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溪一梦全文阅读(宁轩公子)最新章节更新_观溪一梦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观溪一梦

作    者:宁轩公子

类    型:穿越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7 08:00    最新章节:第366章 徐州纳妃

—————————————————————————————————————

观溪一梦全文阅读: 能不能把传统文学和网文给合起来?有西游的写景,红楼的言情,水浒的豪气,三国的大气与智慧,梁羽生的严谨,和网文的爽……文少是个有梦的人,所以想试试。 并且同时推出文少的第三世《应劫慈王》。来,带上酒和故事,一起去三国众英雄中感受风云骤变、热血烟云。 我们诗酒同行,以一个现代人的目光,去看那些古代的事儿……

—————————————————————————————————————

观溪一梦最新章节试读:

    兴平元年(194),孙策攻取庐江,破城后孙策便有了立足的地方。而关中大旱,谷价腾贵,一斛值钱五十万,关中有人易子相食。不时有关中人物流落到庐江来,孙策学唐王的治理庐江,一时之间美名远播。

    若是朝庭无能,说是皇帝不聪明,也不见得。同年七月,献帝令侍御史侯汶出太仓贮米作粥施舍饥民,但侯汶克扣粮米,饥民死者如故。献帝生疑,亲自于御座前量米做粥,遂知有诈。乃使侍中刘艾追查,将侯汶治罪,自此之后,饥民多得保全。

    就这事,足已说明献帝智商并不低,而天下形势成这样子,多是桓灵二帝之‘功’,献帝在深宫中想要奋发图强,却是有心无力。献帝想着唐王回京,可是这意思都不敢表露,更别说下旨了。而唐王也不敢进京,怕犯众怒而自身不保,再说,他唐王又怎么知道这皇帝的想法。

    一个满目疮痍的神州,英雄枉自嗟叹,却无法力挽狂澜。时到年底,陶谦病重,嘱其别驾麋竺迎接唐王继任徐州牧。公子没有办法,只得暂领徐州牧。陶谦亡,公子着人以诸侯之礼葬之。

    麋竺有妹年方二八,便着人为媒,说与唐王为妃。公子自是不允,将消息传往岳阳,车宁以为滋体事大,非是个人小事,便招众女商议,又与国内文武商讨对策。众女皆来电劝之,更有一班文臣联名来电道:“麋竺有资产万亿,食客数千人,如果处理不好,他便投了别人,心中记恨公子而枉动刀兵,因此血流成河?怎么能因一己之私而让天下百姓流离失所呢?”

    车宁更是来电说:“多一女,不差一口饭,拒此女,万人之血白流,望三思。”

    吴颖更是说:“要你讨个小的,又不是要你命,真是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公子长叹不息,莫非是传说中的桃花劫?公子心里想,找这个没见过面的人,还不如找花无语呢,可是人在权力中心,凡事由不得自己胡来,招来麋竺说:“麋大人呀,我这时缺少你这样的人才,但是,我这里的法律制度对你很不利呀。所以我在想,你还是不要到我这里来的好。”

    麋竺大笑不止,爽朗地说:“能来投唐王,就不想过有利可挣,我麋竺虽然不是什么王公贵族,却也是家产巨万,要是图利,守着我这一亩三分地就可以了,何必费此周折呢?”

    公子郑重地说道:“我这里是不准养下人的,可以请工人,但是要付工钱的,还有地只能自己种,自己种不了的地,是要无偿交公的;不种又占着,是要下大牢的。不准人口买卖,原来的买卖人口的合同、协议全失效。”

    麋竺大笑道:“不就是散尽家财嘛?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公子叹了口气说:“徐州不是久呆之地,此处四面受冲,乃是四战之地,无险可守,我要调至少三分之二人的人口南下,你若是要跟我,必然也得随我放弃徐州,否则,别人会拿你家人威胁我,我若施救不及时,倒害了你一家老小性命,所以我一直拒绝与你联姻,这才是关键所在。”

    “我既答应以君为主,身家性命尚可捐之,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公子遂纳麋小姐为妃,麋竺卖尽家财,有愿意跟的食客就带着到公子这里去学习,或安家,不愿意的遣散,迁往建安、会稽等地。唐王急调三个特种旅入徐州候命。屈君问道:“为一张超如此兴事动众,值得么?”

    公子望着屈君道:“你怎么知道我是为张超呢?”

    屈君道:“吕布人品不好,任何人拿到都头痛。其他人都不值得我们为之一战,能让主公看上的只有张超了,但是张超虽然武艺超群,但是他是士族,若不从我,广陵反而取不得。”

    公子遂听其言,放弃北上了。其时巴陵运力足,万吨级的船便有十数艘,到第二年春,一众愿意跟着走的人口和该运走的物资差不多运完。正在命人打听前方战况,准备随时离开徐州,有诸葛瑾前来问其弟的消息。

    公子接见,以佳宾之礼待之,诸葛瑾:“借问王爷,我家人在那边可还好?”

    公子笑道反问道:“到我那上学是不要学费的,还包吃住,有书过亿卷,他要是真心求学,怎么会不好的呢?”

    诸葛瑾道:“听说了,但不曾过去,原以为传闻难信,如今王爷亲口所言,必然不假。”

    公子满脸疑惑的说:“大唐之中,以人为本,天下太平,民心向善,你弟尚知要学知识,为天下百姓造福址,你这个做哥哥的倒是不以为然,本王便是有些看不懂。”

    诸葛瑾笑道:“跟你就是为天下百姓,跟别人就是为乱天下?”

    公子冷声道:“正是!我若要取哪,哪不是手到擒来?”

    “天下人恐怕不服吧!” 诸葛瑾面露愠色。

    “为何不服?”公子轻笑。

    “持兵分权,帝王将相不服;迁民均产,士大夫与大户不服;起早贪黑,出生入死,却没有特权,将领与士兵不服;每个人都应自食其力,懒人不服;不能上进为特权阶层,穷人不服。试问天下谁人服之?”

    一番歪理邪说,把公子气得哈哈大笑。“来,南宫信,你来回答他!”

    “让每一个人都有做人的尊严,让每一个百姓都有饭吃和房住,让每一个百姓都可以做主,也许明天的皇帝就是今天谁家的下人。那里懂这个的人,有数百万人了,能识字算算的,也有几百万人,我们的学校,有几十万在校学生。我那里,因为水平高了,科技发达了,肉随便吃,酒随便喝,只要不违法就没人敢欺负他,制度是大家共同制定的,摆在案头,别人为什么不服?”

    公子玩他,故意让一小孩子驳他,诸葛瑾听了哑口无言,红着一张老脸在那里,怔怔地说:“这这这......”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