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从虐渣开始全文阅读(花已落)最新章节更新_修仙从虐渣开始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修仙从虐渣开始

作    者:花已落

类    型:穿越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6 23:05    最新章节:第331章命中注定(大结局)

—————————————————————————————————————

修仙从虐渣开始全文阅读: 即便算无遗策,也抵不过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

修仙从虐渣开始最新章节试读:

    他到底有没有常识?别说魏渊这会儿只断了双手,就算他这会儿全身瘫痪不能动弹,他自身的防护罩,也能将他反弹到天边去!

    而这会儿,魏渊刚刚压制下去的黑暗气息趁势又起,她刚刚的努力,全部白费!

    “魏渊!”她一个晃身到了他的前面,手中紧紧握住那两根棍子。

    魏渊转头面朝着她,却并没有看她。那一双原本只被侵染了眸子的眼睛,这会儿却连眸子也看不见了,空荡荡的,全是一片黑色。

    她心里一紧,想再开口,却还没来得及,一阵刀锋就径直地朝着她的面上劈砍了过来。他终于,还是对她动手了!

    “魏渊!”

    这一声大喊,凄厉而尖锐,她心中一片冰凉,想要硬生生地迎上那黑色刀锋。脚下的飞行法器却好像有感应一般,迅速地闪开到了一边去。

    与此同时,她肚子一抽,瞬间的疼痛让她一下子半蹲在了那飞行法器的盘子上。

    “孩子,你是在阻止我么?”

    她摸了摸肚子,好像刚刚那一瞬的疼痛只是幻觉,只是被急迫冲晕了的头脑,这会儿却迅速地冷静了下来。

    她不是一个人,她不能像以前那样,不要命地去和人硬拼。

    自身的灵力用来护住孩子,她将那七彩灵珠里的灵力尽量地吸收,化为己用。她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达到了一个从所未有的高度,那高度,却仍旧无法和面前的这个男人平齐。

    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的禁忌力量,怪不得会让灵虚子苦心孤诣地算计一辈子。

    如果这芸芸众生的性命交到这样一个人的手中,那天下危矣。

    她思绪婉转的这片刻间,新一轮的攻击再一次袭来。

    那一道道疾驰的劲风,就像是那最锋利最嗜血的宝刀,刀刀要人性命。

    而她那个看起来不太美观的盘子,却着实好用,在她出神的时候自动地东躲西闪,倒是给了她一些思考和缓和的时间。

    灵虚子说过一句话——你身上流淌着他的血液,拥有他的天赋和灵力,只要你想,你也可以拥有这世间最顶尖的实力。只要她想,她也可以拥有这世间最顶尖的实力……

    只要她想……

    她闭着眼睛,全神贯注地试着调动血液里面潜在的力量。

    外面有飞行法器自动闪躲,有灵力罩二重保护,她把所有心思,全部都放在了唤醒力量上面。

    体内流淌的沸腾的血液,早已经成为了她的一部分。那隐含的力量,每日随着血液的流动,流遍全身。

    她借着心脏运动的规律,在跳动的瞬间,试着凝聚了一下血液中的灵力。

    手指微动间,似乎有微微灼热的感觉。

    她突地打了个寒噤,一睁眼,就见一团闪烁着白色光焰的灵力球,在她的跳跃。那是,光明的力量!

    阶段性的胜利给了楚芊玥一些信心,她尝试着再一次凝聚。

    对面,魏渊似乎也感知到了她的想法,攻势越来越急迫,越来越狂暴,飞行法器显然已经应付不过来了。

    她也不管那么多了,在胸口挽了个法诀,将血液里的力量猛地往外一抽,径直地飞出对上:“我豁出去了!”

    纯白的光芒对上暗黑的力量,碰上的瞬间,时间似乎都静止了。

    下一刻,只听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响起,那爆开的气浪,呈放射性地朝着四周推呈开去,横扫了方圆无数的地域。

    气浪所到之处,树木拔地而起,瓦砾飞溅,门窗破败,就像一场,毁灭性的灾难。

    而光明与黑暗力量碰撞的中心,显然还有力量没有被抵消干净。那黑暗气息的余韵,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径直地穿过重重气浪,直击楚芊玥的胸口!

    楚芊玥刚才那一下几乎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如今还怎能再抵挡这样一记猛烈的攻击?

    她瞳孔猛地睁大,微张着嘴,看着那危险不可避免地冲她而来。

    所以,这就是她的最后结果么?

    她有些想笑,却在这样千钧一发的时刻,还有心思扬起眼睑,最后深情地看了魏渊一眼。

    一眼,海枯石烂。

    一眼,石破天惊。

    一眼,此生难忘。

    一眼,便是永恒。

    只一眼,便误了人生生世世。

    楚芊玥最后的眼神,落入魏渊的眸中,就像是一道霹雳,突地在他脑海之中迅速闪过,带来一片清明。

    他瞬时间愣住了。

    他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不!”

    一声痛苦的怒吼,他万影归宗从未有此刻这般有用过,几乎在那黑暗力量碰撞到楚芊玥的同时,他也疾驰到了她的面前。只是他的双手已断,来不及推开她,在来不及思考的瞬间,他毅然决然地挡在了她的面前。

    黑色的力量像利刃,一下子穿透过重重防护罩,贯穿进他的身体里。

    他头猛地向后一扬,一口猩红的血液猛地喷涌而出,染红了在他面前的,楚芊玥的脸。

    楚芊玥完全呆住了,脑袋在这一刻,完全成了空白。

    眼看着面前的男人径直地朝后面倒下去,她才赶紧地抱住了他,歇斯底里的声音直冲九霄:“魏渊!!!”

