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帅全文阅读(墨凡斋)最新章节更新_雪帅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雪帅

作    者:墨凡斋

类    型:穿越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9 07:05    最新章节:第十幕

—————————————————————————————————————

雪帅全文阅读: 他们本是市政局垃圾分类科的成员,却在《将军令》的感召下化身幽州保卫战的得力将士。 抵御外族入侵,探讨和平正义,面对争权夺利,思考宇宙人生。幽默、刚毅、战争、打斗、热血、温情、阴阳……你想知道的,你不知道的,书里都会有!

—————————————————————————————————————

雪帅最新章节试读:

    时间:公元917年,国历4月

    天气:艳阳高照,惠风和畅,略觉暑气

    地点:幽州城及城外二十里

    人物:卢龙三军主帅萧玉麟,字雪骧

    卢龙骁卫大将军唐骁,字驰虎

    卢龙威卫大将军宋威,字翔鹏

    卢龙武卫大将军元武,字斗鼍

    幽州城金吾卫李忠,字耿正

    幽州城五府中郎将嵇擂,字声远

    幽州城军需监单昪,字日升

    幽州城督军正使白金瀚,字富泽

    帅帐幕僚祭酒虞仁,字无敌

    帅帐幕僚参军施胜一,字占魁

    火头军伍长花胜楠

    耶律阿保机起驾返回塞北后数日,李存勖分兵李嗣源、李存申等北上解救幽州之围,奈何前军潜行至幽州城外三十里便被契丹斥候探得,舍利素请君入瓮,嗣源军行至距离幽州城二十里处被团团围困其间,幽州夜不收探得敌情,萧玉麟紧急升帐议事。

    萧玉麟:晋王南征叛梁犹怀幽州之围,特分兵北上援救,奈何援军先遣部队于城外二十里处遭契丹逆贼围困。各位将军各表心迹、各言良策!

    元斗鼍:末将讨令!愿率部驰援!

    唐驰虎:末将讨令!愿率部驰援!

    嵇声远:末将讨令!愿率部驰援!

    单日升:末将讨令!愿率部驰援!

    几位主将纷纷请战,萧玉麟面无神色,只等各人说完之后,将目光投至帐侧的虞无敌。

    萧玉麟:虞先生可有建言?且但说无妨!

    虞无敌:回雪帅,仁以为前日一役后契丹已不敢再正面攻城,而采用退兵围困之策。其所惧者不过将帅之勇和那“大漠朔风”尔!此刻趁其惊魂未定之际驰救援军不失为一良策!只是……

    宋翔鹏:只是“大漠朔风”不便远行,久之贼人见我等两手空空而不再惧怕,如此便逐渐变成了契丹逆贼擅长的原野冲杀战,我军势单力薄必受其挫折。

    虞无敌:宋将军所言甚是,如若不幸言中,届时不仅救不得援军,幽州城也会由此空虚而为敌所破啊!

    白富泽:诸位思虑深远下官佩服,只是两位可曾想过,如若此番我等坚守不出,则援军必遭围歼。如此怎会复有援军前来?届时我等坐困孤城,久之粮草不继亦是断难自保啊!

    萧玉麟:诸位各表心迹各言其策,甚慰吾心!此战是一定要打!但要打的智慧,打出军威!我等没有再败的机会,需以破釜沉舟之心,有死无生之志,方有置之死地而后生之机!

    众将士:末将谨遵帅令!

    萧玉麟:擢火头军伍长花胜楠升军需监参将!立时遣散火头军,军卒编入花将军旗下,分发一日口粮,营前砸毁炊具以冶炼兵刃!

    花胜楠:末将领命!

    萧玉麟:嵇将军熟知管弦器物,不知可有乐器所发之音形似“大漠朔风”

    嵇声远:禀雪帅,“大漠朔风”之嗡鸣之声诸般乐器皆难模仿,不过若将军鼓置于大瓮,复在瓮口张弦,大概可以巧妙模拟。

    萧玉麟:如此甚好!此番对敌不设前锋、后补,我等倾巢而出,不胜即死,不死不休!退者,斩!畏敌不前者,斩!无死战之志者,斩!待破敌之日,本帅亲谒晋王为尔等请功讨赏!

