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不识故人来全文阅读(椴树窥红尘)最新章节更新_山河不识故人来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山河不识故人来

作    者:椴树窥红尘

类    型:穿越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9 05:15    最新章节:二十三:沉和医馆

—————————————————————————————————————

山河不识故人来全文阅读: 她是国公府的贵女,原本应过着刺绣逗鸟的深闺生活,却因一个预言,从小便被父亲送到寺院清养。 于是待她回到京城的国公府时,便有了淡泊寡情的苏三小姐的称呼。时间久了,她也以为自己真的寡情,直到遇见姚非择……那个将整个星空装入眼眸的男子。 她才知道,寡情也是有情的。

—————————————————————————————————————

山河不识故人来最新章节试读:

    坐落于拥挤喧嚣的民房中,一株曲干青松从馆院内长出,给这贫瘠青灰一片画出一抹雅致。这就是沉和医馆。

    有十几位平民排在医馆正堂里等候把脉,苏千璃站在门外,一眼望去,老幼妇孺皆有。医馆不大,里堂看起来却是宽敞明亮。

    苏千璃诧异道:“这医馆坐落偏僻,却打理得井井有条,倒也雅致。”

    高雪蝉勾唇笑了笑,“这医馆不只是雅致,还妙趣横生呢。”

    苏千璃一愣,正疑惑着,就听闻医馆里传出一声中气十足的怒吼:“你想干什么?!幼儿出生不足百天,你居然把他放在冷水里洗澡?!想谋杀吗!”

    接着便断断续续的传出涕哭声,“呜呜,黄仙婆说,我,我这儿是,有妖附身啊~”

    “胡说,简直就是一派胡言!你们,你信她不信老夫?!”

    ……

    这一声怒吼硬生生打破了医馆的宁静雅致。苏千璃挑眉一笑,双手抱臂站在门外,继续听。

    “小儿面部两侧唇裂,此乃先天之状,何来妖邪之说!”

    “这又不是什么不治之症……”

    原来是兔唇之症。皮相对人来说是颇为重要,民间许多人不识得此症,故以为是母胎时吃了兔肉,或是犯了什么讳忌,所以多有抛子弃女的事情发生。

    医者,当存仁爱之心,苏千璃不禁对这个老医者多了几分敬佩。

    里堂的声音还在继续。

    但是苏千璃听着听着,便心头一跳,这声音……

    忆起那夜雨中的沙哑苍老的声音,苏千璃眉心直突突,脊背顿时冷汗淋淋,双手也放了下来。

    不会这么巧吧。

    此念头一出,便疯狂缠绕在心头,箍得她难受,苏千璃抬脚就踏进医馆,一面走着一面又担忧,若真的是那怪老头,那自己岂不是有性命之忧了?

    他是说过暂时不要她的小命,但不代表,自己可以这么肆无忌惮的出现在他面前。

    思及此,脚步蓦的顿住,把后面追上来的玄儿吓了一跳,“姑娘?”

    高雪蝉也不明所以的跟了进来,“怎么了?千璃。”

    苏千璃松了送绷紧的后背,后知后觉道:“没事,就是想进来看看。”又对高雪蝉说:“你不是要抓药吗?之前可是这的大夫给你把脉?”

    高雪蝉摇摇头,道:“我的药方子都是向府里的大夫要的,这药是我自己出来抓的。”

    苏千璃眼底闪过一丝可惜,“哦。”

    “抓药的地方是在后堂,我来过几次,与这的药童相识了,平时就自己来找他们抓药。”高雪蝉轻车熟路的将两人带到后堂。刚一撩开帘子,苏千璃就闻到了一股清新的药香。

    这是……山茶花。山茶养阴润肺,倒是做香料的不错选择。

    苏千璃往前堂望了一眼,就进了抓药的后堂。

    高雪蝉抬眼望去,没有发现那抹唠叨的身影,便乐了,想来是在前堂帮忙了吧。她来到柜前,玉手在台面上叩叩两声,须臾,一个唇红齿白的小童子爬了起来,揉着眼睛的模样似是没有睡醒一般。

    嘟囔着:“又是高姐姐啊……”

    高雪蝉轻笑,抬手就给了他一记爆栗,“还睡?你师兄在前堂都要忙死了!”

