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汉将军宠妻有方全文阅读(夏小满)最新章节更新_硬汉将军宠妻有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硬汉将军宠妻有方

作    者:夏小满

类    型:穿越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6 04:40    最新章节:68-回北地

—————————————————————————————————————

硬汉将军宠妻有方全文阅读: 硬汉将军与娇娇夫人的甜蜜日常。

—————————————————————————————————————

硬汉将军宠妻有方最新章节试读:

    依着国舅爷惊骇人心与圣上、皇后娘娘用家宴贺生辰之论,此时康公公一干人等皆只能候在乾坤宫主殿外。

    内殿里只留了皇后娘娘身边一个贴心宫女与景少夫人的丫鬟伺候着。

    此时圣上已知景逸请他来用家宴的真正用意。

    圣上手中捏着安亲王通敌之证据,双手微微颤抖着,遏制不住心中的怒气。自登上了帝位后,他已是手下留情,不计前嫌,给他亲王的尊位。

    大庆与哈赧有着血海深仇,他的这位好弟弟竟不顾祖宗基业,与哈赧勾结!

    “混账东西,岂有此理!”

    景逸与女暗兵两人扑通一下跪倒在地,不敢抬起头来。

    天子发怒,谁敢直视?

    他已是对这些人仁慈至极,却不想他们根本不领情,反而逾想要得更多,野狼之心,贪得无厌。

    “恒城可有其他话交代?”

    女暗兵缓缓神,恭敬回道:“回陛下,将军交代,宫中与朝廷皆危机四伏,对身边可信之人多留几分谨慎。”

    “起来罢。”

    要承受他的怒气的非是她与景逸,而是那些该杀之人。

    圣上把证据紧紧收在袖袋中,与景逸一同走向外殿用膳处,面色如旧,仿佛方才雷霆震怒之人不是他。

    而景逸却如坐针毡,坐立不安。

    “小逸,怎么?这饭菜不合胃口吗?”

    面对圣上的关切,景逸艰难的咽了烟,“回陛下,合,合胃口的……”

    他这位国舅可真是藏不住心思,官场之水远比商场深没。

    景逸也知失态,他这副神态走出乾坤宫定惹人生疑,圣上这也是在提醒他。

    “师父,国舅夫人身边的小丫头怎眼生得很?”

    小言子笑得谄媚,熟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康公公听及小徒弟问及这般不谨慎的话也没有生气责怪,只是拂尘轻打在小言子伸手,轻言怪道:“你个小奴才,怎这般不懂事?还嘴碎问这样的话?”

    像他们这样的奴才,在宫里当差,最忌就是不谨言慎行。嘴上若是不小心,可是会得罪了主子贵人,轻则被罚去做苦差,重则丢了性命都有可能。

    小言子轻弯着身子,伸手扇了两下自己的脸,但脸上依然笑着,“小的忘了师父的教诲,该打,该打,只是一时好奇罢了。”

    “这有何好奇?这些贵夫人今日喜欢带这个丫鬟,明日喜欢带那个丫鬟,不都是常事吗?”

    “是是是,师父说得是……”

    小言子退回康公公后边恭敬站好。

    圣上与定远侯在御书房内醉酒,定远侯离开承安去往北疆,圣上遂起用了楚闲。

    此人可是一个狠角色,做事手段果断,心肠子更是弯弯绕绕,许多安亲王与镇国公门下的老臣子都吃过他的亏,逼得这些人不得不收敛许多,在朝堂上也不敢过多言语。

    如今安亲王身边党羽是草木皆兵,不得不小心谨慎,生怕出现意外打断他们的计划。

    这日过后,楚闲像往日那般,下了早朝后往圣上的御书房走去。从宫里归家后一直把自己锁在书房里。

    夜色逐渐凝重,虽先已是初春,可寒气依旧浓重。楚二夫人见丈夫把自己锁在书房里一日,也不见他叫人送来吃食。

    丫鬟瞧着自家主子要往书房走去,忙携来斗篷给楚二夫人披上。

    “夫人,当心身子。”

    “送给二爷的鸡汤,厨房那边都做好了吗?”

    “奴婢方才去看了眼,都准备好了。”

    踏着夜色,楚二夫人携着贴身丫鬟穿过长廊,往楚闲的书房走去。

    依着长廊之上灯笼蒙亮的光晕,楚二夫人远远就瞧见书房外站着的小斯。

    这小斯名唤衷言,乃是楚闲给他起的名,从小跟在楚闲身边,比起寻常的家奴也颇得几分见识,腹中藏着几分学识。外人不知,只从他的外表看去,皆会以为是哪家的读书人,为人也谦卑有礼,颇有楚闲的行事作风。

    而楚闲并不会把衷言当作侍候自己的下人,很多时候当作知心之人。

    衷言瞧见楚二夫人走来便退回一旁恭敬行礼。

    “衷言,你去敲下门,就道我给他送鸡汤过来。”

    衷言心知此时不宜打扰楚闲,但也瞧着自己公子把自己锁在了书房里许久,心中也有几分担忧,更不好拂楚二夫人的脸面,只好去敲门。

    方走到书房门前,举手敲门之际楚闲把门拉开。

    “公子……”

    楚闲直接略过衷言,径直向楚二夫人走去。

    “夫人,可有给我准备吃的?”

    楚二夫人掩嘴而笑,实在少见自己夫君这般窘迫的模样。

    “都准备好了,夫君是想在书房用膳还是回房?”