    众将士:末将领命!

    战场上的杀伐之事虽然残忍却也无奈,囚于营中的数百俘虏大多被元斗鼍等将士杀掉,少部分被囚于地牢之中。这些人躲过箭雨、躲过箭创感染,却没有躲过战前的祭典,这便是战争!人性仅存在于队友间,却完全容不下一丝异己!

    萧玉麟虽然明之这些陋习,但他更知道军心不能乱,仪式感不能撤,因为接下来的战争更为残酷!没有人会心疼他率领的这八千兄弟,与手刃的这些俘虏相比,他们只会死伤更多,何况等将士们倾巢而出时,这数百俘虏对城中百姓来说便成了最为危险的潜在威胁,自己心慈手软,他们冲破牢笼时可不会对百姓手软,只会将受到的屈辱无情地在无辜之人身上肆意施为!

    萧玉麟并不多言,只是在分配完军令之后开始擦拭跟随自己连年征战的长刀、长槊。寒刀惊鸣饥渴难耐,长槊呼啸战意凛冽。一切就绪之后萧玉麟挎刀横槊纵马在集结后的队伍前往来驰奔,尔后站定在军阵中央。

    萧玉麟:今天我萧玉麟不讲民族大义,不讲背信弃义,我就单讲军人的血性!契丹狗贼连年扰我幽州,前日又杀我三万将士,这个仇咱们要不要报?

    众军士:报仇!报仇!报仇!

    萧玉麟:我等此去不安营、不扎寨、不造炊、不撤退!因为无路可退,只有向前冲杀才,能杀出一条血路!只有向前冲杀,才能与前来救援我等的兄弟汇合!

    众军士:杀!杀!杀!

    萧玉麟:出发!

    众人鱼贯出城直奔战阵,虽说此番不置前锋后卫,但元斗鼍实及其旗下的虎豹营实乃嗜杀成性的好战分子,听到出发命令后一个个争先恐后策马驰奔。萧玉麟则叫住身旁的宋翔鹏,耳语数语后宋翔鹏引千余骑向侧方驰去。

    待萧玉麟带着大部队赶到的时候,元斗鼍已经与契丹兵卒战在一团,只见斗鼍挥舞长戟与万军从中往来驰骋,观其勇武不下当年吕奉先!契丹将士本就对幽州兵勇心怀惧意,此刻见大军杀到更是犹疑不决、进退无措。

    舍利素:诸位莫慌!幽州易守难攻,此刻倾巢而出正是天赐良机!破幽州之贼,就在今日!

    舍利素发号施令后各色旗语自中军传出,继而鼓声大震,契丹士卒慌乱的情绪逐渐得到平复,溃散的阵脚再次规整起来。舍利素心下大喜,趁热打铁再进一言!

    舍利素:我等所惧者不过其城中弩箭而已,本帅自中军帅帐远观,并未见异常器具,勇士们!拿出你们的血性,狩猎已经开始!放胆大杀吧!

    本就擅长旷野冲杀的契丹将士,在将帅的鼓舞下,忧惧之心渐收,杀伐之意渐决,契丹军本就人多势众,心病既去战力立马翻倍,霎时间一改苦苦支撑变为虎狼之师,晋军势单力薄渐露败象。

    萧玉麟:嵇将军!速速壮我军威!

    嗡嗡——嵇声远模仿“大漠朔风”的频率,从大瓮中掏出的小孔擂响瓮中之鼓,鼓声嗡嗡然透过瓮口张起的琴弦,再摧发出鸣响,嗡鸣之声刚一响起,逐渐稳住阵脚的契丹士卒立时溃散奔逃,皆如惊弓之鸟、恰似深秋寒蝉。任凭舍利素如何咆哮,将士人马巨惊早无死战斗志,惊骇如同一场瘟疫肆虐进整个契丹军阵,一传十十传百,并未听到嗡鸣声的兵勇被层层传递而来的惧意传染,前一刻尚在奋勇杀敌,后一刻便弃甲逃窜,外围的幽州将士趁势掩杀劈砍,解围后的李嗣源部亦加入追杀行列,一时间呐喊声、哀嚎声、马蹄声响作一团。

    舍利素眼见大势已去却极不甘心,撇开部下劝阻取下帐中的御赐雕花伏远硬弓,瞄准大杀四方的元斗鼍便是一箭。斗鼍虽说勇不可当,可追杀正酣之际怎会料到暗箭突至,当即中箭跌落马下。

    唐驰虎:斗鼍!无耻小贼竟然暗箭伤人!拿命来!

