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全文阅读(松一般坚韧)最新章节更新_改变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改变

作    者:松一般坚韧

类    型:穿越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9 21:45    最新章节:第二百五十三章 伊斯法罕失利 保险事业犯难

—————————————————————————————————————

改变全文阅读: 明朝末年,那也是中华民族最黑暗几段历史之一。一个现代IT精英,穿越到来,用自己的知识改写了这段历史。 其过程,困难重重,既有经天纬地大事件,也有让人回肠荡气爱情故事,既有默默无闻的小人物,也有张献忠、李自成、崇祯皇帝这样的风云人物...一段新的历史就此展开....*************************************************************读者交流群---改变(218870257),欢迎读者来此交流

—————————————————————————————————————

改变最新章节试读:

    第二百五十三章伊斯法罕失利 保险事业犯难

    凡是有利也有弊,李魁他们进行的铁血甄别,消除了今后治理的很多隐患,但是也刺激了那些狂热的波斯帝国官兵。

    被包围在包围圈内的信徒和士兵在李魁他们多次打击下,逐渐向伊斯法罕城内方向退却。李魁他们更是不急,慢慢收紧波斯帝国脖子上绞索。麻烦的是那些接到阿巴斯大帝命令赶来,没来得及进入包围圈的那些疯狂的波斯帝国官兵,他们大多是草原深处赶过来,每人都是骑着马带着武器和吃喝。他们在窑岗军队包围圈外围,借着马匹来去如风的优势,开始不断地进行骚扰。有的时候甚至冲进窑岗军队医院,好在窑岗的女护士们都配备有手枪甚至微型***。

    要说,用手枪对付骑兵那是有些困难,可是**近距离对付冲进医院帐篷群中骑兵,效果就不错了,那一打一串的**想打不到人都困难。

    事实检验的结果也是这样,只要女兵们有点准备时间,冲进医院来的骑兵根本占不到便宜。但这些教徒们也都是悍不畏死,他们冲上来就拼命的打法,多少还是给后方医院的和女兵们造成了一些伤亡。

    女兵们的伤亡,不但激怒了李魁他们将领,整个军队官兵们都被激怒了。蒙古骑兵和马穆鲁克骑兵被调出进攻的一线,他们后撤掩护后方,同时寻歼这些在外围捣乱的家伙。空军派出了很多飞机在空中提供警戒,就连只有两架还能正常使用的直升飞机都被派出去。

    空中的飞机真是对付骑兵的利器。你马儿跑的再快,在飞行员眼里还是和固定目标差不多。飞行员根本不用自己对付那些前来骚扰的家伙,他们给蒙古骑兵和马穆鲁克骑兵指示目标就行了。

    这些一直使不上劲儿的蒙古骑兵和马穆鲁克骑兵可是有了发泄途径,这些不怕死的信徒们遇到了更不怕死,而且技艺更高的对手,只能是脑袋被砍的满地乱滚。

    让这些蒙古骑兵和马穆鲁克骑兵生气还是和他们抢功劳的轮式汽车兵。这些轮式汽车,在草原上追那些信徒更是要优越的多。汽车上的机枪打这些奔逃的战马就和打猎差不多。

    处理好了后顾之忧之后,窑岗大军加大了进攻力度。窑岗官兵都知道这是最后一场大规模进攻了,一个个也都是精神抖擞,使出了全力。

    当然了进攻套路没啥改变,还是炮火先行,然后是履带式装甲车和炮车开进,后面跟着轮式装甲车,后面在跟着散步一样的步兵。

    从参谋们在大幅伊斯法罕周边地图上标注的态势图上看,代表自己军队的红**域稳步突进,李魁和孙传庭心情可是不错。

    孙传庭喝一口茶,“嗯,还是张总想着我们,送来的茶真不错!”

    李魁也喝茶,不过他可是不会像孙传庭这样细品,他生活方式和蒙古人有些接近,离不开酒和肉,茶就离不开了。端着茶杯,“我在草原上偷马的时候,能喝上那些苦的不得了的黑茶就不错了,哪里能喝上这些新鲜的绿茶!”

    电话铃声响了几声,一个参谋过来拿起电话,李魁扫了一眼,“也不知道这个挺聪明的波斯大帝怎么想的,非要死战不可。他们布置的小城堡、炮台那挡得住我们炮兵轰击,那些防线,更是不够我们炮车装甲车碾的!”

