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手凰后全文阅读(不二虫幺)最新章节更新_辣手凰后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辣手凰后

作    者:不二虫幺

类    型:穿越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6 22:50    最新章节:305,(大结局)凤凰重聚终可涅槃

—————————————————————————————————————

辣手凰后全文阅读: 沉迷狩猎,流连裙摆,贬忠杀正,只信小人。三年人前醉疯傻,原是等你来重生。 看一个弱女子,如何养成读心术,穿梭在忠佞之间看透真假。历经一次又一次的谍中谍教训,她是如何在五个丞相中力挽狂澜,绝忠、绝佞、绝后,只为君王你一句 “凤颜......一开,龙身自现”。欢迎指点【展开】【收起】

—————————————————————————————————————

辣手凰后最新章节试读:

    天蒙蒙灰。

    今日,伴有些许的雾气。

    林二押解着苏见力和樊妮依二人来到楚都南门。

    斗宇郊站在城门上,见苏见力和樊妮依二人果然被五花大绑,况且看林二等人,个个都表现得平凡无奇,于是放下了戒心。

    “林二,我即刻命人打开城门,你带他们进来就是。”

    “斗将军,请恕小的大胆了。小的还是方才那句话,请斗将军帮小的讨要一道手令,小的不想因为大哥三弟的事而影响到小的前程,若是能有一纸保证,小的哥几个也算有奔头了。”

    斗宇郊琢磨了一下,不敢作主,虽说事不是大事,但也必须向斗天成请示一遍。

    斗天成在东门亲自压阵,前线发来的消息,秦国和晋国已经发疯似的发起了进攻,应该很快就会到达楚都,他必须守好东门,这东门上的指挥台可以看得很远,他好指挥藏在城外的几股精兵。

    斗宇郊将林二的要求向斗天成请示了一遍,斗天成想都没想地就亲手给下了手令,算是对林二的嘉奖。

    林二收到斗天成的手令之后,表现得欣喜若狂,有一刹那,樊妮依和苏见力都会觉得林二这不像是在演戏,反倒是真的要拿他们二人的性命去换他的一官半职。

    南门一开,林二就命人将南门的城门打破。

    力大无比的两人,一个人扯一边,硬生生地将整个城门都给推倒,还带着许多墙砖落下。

    斗宇郊见状,吓得是魂飞魄散。

    任是谁也不会想到,世间竟然有如此能耐之人!

    所有的弓箭手纷纷拔箭射去,三人几把火都将所有的箭烧毁,那飞来无数的箭就像是飞蛾扑火一般,无声无息地就消失了。

    其余的五人,各显本事,有一拳可以打穿一丈厚的人。

    也有徒手接兵器的。

    更有刀枪不入的人。

    此八人,如入无人之地,将南门的守将打得个落花流水。

    苏见力被解绑之后,捡起长剑,带着四人就往西门杀去。

    林二的功夫毕竟一般,加上樊妮依也需要保护,所以,除了苏见力带走的四个人,其余的四人都护送着樊妮依和林二安全地从南门离开。

    斗宇郊的追兵没赶过来,除了有去追苏见力的,剩下的都在焦急地想要将城门修好。

    逃到空旷的地方,林二发出几枚冲天信号炮。

    红蓝白相间的冲天炮,发射出去的时候毫无声音,只是最后在顶端爆炸的时候,声响巨大且眼色成团状分散开。

    紧接着,就发现远处周围几个角落都发出了同样的冲天信号炮。

    “林二哥,这是做什么?”

    “看到了那些冲天炮吗?发出来的位置,就是斗天成大军潜藏的地方,那大军里有咱的人,已经开始厮杀斗天成的人了,咱们只需等到最后有两处发出红色炮雾,晋军便会发力从侧面痛击秦军,只要秦军一被晋军牵制,君上就会率自己的人马从楚宫内到外对斗天成进行两面攻击!”

    “楚宫内还有多少咱们的人?”

    “不多,但都是精兵,说不上以一敌十,至少可以一顶俩!”