    唐驰虎、宋祥鹏、元斗鼍三人情同手足,此刻见元斗鼍被舍利素一箭射落马下,心痛欲裂报仇心切,拍马挺刀直取契丹中军大帐。这契丹军虽说四散奔逃,可这帅帐旁却牢牢围着一众死士,唐驰虎武艺虽精确架不住对方人多势众,故而一时间难以接近大帐,砍杀半晌后舍利素早在众军掩护下从容撤走。待其将周遭死士砍杀完毕后正欲追击上去,却从契丹帅帐中杀出一员虎将。巧的是此人与他一样,使得一口丈长关公刀,胯下汗血宝马奔驰如风,马助刀势、刀借马威,对着唐驰虎便迎头劈去,驰虎一个闪身长刀贴肩划过,而后借着闪身的蓄力,自下而上斜劈一刀,然而这契丹虎将也绝非等闲之辈,一刁马鬃胯下神驹扬起前蹄躲开此击,二人你来我往战作一团,契丹虎将想杀唐驰虎不易,唐驰虎想战败此将更是不易。

    二人皆武艺超群,数合之后早知短时间内断难分出高下,这契丹虎将突然路数一变边战边走,驰虎怎肯放过,紧追不休,忽而间二人早移动至元斗鼍中箭落马的地方,契丹大将一个拨马闪出战阵后举刀便朝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元斗鼍劈去,唐驰虎大叫一声后便飞身扑去,怎知此将劈砍元斗鼍是假,单等唐驰虎飞身扑救是真,待驰虎扑来后只见其一个转刃上镣,不偏不倚正中驰虎面门,驰虎闷哼一声登时落马。

    萧玉麟远远看到后心痛如绞,大喝一声后拍马挺槊便来迎敌,二人随即斗在一处。可对方实乃契丹军中不可多得的一等一好手,即便萧雪骧槊法盖世膂力超群,却断然难在五十合内取其性命。奉命迂回拦截契丹军的宋祥鹏亦在此时从反方向冲散逃遁的契丹兵卒,本就无序的逃亡愈发杂乱无章鸟兽四散。宋祥鹏冲过来看到地上中箭落马的元斗鼍以及中刀惨死的唐驰虎后立时明白眼前一切,纵马与萧玉麟合兵一处围攻敌将。敌将虽然骁悍却难敌二人的联手进攻,已然节节败退危在旦夕!

    宋祥鹏:雪帅,末将与唐、元二人多年兄弟情同手足,如今此贼杀我兄弟,我必手刃此贼方解心头之恨!还望雪帅成全!

    萧玉麟:宋将军,此贼善耍手段,唐将军便是遭其荼毒,本帅实在不忍你再有什么三长两短啊!

    宋祥鹏:雪帅勿虑,末将必斩此贼以告唐、元二位将军之灵!

    萧玉麟随撤出战阵,却不再随兵卒追击掩杀,只是远远围观掠阵。唐、宋、元三人若按武力来说的话唐、元二人武艺更高,但元斗鼍的战意更烈,故而拼死赌斗之时当首推斗鼍,但较之于心机智谋的话则是宋祥鹏数倍于二人。此刻二人的舍命相斗,若非唐驰虎、萧玉麟提前消耗敌将锋芒、气力,若非萧玉麟掠阵施压的话,以宋祥鹏的武艺是断难与此人相抗的。此刻有来有往之下倒给了宋祥鹏取胜的时间和布局。

    短枪对长刀,交战数十回合后宋祥鹏卖个破绽拨马边走,萧玉麟凛然心惊便欲拍马驰援,契丹悍将心中大喜,便仗着马快冲杀上去。嗖——一声呼啸传入萧玉麟耳边,定睛看时敌将后心位置戳着一柄短枪,枪尖寒瘦直刺苍天。原来这便是宋祥鹏从不在人前展露的杀手锏——假意败走之际取马鞍旁短枪后甩,短枪自下而上急速飞出,追者猝不及防之下极易川胸而亡!

