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承君心全文阅读(蜗牛Dee)最新章节更新_锦绣承君心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锦绣承君心

作    者:蜗牛Dee

类    型:穿越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7 01:45    最新章节:第一百九十五章 执手

—————————————————————————————————————

锦绣承君心全文阅读: 为同娘亲争一口气,锦瑟收藏起自己美丽的容颜,化作人人嘲笑的丑女。岂料意外相救的那人,毫不费力就看穿了自己的伪装。 两情相许时,本以为就此便可执手一生。奈何造化弄人,她意外卷入了一场移魂换体的术法之中,成了人人得而诛之的恶女。隔着陌生的皮囊,就此,她与他再不是知心人。 锦瑟:“呐,公子可愿与小女赌一场?” 萧晟:“赌什么呢?” 锦瑟:“赌我变换了容颜身姿,公子可仍会认得出。” 萧晟:“那又有何难呢?” 情之所起,本就是始于姑娘的锦绣之心呢。

—————————————————————————————————————

锦绣承君心最新章节试读:

    “想必是狄国的公主?”

    被问的人显然也不是很清楚,回答地含含糊糊。

    “我见过狄国的公主,双十不到,这显然不是。”

    几人说不出个所以然,却又想多看几眼,便跟着走了好些路。

    到了前面一个凉棚处,有一个说书的见他们连这都不知道,忙为众人释疑。

    “嗐!你们这就浅薄了吧,这是老狄王的妃子,听说是原先那位梁王的女儿。这不、老狄王升天了,他二子继位,成了新任的狄王。这太妃在狄国的处境就尴尬了,加上她又是咱们澧朝人,难免思乡,数次上表陛下,说要还朝。咱们陛下宅心仁厚,便应允了。”

    “这次便是跟着使臣的队伍回来的。”

    说书先生见众人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难免有几分得意。

    “旁的不说,咱家这百晓生的名头倒是能担得起的。”

    有相熟的人故意打趣他,“那你给我们说说当今小殿下的生母是哪个?”

    说书先生登时吃了瘪似的,摇着扇子道,“不可说、不可说!”

    “什么不可说,我看你就是不知道吧,还百晓生呢!”

    说书的最不乐意见的就是别人说他不行,当即就不管不顾起来,“嗐!你附耳过来!”

    “听说、小皇子是棺材子!”

    围得近的几人听得此言,立刻哄散而去。

    “你这还没天降福瑞来得靠谱呢!”

    “哎!别不信啊!”

    说书先生挽留着众人,可惜,这人呐,一旦好奇心得到满足,便没了意思,还不如回家睡觉去呢!

    狄国使臣的队伍遥遥入了皇宫大内,一行人被安置在偏殿,只等着晚间的夜宴。

    太妃坐在上首,闭着眼,不知在想些什么。

    余下的几人,初来乍到,也战战兢兢。一时之间,这大殿之内竟没有半个人说话的声音。

    忽然,半开的大门外,一个小小的蹴鞠滚了进来。

    “殿下,还是让奴才去捡吧,惊扰了贵人可不行!”

    内侍尖细的嗓音从外面传来。

    可惜的是,他还未来得及进来,门口便探过来一张圆圆的小脸。

    “这便是你说的贵人?”

    小殿下如今刚刚会说话,正是对什么都感到好奇的时候。可这次不知为何,目光才触及太妃的面孔,他便愣住了一般。连蹴鞠都不要了,冲过来就扑向太妃。

    太妃也望着他,两个人大眼瞪小眼,隔着一拳的距离,就这样呆呆地看着。

    “娘!”

    突然,他开口叫道。

    身边伺候的内侍,此时也顾不上得罪不得罪,立刻冲上前来,抱起小殿下就走。

    口中还念念有词,告罪道,“太妃恕罪,殿下不懂事,您多担待。”

    索性这太妃是个好说话的,只点了点头,便让他下去了。

    可小殿下却哭闹个不停。

    回了自己的寝殿,就开始耍脾气,谁劝都不好使。

    宫人没办法,只能去泰安殿请萧晟。

    “闹着不肯用膳,碗碟都碎了好些。”

    常寿边替萧晟研着磨,边悄声徐徐说道。

    萧晟的脸,微不可查地沉了下来。

    “胡闹!”

