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末独行全文阅读(王家小郎君)最新章节更新_汉末独行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汉末独行

作    者:王家小郎君

类    型:穿越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8 18:05    最新章节:第三百零七章 三国

—————————————————————————————————————

汉末独行全文阅读: 建安十二年,张辽随军破乌桓,刀斩乌桓王塌顿建安二十三年,曹彰再破乌桓,降服轲比能青龙三年,轲比能陈兵塞北,兵指大汉,并州刺史王雄派遣刺客韩龙击杀轲比能,保大汉并州数十年太平! 见惯了太多的三国争霸,也见多了穿越到三国振臂一呼,文臣武将美......女谋士纷至沓来,也见多了穿越到三国之后,无所不能,我都不喜欢我想写一个不一样的三国,一个乱世中的小人物,他改变不了这个乱世,但是他不会被这个乱世所改变因为故事性,调整了事情的时间线,小说,敬请见谅【展开】【收起】

—————————————————————————————————————

汉末独行最新章节试读:

    虽然这当今天下所有人都说,天下三分,天下三分,但是江东一直只是一个吴王,还是只属于曹氏朝廷的吴王。

    当初江东西抗刘玄德,北阻曹子桓,那也算得上是坐实了他天下一大势力的名声。

    只是这种名声,却是换不来一个皇帝之位,甚至于,到曹丕死前,江东众将明知道曹丕动不动就拿着自己的江东说事儿,但是就是不能吭声,任凭他三天两头的吓唬自己,也只能陪着笑脸俯首称臣,时不时的还得给曹氏上供。

    在这种委屈之中,江东就这么度过了好多年。

    孙权在此之前,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混成这个样子的。

    曾有很长很长的时间,无论是谁,一提起他孙权,那都是继承了父兄的基业,这肯定就是第一句。

    初平二年,孙坚因奉袁术之命征讨荆州刺史刘表,不幸战死。丧事毕后,全家迁往广陵郡江都县。

    这个时候,九岁的孙权失去了自己的父亲,但是他还要努力的学习只是。

    (《三国演义》上面说孙权曾经在九岁的时候,去荆州找到了刘景升,去讨要自己父亲的尸体。

    但是最后作者好生的考究了一番这件事情,可以明确的告诉诸位了,这件事那就是十分扯淡的,不单单孙权没有去,他大哥孙策也因为年纪太小没有去。

    他们两个不出意外都跟着自己的母亲呢,被自己的母亲严加教导!

    《建康实录》:后坚薨,夫人家于舒,抚育孤幼,严于母训。这句话说的不单单是孙权,应该还有孙坚,说起来的话,当时跟着孙坚的应该是他的堂兄弟孙贲。

    《三国志·卷四十六·吴书一·孙破虏讨逆传第一》:初平三年,术使坚征荆州,击刘表。表遣黄祖逆於樊、邓之间。坚击破之,追渡汉水,遂围襄阳,单马行岘山,为祖军士所射杀。兄子贲,帅将士众就术,术复表贲为豫州刺史。

    《三国志·卷四十六·吴书一·孙破虏讨逆传第一》:坚薨,还葬曲阿。)

    初平四年的时候,孙权就被大哥孙策派来的吕范将军等人带到了舅舅吴景那里,当然还有他的母亲等人,开始了寄居的生涯。

    次年,孙策为袁术攻打庐江郡。扬州刺史刘繇深怕被吞并,欲对孙权及其母等不利,于是朱治派人到曲阿迎接孙策母亲及孙权等幼弟,提供养护。

    后来,孙权跟着吴夫人迁往历阳县,又迁往阜陵县!

    直到兴平二年,孙策起兵渡过长江,在击破刘繇后,派陈宝到阜陵接家人回曲阿!