    “那咱们接下来要做什么?”樊妮依只恨自己没有能力在这时候帮上忙。

    “什么都不做,只需等待就是。”

    见林二如是说,樊妮依也没有再说什么,这生死间的搏斗,竟然还有几个人在此处安然地等待着。

    一处。

    两处。

    三处。

    全都搞掂。

    斗天成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己以为一切完美的布局,就这一炷香不到的功夫,全被给剿灭了。

    按照楚庄王的旨意,凡是投降的又肯继续卖命的,过往的事非但不追究,且将来论功行赏。

    若发现一人有假意投降,所有投降者将被就地处死,除非投降者之间相互监督,将意图反叛的人找出来就地处决。

    这样做还不够,为避免中途有大面积的人佯装投降,对于投降者,只发一些最次的兵器,而且必须是打先锋!

    这一招,彻底制止了那些投降者再反水的计划!

    此刻,战鼓雷雷。

    烽火四起。

    “是时候了,走,我带你过去面见君上。”

    林二带着樊妮依迅速地朝西门跑去。

    果真,见远处尘土飞扬,人声鼎沸。

    越来越近。

    越来越近。

    是他。

    真的是他。

    樊妮依的泪,在这飞尘呐喊声中合拍地坠下。

    “末将拜见君上,见过军师。”

    林二见到楚庄王和孙军师,立即跪拜。

    “林将军辛苦了,快快请起。”

    楚庄王意气风发地下马先是扶起了林二,接着和樊妮依对视了一眼,将她紧紧地搂在怀里。

    “孤甚是想你!”

    “君上......真的是你吗?”樊妮依微微抬着头,双手颤抖地捧着楚庄王的脸庞,此刻如梦如幻,她真的不敢相信一切都是真的。

    “是孤,当真是孤。”

    楚庄王面带笑容,他没有樊妮依这么激动,毕竟,他一直是清醒的清晰的,而樊妮依却是模糊的。

    “孙叔敖见过樊侍女!”

    一个仙气飘飘的中年男人走到樊妮依面前行礼,樊妮依这才将目光从楚庄王脸上挪开,看着眼前的孙叔敖,她是瞠目结舌不知道要怎么开口问,从何问起。

    “樊侍女可是还未想起来孙某?”孙叔敖一脸笑意。

    “逢庙三拜,遇田九叩,高人就是高人!”

    樊妮依显然是记得,只是他没想到当初遇见的那个道人模样的男人,原来会是孙叔敖。

    是孙叔庭口中念念叨叨的那个神人后辈。

    “樊妮依为楚国百姓,为天下黎民,谢过孙军师!”

    樊妮依款款低身向孙叔敖行礼。

    孙叔敖知道自己受不起这个大礼,立即跪拜还礼:“樊侍女如此,折煞孙某了。”

    “孙军师当受得起此礼,若无军师助阵谋局,如今楚国恐早已民不聊生了。”

    “樊侍女德存于天,善惠于地,乃我大楚之福,天下之福。”

    孙叔敖突然起身,做了一个动作,连楚庄王都被吓了一大跳。

    但见孙叔敖脱去麻灰长服,露出里面一件青色绣有麒麟简图的衣服出来。

    从怀中取出一叠黄颜色红字的纸出来,对着楚庄王说:“君上,麒麟有天,凤凰可入云。沧海无惧,民意为刀剑。今日为鲲化鹏之时,回流变化,当请君上立后,从此云消雾散耀我大楚如日中天!”

    孙叔敖说完,跟着后面的那些将军,以林三为首的第一个跪拜在地,请求楚庄王立樊妮依为后。

    樊妮依一时犯懵,只是傻傻地站着。

    楚庄王走到她面前,执起她的手臂,边念边在她手心写下:“今,有侍女樊妮依,顺天应地承大楚列代君王之意,孤特立其为后,母仪天下!”

    “王后!王后!王后!”

    .......

    所有的将士见阵前立王后,个个都显得异常的亢奋。

    一立王后,楚王室便会延绵不断,看来此战是必赢。

    一时间人心自信满满,士气倍增。

    孙叔敖跟着对樊妮依行了三拜九叩的大礼之后,对楚庄王说:“君上,微臣以为吉时已到,请王后亲手释放承天火,一举拿下斗天成这帮恶人!”

    “好!孤等这一刻已经很久了!”

    楚庄王从林三手中接过“承天火”,其实也就是一根和林二怀揣的一样的炮管子。只是这根炮管子是一直绑在军旗上面。

    “王后,点开这“承天火”,我大楚忠心耿耿的勇士便会如潮水般涌进楚都,楚国,很快就会迎来全新的局面!”