    说着,便一甩袖子,去看望自家儿子。

    “父皇,我见到娘亲了,我要娘亲!”

    小殿下一见萧晟,也顾不得许多,连滚带爬地寻了过来,指着墙上挂着的仕女图就要他过来评理。

    “就在外殿,我分明见到了,他们却说不是!”

    萧晟望着墙上自己昔日手绘的仕女图,想到外殿的那人,心中只当是他认错人了。

    “父皇跟你说过,娘亲去了很远的地方。”

    “是啊,娘亲是从很远的地方回来的!”

    狄国,不远吗?

    他生的聪慧,见那太妃身上的服饰乃是狄国特有,便更加笃定了她是自己的娘亲。

    萧晟被闹得没有办法,一把托起儿子的屁股,扔到了圈椅上。

    “去将狄国太妃请过来。”

    听得这话,小殿下可算是不闹腾了,当即在萧晟脸上吧唧了一大口。

    不多时,内侍的通传声从外面传了进来。

    萧晟大手一挥,让他们将人带进来。

    他们也算是旧相识,萧晟却有些不愿意面对。

    那人婷婷袅袅的身姿从殿外进来时,萧晟隐约觉察出一丝异样。

    她,似乎有些超出认知的异样。

    抬眼望去,女子不知为何,眼中蓄满了泪水。

    身边的小儿早已按捺不住,扑到对方的脚下,嚎啕大哭起来。

    “几年没见,你娶妻了?”

    她沙哑着嗓子,开口问道。

    一股直击心田的喜悦,从萧晟的心中窜起。他猛然站起,打了个踉跄。

    许久,他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锦瑟,你、你回来了?”

    原来,自槐花巷自焚之后,锦瑟的一缕游丝不知受何指引,遥遥飘到了狄国。

    在那里,她眼见这李思华病苛沉重,日渐消瘦。

    许是因此,李思华的魂魄消散了,她得以回到自己的身躯里。自那之后,她心中最挂念的便是萧晟。

    她还有未尽的话想要对他说,于是一月一封的家书,遥遥求他放她回来。

    直到踏入故土,之时,她的心才安静下来。

    “是、是我!”

    锦瑟伸出手,想露出笑容来,却不知为何声音带着哽咽。

    萧晟一把握住她,将她涌入怀中。

    身下的小儿,显然对老爹抢了自己娘亲的行为很是不满,嘟着嘴推搡着二人。

    萧晟久不于人前显露情绪,难免有些羞涩。

    “这是我们的孩儿啊。”

    他说着,将小儿捧到锦瑟的跟前。

    “你自城墙跳下之后,我便一直用水晶棺存着你的尸身,尚能维持一息尚存。后来,瑟瑟跟我说,你腹中尚有胎儿,但若是剖腹取子,你便必死无疑。槐花巷之后,你的尸身便开始腐烂了,我没办法,只能让他出世。”

    萧晟解释道。

    锦瑟望着面前玉雪一样的人儿,实在不敢信这是自己的亲骨肉。

    “上苍垂怜。”

    日暮的余晖照在一家三口的身上,说不出的温馨。

    直到常寿在殿外遥遥地提醒,晚宴的时辰要到了,萧晟这才依依不舍松开锦瑟的手。

    翌日,澧朝的陛下在众臣面前宣布要迎娶狄国太妃为皇后,举国哗然。

    群臣在泰安殿门口跪了三日,可越跪越觉得不对劲。

    “这都快七八年了,陛下才想起来立后,若是咱们反对,那陛下万一要是反悔了岂不是更糟?”

    “是啊,有总比没有好吗!”

    “可是,这嫁了一次的女子做一国之母,传出去岂不是笑掉大牙?”

    “一国之母贵在品性,和这些有何干系!”

    ……

    所幸有了前车之鉴,这次立后的事情竟来的无比的顺利。

    册封大典上,锦瑟站在萧晟身侧望着身前跪倒的众臣时,脸上止不住的笑意。

    原来,跟他站在一起的感觉,是这样的。

    萧晟紧了紧她的手,眸中闪着微光。

    这天下,朕可有幸与你执手相看?

    锦瑟无声回握,幸甚至哉。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