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鱼策全文阅读(解语)最新章节更新_沉鱼策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沉鱼策

作    者:解语

类    型:穿越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30 02:30    最新章节:第一百章 不弃不离(大结局)

—————————————————————————————————————

沉鱼策全文阅读: 李白有诗言:“西施越溪女,出自苎萝山,秀色掩今古,荷花羞玉颜。浣纱弄碧水,自与清波闲。皓齿信难开,沉吟碧云间。”她,倾国倾城,沉鱼落雁之美,让敌国夫差为之心随意动,她心怀杀父之仇灭国之恨却敬仰这位桀骜不凡、身怀谋略的少年天子,内心在家仇国恨与感情中煎熬,与 “他”相识后,从此无怨无悔舍身暗助以求天下太平;他,博学多才,一身浩然之气,对 “她”深埋情愫,无奈需忍辱负重为家国复兴,朗朗乾坤;三年的王权之争、后宫权谋、政治博弈,最终金戈铁马,越王终得归国,两国得以和平,夙愿达成,可长风浩荡之下,这些儿女深情又该何去何从?

—————————————————————————————————————

沉鱼策最新章节试读:

    范蠡到底还是亲率大军包围了姑苏城,不过他没有急于进攻,而是提了一个要求。

    “他想怎样?”夫差面色阴霾地看着前来传信的姬临。

    姬临看了一眼旁边的夷光,道:“范蠡宣称,只要大王交出越王与王后娘娘,他立刻退兵!”

    “痴心妄想!”夫差大怒,用力将桌上的竹简拂落在地,咬牙切齿地道:“你去告诉他,只管攻城,本王宁可玉石俱焚,也绝不会受他威胁!”

    姬临迟迟未动,似有什么话要说,他的迟疑令夫差越发不悦,寒声道:“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

    “是。”姬临无奈地应声离去,在他走后,夫差余怒未消,又将王慎端来的茶盏狠狠掼在地上,摔得粉碎,目光阴冷如欲噬人,“本王一定要将范蠡千刀万剐!”

    从殿中出来,夷光被直射而下的炽烈阳光照得身子微微一晃,阿诺连忙扶住她,“娘娘小心。”说着,她又道:“外头火热,奴婢扶您回去吧。”

    夷光螓首轻摇,“我想去东城门。”

    阿诺一怔,随即会意地点头,扶着夷光登上安排好的马车,缓缓往东城门驶去,这一路上绿树葱葱,到处都充斥着夏蝉撕心裂肺般的叫声,叫得人心烦意乱。

    登上城楼,夷光神色复杂地望着城下黑压压的越军,范蠡将这些士兵**得很好,即使是在这样炎热的夏天,依旧队形整齐,不急不躁,难怪能够一路攻到姑苏城下。

    那厢,范蠡也看到了站在城楼上的夷光,心绪激动不已,千言万语浮上心间,无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便言语,只能以眼神告诉夷光,他此番前来,已是做足了万全的准备,一定会带她离开吴国,离开夫差!

    夷光冰雪聪明,自是看懂了范蠡的眼神,在一声无言的叹息后,她转身欲要离开,却意外发现自己身后站着一个人――夫差。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来见他吗?”夫差的声音尖酸刺耳,眼底满是嫉妒与不安。

    “大王误会了,臣妾……”夷光想要解释,却被夫差与往常不一样的尖锐声音所打断,“我知道,你心里一直放不下范蠡,适才姬临来传话的时候,你其实是想答应的,只是当着本王的面不敢说,如今又悄悄来见范蠡,你别忘了,你是吴国的王后,是本王的女人,休想离开!”

    夷光默默听着,待夫差说完方才上前握住他冰冷潮湿的手掌,声音温软若春水,“臣妾永远不会离开大王。”

    夫差怔怔地看着夷光,涌动在眉心的怒气迅速退去,其实与其说怒气,不如说是害怕,害怕失去夷光,那是他不能承受之重。

    夫差迟疑地道:“你真的不会离开?”