    “遵命。”

    樊妮依双手敬畏地接过“承天火”,林二立即上前引燃导线,但见天空上一朵绚烂无比的蘑菇形状的蓝色雾气散开,绽放出花蕾的模样。

    “众将士听令!”

    林三此时已经重新回到马背上,手高举长剑下令道:“分左右两翼全线进攻!冲啊......”。

    一个“冲”字出口,林三第一时间就骑马冲在最前面。

    跟着后面的千军万马,更是毫不逊色地追赶过去。

    战场,在楚都的各个城门前设立。

    西门和南门已经被破,只有东门还是被斗天成控制着。

    可,斗天成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满手信心的准备,竟然会在这里外夹攻中,被困在东门此处,出也出不去,而东门外的进也进不来。

    许多人,除非是斗氏的死士,包括“毁天会”的许多江湖高手,这个时候见情势不妙,也都开始弃暗投明了。

    孤家寡人,说的就是斗天成这般处境的人。

    几十万的兵力。

    没想到,如今护在自己跟前的,也不过近万的人马了,而且都是被团团困住的人马了。

    楚庄王携着樊妮依对阵斗天成说:“斗天成,如今大局已定,你还妄想垂死挣扎吗?”

    斗天成一脸的不服气,质问着楚庄王说:“熊吕,没想到你竟然有那么大的耐性,一直跟我在玩心机。真后悔当日怎么就没有一刀杀了你。”

    “哈哈哈......”,楚庄王长笑了几声反问:“你不会以为你安排在孤身边的都是你的人吧?孤告诉你,服侍孤王的那些丫鬟婢女,个个都是军师事先安排进来的,你以为孤当日选妃当真只是选妃吗?孤是为了将这些人都顺利躲开你们的视线进来而已!”

    樊妮依这才明白,难怪当初他要大费周章地选美了。看来他的每一步计划都是有用的。

    “哼,你别得意的太早了,北城还有我的人,只要我离开这里,退到北城,即便楚国回到你手中,你也会日夜难眠的,我可以让你吃不好睡不好,你却又奈何不了我!”

    “呵呵,真是死到临头还嘴硬!军师,你告诉他。”

    楚庄王对斗天成是满脸的不屑。

    不屑他的布局。

    更是不屑和他对话。

    孙叔敖将一根木杖的头扔到了斗天成面前说:“你好好看看,是不是在等这个人!”

    斗天成不用看也知道,这是屈巫的东西。

    脸色刷地变白了。

    “你自以为聪明,就凭屈巫那点妖术就想要控制子木?你也太过于天真了?”

    “你是怎么发现屈巫易容成子木的模样?”

    “怪只怪屈巫疏忽了一点,他竟然不喜欢美女!君上将郑王的女人给他,他竟然毫不动心,你可知道,子木为人是忠心耿耿,只有一个毛病,就是喜欢美色。”

    “难怪。”斗天成此刻像斗败的公鸡一般垂头丧气着。

    千算万算没算到子木竟然会是这样的人。

    “斗天成,孤只问你一遍,你是想着继续顽抗,还是自行了断?若是妄图继续顽抗,孤定让你斗氏一族从此世代为奴。”

    楚庄王的这一招,让斗天成陷入了难以附加的抉择。

    战,必败。

    不战,如此自行了断也忒没脸面了。

    可是,若战的话,斗氏一族将来后人世代都要被征用成奴隶,这以后怎么和斗氏的列祖列宗交代?

    看着手下的那些人,他们都是斗氏衷心的死士,此刻你就是命令他们一刀一刀地把自己身上的肉剐下来,他们也不会眨下眼皮喊声痛的。

    偏是,最害怕的就是将来自己的子子孙孙都要成为奴隶,那今日一时逞英雄就是得不偿失了。

    哎。

    斗天成仰天长叹了一声,命人将胡灵儿带过来。

    “灵儿,大势已去,我对不起你,当初应该听你的话,将他们一个个都先杀掉就好了。”

    “阿旺,我不怪你,天意如此又能如何?”

