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疯批夫郎总想杀本妻主全文阅读(爱吃荔枝的小虎牙)最新章节更新_救命!疯批夫郎总想杀本妻主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救命!疯批夫郎总想杀本妻主

作    者:爱吃荔枝的小虎牙

类    型:穿越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6 03:45    最新章节:第138章 一切回归开始(大结局)

—————————————————————————————————————

救命!疯批夫郎总想杀本妻主全文阅读: 储娇逃,风云川追,储娇插翅难飞! 储娇与府里的倾城美妾举杯对饮, 与明秋阁的神秘阁主谈天说地, 与朝堂上尊贵清冷的国师对峙, 与黑暗中危险可怕的男人交易, 储娇打算跑路的时候,还未走出丞相府就传来城门已关的消息。 储娇:“......” 风云川把醉酒的她拥入怀,在她耳边轻喃,“小笨蛋,都是我啊!”

—————————————————————————————————————

救命!疯批夫郎总想杀本妻主最新章节试读:

    西凌来了人!

    储娇接收到消息的时候一愣,她放下糕点,打了个哈欠,终和裕宠溺的问,“又困了?”

    储娇点点头,她远行的计划一直未实行,每天睡不够的睡。

    南熏和贺临从天牢放出来后,储娇睡的时间更长,每日睡觉的时间比清醒的时间还长。

    “西凌来人干什么?”

    终和裕在批阅奏折,毛笔点点墨,摊开奏折,袖子往上露出骨节突出的手腕,“前几日朝堂不稳,他们在边境试探,裴宏言带兵打退了,他们来求和。”

    “那要好好接待啊!”好好两个字储娇说的极慢。

    终和裕笑笑,“两国交战不杀来使。”顿了顿,“大婚还在筹备。”

    储娇放下吃了一半的糕点,捂住嘴巴打了个哈欠,“我困了,你批奏折吧!吃饭不用叫我了,”

    几乎是储娇刚出去,喜宝进来跪下,“西凌来使已到驿站了。”

    终和裕眉头一皱,这么快,来的早了两天。

    朝堂上闹哄哄,一瞬间寂静下来,不是天皇终和裕来了,是数日不见的储娇出现在朝堂上,精神很好,面色红润,众人仔细看他,关漾漾扯住她,“你瘦了,天皇没让你吃饱饭吗?”

    那架势,好像要把终和裕打一顿。

    储娇摸摸脸颊,“没有吧,我整日吃的好,睡得好,定不能瘦。”

    她一直走到前面,季英华双手并拢,“储相!”

    “右候还健在,可喜可贺。”储娇笑着还了一礼。

    两人见面的形式依旧在。

    终和裕坐上龙椅,先看了储娇一眼,又看向众大臣,“西凌使臣到了,今晚宴会大家可携带家人来。”

    有大臣气呼呼站出来,“依臣来看,西凌此次并不是真心求和,使臣也有嚣张的很。”

    “对,趁天皇登基之际进犯边境,天蒲应该打回去。”

    储娇忍不住怼回去,“这位大臣,不如您带兵打回去。”

    她张了张口退回去,储相惹不起,惹不起啊!

    “天皇,民间最近发热咳嗽的百姓不少,冬日将过去,臣提议,把伤寒药材降些价,差价朝廷国库出。”

    终和裕沉思一会儿。

    “可查明原因了?”

    “并不是普通的伤寒,排队买药的人不少,百姓还未恐慌,贺大理寺丞正在管理天蒲治安,现在一切正常。”

    “储相认为呢?”终和裕看向储娇,众人都看向她。

    储娇垂眸看的认真,天皇都在等,众人自是不敢出声。

    “发热,咳嗽持续多久了?”原来储娇一直在听,季英华面色不善,以前重要的事情女皇都会过问她的想法,现在储娇隐隐有压过她的架势。

    “半月。”

    “时间不算久,我跟你去看看。”储娇扯起她就走,走到门口还不忘回头告诉终和裕一声,“你们继续,我去看看。”

    终和裕摆摆手,示意她去吧!明目张胆的宠溺。季英华心里冷嗤,看你们还能嚣张多久。

    医馆门口水泄不通,百姓堆在一起,储式药馆也是如此。

    储娇跳起来都看不到里面,一旁的老者佝偻着背咳的厉害,脸色青紫,咳的撕心裂肺。

    储娇后退一步,心里闪过不好的念头,大喊,“都排队,隔开,有点距离,不要聚在一起。”

    她喊的缺氧,没人理她,一旁的大臣看不过去,正要上前去组织众人,储娇掏出大理寺令,“大理寺卿在此,听我命令,不要聚在一起。”

    储娇掏出手帕系在脸上,又走去下一个医馆,半晌她回头,“你拿着我的令牌去大理寺,把人都调出来,告诉全城医馆门前排队的百姓距离远一些。”

    储娇正在组织秩序,“听话的人储式药馆的药全部半价。”

    一时间,百姓自发的排好队,储娇满意的勾唇,“有手帕的都拿出来系在口鼻处。”

    肩膀被拍了一下,“我没有手帕,你还有吗?”