    这时,拿着听筒的参谋,突然打断李魁的话头,“报告总指挥,我们的炮车和装甲车被炸毁了几辆!”

    “什么!”孙传庭和李魁同时停下手中的茶杯。

    “我们的炮车和装甲车被炸毁了几辆!”参谋小心的重复了一遍。

    “嘿!他妈的,这可有意思了!”李魁被这句话给气乐了。

    “到底怎么了?再仔细问一下!”孙传庭也是觉得有些奇怪了。

    也不能不奇怪,自己的军队可是炮车装甲车的自动武器,竟然被那些拿着大刀长矛,顶多有几门土炮土枪的家伙给炸毁了几辆炮车和装甲车,谁能相信呢。

    “是!”参谋答应后,要了电话,继续和前面联系。

    “要是真有这事可是有意思了!我们俩干脆找地方自己了断得啦,还有啥脸回窑岗啊!”李魁站起来转了几圈。

    “唉,也别这么说。战场上,啥事都能发生。我们了解一下情况再说!”孙传庭虽然也是觉得心里别扭,可是还是劝着李魁。

    这事说来奇怪,可是还就真的发生了。

    窑岗这些几乎横扫天下的骄兵悍将,都知道眼前这场伊斯法罕大战,可能是所有战场上最后一场大战了,官兵们一个个都想最后好好表现一下。这些年轻的参谋们,制定战术的时候,也是极尽全力,尽量发挥出所有己方技术兵力的长处。炮弹充足,他们制定战术的时候,也是把炮兵火力发挥到了最大。

    这些同样有着光荣历史的波斯帝国官兵们,尽管硬碰硬的和窑岗军队没法形成对抗,可是阿巴斯大帝已经下了死战到底的决心,下面的官兵们在宗教洗脑后,也都是做好了必死一战的准备。尽管窑岗年轻的参谋军官们大多数经过窑岗培训,他们也知道心理战在战场上的作用,也发挥了所有能发挥的手段,空中撒传单,阵前用大喇叭广播,可是在对手宗教洗脑面前,竟然落了下风。

    原本一打不过就投降的波斯帝国官兵们现在可是不一样了,他们遇到窑岗官兵,能拼就拼,拼不过让你来杀,绝对不投降。这一下弄得窑岗官兵一个个也是杀得手软。

    没办法,阵前窑岗军队政治干部还要做工作,告诉战士们,眼前这些顽固的家伙,今天你不杀他,想想以后的后果吗,他们会在我们不注意的时候突然下手,那个时候,我们后悔就来不及了。所以战争进行的就更加血腥了。

    不过,这些久经沙场的波斯帝国官兵也不完全是待宰的羔羊,他们既然连死都不怕,想出来的办法也就有些可怕了。

    伊斯法罕算是一个大的城市,外围有很多小城堡,险要处还有不少炮台群,依托这些要点,波斯帝国修建一个个环绕伊斯法罕防御工事。

    窑岗官兵们指导方针当然是以最小的代价拿下伊斯法罕,发挥火力是必然的。对付这些城堡炮台群,首先动用的还是空军的轰炸机,窑岗空军除了给李靖那边留了一些飞机之外,窑岗几乎所有的轰炸机和战斗机都来到了伊斯法罕这边,就连训练的飞行员都让柳成璜给派过来,让他们到战场上训练。

    其实完全是欺负人,对手没有还手之力。地面既有固定目标又有移动目标,现成的训练场。

    这次空军配合很轻易的攻下一个堡垒,官兵们虽然杀人杀得有些手软,可是士气正旺,北线这边地面指挥官们决定第二天一股做气,再拿下一道防线,逼近伊斯法罕主城。可是空军告诉他们,现在重磅**不够,需要等一天才能从窑岗这边运过来。可是地面军队的指挥官不干,他们认为不用空军重磅**,用步兵武器,同样可以拿下对面堡垒,攻破这道防线。

    也不能说地面军队官兵们轻敌,凭着150毫米重炮,一般城堡根本不在话下,再说了还有炮车和装甲车,不能摧毁城堡,步兵上去也能轻松的解决问题。

    这次进攻,炮火准备的时候,前面的的步兵指挥官就知道遇到硬骨头了。对面的堡垒都是用巨石修建,虽然重炮打得天翻地覆,可是也没法彻底摧毁这座城堡。

    指挥官只好命令,“妈的,炮车和装甲车掩护步兵上去,还是用机枪和手**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电台那头当然是欢声一片,炮车团和装甲车团,加上步兵师官兵们等这炮击,早就急的手痒痒了。

