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候全文阅读(携壶提剑醉三秋)最新章节更新_窃候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窃候

作    者:携壶提剑醉三秋

类    型:穿越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9 04:35    最新章节:卷一 窃钩者诛 第十三章以命相搏

—————————————————————————————————————

窃候全文阅读: 一场科学实验,让徐明穿越到不可知的异世界成为了徐国公子叶的替身影子,家国情仇,诸侯争战在这乱世之中徐徐展出......

—————————————————————————————————————

窃候最新章节试读:

    一直抱着剑的东城看到自家公子神勇异常,急忙跑到台下递出刀,徐明右手拿着刀柄,转身望着犹横慢慢走过,随着步伐刀从刀鞘中露出,“这好长的刀如此怪异,”台下有公子在议论,围观的徐国人此刻安静下来注意力都在台上。徐明右手握着刀柄左手拇指向下反向握着刀身未开刃处,左脚前躬,犹横看着这怪异的拿刀方式以及那柄寒光闪烁的长刀,这公子恐怕不简单,从未有如此怪异的刀,希望接下来莫伤了他。

    犹横提着巨剑看着徐明蓄势待发,徐明看那剑上未干的血迹,握着刀的手更加有力,便向前刺出,犹横拿巨剑挡住,徐明一直在进攻劈砍突刺,犹横一直防守,看样子这位公子也就这样了弱的很,便大力的开始挡开,徐明双手虎口微麻,力气真大心里盘算着对方身材高大健壮力气大,我得灵活寻找机会,随即试探性的围着犹横左一下右一下的扰袭,台下众人看着被徐明戏弄的团团转的犹横发出一阵笑声。

    犹横有些恼怒,进一步他退一步总是以刁钻古怪的方式给他一击稍不留意便被有可能被伤到,瞪着双眼准备出重手了,再次双手蓄力握着剑踏步旋转向徐明逼近离得近了就像风车一样转起来,还来这招,徐明之前看到这招的厉害,当即算好距离向着犹横的方向直接趟地滚2圈用刀刺向犹横的左腿,犹横见状反应不及巨剑去势此刻正是背对徐明,借此良机徐明用朝着犹横腿后刺去“啊”犹横痛叫,强忍着痛变换巨剑方向愤怒的朝徐明砸去,徐明早料到又向之前滚回去,那巨剑擦着后背砸到台上,发出“咚”的巨响伴随着咔擦木材断裂声,徐明喘着气站起来,差点要是被砸中估计这会就归天了。

    犹横拄着巨剑喘着粗气,发红的双眼紧紧盯着徐明,大腿上的伤口流血不止,刚刚强行变招伤口被刺中后有些撕裂,徐明看这情况提刀便劈过来,犹横向右侧推了一步用巨剑拍向徐明侧身,徐明躲避不急用手臂贴刀挡着“咣当”退后七八步跌倒在地,手臂发麻,胸口火辣辣的疼血气上涌,犹横这时依着巨剑道“公子,就此罢手我们平局如何”徐明艰难咽下那口血,这是要给双方台阶下,这样打下去都要受重创,咧嘴道“罢手不是不可以只要你做一件事”说完指着台下横尸一旁的义士,“你给刚被你袭杀的义士磕头赔罪,以子礼厚葬”

    “什么你要我给一贱民跪下,以他儿子身份处理后事”犹横怒极而笑,“公子叶怕是被打傻了,不曾有这么好笑的事”台下的诸公子中有人大声的说着,说完便发现周围一片安静围观的徐国人一个个盯着他,又激动的有义愤填膺的。

    徐明笑了笑,可笑的尊卑之分,“公子可知你这是在侮辱我等士人”犹横气愤道。“哦,同样是人你随意可杀之,那今天我身份比你尊贵你还不乖乖的伸头过来让我的大刀砍上一砍”徐明讥讽道。“我乃桓国士人,再说一贱民,不值得贵公子之尊动手”犹横正色道。