    一击即中,宋祥鹏拍马赶来,趁其尚未落马之际抽腰间长刀将其枭首取级。随后将帅二人分将唐、元二人扛上各自战马,骑马牵马朝幽州方向而还。待赶至城下时却见城门紧闭、吊桥吊起,城上人马已换,清一色周字帅旗布满城郭。

    宋翔鹏:雪帅回城!还不速速开门迎接!

    周光佐:雪帅?我幽州将士从来只闻周帅,何尝有过雪帅?

    宋翔鹏:周光佐!雪帅刚退契丹贼兵你就鸠占鹊巢,如此不义之举岂是大丈夫所为?

    周光佐:放肆!区区曹参如此胆大妄为!击退契丹狗贼的乃是卢龙周节度使,乃是本帅!若再胡言乱语咆哮军帐必格杀勿论!

    宋翔鹏:无耻之徒……

    萧玉麟:宋将军!别再说了。乱世如斯人心早已不古,杀伐者不过争权夺利,贪婪使道义难存,古已有之,如今不过是历史重现而已。只要解了幽州之围,除了百姓之忧,在乎这些浮名何益?

    宋翔鹏:太平本是将军定,不让将军享太平啊!雪帅,周帅老来昏聩倦怠军事,这周光佐心胸狭隘,为贪此不世功业势必会对你处处打压以至戕害。倒不如趁幽州空虚之际挥师杀入,诛杀不义贼,还将士们一个公道!

    萧玉麟:不可!贼兵初退便祸起萧墙,死伤的都是晋军将士,玉麟于心不忍啊。将帅不过浮名而已,千百年后谁人知晓?且将驰虎、斗鼍入城停灵为务。

    宋翔鹏:末将谨遵帅令!打开城门——唐、宋二位将军英雄就义,请入城停灵,接受将士瞻仰供送——

    周光佐:契丹未退城中戒严,无节度使手令符节者一律禁止入城!再者唐、元二人是否是遭尔等所害本帅尚未知晓,暂未查明之前怎可草草迎入?

    宋翔鹏:姓周的!周帅余威不是让你如此胡作非为肆意挥霍的!若非看老帅面子,岂会任你这般吆五喝六是非不分……

    嗖——宋翔鹏话未说完,周光佐已在城上搭弓射来一箭,本相将箭矢射在二人脚下,奈何武艺平平之下这一箭将赫然扎上伏在马鞍上的斗鼍脊背。中敌箭而亡的元斗鼍又遭友军在尸身上补箭,如此场景彻底惹怒了本就义愤填膺的宋翔鹏,急火攻心之下立时张弓搭箭瞄准周光佐便是一箭。

    萧玉麟:翔鹏!

    萧玉麟急喝之下,宋翔鹏心下长叹,将手指轻抖,长箭微微一偏,闪过周光佐面门,径直刺向其身后的周字帅旗,旗杆应声而折,旗帜扑楞倒地。周光佐大惊失色,向后连退数步后借城墙掩藏身体。

    周光佐:叛逆!叛逆!快放箭,放箭!

    城上尽是周光佐替换后的亲兵护卫,但即便如此众人在城中也早闻雪帅威名,故而迟疑不前并不听令,周光佐咆哮之后亲自抄起弓箭便射。

    周光佐:不遵从军令者夷灭三族!

    将士无奈之下只得拉办弓瞄向萧玉麟、宋翔鹏两侧,故而虽说箭如雨下却大多落于护城河内,少数飞过护城河的也纷纷落在二人身侧。忽而一彪人马奔驰而至,周光佐心下惊惧忙迎着来军方向移动眺望。

    嵇声远:雪帅——宋将军——

    嵇声远策马驰奔,人马未至却已大喊起来,身后李忠、单日升、虞无敌、施占魁、花胜楠等人尽皆眉开眼笑,显然这是一场令人欢欣鼓舞的大捷,不及众人走进楼上箭雨便已停止,待众人走近,赫然看到马背上的唐、元二人,几人滚鞍下马冲上前来。

    嵇声远:宋将军!这……怎么会这样?二位将军如此武艺怎么会这样啊!

