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爷他总拿郡主没办法全文阅读(西米林夕)最新章节更新_世子爷他总拿郡主没办法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世子爷他总拿郡主没办法

作    者:西米林夕

类    型:穿越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7 04:00    最新章节:大结局

—————————————————————————————————————

世子爷他总拿郡主没办法全文阅读: 徐年十岁失去双亲?不怕,看她怎么慢慢变成一朵假白莲花,智斗徐家众人。 传闻徐年活不过二十五岁?那又如何,看她素手如何追踪奇案。徐年誓死不愿交付真心? 看谢长安如何一步一步走到她的心里。各位看官,尽情关注徐年怎么将一手烂牌打成王炸。

—————————————————————————————————————

世子爷他总拿郡主没办法最新章节试读:

    禾安一年。

    江湖门派寻梅派鬼煞派被两名男子灭了门,掀起了不小的风浪,而青衣剑客也慢慢的从江湖中彻底消失,而宫内的勤慧太妃也被秘密.处死,谁也不知道原因,其忠诚的宫女也随之而亡。

    妗子看着谢长安趴在徐年的冰棺上一动也不动,有些无奈:“小长安,快起来去吃饭,不然姐姐可不高兴了。”

    谢长安不肯起来:“不要,我不要。”

    如今谢长安的智力犹如三岁孩童,将军夫人听此噩耗之后,竟一病不起,几月之后也撒手人寰。

    所以谢长安一直住在了皇宫,和徐年永远的在一起了。

    妗子默然,他有的时候还真的很羡慕他,至少不用忍受这般非人的痛苦,疯了好啊,疯了好,哈哈哈哈哈哈。

    妗子仰天长笑,笑着笑着眼角的泪又出来了,而谢长安也不闹了,拉着妗子的袖子:“哥哥,我要吃栗子糕。”

    妗子摸着他的脸:“好,吃栗子糕。”

    晋安今日带了一壶酒来,就放在煌曦殿的大院中央的石凳上,他看着谢长安被妗子牵了出来,心里很不是滋味。

    “来喝点酒?”

    妗子面无表情道:“有小孩子在,你还喝酒?自己偷着喝去吧。”他早已习惯他的来无影,去无踪了。

    晋安皱眉:“他可不是小孩子。”

    谢长安有些不满:“我就是小孩子!臭哥哥。”他的桃花眼里满含纯真。

    晋安苦涩一笑:“好,你就是小孩子。”怪我没有早点回来,让你一个承受了这般的痛楚,让你变成这般模样。

    “喂,你以后打算怎么过?”这句话他是对接妗子说的。

    妗子没有回头,手里还是牵着谢长安的手:“以后?现在都不知道怎么过,我又怎会知道以后会怎么过?”

    “可能就是种种花,养养草,养养人什么的,然后带着她的冰棺走到自己给自己修的坟墓里死去罢了。”

    晋安又道:“慢着,我知道一个人,可能会有办法,我们郴州一行中,黄鹤曾为了救回他的小儿子,也为他造了一座冰棺,然后借别人的命续他的命。”

    妗子脚步顿了顿:“你以为我没有想到吗?可是我觉得现在很好,没必要改变。”

    要是她活了,肯定会和他在一起吧?那样他真的会忍不住杀了这个疯子的。

    晋安叹气:“你们就这样互相折磨吧。”他仰着头喝了一壶酒。

    妗子勾起嘴角,折磨?这个词不错。

    百里金明下朝,直奔煌曦殿而来。

    “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免礼,免礼,妗子呢。”

    “回皇上,正和世子爷在后院吃午膳。”

    百里金明忽的停住了脚步,罢了,这个时候他们应该也不喜欢自己打扰吧,“别告诉他们朕来过。”

    他转而去了地牢。

    国师等人全都被囚禁在这,如今已有了一年半的时光。

    “百里金明,谢长安,你们快放本君出去!”顾均宸每日都在呼喊,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回应他。

    百里金明一身黄色龙袍,缓缓而来,他的眼神淡淡的,看着他们道:“如今留你们时间够长了,对不对,来人,都杀了。”