    魏渊脸色惨白渗人,嘴角红艳的血色看起来别样的妖冶,好似一只勾人魂魄的妖孽。

    他咧了咧唇角,冲着她抢扯出一抹笑意:“小东西,你信不信我?”

    “信,信,你说什么我都信!”楚芊玥伸手擦掉他嘴角不停溢出的鲜血,说话的声音带着哭腔。

    “你信我,就别哭,我不会有事,也不会……咳咳……不会再伤害你。”

    他想要把话说得流畅一些,假装没那么严重。可是一口血涌出,终究是断了他的话语。

    楚芊玥的眼泪,瞬间模糊了眼帘:“你有什么话等以后再和我说好不好?你现在不要说话了好不好?”

    她的手被染得血红,那些没来得及擦掉的血顺着下颚流淌下来,渗透进那大红的衣袍里。

    那本就艳丽如火的衣袍,如今更是鲜艳得夺人眼球,却看得她眼角发酸,泪如泉涌。

    他的呼吸那么的薄弱,好像一不注意,下一口气就永远提不上来似的。

    那双碧波荡漾的眸子,终于从一片漆黑之中恢复了正常,流光溢彩之间,多少风华蕴含其间。

    好像,他还是当初的魏渊,一点没变。

    可是楚芊玥知道,就在魏渊电光火石冲过来的这一瞬间,他经历了多少生死攸关的斗争。

    和体内那个陌生的、强悍的另一半自己争斗,在玩命奔过来的时候和时间争斗,挡在她面前和那攻击过来的黑暗力量争斗……

    不用她封他的周身大穴,不用她剥离他的所有灵力,他自己,就把自己废了个彻底。

    “不要哭,不要哭好吗?”魏渊脸上再也绷不住笑意,一阵手忙脚乱地想要去帮楚芊玥擦掉眼泪。

    可是他的手抬不起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豆大的泪珠,一滴滴掉落在他的手背上、衣衫上。

    他从没有看到过楚芊玥哭,他不知道,原来这个坚强得让人心疼的小女人,示弱的时候,更加地让他心疼。

    “你的身体……”

    “没事,”楚芊玥摇头道,“那位灵虚上君在梦境里找过我之后,我醒来身体就没什么大碍了。”

    魏渊悬着的心落下一半:“既然是他出马,那就应该没事了。咳咳,咳咳……”

    “都告诉你别说话了!你怎么听不懂人话啊!”楚芊玥连忙地替他顺了顺气,语气不善地责怪道。

    魏渊什么也不反驳,只静静地看着她,露出一个淡淡的笑意。

    此刻,暴雨过后的彩虹,美得那般惊人。

    “你的眼睛都哭肿了,脸上花花的,好丑。”

    “你还要我说多少遍,不许说话!”她大声地吼了他一句,却还是偷偷地伸出手背来擦了擦脸。

    只是她手背上全是他的血,结果越擦越脏,最后成了个大花脸,她却也不甚在意。

    将魏渊搂在怀里,她声音低沉,笃然地道:“魏渊你放心,我倾尽毕生所学,必定让你毫发无损!”

    那般坚定不移的神情,像是在宣告她的决心。

    魏渊见她止了哭泣,总算是安了心,眉色间这才淡淡地舒展开来。

    “为夫自是全身心相信娘子的,毕竟,也事关娘子的幸福生活么。”

    宛若天人的男子,两眼如炬,眸色亮人。一张脸上三分带笑,七分揶揄,竟在这么严峻的时刻里,有心思开起玩笑来。

    楚芊玥气得想一脚给他踹去的心思都有了,可是看着那满身的血污,那苍白的脸色,她又如何下得去手?

    “躺着别乱动,我叫人来抬你回去!”

    话音刚落,就见对面的众护法之中,走出了两个中年男子来:“夫人若是不介意,我们两个愿意护送大人回去。”

    “你们?”楚芊玥冷冷一笑,看向他们的目光犀利如刀。

    那两人脸色一红,微微有些尴尬:“刚才是张师弟不对,他也已经为他的行为付出了代价。我们却是不敢对大人生出一丝僭越之心的,请您让我们为刚才的事情做一点补偿吧。”

    楚芊玥沉着脸有些犹豫,却在这时候,一道白影从远处迅速地疾驰而来。

    她顿时一喜——是白帆亦!

    “大人!”白帆亦几乎是踉跄着奔到了魏渊面前,看着曾经不可一世的男子,如今像一个残废一般躺在那里,他只觉得自己的天都塌了一半。

    魏渊有些好笑地看着他,即便如此狼狈,他嘴角的笑意也足够颠惑众生:“怎么?本君还没死呢,你就来哭丧了?”

    “大人!”白帆亦顿时有些恼怒起来。恼怒过后,却是深深的懊悔,他低垂着头,道,“请大人责罚!”

    若不是因为他,夫人何故会危在旦夕?

    若是夫人不危在旦夕,大人又何故会入了魔?

    若是不大人不入魔,大人和夫人如何会刀剑相向,最后伤成这样?

    一切都是因为他,早知道,他中了花月萱的毒以后,直接死了不是更好?!

    “这时候责罚个屁!还不快叫人来将你大人抬回去!”楚芊玥一巴掌拍在白帆亦的脑袋上,语气凶巴巴的,好像要吃人似的。魏渊还正想着怎么解开白帆亦的死脑筋,听到这么一句,顿时忍不住想笑。

    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果不其然,白帆亦愣了一下,显然也知道了轻重缓急,赶紧地一拍手,招来无数黑影,先把他家大人弄回去再说。

    临了了,楚芊玥走在最后面,转过头去看了眼神隐洞的洞口,突地抿唇,扬起了一抹笑意。

    即便是算无遗策,也抵不住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她和魏渊,从她来到这个世界那天开始,就剪不断,分不开,命中注定。(全文完)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