    李忠:宋将军!地上这一地箭矢又是为何?

    嵇声远:周光佐!好你个狼心狗肺的无耻之徒,雪帅率领我等殊死拼杀,你却背后捅刀占城抢攻,莫非还想杀人灭口不成!

    周光佐:城下……城下何人?竟……竟敢如此……如此藐视军纪!多半……多半是那契丹狗贼装扮而成!来啊!放……放箭!

    几人所带领的都只是自己的亲兵护卫,只因战场追杀之时寻不见萧玉麟,便在指挥部众追击的同时带领亲兵返回寻找,当看到地上遗落的元将军长戟之后便赶忙奔回幽州,果见眼前这令人悲伤愤恨的一幕!奈何人马寥寥、对方又身居坚城,实在无可奈何!

    周光佐:快放箭!违令者诛杀三族后再放逐三族!

    萧玉麟:为今之计首要便是将二位将军入土为安,幽州不让忠魂停驻,青山自有安放之所……

    说完自引马而去,众将士虽然愤恨难平却谨遵军令,一众三五十人缓缓离去,十里之后青山苍翠、溪水潺潺,好一处战事未及的安宁乐土。

    萧玉麟:施先生,玉麟深知先生善识风水地理,虽属一等地师奈何此刻并无星辰难以寻斗点穴,且观水口之形为二位将军之忠骨寻一处安宁之所吧。玉麟烦请先生劳动一番。

    施占魁:谨遵雪帅将令!此间山势重缠,水文迂回,实在营穴之所,青山处处埋忠骨,凡忠勇之士天地眷顾,即便冥顽之地沾得忠骨亦会点石为金开化畅达,我等既然驻足于此,必为天地感召之故,在下愚见,唐、元二位将军的驻马之地便是虎穴之丘,可茔而居之。

    萧玉麟于马上抱拳揖身,尔后翻身下马亲自操持兵刃为二人挖土造穴,众人一齐动手,两个时辰后便在草地上挖出丈余宽长的墓穴,然后卸下二人所负之明光重甲,取出箭矢、清洗伤口,斩马取革、裹尸入殓、从容下葬。而后将二人兵刃一左一右放于身旁,施占魁于众人填土之际吟诵些众人听不明白的话语,概为追溯二人生平和请求鬼差接引的一些官话吧。

    兵荒马乱之年茔坟不起丘,众马踩平之后再将初时拔出的青草覆盖其上,如此不及月余则周遭动土痕迹便会悉数清除。萧玉麟远眺山河俯视荒冢,感慨人生一世不过苍凉匆忙。治世尚享天年,乱世生死未卜,什么功名利禄、争执纷扰不过一抔黄土而已。

    萧玉麟:日暮后尔等各归幽州,切莫再起纷争,更不可与之相较长短,名利实乃累身之物,谨之慎之!

    众将士:末将领命!

    萧玉麟:此番合兵之后,尔等切记誓死追随嗣源李将军!莫问何故,照做便可!

    众将士:谨遵雪帅将令!

    萧玉麟:嵇将军,再奏一曲《将军令》吧,送二位将军远去之英灵!也权作送我一程吧(声音很轻,众人并未听到)

    嵇声远快步上前,砸开装着军鼓的陶瓮,取出战鼓架于马骨之上,咚咚咚擂起鼓来。日暮夕阳天高地阔,背靠青山目迎幽州,一曲辽远《将军令》,壮士戍边饮悲风……

    众将士:雪帅!雪帅……

    众兄弟:萧科长!萧大哥……

    《后唐史》云:四月,契丹耶律阿保机亲征幽州,周德威坐困孤城朝不保夕,明宗率三千骑循山势而走,袭契丹大营,斩敌数万解幽州之围。

    某市地震局通报:2019年12月某日,某区发生2.0级地震。无房屋损毁,无人员伤亡。

    凌晨时分,满载而归的两辆垃圾分类车,乌拉拉响着《世界真细小》驶出灯火通明的白金汉宫酒店……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