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假圣人全文阅读(魂断青楼)最新章节更新_北宋假圣人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北宋假圣人

作    者:魂断青楼

类    型:穿越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7 01:35    最新章节:第八百八十六章 突如其来的迷惘

—————————————————————————————————————

北宋假圣人全文阅读: 陆子非穿越的是一个最好的时代,士大夫与皇帝共治天下,但是战争给了他心灵的创伤,无数老弱妇孺失声痛苦,陆子非决定为这个坚强的民族做点什么,借用张载的一段话就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一部曲折重生的故事就此开始了。

—————————————————————————————————————

北宋假圣人最新章节试读:

    邵雍放松身体,半躺着反问道:“范先生觉着此时的大宋还不够强盛吗?”

    范仲淹在邓州十年没挪窝,用旁观者的眼睛注视着大宋日新月异的变化,在他看来最直接的体现就是老百姓的生活变好了。

    在这个过程中,一些潜移默化、润物细无声的东西到现在为止,其中的某些道理他还没想明白,看似是朝廷在推动,实则朝廷只是起了一个桥梁的作用。

    “强盛的定义对老百姓来说是填饱肚子,对商人来说是挣到越来越多的钱,对士大夫来说是家族的愈加强大,对朝廷呢?有钱,军力强大,文人谋国,武将拼命。”

    邵雍嘿嘿一笑,“范先生起于微末,一生大起大落几经沉浮,知道的,经历的自然比我这个一辈子只会读死书的人要强,你和我讨论这个问题没找对人。”

    范仲淹自嘲道:“大宋朝像我这样的人还少吗?”

    “不,不,不,先生自然是不一样的,我给出的解释可能会很牵强,但是含章说过一句话‘我手所指的地方,无人敢反抗天国之威,那就是强大,强盛。’”

    “汉武帝的穷兵黩武?”

    “这个问题讨论下去估计需要几天几夜,含章是个不错的人选。”

    范仲淹见邵雍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挑了挑眉头说道:“我如今不是代表朝廷,官府,只代表我自己,尧夫不必这么警惕,现在的我仅仅是一个行将朽木的老头子而已。”

    邵雍说道:“先生这话恐怕自己都不会相信吧!”

    宋朝的高级文官退休后基本都得到了善终,这不代表朝廷就对他们放任自由,该监视的一个也不会少,汴京城里疑云密布,这个时候范仲淹来洛阳,要说一点目的性都没有,邵雍第一个倒立吃粑粑。

    范仲淹放弃和邵雍的争论,对边上装傻充愣的陆子非说道:“小子,不说点什么吗?”

    “啊!范先生您说什么。”陆子非转过身若无其事的说道。

    范仲淹指着陆子非笑骂道:“这些招数我二十年前都不玩了,老老实实交代,老头子我可没有那么多耐心。”

    陆子非说道:“先生来洛阳的目的是什么?”

    当陆子非问出这个话的时候,躺椅上邵雍的耳朵也竖了起来,能让范仲淹不辞劳苦千里迢迢来找一个晚辈,绝不仅仅是想来洛阳看看这么简单。

    “你猜猜看”范仲淹犹如一个老顽童一般看着陆子非。

    “小子猜不到,与您浩瀚的智慧比起来,小子这点萤火之光还是不放光芒的好。”

    范仲淹说道:“你师傅一个方正的人我真想不通是怎么教出你这么一个油滑的小子,十年时间过去,你难道就看发现自己越来越像一个官僚,和最初的预想越离越远了。”

    陆子非淡淡的说了一句“人总是会变的”

    “你还是在埋怨河东路的那十年,你是一个异类,走的路线和任何人都不同,当然这

    也是建立在你的才智之上,但是没有地方上的沉淀,这对你来说始终是个别人攻讦你的借口。”

    这是还有怨言啊!在范仲淹的心理,陆子非是一个识大体的人,在河东路的十年应该是能想清楚这里面的计较,现在看来,少年始终是少年,一个世袭罔替的秦国公还不能让他泄愤。

    “先生想的太多了,此刻说这些话没有意义了,您还是说说来洛阳的目的。”

    范仲淹的表情还是有点不甘心,陆子非要是对大宋有了怨艾,范仲淹不想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也不敢想象大宋损失陆子非后的样子。

    “世家的概念已不可考究”

    在这中间范仲淹停顿了一下,组织了一下措辞道:“两晋世家达到了巅峰,不是世家子弟基本没有出人头地的机会,之后的混乱让世家遭到了严重的打击,隋唐两朝的帝王也是不留余力的打击士族,而我朝的情况你也知道。”

    陆子非这是听明白了,范仲淹说了这么多就是想表达陆家已经成为了毒瘤,成为大宋前进道路上的一颗绊脚石。

    “先生想让学生怎么做?”