    夷光颔首轻笑,握紧他微微发抖的手掌,柔声道:“从嫁给大王的那一刻,夷光就是大王的人,大王不弃,夷光不离!”

    夫差干涩的嘴唇微微哆嗦,下一刻,他将夷光拥住怀中,紧得仿佛要将她拥入骨血之中。

    对于患得患失的夫差来说,再没什么比“大王不弃,夷光不离”这八个字更让他安心的了。

    在几次试攻后,范蠡停下了攻城之举,他似乎忌惮夷光与勾践在夫差手中,不敢强攻,吴越两军陷入了僵局之中。

    这日午后,夷光来到葯房中挑选葯材,姑苏城被围一事,令夫差肝火旺盛,刚刚有所好转的身体又出了问题,卧床不起。

    夷光刚要拿起一枝人参,突然听到后屋有动静,奇怪,这葯房只有自己一人,哪来的响动?

    夷光一边思索一边往后屋走去,她进来的时候,正好瞧见范蠡从一堵墙后走出来,骇然失色,下一刻,她紧紧捂住樱唇,以免叫出声来。

    待得心绪平复后,她吃惊地望着那堵被推开的墙,“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范蠡尚未说话,又有一人走了出来,竟是文种。

    看到他,夷光顿时柳眉倒竖,厌恶地道:“你竟还敢出现!”

    文种满面内疚地朝夷光长揖一礼,“文种当日一时糊涂,险些害了娘娘,事后回想,实在悔之莫及,特来给娘娘赔罪。”

    夷光侧身让开,面无表情地道:“我担当不起。”

    “文种自知罪孽深重,不敢奢求娘娘原谅,只盼娘娘能够以大事为重,待得事成之后,文种听凭娘娘发落,是杀是剐,绝无怨言。”

    虽然文种言辞恳切,但夷光还是从眼底捕捉到一丝隐晦的怨恨,呵,果然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夷光厌恶地别过脸,对范蠡道:“先生怎么会与他在一起?”

    范蠡掸去墨色缂丝长袍上的灰尘,道:“昨日文种来到军中找我,说有办法不惊动任何人潜入馆娃宫中,原来他当初修建馆娃宫中留了三条密道,吴王只堵了一条,不知还有两条。”

    “两军已经僵持多日,看这形势,吴王分明是不打算放了你与大王,唯一的办法,就是借由密道将你们二人带走,所以我与文种兄连夜冒险潜入姑苏,来这里救你们。”说着,范蠡又道:“事不宜迟,你立刻去找大王,将他带来此处,好赶紧离开。”

    离开……

    这两个字令夷光有些恍惚,她曾答应过夫差,绝不会离开他的身边,可现在……

    见夷光迟迟不动,范蠡蹙眉道:“怎么了?”

    “没事,我现在就去找大王,先生在此稍候。”无论她是走是留,勾践都是一定要救的,当初他们千辛万苦入吴,就是为了营救勾践,让他能够平安回到越国,至于她的事……晚些再说吧。

    夷光夷光压下纷杂的心思,举步离去,然而未过多久,她便又回来了,且姿势怪异得紧,竟是一步步退回来的。

    范蠡疑惑,正要说话,一个绝不该出现在这里的身影突然闯入视线中,令他瞳孔倏然一缩,面色也瞬间变得难看无比;而文种的反应比范蠡更大,浑身颤抖,犹如见了鬼一般。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夫差,在诸人惊恐的目光中一步步踏入,炽烈如金的阳光在他身后蓬勃洒落,将他烘托的犹如天神降世!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文种结结巴巴地问着,额头冷汗直冒,脚步下意识地往后退着。

    夫差咧嘴露出森白的牙齿,眼中满是不屑之色,“你真当本王不知道余下那两条密道吗?之所以不堵,就是在等着你自投罗网!”

