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妻在上全文阅读(鲜仙)最新章节更新_毒妻在上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毒妻在上

作    者:鲜仙

类    型:穿越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9 10:15    最新章节:第671章 都听娘子的 (大结局)

—————————————————————————————————————

毒妻在上全文阅读: 前世,她容貌尽毁,家破人亡,甘愿化作厉鬼毒尽天下! 最终……该死的却一个都没死。 “姐姐,你的运气不太好。如今我贵为皇后,不能有污点,你还是下去 和你废物夫君儿子作伴吧!” 千刀万剐后,再睁眼已回到大苏镇。 今生,她会是比苏子佩更耀眼的女子! 她会成为掌棋......之人! 她会让棋子们自相残杀,再捏死最后一只!【展开】【收起】

—————————————————————————————————————

毒妻在上最新章节试读: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屈连成沉默着看着这一幕,他也是帮凶之一,此时此刻,除了沉默,不知所措。

    凌离随手给白宿补了一道防护,闪身来到已经快融化成一堆血肉的千面魔女面前,平静出声:“你,被骗了。”

    血肉中的人脸露出释然的表情,“我这一生罪孽无数,死不足惜,可惜没能拉着他一起死,太遗憾了。”

    “我会送他下去陪你。”

    凌离仰头望着散去的乌云,他生自青水界,也不曾屠杀过凡人,修士之间的厮杀根本无法令天道降下灭世雷劫。

    换言之,白魔奈何不了他。

    “你要小心,他…定然有后手。”

    血肉上的人脸渐渐维持不住,声音断断续续,“苏漓不是他创造出来的,他还没有资格……”

    凌离目光一凝,继而眉头舒展,对着失去人脸的血肉微微颔首。

    “多谢。”

    “真是令本座意外,你竟在短短一年间,吸收了你父亲的血脉,成就大帝之姿。”

    这时,天地间响起白命的声音,一道白影闪现而出,凌空而立,俯视凌离。

    凌离目光骤冷,挥袖飞升到与他相同的高度,二者遥遥对视。

    白宿撑着身子,看着两边皆一身雪白,他心中升起明悟,这就是他预见到最终的画面?

    原来和白魔死战的不是方化极,是凌离。

    可他看到的,分明是败局!

    连成为大帝的凌离,都不是白魔的对手?

    苏九州呢,此刻苏九州又在何处?

    虚空中,凌离冷冷盯着白魔,对峙片刻,身形陡然消失,一道惊天挥剑斩击,轰然降临。

    白魔眼中浮现讥讽,姿态随意,口中轻吐:“天道庇佑。”

    庞大的金色剑影斩在了他头顶三寸之处,像是遇到了绝对的屏障,反震之下,直接爆裂开来。

    “你……!”

    凌离瞳孔骤缩,不及出声,便看到白魔对他笑着,吐出两个印刻在他灵魂深处的字眼。

    “灭世!”

    轰!!

    晴空万里之下,黑色雷蛇竟然无需酝酿,径直劈入虚空,浑身焦黑的凌离踉跄而出,神色透露出前所未有的惊骇。

    “很意外?你有很多疑惑,我为何能对你降下灭世雷劫呢?”

    白魔身形一转,升到更高的虚空,黑色的雷电就在他身边旋转,如同最为乖巧的宠物,他眯眼轻笑着,逐渐变成大笑,狂笑!

    “你们有句话,说的没错,来得太晚了。”

    “这要多谢方化极,若非他的主导,让青水界的生灵大量死去,我也无法让天道的权柄倾斜,此刻天道不需要任何规则,因为…我就是他的规则。”

    白魔一边说着,悠闲地给凌离降下一道道水桶粗的雷霆,直劈得凌离血肉崩碎,若非他血脉中的底蕴远超方化极,此刻早就飞灰湮灭,即便如此,再支撑片刻,他也会如方化极那般,直接陨落,且现在他已经神魂混乱,无法再集中精力思考自救之法。

    叮——

    神魂散乱之间,清脆的声音忽然穿出耳中,他眼神清明了一些,看在了落入石缝中的轮回镜,挂在镜柄端的黑莲碰在石头上,发出脆响。

    “忘儿,还有大家……”

    他痛苦地,倔强地挪动抽搐痉挛的身躯,不顾一遍遍黑色电蛇洗礼,将轮回镜抓在手中。

    轮回镜放出豪光,勉强将凌离护在其中,但在黑色雷蛇冲击之下,镜面很快出现裂痕。

    凌离强行摈去杂念,艰难地运转起父亲记忆中的一道禁术,他双手刚刚结印,便惨哼一声,仿若被凌迟,血肉全部消解,涌入虚无之中。

    与此同时,一道虚幻的门户,在他面前出现。

    白魔见状神色一凛,闪身就欲夺去他手中的轮回镜,可却被虚空门户的力量直接震退,脸色隐隐发白。

    “我猜的果然没错,撇去天道,你就是一个弱者,随便一个大帝都能捏死你。”