    胡灵儿靠在斗天成的胸前,一副毫无所谓的样子。

    樊妮依毕竟视胡灵儿为姐妹,想要走过去,却被林二给拦住了,只能隔空喊话:“二姐,二姐。”

    胡灵儿却当是没听见,捧着斗天成的脸亲了一口,对斗天成说:“此生有你在意过,我便无悔。苟延残喘地活着,倒不如你我二人共赴黄泉,在那边找个干净地方好好过咱们的日子。”

    “也罢。”

    斗天成抱着胡灵儿,摸着她的长发,一切是都该结束了。

    得来天下又如何?

    无非就是做自己想要做的事?

    自己想要什么?

    权利?女人?

    这些他现在就都有了,还要那么多做什么?

    朗声对身边的将士喊话:“斗氏的勇士们,放下你们手中的刀剑,各自从东门散去,找到你们的家人好好过日子。”

    “将军.....”。

    “将军,我们死也要护送你离开.....”。

    .......

    许多人不同意,有拼死拼活也要护着斗天成离开的意思。

    “难道你们连我这最后的命令都不听了吗?斗天安,你,赶紧给我滚!”

    斗天成喊着他的亲表弟,这斗天安算是他最亲的人了,也是最听话的。

    斗天安向来不敢拂斗天成的意思,咬着牙根恨恨地将手中的兵器扔掉。

    “传孤令,不得伤害东门出去的人半根毫发,违者军法处置。日后,斗氏后人同享我楚国良民待遇,上至文官武将,下至坊间黎民百姓,敢以此来奚落斗氏后人者,杀无赦!”

    楚庄王见斗天成如是命令他的手下,立即也做出了承诺。

    君王旨意,那便是不能违背的,算是对他斗天成的最大承诺了。

    斗天成满意地点点头。

    身边的士兵纷纷散开离去。

    有数百个是誓死也要跟随的,都是当着斗天成的面抹脖子而去。

    “厚葬这些勇士!”孙叔敖见这些忠义之士,也是替楚庄王发出了命令。

    樊妮依在林二和林三的护送下,走到胡灵儿跟前。

    “二姐......”。喊的就像当日在千年山那样的真诚:“二姐,你回头看看,我是樊妮依啊,还是那个你和大哥最疼爱的三妹啊......”。

    胡灵儿将头趴在斗天成的肩膀上,背对着樊妮依,她也不是个没有记忆的人,对过去的事又怎么能说忘记就忘记呢?

    “二姐,你跟我回去好不好......二姐?.......我什么都不要了,我们一起回千年山好不好......二姐.......”。

    胡灵儿带着哭腔对樊妮依说:“三妹......你若有心,我死之后.......便将我埋在千年山,和我爹娘他们葬一个地方.......”。

    “二姐,你别......”。

    樊妮依话还没说完,但见斗天成子胡灵儿背后将长剑刺穿两人的身体。

    一个因倒在自己爱的男人怀里死去而满意地闭眼。

    一个却是因自己过于自负而落了这么一个下场而死不瞑目。

    所有的一切,原来,真的到死之前才会恍然醒悟。

    你耗费毕生精力所寻求的彼岸,其实已经被你踩在脚下,只是你将眼光放在了对岸,所以才会误以为你脚下的彼岸那么遥远。

    斗天成和胡灵儿大概都是如是想的吧。

    明明只是希望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生活,其他的权利和财富又有什么关系?

    让人高看一眼,惧怕你,又有什么用?只需要自己持平常心待人,谁会欺侮你?

    看他人沉醉于花红酒绿又如何?家有娇妻爱子,粗茶淡饭也是三餐,谁吃完之后出来的东西会带着金子的光芒?

    只是,两人想明白这个道理太晚了。

    且是代价太大。

    楚庄王上前搂着樊妮依,不叫她伤心过度。安慰她:“王后,人已去,莫要伤神,好在临了他们知道自己真正的需求是什么,还是命人将他们送回千年山好生入土为安吧。”

    “嗯.....”,樊妮依叮咛了一声,便哭倒在楚庄王的怀里。

    三年的时间。

    成长了别人,也成长了自己。

    原来,他像那高山之巅的雄鹰,可以在你眼皮底下三年不飞,一飞就是直入云霄震天撼地。

    原来,三年里生生死死地来回穿越,所有悲伤难过快活不下去的时候,都是在逼着自己坚强地成长,才会看到这最后的胜利。

    一切,与其说是天意使然,不若时刻提醒自己,不放弃不气馁,只要心存善念胸怀他人,一切的安排都必将是最好的安排,总有一天会柳暗花明。

    (全剧终)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