    按说这场炮击,由于没有空军火力准备,炮兵们火力发挥也算到了极致。窑岗官兵们都知道炮火覆盖区域即使有人没被炸死,也被震死了。他们冲过去,用炮口机枪口封住城堡的窗口,掩护步兵过去投**,然后进去清缴里面残敌就行了。

    可是他们万万没想到,就在炮车和装甲车靠近城堡,步兵们准备下车,后面指挥官也放松了身体,以为马上就要成功的时候,炮车和装甲车前面的土里面,突然跃起来一些浑身和土一样颜色家伙,他们有的抱着**包,有的拿着圆圆的家伙,扑向了炮车装甲车。

    抱着**包的扑过来的同时已经点燃了**包,**包爆炸的同时炸碎了这些自杀攻击的家伙,也炸毁了不少炮车装甲车。

    还有一些抱着圆圆东西的家伙他们靠近炮车装甲车就将圆东西摔向炮车和装甲车,这些人身上都燃着火,等他们扑向炮车和装甲车的时候,大火同时被点燃。

    就在窑岗官兵一愣神的功夫,不少炮车和装甲车被炸毁被点燃。这可是激怒了窑岗官兵,他们端着自动步枪,还有的用车载重机枪,将后续冲过来的自杀式攻击者打得支离破碎。等步兵们冲进城堡之后,整个城堡又被他们灌进汽油点燃了。

    可是一切都有些晚了,窑岗军队耻辱的一页还是发生了。

    原来不断的失败,也让这些有丰富经验的波斯帝国官兵发现了一些规律,任何工事都不可能挡住对手进攻,他们一定会派那些黑黑的魔鬼一样的叫做炮车的东西打头冲过来。他们更懂得,现在想不让对手轻敌都很困难。所说以他们准备很多敢死队,提前埋伏在城堡前面,为了减少被炸死的人数,他们事先深挖了不少坑,坑四周用木板和羊皮包裹,让敢死队员埋伏在坑里面。波斯帝国军官,等僧侣给他们祷告之后,告诉他们千万不能出来的太早,不然就白死了。

    这些准备为主尽忠的家伙们,当然懂得这些。

    一番让他们觉得到了地狱一样的炮击之后,敢死队的大多数人都没挺过去。他们不是被炮弹命中炸死了,就是被炮弹震死了。等这些还活着的家伙缓过神来,知道自己还活着的时候,震撼大地隆隆声又到了,他们知道那是大明朝人那些魔鬼上来了。他们都在默默祈祷,然后有的抱着**包,有的拿着圆圆的装满黑火油的牛肚子冲了出来。

    由于几乎都是从泥土中爬出来,他们一个个浑身上下都是一个色,土色。

    这些勇敢的战士抱着**包的早就点燃了***,闪亮的光焰送他们见主的同时,也给窑岗炮车装甲车照成了很大损失。还有那些抱着牛肚子的家伙更可恶,他们将包裹着黑火油的牛肚子摔向装甲车和炮车时,漏出来的黑火油就会洒满战车,等他们扑上去,用身上的火点燃黑火油的时候,整个炮车和装甲车都会被点燃。

    被点燃的炮车和装甲车里面的战士有的直接被烧伤就很难再爬出来。点燃的战车也很难再进人进行抢救。

    李魁和孙传庭接到详细的报告之后,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李魁真的有些蒙了,他实在是不敢相信这些。他知道,这时候是窑岗就取得全面胜利的时候,出了这样事,实在是有些丢人。

    孙传庭还是很冷静,“李将军,我们还是如实向家里面汇报吧!”

    “唉,真是没脸啊!”李魁无奈的说,“不过,要是指挥中心从别处得到消息,我们可就更那看了!”

    要说,前线有些损失是正常的,也不会让张知木操心,不过这些炮车和装甲车在一个人心中实在是太重了,欧阳鹤得到消息就给张知木去了电话。

    此时,张知木正和陆呈祥研究窑岗今后发展的一件大事,此事,张知木和陆呈祥研究过几次,一直没有拿出来一个让他们觉得可操作,稳妥可靠的办法,那就是尽快发展扩大保险事业,张知木目标是,今后,包括窑岗人,还有政府工作人员,退伍军人,都要实现养老保险,不过目前的经济水平还是达不到的,为此两人很是犯愁!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