    从中平元年,时任佐军司马的孙坚随朱儁征讨黄巾军。孙权与家人都留居九江郡寿春县开始,到兴平二年。

    长达十一年的时间之中,孙权就不断的在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寄居,然后逃往,最后去下一个地方。

    这足足的十一年时间之中,孙权除了逃往还学会了很多事情,很多很多,不该他这个孩子学会的事情。

    所有人都说孙权为人性度弘朗,仁而多断,崇尚侠义,喜欢蓄养贤才,因此渐与父兄齐名。

    也有很多人说,他孙权年少有才,说他他常跟随在孙策左右并参与内部事务的决策,其才能令孙策都自叹不如!

    甚至都有传言说,每当宴请宾客时,孙策常常回头看着孙权说:“这些人以后都会是你的手下。”

    还给了他两个很好很好的伴读,一个朱家的样子朱然,一个从豫州汝南郡固始县避祸江东的胡综,都是很好的人才。

    但是这都不是他真的学会的,他真的学会的是皮厚心黑,这种不应该出现在他这种公子哥身上的词语,却是孙权最喜欢的东西,因为十一年的逃往寄居生活告诉他,若是不这么做,他会很惨。

    而有了这种经历的他,对待很多事情上都会很早熟。

    在孙策收得丹阳、吴、会稽三郡之后,十五岁的孙权被任命为阳羡县长,吴郡太守朱治察举他为孝廉,扬州刺史严象举其为茂才。后又代理奉义校尉。

    然后孙策被打的和三孙子一样。

    建安四年到建安五年年初这段日子,孙权随孙策讨伐庐江太守刘勋。刘勋败逃后,又进军沙羡,讨伐江夏太守黄祖,收得了庐江、豫章二郡。

    不过这段时间,孙权没有领兵,这是第一次有很多人怀疑,他孙权的带兵本事,是不是和他的父兄完全没有可比性。

    毕竟江东猛虎孙文台,江东小霸王孙伯符,那都是天下间赫赫有名的统帅,但是到了孙权那里,似乎这个家伙和孙家天生的武将没有任何的关系一样。

    就在这种怀疑之中,孙策死了。

    建安五年,孙策被许贡门客行刺而去世,临终前命孙权接替其位。孙权当年只有十八岁而已,被东汉朝廷册拜为讨虏将军,兼领会稽太守,驻守吴郡。

    孙策刚刚统一江东没有多久,地方士民及宾旅寄寓之士仍存异心,因此孙权最初掌管江东时,局势动荡不安。

    庐江太守李术更是公开反叛,宗室内部庐陵太守孙辅通敌曹操、孙暠企图夺权,丹阳太守孙翊和宗室重臣孙河遭到杀害,豫章、会稽等地数万山越也伺机作乱。

    什么叫做内忧外患,现在这就叫做内忧外患。

    被无数人质疑没有本事的孙仲谋看着这一副惨淡的景象,也只是淡然的接受了江东之主的位置,脸皮之厚,让无数人嘲讽都没有作用!

    孙权以张昭为师傅,以周瑜、程普等旧臣,统御诸将。先率军消灭李术,得其部众三万余人;阻止宗室反叛;

    又灭山越六千,收编万余。他又广招贤才,聘求名士,诸葛瑾、鲁肃、严畯、步骘、陆逊、徐盛、顾雍、顾邵等人被招至麾下,安定了地方大族及宾旅寄寓之士之心,稳定了江南局势。

    在史书上或许这些事情只能分配在短短的几句话之中,但是这些事情做下来,他要顶着多么大的压力,他要做多少事情,他能够做的就是无数人在嘲讽和拒绝的时候,满脸微笑的告诉他们,你们说得对,我还要继续做。

    十八岁之后的年华,比那举家逃往的十一年更加的让他难忘,因为更加的难受,更加的让他痛苦,不过他靠着自己这些年锻炼出来的脸皮,让一个十八岁的家伙,慢慢的坐稳了那个位置,慢慢的得到别人的承认。