    “啊!”小童双手捂住脑袋,浑身的瞌睡虫都跑光了。

    “你这母老虎,越发不像当初那般温柔了。”小童刚想控诉,眼眸一下子就看到了高雪蝉身后的两人,身子便怔住。

    “高姐姐,这是……”

    小童看了一眼苏千璃那清冷的神色,怯生生的问高雪蝉。

    高雪蝉背着苏千璃给了他一个白眼,两人的年纪分明都差不多大小,为何他要怕一个小姑娘。

    “这位……是个贵家小姐,你称她为苏姑娘就好。”

    “千璃,这个是我在医馆认识的小友,穆伦。”

    穆伦?这可不像是中原地域的名字。苏千璃视线放在那个药童身上,浅笑着点点头。

    看起来跟自己一般大小,个头不差,身子却异常瘦弱,倒有点像是先天不足。细长的眉目青涩柔和,脸色略有苍白之感。

    苏千璃忽的蹙眉,不知为何看着他的眉眼似有几分熟悉感。

    浅笑清冷,宛如林中谪仙,飘忽得不可让人靠近。

    只一眼,穆伦便不敢抬头看她,低头诺诺一笑,“苏姑娘安好。”就转头对高雪蝉道:“知道你今日要来,我已经把你的药抓好了,等会儿,我去给你拿。”

    待穆伦逃跑似的走后,苏千璃就走到柜台前,“我很可怕吗?”

    问的自然是高雪蝉,后者低低笑道:“不可怕,就是长得像吃小孩的。”

    “……”苏千璃扭头就走。

    待走到门口时,苏千璃又听到穆伦糯糯的声音。

    “高姐姐,给。”

    “嗯。”

    “哎……高姐姐。”穆伦糯糯的又叫住高雪蝉。

    “什么?”高雪蝉抿唇,极力忍耐道。

    “下次叫我可不可以温柔一点,脑袋疼……”穆伦浅笑,说着摸摸头。

    “嘶~”高雪蝉又扬起手来,向他比划威胁。

    穆伦吓得连忙躲到柜台后,哈哈大笑起来。笑声萦绕在堂里,实在突兀,苏千璃按捺不住,回头看他,却怔了怔。

    那是怎样的笑?无邪,纯真。瘦弱的身子裹在单薄青灰色衣衫里,一抖一抖的,恍若冬日柳絮,惹人怜惜。

    高雪蝉佯装打他,到底是拿他没办法,那无奈的样子,似是苏雅笙对调皮的苏盛华一般。

    高雪蝉瞪了他一眼,转身,“我走了。”

    身后又传来糯软的一声:“高姐姐,你不见见沚鹤师兄?”

    高雪蝉一噎,干脆道:“不见。”

    好不容易不用听他唠叨了,她是傻了才凑上去见他。

    苏千璃最后又深深望了穆伦一眼,转身离开。

    “你跟他们很熟?”出了沉和医馆,苏千璃问道。高雪蝉掂了掂手里的两包药,闻言一怔,抬头道:“尚可,我这病断断续续的有好些日子,一来二去的与他们就相熟了。”

    “你可知,那个叫穆伦的药童是什么身份?”

    高雪蝉又是一怔,心道稀奇了,苏三姑娘居然会对一个陌生人这般好奇。

    “原也不是很熟悉,不过是听沚鹤……就是医馆里的另一个药童,他告诉我的。”

    “他和沚鹤都是孤儿,从小被收养在医馆里,那老医者就顺势将他们收作徒弟了。”

    孤儿啊……苏千璃脑海里立刻浮现出穆伦方才在医馆里的笑颜。这般可怜的身世,幸得上天眷顾了。

    思及那老医者,苏千璃眸光沉了沉。巧合也好,误会也罢,还是等到父亲下朝回来后再与他说。

    两人走到巷子时,突然听到身后远远传来一声:“高姑娘~”

    三人皆愣,回头望去,只见一个青灰色衣衫的少年追了上来,他头戴方巾帽,帽额中印着沉和两字,肤如玉质般白皙,两目清亮,似一个温润如玉的书生。

    他手里提着一小药包,神色匆匆追上来。

    高雪蝉讶然,挑眉问:“沚鹤?”

    苏千璃侧目看了他一眼,这是医馆的另一个药童?

