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从寨主开始全文阅读(古月水文)最新章节更新_一切从寨主开始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一切从寨主开始

作    者:古月水文

类    型:穿越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9 05:45    最新章节:第9章 我恨啊!

—————————————————————————————————————

一切从寨主开始全文阅读: 皇室昏庸无能,百姓民不聊生。奸臣专权骄横,良臣家破人亡。外族虎视眈眈,国家内乱不断。 乱世重启,大宋风雨飘摇。要想在乱世站稳脚跟,就得有雄厚的资本和势力。 当某一日王睿站在巅峰俯视天下道:“我只是想带着大伙过上好日子让兄弟们和自己的家人有一个安宁生活的地方。”众兄弟昂头齐声道:“望哥哥为了天下芸芸众生,还请哥哥登上大宝,为乱世开太平,吾等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

一切从寨主开始最新章节试读:

    城西军营,一处大帐中,平躺在榻上的苏佐扬慢慢转醒,费尽力气的张开眼睛,揉了揉后脑出声道:“我为何,会躺在此处。”

    屋内其余四五人见苏佐扬苏醒,都纷纷上前拱手道。

    “将军……”

    苏佐扬至醒后只是追问缘由,众人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问不出什么,苏佐扬也不在问:“怎不见两位偏将。”

    几人中一个年数不大的人说道

    “李将军去安顿兵士,王,王将军带着他侄子半路向南去了。”

    “唉,也罢!”苏佐扬扼腕长叹,他本被奸人暗害,幸得右相赏识举他为押运官,若差事办的好也可将功折过,谁曾想被歹人截了去,王勇二人走便走吧,免得受到牵连。

    “将军,将军,不好了。”但见李鸣政张皇失措的进入帐来,面色焦急万分。

    苏佐扬询道:“怕是,郡守大人派兵来拘我等问话。”

    “正是,林业已经带兵将我们营帐团团围住。”

    苏佐扬没有说话,而其余众人则惶惶不安,苏佐扬笑道:“尔等不必心惊,一应罪名我苏某自当承担。”

    “将军……我等愧对将军啊。”众人感激看着苏佐扬,一时不知做何言语。

    李鸣政上前道:“将军,有一事不知当不当讲。”

    “但说无妨!”

    “今日入城时,那尤知县……”

    “贼贪官,此事我定当如实禀报给丞相。”苏佐扬啐骂一句,从卧榻起身来,脚步还略有轻浮,李鸣政连忙拖着心道:“王睿这孩子下手每个轻重。”

    “无妨,取我湛卢来。”苏佐扬挣开李鸣政摆手说到。

    营帐外,林业贯甲提兵,高举郡守印绶:“奉郡守大人之令,缉拿贼人苏佐扬,凡有抵抗者,就地诛杀。”

    “是!”

    “且慢!”苏佐扬一身红绸,手持湛卢走出营外。

    林业道:“怎么,苏佐扬你还要抵抗不曾。”

    “不敢,此事一应罪名我苏某担下,郡尉大人押我一人即可。”

    “我可做不了主,带走。”

    众人只当认命不作反抗,由着兵士将自己帮将起来。

    林业伸手拿过湛卢嘴角微扬喃道:“好枪!以后,你,属于我了。”便率领部众出了城西较场,顺中央大街往郡守府而去。

    郡守府大牢处,林业叫过牢头吩咐一番,带着一众人便离开,只留了一队的士兵加强了大牢的守卫。

    林业离开不久后,一行衙差带着知县的手令将李鸣政也提走了。

    …………

    再说说王睿二人,进城后找了一家客落脚,王睿狠狠地饱餐了一顿,长长打了个嗝对王勇道:“叔,我……”

    “上楼说。”王勇起身离开座位。

    “好。”王睿紧随其后。

    二人进了房间,王睿关上房门转身给坐下的王勇递上茶水道:“叔父,我想寻一险地,起一山寨,来安身立命。”

    “隐于偏僻处,一世安生,岂不美哉。”