    之后他用了五年的时间,做了唯一的一件事情,孙权三次进攻江夏郡,最终击杀黄祖,吞并江夏郡大部。

    虽然胜利了,但是江东对他的意见就更加的大了,五年打下半个江夏郡,想当年他的父亲,一年直接打进了洛阳,他的大哥孙策,五年直接荡平了江东。

    怎么就到了这个家伙这里,五年还没有能够拿下来一个江夏郡,不过孙权脸皮厚,他不怕。

    赤壁大战,孙权的代价出现了,或许是因为太多的人看到了这个家伙的内心,直接提出了在曹操南征的时候,大家干脆投降,也好帮助天下早日一统。

    曹操占领江陵后,给孙权写信,直意要取下东吴之地。孙氏阵营内部分化为主战、主和两派,主战派以鲁肃、周瑜为代表,主和派以孙权的老师张昭为代表。

    要知道作为江东之主孙权的老师,张昭的威望之大,便是孙权都很是担心的。

    此时,鲁肃从江夏带来刘备的谋士诸葛亮,表明刘备联孙抗曹的决心。

    周瑜及时返回,说明曹操的种种弊端,战有望获胜。

    或许就是因为这件事,让孙权果断决定,以周瑜、程普为左右都督,与刘备合兵,和曹操决战。周瑜用黄盖之谋,以五万人于赤壁大破曹操军。战后,刘备、周瑜等又追击至南郡,曹操只好撤回北方,留曹仁、徐晃在江陵,派乐进镇守襄阳。

    这一战算得上是相当的经典了,但是所有人看重的都是周公瑾,江东美周郎运筹帷幄之中,直接让曹孟德大军灰飞烟灭!

    孙权对此没有嫉妒,至少表面上他没有任何的嫉妒。

    当甘宁在夷陵被曹仁包围,周瑜采纳吕蒙的计策,留下凌统抵御曹仁,以一半兵力驰救甘宁,获胜而返。

    同年,心中或许有些不忿的孙权亲率大军围困合肥,派张昭攻打九江郡的当涂县。张昭出兵不利,孙权攻合肥亦未能破城,最后只得退兵。

    这一次,似乎他的名声再次差劲儿了不少,孙权不知兵已经成为了江东的笑谈。

    建安十四年,周瑜顺手拿下了偌大的南郡,让当初孙权用了足足五年时间才拿下来半个江夏郡的战绩,再次黯然失色。

    孙权得南郡后,满脸微笑的任命周瑜为南郡太守。

    同年,刘备上表奏封孙权代理车骑将军,兼任徐州牧。孙权与刘备在京口相见,并同意将那个周瑜费劲了心思得到的南郡等借予刘备。

    二人此次会面,巩固了孙刘联盟。曹操为防范孙权,强制内迁淮南的民众,引发江淮十余万户百姓惊慌,使其尽皆渡江归附孙权,这一次孙权很开心的将这份儿功劳送到了自己的身上。

    或许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孙权慢慢的知道了自己善于干什么,他不适合去带兵打仗,论这个本事,他是无论如何都比不上自己的那个哥哥和父亲的,所以他决定了稳坐后方。

    建安十五年,在孙权的支持下,孙权亲自任命的交州刺史步陟南征,荡平了交州九郡,让他们无不望风而降。

    交趾太守士燮率领众兄弟接受孙氏管制。唯有刘表所任命的苍梧太守吴巨阳奉阴违,最后被步骘所斩。

    建安十六年,他修筑了那再之后赫赫有名的濡须坞以防曹操南侵。

    建安十八年正月,曹操攻打濡须坞。孙权以舟师围攻曹操水军,俘获三千余人,曹军溺亡数千人。

    在濡须坞与曹丞相相持一个多月后,孙权成功地劝退曹操。

    建安十九五月,孙权亲自统兵,但是不参与指挥的情况下,带着吕蒙、甘宁征讨皖城,虏获庐江太守朱光,获取人口数万。自此,孙权控制了江淮南部。

    建安二十年,刘备收取益州,孙权遣诸葛瑾讨还荆州,刘备不从。盛怒下的孙权以吕蒙为将,连下长沙、桂阳、零陵三郡。

    刘备亦起兵五万赴公安,关羽将三万于益阳与鲁肃对峙,吕蒙、孙皎、潘璋等人纷纷赶来支援,大战一触即发。然而,曹操于此时率主力西征汉中,刘备面临着极大的威胁,与孙权议和·。