    “回房罢。”

    衷言只好灰溜溜摸了摸鼻子,跟在楚闲与楚二夫人的后头向娴缘阁走去。

    自圣上重用楚闲后,圣上都让楚闲下了早朝后随他一道回御书房,每当圣上批阅奏折难以决断时便会询问楚闲的意见。

    楚闲为人正直却不迂腐,行事颇有手段。每回给圣上意见时该直言时不会拐弯,但不需要直接点出问题时旁敲侧击让圣上自己想通。

    圣上待楚闲如先生,楚闲一如既往尊敬天子,尽心为圣上解决烦扰,此正是唐恒城想要的结果。

    而今日楚闲像往常随圣上到御书房,只是离开时圣上暗里给了他一道密诏,让他暗中调查承安城中安亲王党羽。

    楚闲早已发现安亲王等人居心叵测,只是没有想到安亲王竟走到通敌这一步。大庆与哈赧有着血海深仇,为了保住大庆疆土,不少战士命丧战场战士,其中就有唐恒城的父亲永安侯。

    楚闲自是知道世勇侯府为了大庆所做的牺牲,他与唐恒城不只是从小的交情,更是知心之交。自得知了此事后一股怒火憋在心头无处宣泄,索性把自己锁在书房里画起山水画来,待心中渐渐平静后才细细盘算了一番。

    苏洵澈完成唐恒城交代的事情后与景逸细细商榷了一番,两人很快达成了协议。景逸与苏洵澈两人都是爽快之人,景逸更是对苏洵澈赏识,认定苏洵澈日后定有大作为,故而对此次与苏洵澈合作甚是看好。

    而苏洵澈也惦记着初绵糖三人的店铺,与景逸达成协议后并没有在承安逗留就回了北地。

    景逸还想着带苏洵澈浏览承安宜人之景,却不料苏洵澈这般急切回北地,故而也不好过多挽留。

    苏洵澈离开时,景逸不理苏洵澈的推辞,坚持把人送出山城再折回承安。

    “景逸兄,不管送多远,终须一别,在此处就好。”

    一行人所在之地正是先前唐恒城等人遇刺所在,苏洵澈担心再让景逸相送,待景逸回去时天儿已暗黑,行路不安全,故而在此处分别。

    景逸见苏洵澈态度坚决,只好作罢。

    “洵澈兄,一路平安。”

    苏洵澈等人辛苦赶路十几日后才赶到了北地。

    与家中亲人分别许久,心中甚是惦念。

    从前在外求学时,几年未归也无如今这般迫切,许是成家有了妻儿的缘故。家中老小都期盼着自己平安归来,虽肩上的担子更重可心却是更安。

    “儿子,你可算回来了。”

    方大娘见自己儿子从外头走进,连忙丢下手中的青菜,起身向前而去。

    苏洵澈对方大娘微微一笑,“母亲安好。”

    在承安时,苏洵澈为家中老小都挑了份小礼物,苏洵澈把给苏志方与方大娘的东西递过去后,瞧了四处,不见妻儿的身影,便询问道:“母亲,巧颜与玉麟在何处?”

    方大娘原还十分高兴,儿子心中想着她,可是才进门不久就要寻桑巧颜,心中有起了不满,渐渐收了笑意,拿着东西转身进去,淡淡道:“还能在何处?在你那好妹妹的府里住着呗。人家那大将军府住着可是舒服,成群的丫鬟婆子侍候,哪里还想着回你这破屋子来。”

    苏洵澈了解自己母亲的性子,对于方大娘的话向来只是听听。

    “母亲,我先去接巧颜与玉麟回来。”

    再过一个时辰该是用晚膳了,苏洵澈想着趁天色还早,先把妻儿接回,明日再同妹妹与吴娘子把他与景逸的协议解释一番。

    桑巧颜没有料到自己的夫君提前两日归来,见到人那一刻险些不敢相信,苏玉麟许久未见父亲,在见到苏洵澈那一刻直接扑了上去。

    如今苏玉麟跑得是越来越稳,平日里,闲暇时到大将军府上来,赖栋与绿雁陪着他玩耍。

    这两人都会武功,带着苏洵澈不是上树便是溜上屋顶。奈何苏玉麟对此并不感兴趣,但也因为赖栋与绿雁时常陪着他玩耍,锻炼了身体,如今比起寻常这个年纪的孩子,苏洵澈明显跑得更稳健。

    “这小子,怎重了这么多?”

    苏洵澈抱起苏玉麟掂量了几下,嘴上说着嫌弃的话,脸上却笑得开心。

    “小孩子一日比一日长得快,表兄莫要嫌弃了我侄子才好。”

    初绵糖瞧着桑巧颜眼里的雀跃,碍着外人在此,不敢与苏洵澈过多亲近。

    “表兄,我先回筠蘅院。”

    初绵糖摸摸苏玉麟的头便离开,把空间留给这一家三口。

    苏洵澈才回北地,初绵糖不好把人留在大将军府用晚膳,担心方大娘心生芥蒂。

    初绵糖原是想着过几日店铺便要开张,让桑巧颜带着苏玉麟到大将军府住几日,也方便她们商量店铺事宜。

    这也是得到过苏母与苏志方的同意,方大娘见自己的婆母与夫君已经同意,就算她心中酸溜溜也不好多说。

    苏志方限制着方大娘私自到大将军府去,对桑巧颜却不会如此。方大娘心中对此多有不满,平日里也对桑巧颜说不少酸话。

    只是桑巧颜早已学得聪明,不会与方大娘当面表达自己的意见,而是寻找公爹或是丈夫。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