有些后悔,像田成这样的将才,就应该把他留在这里啊,自己现在顾及前后,和他罢兵,是不是有点放虎归山了……

    可是事已至此,只得先退回去了。

    “传令,前往定远。”

    此战,赵军战死三千余,其余皆遁走。

    楚军战死一百多,轻伤三十……

    李信看着送来的战报,不禁感慨:敌军伤亡三成居然还死战不退,此乃强军啊……

    话锋转向秦军公孙止处。

    秦军这两天已经在景然的帮助下,取得了明显的优势,最起码赵军在粮草问题前已经有了动荡,而且据探子来报,赵军已经实际上分裂成了赵集和赵蒙两只人马,二十万大军一分为二了。

    这对秦军而言无疑是最好的消息。

    而且最有意思的是,赵军似乎有将近五万人已经分批次的离开了前线,前往亳阳方向,名义上是为了猎杀景然军,实际上赵军已经开始撤退了。

    这个消息一度让公孙止和秦军上下觉得奇怪,大战当前,这帮人怎么不思抗敌,居然开始后撤了?

    可是日子一旧,随着密探送来的消息越来越多,公孙止也就了解了一二。

    赵王估计是预料到了战争失败后的结局了。这场大战是关乎国祚的,胜者自然会在中州站的更稳,而失败的人,很有可能会有亡国之祸。所以赵国大王为了保存实力,派遣国相赵集前来就是为了把在前线的赵军依次带走……

    想到这里,公孙止摇了摇头。

    “在此国战之前,赵国上下居然如此……呵呵,可惜了赵国二十万精锐啊……”

    公孙止从接手秦军指挥权以后,一直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现在,他可以安睡了。

    面对士气军心已经散了的赵军,公孙止已经站在一个胜利的制高点上了。

    不过,现在好像还缺点什么……

    缺点什么呢?

    对了,是刀剑的问候。

    当下公孙止便坐了起来,看着战图:

    “来人!”

    门外执戟郎闻声而进。

    “传令公孙输,让他领本部公孙骑三千人突袭赵军西北大营!”

    西北大营,正是赵集的大阵。

    赵集一介文士,哪里懂兵事,而且秦军斥候已经摸清了他的布防了。

    公孙止要给这个赵国国相一个大礼。

    执戟郎领命而去。

    接下来嘛……公孙止觉得这样还不够,现在赵集部只有兵马五万,其他人已经开始后撤。

    也不知道赵集怎么想的,居然把五万人马全部堆在大阵里,他也不怕大军夜里炸营。

    这个年头行军最怕的就是炸营,深更半夜的,只要有一两个人不对头,整个大军就会乱作一团,运气不好的话甚至会让整个大军一夜之间灰飞烟灭。

    而杜绝这个问题的最好办法就是分兵驻守,这样做一来可以防止炸营之后全军覆没,二来也可以和其他阵营行成掎角之势,无论是战是退,都可以从容不迫。

    可是现在的情况是这个赵集居然把五万人都堆在了一个大阵里,这样的机会可不是每次都有的。

    公孙止自然是知道这一点的,他现在派遣公孙输出发,目的不是要斩杀多少赵军,而是要乘着夜色,让赵军炸营!

    公孙输领命之后,自然知道公孙止的意思,现在天色已黑,自己只要乘着夜色,冲进敌军大阵当中,都用不着拔刀子,只是公孙铁骑的马蹄声就能让赵军上下乱作一团。

    而且看天色今夜也是个没有月亮的夜晚,简直就是偷营的最好时机。

    了解这一点之后,公孙输也不在墨迹,直接就领着本部人马出发了。

    相反赵集这边才刚刚结束一场争论,而争论的主体就是赵集的屯兵政策。

    和赵集争论的正是赵蒙派来的特使。

    赵蒙特使带来了赵蒙的亲笔书信,全文极其谦卑,简直就是在执子侄之礼,信中言辞恳切,好言劝说赵集不要驻兵一处。从这一点看,赵蒙还是有点本事的,最起码他能在大是大非面前,放低自己。

    可是他的谦卑不就显示出了赵集的无能吗?赵集看着信件,脸越来越白,赵蒙越谦卑,他就越无耻,越有夺权之嫌。

    作为一个文官,他没有什么军事上的才能,可偏偏对于这名利二字看的极其重,现在好不容易自己手握前线一半的大军,心中正有抱负要实现,所谓上马将,下马相,这才是一个人一生最大的追求了。

    可是现在这个赵蒙居然如此不识相,自己布阵,他居然前来说三道四,分明是给自己找不痛快。这样的人,赵集怎么会有好感。

    现在他越看这个特使越不顺眼,但是不能明着和赵蒙翻脸,只好换一种方式拒绝赵蒙。

    当下赵集也不着急,他先请特使吃饭,特使军令在身哪里能在这里浪费时间,可是眼前这个人是国相,是大王派来阅师的人,自己身份卑微,哪里还能反对,当下也只能从命。

    赵集见此微微一笑,便下令上菜食。

    这下子赵蒙特使真的坐不住了,因为他没有想到在全军粮草紧张的时候,这个国相大人,居然如此奢侈!

    “相国大人,我军已经没有多少存粮了!”

    他也不论自己身份卑微,直接抗议,可是赵集却只是微笑。

    赵蒙特使当下暗暗摇头:“果然要被大将军说中了,再待在这里,自己也得玩蛋去。”

    想到这一点,特使只得起身告辞而去,临走的时候,看着满桌子的美食,咽了一下口水,愤然离去。

    见他出门,赵集直接将手中的赵蒙亲笔信扔了出去。

    “什么东西!居然派来一个小小的执戟郎来侮辱我!”

    座下诸将皆暗自摇头:

    莫非真的要被赵蒙说中了?

    这些跟着赵集分兵而来的将军,不是说对赵集有多敬服,而是因为赵集手中有粮食,赵集来了军营之后,很快就用王命旗夺了大军粮草而去,现在别说他们了,就连赵蒙也得看他赵集的脸色过活了。

    这帮人是武将出身,自然心中有一股子热血,可是肚子空空,自己手下也得吃饭,无奈之下只得跟着赵集。

    现在赵集发火大骂赵蒙,他们心中固然不快,但也只能假意安抚了。

    “国相大人不必执怀啊,身体要紧啊。”

    “就是就是,大人要是气坏了身子,咱们一干人等,又怎么能安心啊。”

    “我等还要指望大人呢。”

    “……”

    一时之间,整个大帐当中皆是马屁之声,哪里还有英武之气。

    听得一整安抚,赵集心情稍好了一些,只得挥手各位将军座下。

    但是他的心情好不了多久了。

    “报!”

    一个将军站了起来:

    “怎么了!大惊小怪的!”

    传令兵喘着粗气:

    “敌,敌,敌袭!”

    “啊!”

    赵集一下子站了起来:

    “难道真被赵蒙那小子说准了!”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