    白宿笑出了声,“轮回镜中,有你想要的青水界底蕴,绝对超过一成。若他们逃得远了,咒术效果消失。你谋夺界核的计划,便宣告失败。”

    “老东西,你知道得挺多。”

    白魔神情前所未有地出现了一分狞然,他转头看向还立在一边的屈连成,“你去,不管用什么办法,将他手中的轮回镜夺下!否则你暗隗谷……”

    白魔话没说完,就被屈连成笑着打断,“我暗隗谷后继有人,就在轮回镜中,即便您灭了谷中所有人,我也不会阻止,而且……”

    屈连成双掌变得漆黑,陡然冲向白魔。

    “我还要阻止你!!”

    白魔眉头连皱,驱使灭世雷劫将屈连成劈成飞灰,却也不可避免地让凌离得到一丝喘息的机会,他掐诀的速度陡然加快,全身骨骼也化作湮粉,飞入门户之中,而维持自身施法的,仅仅是一道虚弱之极的神魂。

    以大帝肉身换来的,是虚空之门迅速凝实,仅仅呼吸之间,便彻底凝实,门户大开,玄而又玄的气息穿过虚空降临。

    看到这一幕,凌离露出如此重负的笑容,用尽最后一分力气,将轮回镜扔进门户之中。

    “爹!”

    “爹!!”

    “爹!!!”

    “不要!”

    “爹,孩儿在喊您!!爹!!”

    轮回镜中的空间,满是暗红色的血迹,受天骄榜的诅咒,所有人都没能幸免,即便隔着一面镜子,也仅仅是死得慢了一些。

    在这片空间,唯一还能看到外界的,只有苏不忘。

    他看到的外界的惨烈,看到了凌离自毁肉身,身子剧烈颤抖着。哪里还有什么矜持,在空间中疯狂地大喊,一遍遍大喊。

    可惜,轮回镜虚弱地不足以将他的声音传入凌离耳中。

    轰!!

    门户关闭,白魔的脸漆黑如墨,盯着即将神魂消散的凌离,充满浓浓血恨的高亢之音,传遍青水界!

    “你该死!!!!”

    凌离的思维渐渐散开,他逐渐冰冷的神魂,已经无法回应白魔的怒火。

    经此一战,白魔要想达成目的,起码要等青水界恢复元气。

    可惜,最终还是没能打败他,最终…还是没有等到她。

    “不,你等到了。”

    冰冷的神魂,陡然被温暖包裹,凌离愕然睁开眼,看到一双温柔如水的眸子,里面的柔情,浓郁得化不开。

    “阿漓……”

    他心神颤抖着,却发现自己用尽全力,也无法再呼唤出那个名字。

    苏漓轻轻摇头,拥抱他的魂,低头轻轻吻住他透明的唇。

    深深一吻。

    神魂消散,化作光点散开,但又在苏漓伸手一抓之下,凝聚成一枚光球。扔进还未完全关闭的门户之中。

    做完这一切,苏漓神色恢复淡漠,抬头看向神态不复镇定的白魔,平静的眸光中流露而出的冷冽,几乎要将白魔冻僵。

    “是该送你去该去的地方了。”

    白魔疯狂地思绪,被恐惧战栗刺激的完全清醒过来。

    他不明白,明明只过了数月,眼前此女与在慈云斋那一次见面给他的感觉,竟像是完全换了一个人。

    不,若说之前他看苏漓还像是同类,现在的苏漓,就像是蓦然高出他一个生命层次。让他有种不论做什么,结果徒劳之感。

    “呵!”

    白魔保持笑容,“你以为几句话,就能骗到我?灭世!!”

    黑色雷霆如黑色墨水,将整片天地都淹没,冲刷出只有数万里的深渊。

    白魔感应到苏漓的气息消失,正要发笑,却看到苏漓拎着白宿,神色平静地沐浴着雷光,从中走出。

    “苏白。”

    她轻言一声,便看到闪烁着五色光华的少年从她背后走出,伸手一点,五色牢笼从天而降,将白魔囚禁在其中。

    清净之雷的光辉笼罩,白魔立刻惨叫起来,浑身血肉脱落,凄惨无比。

    “姐姐,他很弱,差一点就弄死他了。”

    苏白后怕不已,这样的坏人若是让他轻易死了,姐姐会生气吧。

    苏漓听着白魔的惨叫,仿佛是天地间最悦耳的声音,她嘴角上勾,却见牢笼中的白命忽然抽搐了一下,跪在地上焦急地大喊道:

    “大哥!大哥是我!快放我出来,白魔的魂已经被净化,我出来了!让她停下,再继续下去,我就陨落了!”

