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胡马全文阅读(赤军)最新章节更新_勒胡马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勒胡马

作    者:赤军

类    型:穿越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9 19:10    最新章节:新书预览

—————————————————————————————————————

勒胡马全文阅读: 宁平城之战掀开了西晋政权的终章,根据史书记载,上起王公大臣,下至将吏兵丁,尽为胡军所杀,竟 “无一人得免者”……不,在尸山血海里,还是有一个年轻人爬了起来,他手执一柄如意,狠狠地向胡帅额头砸去! 中原陆沉,衣冠南渡,在这血与火的炼狱中,在中华民族又一次浴火重生的乱世之中,从近两千年后穿来此世的裴该,又将怎样度过自己坎坷而辉煌的一生呢? “我有一诗,卿等静听:丈夫北击胡,胡尘不敢起。胡人山下哭,胡马海边死!部曲尽公侯,舆台亦朱紫……”勒住那匹咆哮肆虐,践踏文明的胡马吧!

—————————————————————————————————————

勒胡马最新章节试读:

    正当酷暑伏天,骄阳肆虐,中午的日头相当之毒,好在天台上有几间领导私搭的小棚子,虽然锁死了难以进入,倒可以倚靠着它们,勉强形成一片范围不大的薄荫。

    薄荫之下,四个年轻人围着圈儿席地而坐,中间铺着报纸,倒扣几张扑克牌。他们聚精会神地端详着各自手中的牌面,神情严肃且紧张——虽然其中两人额头还上贴着撕得细长的稿纸条,一直垂至鼻端,甚至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视线,反衬表情,那实在是相当的滑稽……

    突然间,坐西面东的一个年轻人抽出张牌来,狠狠甩到了面前的报纸上,同时高声道:“华太祖有云:‘世上英雄本无主。’所以是男人就定要打无主呀!”

    东面的对家见状,先是瞠目结舌,随即便连声介叫起苦来——“我X,你知道我手里都什么牌,也敢甩猫打无主?这是疯了吧!”

    侧向一人“嘿嘿”笑起来了:“既然有华太祖语录,哪怕你抓一把屎,哪怕他自己也抓一把屎,李汲都是一定会打无主的。”一边示意对方收起底牌,一边随口问道:“听说你打算新报选题,考证裴该是穿越者——不会吧?”

    “怎么可能,我又不疯,”被问之人抽一下鼻子——大概是被脸上黏的纸条蹭痒了——回答道,“那不过是在网上写的几篇游戏文字……”

    这亮牌要打无主之人,就叫做李汲,乃是渭南市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的一名青年研究员,他主研的就是魏晋华初史,对华太祖裴该兴趣最为浓厚——或者不如说崇拜。李汲现在身上穿的文化衫,就是他专门从网上找人定制的,上书华靖陵前殿的联语:

    “西一刘,东一刘,借尸还魂,炎基难复;前三国,后三国,承运建业,裴柏长青。”

    西刘、东刘,当然是指前后汉,“借尸还魂”则是指胡汉政权;前三国为魏、蜀、吴,后三国为晋、汉、赵——这是一副描述裴该所处时代环境,歌颂其丰功伟业的对联。

    一提起裴该,李汲的话匣子当时就打开了,他一边整理手里的牌,一边对同伴们说:“难道你们不觉得,华太祖有很多见识,他的很多政策,都超越于时代之上吗?实在不象是个简单的宦门世族、官僚子弟啊。要说中国历史上最象穿越者的,也就俩,一是王莽,然而可耻地失败了,二就是裴该,取得了完胜,并且对后世影响极深……”

    对家插嘴问道:“不是说刘秀才是天命之子么?”