    “叔父,你可知我爹娘离我而去时,我内心那种无力感,我为何不能保我双亲安宁,那些鲜活的生命在我面前变成白骨,我为何没有能力去救一救他们。当时侄儿立誓,此后定要守护我至亲之人,而叔父你是我最后的亲人了啊!”说到最后,王睿已有些哽咽。

    王勇道:“罢了,我就用我这一把老骨头陪你再折腾一回。”说完,也抹掉眼角溢出的两滴泪水来。

    王勇又道:“你既已说出,怕不是有了什么好去处。”

    “这到没有,我平常不怎么出门,见过的地方少,不知叔父可有良策。”

    “以我说继续向南,往荆南去。”

    “荆南。”

    “对,荆南有一山,名‘沧凉山’此山地势险峻,南北宽有三二百里,东西纵横七八百里,跨四郡之地,北临沅江,南依云河,可伏兵十数万。”

    “此地甚好,那便如此,他日招收些流民,敛迹些钱财,可缓缓图之。”

    王勇道:“这钱财,从何处敛来。”

    “当然是强豪劣绅,贪官污吏。”

    二人又根据一些状况商讨议论,多是王睿问王勇答直至深夜,王睿伸展四肢倒头便睡,王勇也返回自己的房间歇息。

    …………

    翌日,荆州,安远。

    苏佐扬被一众差役押解到郡守大堂,此时王显一身朱紫官服,坐于高堂之上,将惊堂木重重一拍:“带人犯!”

    “带人犯!”

    堂外苏佐扬被推攘着入堂来。

    “跪下。”衙役狠狠踹向苏佐扬的腿窝,苏佐扬单膝跪地,低头不语。

    王显见此轻笑厉声道:“苏佐扬,你可知罪。”

    “罪臣,苏佐扬,认罪。”

    “砰,好,苏佐扬身为押送官,私通贼寇,监守自盗,按律当诛,来呀……”

    “等等!”

    “苏佐扬,你已经认罪,还有何话要说。”

    听到这里苏佐扬那还不知,他们这是想置我于死地啊:不由怒喝道:“我何时勾结贼寇,监守自盗。”

    “你自己已经认罪,难道你还想狡辩不成。”

    “贼鸟官,你有何证据证明我私用贼寇。”

    “大胆,竟敢辱骂上官去,罪加一等。”左下方的尤清指着苏佐扬说到。

    “且住,要证据,本太守给你,来啊!带人证,物证。”

    “带人证,物证!”

    堂外一个年方四十余岁中年人,苏佐扬见来人不惑道:“你来作甚。”

    那人却不言语,只是缓步走到堂上,双膝跪地。

    王显道:“你是何人?”

    “小人,李鸣政。”

    “你就是证人?”

    “小人就是人证。”

    “拿你把你所知道的一五一十说出来。”

    “是,我本苏,苏佐扬帐下偏将,进安远县的前一晚,我出帐小解时,见一黑影闪进苏佐扬帐内,小人当时生疑悄悄靠近,匿于暗处,隐约听到他们说事成之后如何分金银。”李鸣政说到此处,扭头看了一眼苏佐扬,后者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李鸣政。

    “嗯,接着说。”

    “我本没怎么在意,可是昨天我等被劫,小人也在范疑。昨晚细想,这才想起这件事来”

    王显抚须道:“好,好,你可有证据啊!”

    苏佐扬目眦俱裂怒吼道:“够啦!不就是想让我认罪嘛!我认了。”

    “王显喜道:“来呀!给犯人签字画押。”

    右下方一文士拿着笔录将苏佐扬手印摁了上面而后道:“罪犯苏佐扬,勾结贼寇,监守自盗,罪上加罪,再加一等,按律:重打一百大板,流放边疆,刺配充军。”

    “来呀!将苏佐扬压下去重大一百,待起琼面,发配平州道。”

    “是!”。

    走出二人架起苏佐扬向堂外走去。

    苏佐扬仰天长啸道:“呵呵呵呵呵,贼老天,你何其不公也,即容不下我苏佐扬,为何降我于世,受此屈辱。”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