    听到这话,文种顿时瘫软在地,完了,这下是真的完了,他之前犯了那么多事,夫差一定不会放过他。

    夫差将目光移到范蠡身上,愤怒、欣赏、可惜、痛恨一一在眼底掠过,最终化成冷冽如冰的声音,“范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范蠡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吴王好手段。”

    “区区小计,又如何比得上范先生的好手段,不过区区两三年功夫,就将我吴国搅得天翻地覆,真是让本王佩服!”这句话就如一连串的冰珠子,冷得瘆人。

    “可惜这次输给了吴王。”

    “先生赢了这么多次,也该输了。”夫差掩唇咳嗽一声,忽地道:“本王想向先生借一样东西。”

    范蠡一怔,旋即摊手道:“在下身无长物,恐怕没东西可以借给吴王。”

    夫差眸中寒光闪烁,半晌,他忽地笑了起来,“这么说来,先生是肯借了,好。”他狰狞得笑着,对身后的姬临道:“还不去取下范蠡的首级,好祭奠相父。”

    夷光大惊,连忙上前阻拦,“大王息怒。”

    夫差眸光一凛,旋即木然道:“王后累了,带她回长乐殿歇息。”

    夷光正要说话,范蠡忽地道:“吴王若是杀了范某,恐怕整个姑苏城的百姓都要为之赔葬。”

    夫差对他的话嗤之以鼻,“死到临头还在口出狂言,你一死,越军群龙无首,根本不可能破入姑苏。”

    范蠡神色平静地道:“范某来之前便料到会有危险,所以来之前,已将兵权托付给繁楼,若一日之内不见范某回来,他便会下令全力攻城,到时候必将生灵涂炭,血流成河。”

    夫差万万没想到他还留了这么一手,勃然大怒,厉喝道:“你敢!”

    范蠡淡然道:“出征之前,范某当着会稽全城百姓的面立下军令状,一定要迎大王归去,否则以军法处死;命都豁出去了,敢问吴王,范某还有什么事情是不敢的?”

    夫差面色阴沉如铁,本以为自己这次瓮中捉鳖,稳操胜券,没想到又被范蠡将了一军,反令自己陷入进退两难的地步,这个人可是狡猾到了极点。

    那厢,范蠡的话还在继续,“若大王肯放我等离去,范某可以在这里向大王保证,立刻退兵,并且保证三年之内不踏入吴国半步;待三年后,你我再见真章!”

    范蠡的话令夫差微微心动,吴国现在最缺少的就是休养生息,三年止戈,实在是一个不小的诱惑。

    他不动声色地道:“若本王不答应呢?”

    “那唯有兵刃相向了,是战是停,百姓是苦是乐,皆在吴王一念之间,还望吴王仔细思量,不要意气用事。”

    时间无声地在耳边流逝,屋中静得让人窒息。

    良久,在一番剧烈的咳嗽之后,夫差有了决定,他道:“本王可以放了勾践。”

    范蠡闻言,大喜过望,连忙道:“吴王深理事理,乃是百姓之福,天下之福。”

    夫差冷笑道:“你不必急着谢本王,放勾践可以,但有一个条件。”

    范蠡按下心中的激动,道:“吴王请说。”

    “本王近日病体沉重,王后虽竭尽思虑,始终未见什么效果,也不知能否好转;本王听说,若是病体将愈,其粪便苦而不涩,反之则是病体沉重,难以医治,本王希望勾践能为本王――尝粪!”

    范蠡料想夫差所提的要求不会简单,但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样一个变态的要求。

    尝粪――别说是一国之君,就算是普通人也做不到,分明就是刻意刁难,不愿放勾践。

    想到这里,他面色阴沉地道:“看来吴王真是想伏尸百万,血流成河了,既然如此,范某只有奉陪了!”