    李汲撇一撇嘴:“天命之子跟穿越者是两码事儿啊,汉光武信纬书、搞迷信,他就算穿越,也八成是从十七世纪之前穿回去的。不象华太祖……”说得兴奋了,难免手舞足蹈,也不知道怎么一来,右手食、中两指打滑,一张扑克牌就打着旋儿朝侧面飘飞了出去,正好落在天台边缘,在铁制栏杆的外侧。

    李汲一挺腰,站起身来,疾步奔过去捡。身后的同伴提醒他:“那边儿栏杆不大牢靠,小心别掉下去。”

    李汲不以为意,还毫无防范地转过头去,笑着说:“掉下去也无所谓啊,十八层,到底就死,没什么痛苦……”这时候他就已经接近天台边缘了,也不知道是哪家养的一只肥大鸽子,正栖息在栏杆内侧观风景,见有人来,惊得“扑啦”一声,振翅疾飞,正好擦着李汲的鬓角直蹿了出去。

    李汲只有比那鸽子更惊,身子不由得一个趔趄,赶紧探手扶住栏杆。但他这一百多斤的份量,可就全压在这年久失修的铁栏杆上了——只听“喀”的一声,栏杆折断,李汲手上一虚,脚底一滑,一脑袋就翻出了天台之外!

    他头下脚上,身在半空之中,心里还在想,完蛋,没事儿立什么Flag啊……就见那张扑克牌飘飘悠悠,飘飘悠悠地在眼前晃动,然后,突然间变成了一片树叶?

    李汲觉得无数本不属于自己的思想乃至情绪瞬间涌入脑海,随即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李汲感觉自己身处一片昏黑的原野之上,前面模模糊糊有个人影,站在岔路口,背对着自己。他紧走两步,或许是听到了脚步声吧,那人缓缓转过身来。

    只见此人一身古装,头戴黑纱软帽,身穿交领胡袍,腰系玉带,手里还捏着一支三尺长的青竹杖。李汲不但不吃惊,反而本能地觉得自己认识此人,很自然地一拱手,问道:“莫非是华太祖陛下?”

    再一琢磨,“太祖”是庙号,裴该本人肯定是不知道的,正要改口时,对方却朝他笑笑,说:“汝来了,汝待往何处去啊?”

    李汲瞥一眼对方身后,竟然有七八条岔路朝远方辐射,分途渐远,直至昏黑而不可见的混沌深处。他迷惑地挠挠后脑:“我不知道要往哪儿去啊……请问,哪条是回去的路呢?”

    那貌似华太祖裴该之人,突然间轻喟一声:“回去?同一人,是不能踏入同一条时间长河的。”

    “啥意思?”

    “我不能回转我所来之处,汝亦不能向汝所来处去,一切纠葛,实出偶然。”说着话,裴该提起竹杖来,似乎只是随手一指:“试由此路,且看汝将去往何方吧。”

    ——————————

    李汲醒过来的时候,就觉得周身上下,无处不痛,脑袋也昏沉沉的。未及睁眼,先觉得头脑中被塞入了一段完全不属于自己的人生经历,他似乎很自然地便意识到了:

    我X,老子竟然也穿越了……还真有穿越这回事儿啊!

    耳旁听得呼唤之声——“长卫,长卫,可还活着么?”

    长卫是谁……李汲猛然间意识到,这个长卫就是指的自己吧?自己,卫州汲县生人,故此而起名李汲,字长卫。

    他缓缓睁开双眼,只见一张清癯的面孔凑得很近,满脸焦虑之色。见到李汲睁眼,对方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说:“还好,还好,还活着就好。”

    这个人,应该是自己的……从兄?他叫做李……李什么来着?

    这究竟是什么年代呢?李汲有些茫然地,竭力搜索着脑海中那本并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就此又有点儿吃不准了——这真是古代吗,还是异世界?

    因为记忆中这个世界的历史,跟他原本的时间线可是大相径庭哪。

    其实也不能说彻底不同,貌似晋朝“永嘉之乱”之前的历史,就这硬塞进来的意识所粗略了解的,跟自己的时间线符合若契。一切差异都从永嘉前后开始,仿佛是彻底走上了另外一条岔路。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华太祖裴该,或者说曾经有过,但没起过丝毫作用,留下过任何影响……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