    白宿老迈地身子一颤,看到白命清澈如旧的眼神,嘴角立刻开始哆嗦。

    “苏漓,你看……”

    苏漓面无表情,二话不说挥手散开牢笼。

    白命顿时得救,一脸后怕地走到苏漓面前跪下,“多谢前辈救命之恩,否则我有生之年,再难以脱离魔掌!”

    “

    弟弟,真的是你!”

    白宿老泪纵横,就要上前。

    白命亦是一脸激动地靠上来,却在即将触碰到白宿的那一瞬,神色诡异地一笑,肉身直接爆开。

    “哈哈哈哈!”

    狂笑声从乌云之中穿出,“我亲爱的兄长,你可真是好骗,可要多谢你救命之恩了。还有苏漓,此番我虽然失败,但未尝没有东山再起……”

    “你以为,我真会相信你的鬼话?”

    苏漓打断了他的废话,目露冷意,“我只是想确认,你会不会有第二个容身之处,如此说来……”

    苏漓目光一闪,身形忽然消散,出现在命宫大殿之中,径直走向金色小塔。

    白魔惊怒交加,立刻降下灭世雷霆。

    苏漓嘴唇一勾,只以五彩之芒包裹己身,任由命宫在黑色雷霆下变成深渊。

    咔嚓——

    破碎的声音,在苏漓与白魔耳边响起,仿佛催命曲,令化身天道的白魔陷入极致的惊恐之中。

    他方才,被苏漓蛊惑了!

    竟然以天道轰击界核,界核封印已破!

    苏漓竟然知晓界核的存在?!

    他根本没有本尊说地那么简单,本尊将他这个分身当成了弃子!

    为什么?

    这一刻,白魔想通了一切。

    但很快他就变得毫无想法,投身成为天道的他,便像是瓮中之鳖,对他满含仇恨的界核,瞬间就可以将他湮灭。

    “不死族人。”

    界核的声音传入苏漓的脑海,“妹妹的情形,我已知晓,您虽是我族天敌,却不妨碍我们姐妹对您表示尊敬。”

    苏漓轻轻颔首,看着在界核影响下,消失的深渊,以及逐渐复苏的灵气,轻声道:“我很快就会离开此界,你无需担忧。”

    “承蒙理解,您的存在的确令我惧怕。”

    界核的声音隐去,不再打扰苏漓。

    苏漓转身从虚空落下,来到白宿身边,面含淡笑,语气温和:“感觉怎么样?”

    “这次是真的要死了。”

    白宿呵呵笑着,“老朽……又糊涂了一把,差点酿下大错。这一战,死了太多太多的人。你的境界,我已看不懂,即便可以救我,我也……不愿意,我也该下去赎罪了。”

    苏漓静静听着白宿的临终之言,不发一语。

    “千面魔女临死之前说,你的生命并非白魔创造,他没有那个资格,你可以去青水界外面,去寻找你的身世。”

    “我会的。”

    苏漓这一次有了回应。

    白宿笑中带泪,欣慰地闭上双眼。

    “接下来,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

    说完这句话,老者的气息消失,神魂散成光点,没入轮回之中。

    苏漓将白宿就地掩埋,在原地静立片刻,身形忽然化作一道玄光,消失在青水界中。

    ……

    江海市一间高级餐厅门口,凌离穿着西装,一脸无奈地推开门。

    服务员看到他的脸,立刻眼前一亮,凑上前问道:“先生,有预约吗?”

    “有。”

    凌离有些不适应地拉了拉领带,生疏地从口袋掏出手机,抬头道:“086号。”

    “先生请跟我来。”

    凌离有些头疼地迈开步子。

    今日,是他回到蓝星的第三十一天,是他刚被精神病院放出来的第二天。

    一切都源自于,他妈不相信他有了妻,且还有一个长大成人的儿子。

    “在青水界数万年,这里居然过去了两年,难不成是因为爱因斯坦相对论?”

    凌离胡思乱想着,头疼不已。

    老妈为了治好他的臆想,在他出院之后立刻开始安排相亲。

    为了不再被送进精神病院,他只能硬着头皮过来,只能暗暗希望待会儿表现足够差,直接搅黄了这场相亲。

    带着如此想法,凌离在服务员的指引下坐下,抬头间,无奈的神色却化作惊愕与呆滞。

    坐在对面的女子,摇了摇手中的酒杯,一如从前般轻笑。

    “怎么?儿子都快一千一百岁了,你居然还来相亲?”

    女子手中的红酒陡然变黑,语调充满调笑之意,“亏得奴家一阵好找,不然,毒死你算了?”

    凌离眼中泛出泪光,讪讪地笑了。

    “都听娘子的。”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