    “不急。”夫差淡然道:“勾践是你的王,尝粪的那个人也是他,应不应,该由他来决定。”说着,他吩咐道:“去把勾践带来,另外,去把本王用的净桶拿来。”所谓净桶,就是粪桶,夫差之意,不言而喻。

    姬临依言离去,不一会儿勾践被带了上来,面上充斥着显而易见的惶恐与不安,粗糙的双手局促地绞着衣角,似乎无处安放;这样的勾践,实在让人难以想象,竟会是一国之君。

    待得知夫差唤他来此的用意后,勾践茫然而惊奇地地问道:“尝粪竟可断病?”

    “不错,你愿意吗?”夫差目光幽暗如万丈深渊。

    勾践默默站在那里,似乎是在思索,半晌,他抬起有些木讷的脸庞,憨厚地笑道:“多年来,大王一直善待于我,如今大王有事,我自当倾力报答。”说着,他主动往角落里的净桶走去。

    范蠡紧紧攥着垂在身侧的双手,他知道,这是夫差对勾践的羞辱,可为了大局,无论他还是勾践,都只能忍耐再忍耐。

    文种嫌恶地捂着鼻子,隔着盖子都能隐隐闻到一股味道,实在不敢想象以口尝粪的画面。

    勾践走到净桶前,背对着夫差的他一扫之前的茫然木讷,眸中寒意涌动,他深吸一口气,揭开了净桶,顿时一股难以言喻的气味扑面而来,令人闻之欲呕。

    勾践强行忍住呕吐的冲动,低头往桶中的金黄之物凑去,就在快要碰到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夫差的声音,“罢了。”

    听到这话,勾践并未欣喜,反而露出警惕之色,夫差可不是个善男信女,突然叫停,必有原因。

    正自思索间,夫差已是将他扶了起来,微笑道:“难得越王有这等感恩之心,这尝粪便罢了,且在这宫中歇息一日,明日一早,本王就送你出宫,希望你我两国从此永熄战火,再无纷争。越王,你说可好?”

    勾践连连点头,感激地道:“大王说好自是好的。”

    “好,那快去洗漱歇息吧,明日本王亲自送几位出宫。”说罢,夫差拍一拍勾践的肩膀,带着姬临等人离去。

    直至回到主殿,夫差方才沉下脸,摒退左右,除了王慎之外,就只留姬临一人在殿中,“刚才的事,你怎么看?”

    姬临一边思索一边道:“越王木讷呆傻,不过还算懂得感恩,愿意为大王尝粪断病,也算是难得。”顿一顿,他又道:“如今范蠡以姑苏城为要胁,末将以为,不妨先放了他们,慢慢再做打算。”

    夫差冷笑一声,“正因为勾践肯尝粪,才绝对不能放了他。”

    姬临一怔,“末将不明白。”

    夫差没有回答,而是道:“刚才之事,若换了你,会怎么做?”

    姬临略一思索,道:“士可杀不可辱,末将宁死也不尝仇人之粪。”

    “那就是了。”夫差目光幽幽地道:“三年前,本王攻破会稽,俘虏勾践,令他一夕之间由一国之君沦落为阶下囚,受尽苦累,任谁都会心存怨念,可偏偏勾践没有,还口口声声说感恩本王,愿意尝粪报答;姬临,你不觉得奇怪吗?”

    姬临细细听着他的话,若有所思地道:“大王是说,越王或许并不像表面所见的那么简单?”

    “不是或许,是一定。”夫差斩钉截铁的说着,寒声道:“此人连尝粪之辱都能够面不改色的忍下,足见城府之深,若让他回了越国,怕是比范蠡还要可怕。”说着,他睨着姬临道:“现在知道本王为何要留他们一夜了吗?去办吧。”

    “是。”姬临领命,正要离去,忽地想起一事,道:“王后那边怎么办,她始终是越人。”

    夫差一时也没什么好的法子,微一咬牙道:“顾不得那么多了,先且瞒着,本王慢慢再与她解释。”

    这一次,姬临没有犹豫,应声离去,但很快便又遇到了麻烦事,勾践被放出马厩后,一直与范蠡等人待在长乐殿中,丝毫没有出来的意思,眼见着时间一点一点流逝,姬临心急如焚,思索半晌,他入内求见,原本想着寻个借口将勾践等人骗出来,岂知变故突起,文种竟然拿刀挟持了夷光,后者没料到他会突然如此,露出惊容。

    “你竟敢挟持王后娘娘,想死不成?立刻把刀放下!”姬临声色俱厉的喝斥,并没有让文种畏惧,反而露出冷笑,“放了她才真是死路一条,你这次来,是想杀我们吧?”