    范仲淹用探视的语气说道:“陆家现在是不是太大了?”

    大吗?陆子非在脑海中过滤了一番,好像还真的挺大,可是在个人、国家的原始积累阶段,必须要有这么一个人出现,好比‘一个人先富起来’的理论,陆家不过是恰逢其会罢了。

    陆子非说道:“秦国公府和镇南侯府一分为二还不够吗?陆家做的是正经买卖,给朝廷的赋税一文不少,而且奢侈税的概念还是我第一个提出来的。”

    陆家是一块难啃的骨头,这是人所共知的一件事,而赵祯暗示范仲淹来做这件事,范仲淹一开始是拒绝的,可禁不住赵祯国家和民族的糖衣炮弹。

    据户部和审计司不完全统计,陆、李、曹三家的总资产加起来已经远超国库里的钱,而且这还没有计算那些挂名在名下的产业。

    如若赵祯身体还好,赵昕能顺利的接位,陆家的问题可以忽视,可现在出了意外,赵祯要为孙子考虑就不能放任陆家联盟继续下去了。

    范仲淹脸上略显为难的说道:“含章,个人的利益永远不能凌驾于国家之上,我想这个道理你比谁都懂,‘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你是这样给你的学生教的,为人师表,你自己忘了吗?”

    从称呼上的变化就能感受到范仲淹心态上的变化,因为他知道对陆子非只能从内心去感化,强来只会适得其反,但陆子非的反应却告诉他,陆子非并没有打散陆家联盟的想法。

    陆子非轻笑道:“先生这话说的有点跑题了,学生自认自始至终都在为一个目标努力,至于您说的那些,不过是实现目标过程中的一点小产物而已。”

    范仲淹听到陆子非的狂言无语道:“小产物?用你自己的话说那是不亚于一个朝廷的商业帝国,就因为你口中的小产物,你知道多少人晚上夜

    不能寐吗?”

    当一个人的收入影响带一个国家的时候,必定会损害一部分人的利益,用能量守恒定律来解释的话,最终为这件事买单的一定是老百姓,一点点,一天天的积累下来,老百姓承受不住的时候,这个矛盾就会彻底爆发。

    赵祯、朝廷、范仲淹担心的就是这个点,陆子非是一个念情的人,这不代表他们这一波去世后,他对其他人也念旧情,更别说陆子非没有反意,不代表陆家后人没有。

    “先生是智者,我在这里不想太啰嗦的去解释这个问题,陆家已经一分为二,先生要是觉着还不满意,那先生说个可行之法。”

    范仲淹艰难的站了起来,复杂的眼神中表达出了惋惜,希望,挫败,寄托,佝偻的背影,蹒跚的步伐,直至离开房子,也没有说一句话。

    邵雍不忍心,追到门口,嗓子里的千言万语仅仅只说出了两个字,‘先生’

    范仲淹还是不甘心,手扶着门扇背着陆子非师徒二人说道:“曾经发誓要用一生去改变这个国家的人,最终确实是改变了,但改变的结果是否还和你的曾经的梦想一致?”

    毫无疑问,范仲淹对陆子非此时的做派很不满,在国、家面前,陆子非没有犹豫选择可家,这个和两人初见时陆子非那种初生牛犊不怕虎、勇于挑朝廷弊端的少年判若两人。

    陆子非扪心自问自己做的到底对不对,得出的结论是不能说错也不能说对,在改革的过程中难免会出现这样、那样的变故,没有人能准确的把握未来的走向,即使自己这个穿越者也不行。

    “师傅,弟子真的做错了吗?”

    陆子非将目光转移向了邵雍,自己不在的这些年,师傅作为家里的知情者之一,他是有发言权的。

    邵雍对自己的亲传弟子当然不会有所保留,“没有错,但陆家现在事实上和范先生说的没有太大的差异,一个庞大的利益结合体让那些高高在上的大老爷们恐惧了。”

    陆子非说道:“一个陆家还不至于吧!”

    “那加上附庸在陆家身后的人呢?”

    好吧!这样算起来确实是有点骇人,要是自己再统治了房地产行业,估计陆家此时此刻都见不到一个活人了。

    现在的陆家已经不是自己说想拆分就能拆分的了,曹家,李家,皇家,各种纠缠,各种盘枝错节,忽然间他觉得范仲淹说的也有点道理。

    不,陆家是自己的心血,怎么可能因为别人的三言两语就轻易的放弃,二十年的奋斗,习惯依靠自己的家人,手里没了筹码,那不就是没牙的老虎。

    但心里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自己不能这样自私,还有更多的人等着自己去改变,去拯救,梦想、理想、愿望、大义一个个的画面在脑海中闪烁,不停的折磨着陆子非的心。

    很多年前自己身上就没有迷茫这个词语了,没料到位极人臣的这一天反而有些不知所措,问题出在了哪里呢?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