    “哈哈,好一个士人,今天不以身份只以人来,你我不分高下只分生死,”徐明说完便举刀砍向犹横,犹横虽气愤但是若真重伤徐明,就算不致死自己怕也要引罪自裁。

    徐明刀刀直指要害,“公子,要是在不停手莫怪我犹横不客气”徐明不说话手中的刀越发的狠厉起来,犹横见横竖躲不过便心一狠就算自裁今天也要狠狠的给这狂妄的徐国公子重伤,要是打死了或许会造成外交事件也对女公子声望不利。

    徐明管不了那么多反正自己早晚是要死的人,就剩下一条命可以拼,无惧便无畏,只是挥刀攻击,没有防御只有不断的进攻。犹横心里叫苦这哪是比试竞技这是拼命的架势,索性杀了他。不在格挡就算被刺伤也要杀了他于是举起巨剑以势大力沉一剑定乾坤,徐明多年练习的反应收住虚招以拔刀式看向劈来的巨剑,咬着牙用手举刀准备硬抗这一剑,“啪”徐明被重重的打趴在地上刀护手被砸的豁口右肩恐怕是断了趴在地上吐了好几口血,

    围观的徐国人一阵惊乎,都伸着脖子看向台上,叶煊拍着桌子站了起来,大喊“公子叶”这时诸公子们也都站了起来,紧紧盯着台上,犹横看趴在地上吐血的徐明这时心里后悔准备看看徐明还有没有救,这一下自己知道有多重,徐明见犹横走过来眯着眼,流血的嘴角闪过一丝笑意,就是现在强忍着剧痛完好的左手拿起快要断了的刀用尽力气砍向犹横的右腿,刚刚左腿受到伤害的犹横瞪大了眼睛,避无可避的距离。

    “噗嗤”刀刃入肉的声音此刻在徐明的耳中听的是那么的悦耳,徐明没看也知道这腿怕是废了退窝处至少筋断了,“啊”看着趟地上捂着退惨叫的犹横。挣扎着慢慢站起来捡起刀拄着地刀身微颤怕是要断了有裂纹了,又吐了口血,这次真是重伤了,挪到犹横边这时台下众人早就被反转的一幕吓傻了,一边带着面纱的女子看了一眼快步走到一旁的马车旁。

    徐明垂着右手左手拄着刀居高临下,望着台下回首在左肩擦了嘴角牵动伤口“嘶”笑了笑然后看着犹横,“凡人等,皆是平等,”说完朝着台下,“凡我徐国人,人敬一尺我回一仗,若伤我一指,便断指回之,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一命抵一命。”说完用刀抵着犹横的胸口,刚刚还惨哼不以的犹横,听到这话便闭着眼,没有求饶,自一开始便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命运。

    这时候马车旁的蒙面女子得到授意高喊到“公子刀下留人,”徐明转头,女子见状“我家公子希望能饶过犹横,他已是废人”徐明有用力刀刺入身体,“不可”那女子高呼,徐明笑着用尽全力刺入,犹横睁大双眼看着徐明双手握着刀身,能活何必求死求生欲让双手紧紧抵着刀不让再刺进半分,徐明望着地上的犹横的眼睛道“活着要比死难得多,安心去吧”咬着牙一点一点的把刀狠狠的插入犹横的心脏,犹横知道自己是活不了放弃挣扎,左手被刀刃割破双手都是血,用哪沾满血的右手抓着徐明的衣角身体抽搐着徐明眼中闪过一丝不忍,这一切短短几秒,但是在徐明眼中仿佛很久久到不堪再忍受摧残的刀断了徐明支撑不住跪倒在地,与犹横虽死依然睁大的双眼近距离对视。

    徐明想要站起来,离开这里他有些不敢望着那双眼,刚刚的勇气此时消弥殆尽,挣扎着站了起来,望着叶煊东城往自己这边跑来围观的国人朝自己跑来,然后便倒下,真疼啊,倒地的瞬间他只记得一个字痛......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