    姬临一惊,不自在地道:“胡言乱语,哪有这样的事。”

    文种冷哼道:“你不必狡辩,大王早已经猜到吴王故意留我等一夜,居心不善,所以才一直待在长乐殿中。”

    姬临眸光一厉,转头看向徐徐饮茶的勾践,“大王说得没错,你果然不像表面所见的那么简单。”

    勾践搁下已经有些凉冷的茶盏,道:“不想你家王后死于非命的话,就立刻让开。”

    事关夷光性命,姬临不敢擅作主张,一边让人盯住他们一边立刻赶去报予夫差知晓,后者得知后,又惊又怒,顾不得身子不适,立刻赶了过来。

    看到夷光颈间的长刀,夫差眼皮直跳,目光犀利如箭,“放了王后!”

    文种被他盯得心里发慌,不过他也是个能耐之人,很快便调整了心绪,道:“你放我们出城,我们自会放了王后!”

    “做梦!”夫差自牙缝中挤出两个字,随后将目光转向神情淡然的勾践,眯眼道:“看来越王不打算再装疯卖傻了。”

    对于他的讽刺,勾践也不生气,微笑道:“吴王的刀都要落下来了,再装也没意义。”

    夫差寒声道:“本王真是看走了眼,让你活到现在。”

    “吴王宽宏大量,勾践感激不尽。”勾践微一欠身,待得站直身子后,他又道:“吴王既已留我三年性命,也不差再留这一次。”

    “不可能!”夫差咬牙道:“今夜,你休想活着踏出姑苏城!”

    “是吗?”勾践似笑非笑地道:“吴王当真能狠心看着夷光死在你面前吗?”说着,他朝文种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手上微一用力,鲜血立刻顺着刀刃留下。

    范蠡没想到他们说动手就动手,赶紧按住文种握刀的手,惊声道:“大王,不要伤了夷光。”

    勾践眸底掠过一丝不悦,和颜道:“本王自有分寸,你安心在一旁看着就是了。”见他这么说,范蠡只得松开手,退到一旁。

    夫差暗自咬牙,一言不发;他知道,这是一场心理战,谁先出声,谁就输了这一场,甚至输了争霸的资格。

    忍住,一定要忍住。

    范蠡虽有种种不是,但他对夷光还算关心,相信不会见死不救,对,夷光不会有事的!

    夫差拼命在心里安慰自己,可随着夷光颈上的伤口越来越深,血流得越来越多,他的心神也越来越不安。

    望着夷光苍白的脸颊,夫差心乱如麻,再这样下去,就算不伤及颈间的主脉,夷光也会失血过多而死,怎么办?怎么办?

    期间,范蠡曾不止一次劝说,都被勾践阻止,只能眼睁睁得看着。

    “还不答应?”勾践微一挑眉,道:“看来吴王真不怜惜她的性命,也罢,与其这样活着受苦,不如给她一个干脆。”

    这一次,夫差终于忍不住了,松开咬得发酸的牙齿,一字一字道:“好,本王放你们离开!”

