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贞观一书生全文阅读(张围)最新章节更新_大唐贞观一书生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大唐贞观一书生

作    者:张围

类    型:穿越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9 11:02    最新章节:第四百七十章 不要拆穿

—————————————————————————————————————

大唐贞观一书生全文阅读: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_→我爬山爬的好好的莫名其妙穿越了,说不清道不明,在这帝王将相书画三千里的大唐江山,享受着人生大起大落。 真是太刺激了!

—————————————————————————————————————

大唐贞观一书生最新章节试读:

    “我和你一起去一趟秦岭。”那人冷静说着话。

    “好!”陈观主也咬牙点头。

    幽州

    伍老七迷茫站在幽州城外,脑海中不断闪现着当初从长白山逃命出来的那一幕,可是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幽州,脑海中的记忆很凌乱,像是乱麻各种场景在脑海中相继出现,唯一还算完整的就是拼着性命逃出地宫的记忆,想到这里浑身一怔,香味!

    对!伍老七猛然回神,就是那股莫名的香味,长在幽暗地宫中那些白花以后一种很奇异的香气,可以让人失去饥饿疲惫的感觉,在暗无天日的地宫之中有人为了不想挨饿,闻着白花的香气直到活活饿死了,这种香气一定是有毒的,或许就是这个香味搞的自己失忆了。

    看向自己身边的人,这几个人都是跟着自己逃出来的,看着他们睡得很整齐,而且包袱都是完好的,见他们还在昏迷当中,这是一个很好的逃跑机会,心里想着自己的兄弟们还在这些人的手中。

    “醒来,醒醒!”伍老七呼唤着几人。

    其中一人猛然张开双眼,上前二话不说就扣住了伍老七,“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你对我们做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做,我也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伍老七使劲解释着,“几位好汉,我们在那地宫中出生入死几次了,我有必要撒谎吗?”

    余下的几个杀手也从昏迷中苏醒,情况都一样,怎么走出长白山地宫的,怎么来到幽州的完全不知道,像是一段记忆都空白了。

    “我要别有用心,在你们昏迷的时候我早就可以跑了!”伍老七咬牙说着,“你放开我!”

    “我立刻回去禀报!”一人苏醒后开口说着立刻离开。

    几个杀手不放心还是把伍老七给绑了起来。

    ——————————————————分割线

    顾青翘着二郎腿坐在书院里,嘴里吃着干果,“胖子,你说我们要不要直接把关陇给平了,省的闹心。”

    李泰也翘着二郎腿,抓起一把干果吃着,“我倒是也想这么干来着,就是怕名不正言不顺。”

    书院里的事情,房遗直总是亲力亲为,顾青和李泰就是两个甩手掌柜,忙碌完之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就看到李泰和顾青两人抖着腿吃着干果。

    “唉……”房遗直也只是长叹一口气。

    “吃点吗?”李泰被干活递向房遗直。

    “不吃了。”房遗直摇头,“我去看看这批新进学子的名册,你们做你们的事情。”

    “哦。”李泰满不在乎,继续吃着干果。

    顾青拿起一旁的茶水涑口,干果吃多了,嘴里一股子酸涩味。

    “我听稚奴说,你做出了一种叫做蛋糕的吃食。”李泰低声说着,“你怎么不给我做点。”

    “你都很胖了,少吃点。”顾青一本正经点头。

    “我最近瘦了。”李泰强调。

    “你瘦了也没得吃。”顾青继续吃干果。

    李泰拿过整个干果盆子,“那你也没得吃。”

    “好好好,下次做了给你送一点过来,用得着这么小家子气吗?”顾青瞅着李泰。

    “到时候你把秘方给我就好,不用送过来。”李泰一口一口吃着干果,“打算什么时候去关陇。”

    “再过些日子,我在等一个东风。”

    “现在只有西北风,所以要等到明年是吗?”

    “……”顾青一手抢过李泰手中的干果,“是等关陇的东风,等着关陇什么时候坐不住了,我现在生意上的事情已经铺下去,他们已经够难受的了,再说了你父皇让我去关陇,他们一定会得到消息,看看他们动静在再说。”

    “关陇太安静了,这种时候我反而不敢进关陇。”顾青担忧说着,“万一他们联合起来在路上埋伏好了伏兵,偷袭我们,再把我们剁吧剁吧吃了,那可还怎么得了。”

    “那倒也是。”

    “可是我们不能干等着。”顾青再次说着,“火候要一把一把的加,这个关陇门阀也不是铁板一块,门阀之间的暗斗也还是有的。”

    “对!”李泰也点头,“人都是自私的,在生死存亡的关头,这种自私就会被暴露出来,谁都会为了自己的利益用尽全力。”

    “我也是这么想的。”顾青笑道,“我会给不断的给关陇压力。”

    和李泰聊了好一会儿,顾青回到家中看着家里的一切,狄仁杰正在家中着急等待,见到顾青回来,“老师,伍老七他们活着回来了,不过……”

    “怎么了?”

    “他们失忆了,失去了一段记忆。”狄仁杰再次说着,“现在他们还在回来的路上,据说是中了某种花的毒,有一点学生想不通,既然中毒了,为什么出了长白山才出现中毒的迹象。”

    顾青思量了许久才开口说着,“有些东西本来就是无毒的,可能是接触了某些东西之后才开始中毒,他们在长白山没有中毒,可能是在外面有接触了什么东西才会中毒。”

    “就像食物的药理犯冲。”狄仁杰明白了。

    “眼线已经走了。”狄仁杰又说着,“自从宫中走出了风声之后,知道老师和魏王殿下要去关陇,那些眼线全部退走。”

    “关陇要有动作了。”顾青嘱咐着,“你写一封信交给苏定方,如果可以的话,让他带兵向关陇压近三里地,再就地驻扎,不用动手,只要朝着关陇靠近就好。”

    “学生明白了。”狄仁杰立刻就着手去写信。

    武媚来到顾青的身边,“最近狄仁杰房间的笔墨用的特别厉害。”

    “怎么了?”顾青一脸疑惑。

    武媚小声在顾青耳边说道,“有一次妾身无意间在狄仁杰的书房中发现一封信,就偷偷看了一眼,这小子和赵郡李家的姑娘一直有书信往来,看起来有些日子了,家里没有收到来信,应该是直接送到了大理寺。”

    谁还没有一个青春懵懂,谁还没有一个说不出口的情愫,这个年纪的孩子对于感情这种事情充满了好奇又小心敬慎,顾青点着头笑道,“就不要拆穿他了。”

    武媚也轻声笑着。

    “武媚姐姐!”小兕子蹦跳着跑来,“外面有一头猪上天了呢。”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