    最终,长沙、江夏、桂阳归属孙权,南郡、零陵、武陵归属刘备,这一次的胜利和谈判,突然让孙权觉得自己变得有些厉害起来了,最重要的是江东众人也是这么认为,这个主公或许是突然觉醒了自己的潜能,变得能打了也说不定。

    与刘备议和后,孙权直接趁热打铁,亲自率领大军再次征讨合肥。

    结果就是他的大军刚到合肥城外,便遭遇了张辽的突袭,猛将陈武奋战至死,孙权弃旗登山,方得以脱险 ;在撤军时,孙权又再次遭遇了张辽的突袭,在吕蒙、凌统、甘宁等人拼死保护下,孙权蹴马趋津,助鞭过桥,再度脱险。

    这一次张辽的威望不威望的已经不重要了,他孙权的名声是已经丢光了,已经人到中年的孙权,被这么一场大败臊的也是满脸通红,不过得益于他的经历,这件事他还是扛过来了。

    从合肥被张辽打成了三孙子之后,之后无论多么严峻的形势,无论多么凄惨的事情,无论多么紧张的大战,孙权都保证了一件事,他绝不给主帅添乱。

    该怎么打仗就怎么打仗,反正自己就是不动口,只看着,或许就是对战事最好的帮助了。

    这种靠着脸皮过日子的生活一直持续了他孙仲谋的大半辈子,直到有一天,他孙仲谋不只是江东之主了,还是曹孟德的盟友,是曹丕的盟友,是刘玄德的盟友。

    当他发现子记得身份已经变成这种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或许也得要点脸面了。

    当然,再决定要脸面之前,他要先出卖自己的盟友刘玄德,和他们共同的敌人曹孟德一起,将荆州的关羽给坑杀了。

    以后,成为了这天下之间吴王的孙权也开始看向那个位置了!

    说实话,当孙权看到比自己年纪还小,辈分还小的曹丕都已经成为了皇帝之后,他对于那个位置得期盼还是很严重的!

    尤其是自己还要俯首称臣的前提下!

    (孙权的年纪的确是比曹丕大了五岁,孙权是公元182年出生,而曹丕则是公元187年出生的!

    但是相差五年的他们,孙权的辈分确实是比曹丕大了一辈!

    孙权的亲妹妹孙尚香是刘备刘玄德的前妻,而刘玄德和张翼德恩若兄弟,不过曹氏向来不认这个,因为张翼德的老婆是夏侯家的侄女夏侯娟。

    这样一算计的话,孙权的确是比曹操低一辈儿,当初孙权之所以将妹妹嫁给刘玄德那个老男人也是想要和他们这两个人拉平地位和辈分儿,谁知道张飞最后当了人家的女婿,弄得刘玄德这个和曹孟德称兄道弟的老家伙也是尴尬的很。

    最后干脆两个人直接选择了各自论各自的。

    曹孟德说生子当如孙仲谋,直接拿孙仲谋当亲儿子说的,而孙权则是和刘玄德一口一个妹夫,就要从这里找辈分儿,觉得自己和曹孟德他们是同一个辈分儿的。)

    总之,孙权看着曹丕的篡汉称帝之后就已经很是心动了,说实话,到了他这一步,已经是有实无名的江东之主了,若是想要再次出兵,北伐中原的话,他能够做到的也就是去助助威,师出无名。

    所以无论是干什么,孙权都要想办法在走上去一步,但是这个时候,孙权出现了一个问题。

    曹丕篡汉称帝之前,曹家在中原已经经历了两代,两代人全都是魏王之位,也就是说他已经走到了王位,想要再进一步,非常的简单。

    只需要将反对者都杀掉,剩下的人,其实已经是又准备了,异性封王,十人九反。

    而换句话说,紧接着想要继承汉室江山的那个家伙,西川的刘玄德,先不说和自己的恩恩怨怨,他最起码也已经是汉中王了。

    再加上刘家子孙的身份,他想要登基称帝,恐怕比曹氏更加的容易,甚至还有可能忽悠住不少汉室的忠臣去投奔他。

    这般运作之下,孙权赫然发现了一个问题,他自己到现在也只是一个侯爷,吴侯!