    他背后出来五个青龙卫,俨然就是青曲等五人,“是。”

    牢内惨叫声频频响起,最后到了姬荃和墨桓,他们环抱在一起,被一刀刺穿心脉而亡,死也死在了一起。

    所有人都不知道最狠的那个人从来不是百里玄庸,而是百里金明,他表面上退居朝堂,不问朝堂之事,其实暗地里谋划江山,激化了五国间的矛盾,就连那个蜘蛛也是他找来的,没错,徐年是间接死在了他的手里。

    可那又怎么样?

    父皇啊,你偏心偏的没边了,我才是太子殿下,而且是当了几十年太子殿下,可到了临了,皇位转眼成了妹妹的女儿。

    呵呵,百里金明掩住了笑意,不顾袍子上不小心粘上的鲜血,抬步走出了阴暗的大牢,从阴暗走向了光明。

    青曲擦了擦脸上的血,五个兄弟都一言不发的回了自己该回的地方,文鹄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她鼻子很是灵敏,一下子就闻到了青曲身上的血腥味。

    “去哪里了?”

    青曲默默地抱住文鹄的肚子,道:“对不起。”文鹄摸着他的脑袋道:“怎么了,你跟我说什么对不起。”

    青曲闷闷道:“让你担心了。”

    文鹄知道他心里有事,问道:“你想说什么就说,别让我担心好不好”

    青曲抚上文鹄的脸,描绘着她的眉目:“我们青龙卫背叛了女君,害得女君……”

    文鹄眨了眨眼睛,有点不明白他的意思:“背叛……女君?”

    青曲缓缓道来:“女君中毒一事我们是可以帮她躲过去的,何况还有小青和小银蛇在,它们一直是我们养着的,一只蜘蛛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是百里金明,他……说……”

    文鹄沉了脸:“说什么了。”

    青曲苦涩一笑:“他说女君不会死,她身上有牵丝,我们不必作出无谓的挣扎,将计就计,这样才能把真正的凶手找出来。”

    文鹄锤着他的脑袋:“所以你信了?就当真没有去管过女君!你是青龙卫!你是女君的人,你为什么要听一个王爷的话?”她肚子也忽的有些下坠,仿佛要生了一般,“青曲,我肚子好痛。”

    青曲着急道:“怎么了这是,我这就去太医署,你……小清,你来夫人这里看着夫人。”

    文鹄的命没有保住,一尸两命。

    青曲怨恨自己,整日饮酒度日,最后也醉死在楚河边上。

    徐信本想混入宫中,奈何防卫实在过强,他无可奈何,则原道返回,带回了女君薨逝的消息。

    徐轻箐很是感慨,那个时候她已变成了待嫁之女,对象是一个老实巴交的读书人。

    百里瑞鹤也于禾安一年身亡,死因不详,他带着小索回到了现代,这边属于他的故事结束了,而那边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时不待我,我也不待时,几十年转眼就过去,当年的那个“孩童”还是一个“孩童”,而徐年的尸体还是那个尸体,许多人都已经死了一轮了,也马上要轮到他们了。

    徐年睁开了眼睛,这里是哪里?她为什么动不了?她眼睛直溜溜的看着四周,好像是那个百里瑞鹤的时空。

    “你看她,醒过来精神那么好,眼睛到处看呢。”

    “乖宝,看妈妈。”

    一个小男孩走了进来,桃花眼,小琼鼻,很是可爱,“林妈妈,这就是你生的小宝宝么?”

    林母笑着摸着他的脑袋:“对啊,这是我生的小宝宝,你想不想要抱抱啊。”

    小男孩摇头:“我怕把她摔了。”

    徐年看着他,眉眼真像他呀。

    初见的时候,他也是眨着桃花眼,跟她说了一句:“我都看到了。”

    而现在她也想说一句:“是你吗?”

    小小的徐年抵不过睡意,迷迷糊糊睡了过去,小男孩奶奶道:“她睡着了。”

    (全剧终)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