    储娇从袖口掏出一个递过去,不经意的回眸看到他的笑,手里的手帕被他拿过去。

    “季承轩!”

    他身着紫衣优雅尊贵,布料在阳光下泛着波纹,储娇认不出布料,“你怎么没穿大髦?”

    储娇歪头靠在毛领上,皮肤雪白的和毛领要融为一体。

    季承轩看到她也很惊喜,据季英华所说,储娇被困在皇宫里啊!

    手臂被拍,季承轩笑笑,“好久不见!”

    “别客套了,混的不错啊,有护卫吗?”储娇歪头看他身后的人,空无一人。

    “有,在,你说,我帮你。”季承轩在驿站到嘴边又咽了回去,看储娇的表情她并不知道他是西凌的使者。

    “天蒲要危险了,你以后出门记得系上帕子,远离人群距离,这次伤寒不太正常。对了,每天回去喝一点。”

    季承轩垂眸听的认真,储娇抬手晃了晃,“你在听吗?”

    季承轩点头,跟在储娇后面帮她组织人群。

    季英华焦急的在里间来回踱步,季承轩怎么还不来,她感觉热了,脱掉大髦,茶水喝了几杯。

    贺佩玉带着大部队人马全程寻找储娇,气的储娇恨不得捶她,“你不管理天蒲,找我干什么?”

    储娇坐在包子铺的凳子上,揉揉太阳穴,她困了。

    “天皇分派人数保护你,还有国库拨过来的药材,银子,这得听您的意见不是。”

    “你看着办,确保生病的人都能分到药材,对了,把驿站空出来,让西凌的使者搬去别地,把严重的百姓安排过去。”

    贺佩玉瞧了一眼坐在储娇对面的季承轩,“使者就在你对面。”

    “你啊?”储娇揉揉眉心。

    贺佩玉向季承轩努嘴,储娇偏头,“你?”

    “嗯。”

    ……

    晚上,晚宴已经开始,不见西凌的使者,季才眼神询问季英华,怎么办?

    季英华再次看向门口,不等了,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小厮。

    嘭——

    天空炸开一朵烟花,季英华嘴角忍不住上扬,她要成为下一任女皇了。

    终和裕手撑着脸,看不出丝毫焦急的神色。

    良久过后,计划中进宫夺位的兵没来,储娇走在前面,身后是季承轩。季英华隐隐觉察不对。

    “梦醒了,右侯,快点还能追上女皇陛下,继续在她左右。”

    季英华拍桌而起,“储娇你要干什么?”

    “这要问右侯了,外面的兵据说姓季,本相没让进。”

    季英华浑身颤抖,季才不动声色拔出折扇里的匕首,对着储娇刺过去。

    季承轩一脚踢飞,半空握住,一个旋转,角色互换,季才仰头不敢动。

    南熏摘掉惟帽来到储娇身边,终和裕眼眸动了动,没有阻止。

    “来人,把右侯打入天牢,诛九族。”

    “臣冤枉!”季英华中气十足,“臣什么都没做。”

    “难道等你夺位成功再打入天牢吗?”储娇白着小脸,坐在终和裕下面的石阶上。

    南熏矮身探上她的脉,被储娇躲过,她笑着说,“我自己还能不知道吗?这次不用你带着了,直接陪你。”

    “我从没想过你陪着!”

    终和裕递过来一块糕点,“忙了一天了,吃点。”

    储娇咬了一口,“好吃!”

    手中的半块糕点垂落,南熏红了眼眶,终和裕抱起她,轻声说“孤带你回宫歇息,累了吧!好好睡一觉。”

    ……

    呼吸机里发出咕噜的声响,储娇慢慢睁开眼睛,白色的天花板映入眼帘,她眨了眨眼睛。

    手指轻微颤动,医生进来换药,看她睁开眼睛,诧异的检查她的瞳孔,“你可真是上天都偏爱的幸运儿。”

    “终和裕!”

    男人诧异,“你知道我?”

    对床的机器也发出响动,储娇的床位被摇起,她不敢置信,“风云川!”

    医生回头,“两个幸运儿,你们认识?”

    储娇倏地笑了!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