    “多谢吴王!”勾践含笑谢过。

    有了夫差的话,这一路自是畅通无阻,很快便来到东城门处,望着打开的城门,以及城外的越军,勾践示意文种放下刀,又取出帕子递给因为失血而冷汗涔涔的夷光手中,让她按住伤口,歉疚地道:“这一路让你受苦了,实在对不住,好在一切顺利,走吧。”

    夷光勉力站直了身子,道:“越王能够平安离开姑苏,夷光总算对得起父亲在天之灵,希望越王体恤百姓疾苦,莫要再起战争,无论胜败与否,都会让您的子民流离失所,苦不堪言。”

    勾践眉头微微一皱,他敏锐地察觉到夷光称呼上的变化,一字之差,却疏离了许多,温言道:“这是自然,时辰不早,咱们快走吧。”

    面对勾践的催促,夷光摇头道:“夷光是越人,所以要救越王。”

    文种对她的话嗤之以鼻,“什么时候变成你救大王了,这一路除了做人质,你可什么没做过。”

    夷光抬起右手,不知什么时候她指间多了三枚银针,在月光下闪烁了细寒的光芒,“这一路,我有百上千次机会将这三枚银针刺入你腰间穴道之中,令你四肢麻痹,形同废人!”

    文种听得冷汗直流,万没想到这一路上,自己竟然都在鬼门关前打转,还好还好……

    夷光忍着一阵阵晕眩,道:“恭喜文先生,终于救出越王,立下大功,不枉你为了抢功做出种种龌龊之事。”

    “你……你不要胡说,哪有这种事情。”文种一边说一边悄悄瞅着勾践,见后者神情没什么变化,方才稍稍安心。

    “是与不是,你心中最清楚。”夷光没有继续说下去,今日的接触已经让她知道勾践是一个多疑深沉之人,比夫差有过之而无不及。

    刚才的话,就如一粒子,悄悄种落在勾践心中,假以时日,一定生根发芽,长成参天大树,待到那时,就是文种的死期了。

    在这个小小的插曲后,夷光接过刚才的话道:“夷光是越人,但也是吴王的妻子,吴国的王后,所以夷光不能随越王同去,还望越王恕罪。”

    范蠡没想到她会主动留下,一时惊急交加,急切地道:“你当日接近吴王,是为了营救大王,如今任务完成,岂可继续留在此处。”说着,他作势去拉夷光,却被后者避开,夷光神色坚定地道:“夷光心意已决,先生无需多言,先生的种种照拂,夷光铭记于心,你我就此别过!”

    范蠡待要再言,勾践已是道:“人各有志,既然她坚持留在吴王身边,范先生就不必勉强了,走吧。”

    范蠡虽万般不愿,可一来夷光心意已决,二来勾践催促,只能一步三回头的离去,直至那扇城门隔断了他的目光。

    夷光捂着流血不止的脖子走到从刚才起就一直没说过话的夫差身前,声音虚弱而温柔地道:“臣妾没有食言,只要大王一日不弃,夷光便一日不离开大王;只是父亲遗命所在,越王……夷光不能不放,求大王不要生气;从今往后,夷光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大王的妻子,吴国的王后!”

    夫差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拥着夷光……

    此事之后,吴越两国换来三年的和平,三年后,勾践起兵伐吴,夫差得到消息,不顾夷光的反对,命人将她送回苎萝村。

    临行之前,夫差叮嘱夷光回去后,一定要去小院的梨树下看看,他在那里埋了东西……

    城外,一驾简朴的马车在初升的朝阳中缓缓东行,马车中,夷光被绑住了手脚,珠泪点点,在她身边是一枝小小的竹笛……

    长风浩荡,夫差立于城墙远眺,那……是越国的方向……

    勾践卧薪尝胆,亲率三千越甲大破吴国,终报尝粪之仇;破城之日,夫差战死,身中数十箭而不倒!

    越国终成春秋霸主,范蠡深知越王此人可共患难,不可同安乐,所以灭吴之后,便假死脱身,隐居深山之中。而文种自恃功高,日渐骄横,终令夷光当年留在勾践心中的种子长成参天大树,死于鸟尽弓藏。

    夫差战死之日,夷光在院中的梨树下挖出一壶梨花酒,那是夫差亲手所酿的酒,也是他送给夷光最后的礼物……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