    虽然说吴侯与吴王相差很多,甚至可以越过公爵直接封王,但是这也没有人说,可以越过王位直接称帝的,他需要先称王,这个时候,他只有投靠曹氏这一条出路了。

    毕竟为了荆州,他已经将刘玄德得罪死了,得罪的死死的。

    这个时候,他如果出现了什么问题,刘玄德最大的选择就是趁火打劫,绝对不是和之前一样帮助他了。

    孙权此时为了能够顺利的称王称帝,他必须要有为王为帝的尊严,他不能和之前一样了,出尔反尔,皮厚心黑的。

    他只是江东之主的时候,他可以趁着盟友不备,抢夺盟友的地方....收回自己的利息!

    现在可不一样了,当孙权想要称帝的时候,他就要改变他的态度了,他要有自己的威严,不能让别人小看,更加不能让麾下对自己的命令出现什么质疑。

    因此明明在荆州立下大功的吕蒙只是一个南郡太守,而作为副将的陆逊却是得到了荆州刺史。

    孙权就是要告诉他们,雷霆雨露,具是天恩!

    不过陆逊拒绝了自己的恩宠,他宁可在扬州当一个别驾,所以陆逊得罪了自己。

    孙权最后失去了吕蒙,投靠了曹丕,但是在刘玄德大军攻伐江东的时候,他还是要启用陆逊,哪怕陆逊败给了一个无名小将吴班,那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因为当初的江东只有这么一个人,能够掌握江东全部的兵力,世家以及自己的亲信。

    琥亭一把大火,让刘玄德几十年的心血灰飞烟灭,陆伯言也成功的成为了天下间数一数二的名将。

    但是这种名将却是没有得到孙仲谋的重用,所谓雷霆雨露,具是天恩,他陆伯言要为自己当初的拒绝付出代价。

    曹子桓三路大军征伐江东,在这种危机的时刻,江东几乎全力以赴,但是孙仲谋依旧是没有动用陆伯言,不得不说到了中老年,他的这个小气劲儿,那是越来越厉害了。

    之后不得不说江东积攒了这么多年的厉害,老将之中除了吕范还略有些差劲儿之外,剩下的人都是不差分毫。

    其中朱桓大胜曹仁的一战,虽然最终交手的是曹仁的儿子曹泰,但是也让人们知道了,江东的新秀们都在成长。

    曹休打败了江东老将吕范,朱桓逼死了曹魏大司马曹仁,这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

    这个时候,知道大战结束,作为江东大都督的陆逊都没有出场,但是曹魏的曹真依旧是将战局转了回来,让江东失去了最好的机会。

    也让旅陆逊失去了一次机会,作为江东大都督,本想着依靠这一次大胜,能够主动邀请孙权称帝,这是陆逊和接替张昭成为江东吴国首任丞相的孙邵联名上书,请求孙权称帝,希望由此能够改变孙权对自己的看法。

    结果曹真也是一把大火,不但烧死了孙家的后起之秀孙桓,更加浇灭了孙仲谋的称帝之心,在刘玄德和曹子桓默契的配合之下,孙仲谋只能再次拿出那不要脸皮的本事。

    一边和自己的手下败将刘玄德议和,一边和完全打不下自己的曹魏曹子桓俯首称臣,上供求饶。

    换一个人,恐怕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气死了,看看刘玄德,最后失败了一次就直接不行了,再看看人家孙仲谋,和刘玄德一样,也是从头失败到结束,刘玄德好歹还有个名将的名号,孙权那是名将发掘机啊。