    沚鹤停在三人面前,略有喘息,认出苏千璃的身份不凡,便向她鞠了鞠,随后将手中的药包递给高雪蝉,道:“穆伦弄错药包了,这个才是你的,高姑娘。”

    高雪蝉挑眉看着他,眼里隐隐含着调笑,“你们怎么这么不靠谱。”说着,就将两个药包换了过来。

    沚鹤面色微红,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怪我,之前你的药都是我在配,穆伦他不知道,我,我也忘了告诉他。”

    高雪蝉满不在意的“哦”了一声,再无他言。

    药送到了,沚鹤看了看高雪蝉,张口欲语,却终是没有说话,随后道了别转身就离开,苏千璃三人也转身离开,待快要走出巷子时,又听到了沚鹤的声音。

    还是在唤着高雪蝉。

    三人又停了下来,高雪蝉面露不耐,回头看他,“又怎么了?”

    沚鹤长身玉立在清幽巷子的另一头,玉容浅浅笑着,似三月的春风,暖人心田。

    他冲她摆摆手,薄唇一张一合道:“入秋了要多注意身体,夜晚不要吹冷风,当心再着凉了,药记得多熬一会儿,我在药包里放了蜜饯,要是苦就吃它……”

    高雪蝉美眸翻了个白眼,又来了,啰嗦。还不等他把话说完,高雪蝉就不耐烦的挥挥手,“知道了。你回去吧。”

    被打断了,沚鹤也没有生气,温和一笑,“再见。”

    苏千璃收回视线,随后平静问道:“他心悦于你?”

    乍一听,高雪蝉和玄儿都惊了一下,随后纷纷脸红。

    大元女子多端庄矜持,这种话,怎么能随口就说。只是苏千璃从小生活在寺院里,少了些世俗的束缚,行事言语颇有些格格不入罢。

    高雪蝉是知道的,掩唇低低咳嗽一声,嗔怪道:“千璃你误会了,我跟他不过是相识一场而已,这话……日后不可乱说。”

    苏千璃挑了挑眉,不再说话。

    两人出门的时间短,约莫一刻钟,抓好药后,并没有在街上闲逛,而是直接回府,只是不想回到府里时,已经是另一番景象。

    她们还没走进后院,就听到了乱糟糟的争执声。细听之下,还有女子的哭泣求饶的声音。

    苏千璃惊疑,这声音的来源似乎是从她的梨潇院处传来。

    苏千璃快步赶往后院,高雪蝉美眸微眯,精芒乍现转瞬即逝。她抬脚也跟了上去。

    如苏千璃所料,声音确实是从她的院落里传出。苏千璃回到院落,进门便看到一个瘫坐院里的绿萝女子,她哭的双肩颤抖,白皙的容颜上满是泪水。

    苏千璃蹙眉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她是谁。倒是玄儿惊讶道:“这不是翠耳吗?她怎么在这里……”

    “她是谁?”苏千璃向玄儿问了一句,就向翠耳走过去。

    玄儿也跟上去,“原本是三公子身边的贴身侍女,后来妙儿过去了,她就转而服侍四姑娘了。”

    高雪蝉站在廊下,没有跟上去,目光扫视了翠耳一番,眼里一丝冷意嘲讽闪过。

    一个婢女,怎能在这主家小姐的院落里毫无形象的哭哭啼啼,说轻了,是不懂规矩,说重了,是不敬主子。

    玄儿沉着脸,问:“翠耳姐,你这是在干什么?”

    翠耳抬头,一看到苏千璃,眼睛的水势一下子停住,连忙上前扒拉着苏千璃的裙摆,又哭道:“姑娘,奴婢不是故意如此的……”说着,她的声音突然卡了一下,沙哑得似是哭了很久。

    苏千璃没有理会她,抬眼看了看四下,没有下人,空落落的院里只有翠耳一人的呜咽声。

    是谁,擅自做主支走了她院里的人?

    苏千璃这才低头看她,语气平平道:“慢慢说。”

    “奴婢是来找高,高姑娘的,听闻她一早就来你的院子里了。”翠耳道。

    苏千璃疑惑不解,“找她,那你这又是为何?”

    高雪蝉已经从廊上走来,绯红裙摆一摇一摇,犹如一朵朵娇艳芍药,风中轻摇。

    翠耳一看到她,眼里就充满了怨恨,从地上爬起来,指着高雪蝉的鼻子骂到:“你,你为什么要害我?!”

    一言出,众人解释懵懂。高雪蝉更是吃惊,退后一步,害怕似的捂着胸口,“翠耳姐姐,你在说什么?”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