    谁和他打,谁就能够成为名将,这么多年下来,孙权也没有感觉心里不舒服什么的,最可气的是最后自己好不容易打赢了,还要想着自己的手下败将去低头认错,上供求和。

    最后他孙仲谋能够好端端的活着也是不容易了,更别说孙仲谋再之后刘玄德死了之后,和西川蜀汉再次结盟的时候,自己的那个前外甥啊,那叫一个过分啊。

    最后明明是江东更强,结果却是要将西川的人还回去不说,还要再次为西川的臣子一般。

    虽然不用上供求和,但是他却是感觉到无比的委屈,孙权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自从当上了那吴王之后,自己明明没战必胜,可是自己却是越来越没有脸面了。

    之前自己执掌江东,虽然经常被人打的和三孙子一样,但是江东却是日益壮大,别人都说他孙仲谋乃是一个多么厉害的人,可是到了现在,明明他孙仲谋也和父兄一样了,很能打,但是却没有人再看得起他了一样。

    曹子桓的七年时间里,不断的在嘚瑟嘚瑟的拿自己说事儿,动不动就是大军出动,一副在江东和徐州的边疆之地钓鱼捕虾的,虽然他也知道那是曹子桓是为了对付后面的利城为首的诸多青徐势力。

    但是谁敢保证他就没有真的动兵的意思?

    在不久之前,孙权再次重用了陆逊,或许是因为陆逊主动上书,请求孙权登基称帝这件事情感动了孙权,让孙权对他放松了对他的怀疑。

    这些年,虽然陆逊一直不能够再领兵了,但是陆逊仍然是他的心腹,至少在外人眼中是这个样子。

    黄武二年四月,陆逊和丞相孙邵率领群臣上表,劝吴王即帝位,孙权谦让没有答应。

    六月,刘备去世,后主刘禅即位,由诸葛亮辅政,与东吴和好,恢复了吴蜀联盟。凡吴、蜀关系处理,孙权都令陆逊与诸葛亮通信,又刻了自己的玉玺,放在陆逊的住所。

    孙权每次与刘禅、诸葛亮的书信,先征求陆逊意见;给蜀的文书,也先给陆逊看,有不对的,就让陆逊修改后直接发出。君臣间相互信任到如此程度,这在之前的各个朝代的历史上是少见的,孙权觉得就算是放到后面,那也是少之又少的。

    黄武五年春,陆逊因驻守的地方缺粮,上表命令诸将广开农田。

    孙权知道之后,没有反对而是直接回复说:“主意很好!即日起我父子亲自领受一份农田,用给我驾车的八条牛分拉四犁耕作,虽然比不上古圣贤所作,也可以与大家一样同等劳动。”

    十月,陆逊上表劝孙权广施恩德、减轻刑罚,放宽田赋的征收,停止户税的收稽。

    孙权再次认同他的观点,表示二人情分特别不一般,喜乐与忧虑实同。于是孙权命令有关主管官员写好全部的法令条款,派郎中褚逢送给陆逊和诸葛瑾过目,让他们增削修改。

    黄武七年的时候,孙权终于作出了决定,他要对曹氏动手了,将曹氏压在自己身上的那块大石头搬开,好好的做一件自己这么多年,一直想要做却是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

    黄武七年五月,吴鄱阳太守周鲂派人送亲笔信给扬州牧曹休,谎称受到吴王责难,打算弃吴降魏,请求派兵接应。

    当然,这些都是吴王孙权主动让他做的,目的就是能够将这个曹魏的东南屏障解决掉,让自己能够更加安稳的做好那件事情。

    八月,孙权进驻皖口,拜陆逊为大都督、假黄钺。于是陆逊统领六师和禁卫军而摄行王事。孙权亲自执鞭为陆逊在前开路 ,令百官朝陆逊下跪。孙权又派奋武将军朱桓、绥南将军全琮为左、右督,各统兵三万袭击曹休。

    这一次,他重新启用了陆伯言,从新启用了这个与众不同的家伙,最后成就了自己的事业。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