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荆轲一起刺秦全文阅读(红尘子君)最新章节更新_和荆轲一起刺秦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和荆轲一起刺秦

作    者:红尘子君

类    型:穿越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6 22:06    最新章节:第四十六章 金蝉脱壳

—————————————————————————————————————

和荆轲一起刺秦全文阅读: 阳晚杰穿越秦时,开始了他另类人生的恩怨情仇!在咸阳,偶遇在秦为质的燕太子丹,历经千难万险,阳晚杰协助太子丹回到燕国,燕太子决定刺杀秦王政,阳晚杰知道荆轲开始意欲效仿曹沫,擒拿秦政,到底是帮助荆轲杀掉秦王政,还是让历史回归现实,让秦王政一统山河? 秦王政的生死,就在阳晚杰的一念之间…&he......llip;【展开】【收起】

—————————————————————————————————————

和荆轲一起刺秦最新章节试读:

    阳晚杰端坐在床上,把风雪剑的剑法在脑海里反复回忆,这是他每天要做的一件事。他今晚和叶冰练剑时,忽然觉得只要风剑在手,就能心随剑动,所有的剑招,一气呵成。

    刚刚开始来到秦国咸阳,他总是小心翼翼,内心十分的怯弱,随着自己剑术的日益精湛,他的内心也强大起来,特别是那日被闪电击中之后,他浑身充满着神秘的力量。

    他决心把风雪剑的两套剑法合而为一,创造出一种更变幻莫测更强大的剑法,这二套剑法只要融在一起,就能组合成无数的剑招,让对手无从招架。

    “心无旁念,静观八方,心随剑动,剑人合一”阳晚杰在心中默念着十六字剑决……

    深夜,庆峦将军和郯风还在密商,谈论的重点依旧是如何找到燕太子丹,如何在太子丹回去的路上设伏截杀。如果这次秦王准许公子寅接走太子,就必须阻止和杀掉太子丹。公子寅不足为虑,卿盛将军目前立场不明,尚可争取。他俩最担心的还是叶长笛、阳晚杰和叶冰他们是否会被卷进来,庆峦将军几乎可以肯定,阳晚杰那天在泾阳茶肆已拿到燕王给太子丹的简牍,但他俩不清楚这三人与太子丹是否已联系上。

    “好在这三人已在咸阳落脚,如果我们在太子丹回去的路上动手,现在唯一要解决的就是卿盛将军,只要他保持中立,就更简单了,如果不行,一起杀之。”庆峦说道。

    “不是还有韩山将军和夫人吗?我听闻韩夫人是君子剑田光的弟子,不容小觑。”郯风应道。

    “郯大侠请放心,无忧矣,今日韩山将军已提出,这趟使秦完毕后,他将和夫人留下来经营酒肆。据说阳公子已将酒肆的一半给了韩山,这个韩山能烧一手好菜。”庆峦得意地说。

    “只要这三人不去插手,杀太子丹易如翻掌也。”郯风长吁一口气。

    夜深人静之时,燕国驿馆大院的草丛里,偶尔传来几声野猫的尖叫,格外刺耳。

    又是新的一天,上午,太阳高照,咸阳的庆阳侯府内。

    云姬公主正在家里生着闷气。他父亲自从发现她对阳晚杰有好感后,加强了对她的看管,走到哪,流星剑司马季就跟到哪,而且严令云姬公主不许去燕山酒肆。

    云姬公主最初去燕山酒肆,只是为了喝上阳晚杰酿造的美酒,也许是因为少女初开的情窦,不知不觉就喜欢上阳晚杰。总觉得阳公子身上有一种特殊的魅力,说不出来,只能用心体会。云姬公主几天没见到阳晚杰,就觉得寝食无味,想着今天怎么也得去见见阳晚杰。

    “荷叶、荷花,你俩进来。”云姬在闺房中大声呼唤她的两个贴身侍女。

    听见云姬公主在呼叫,荷叶和荷花赶紧从外面跑进公主的闺房。

    “公主,有什么吩咐?”

    “困在家里,闷死了,想办法出去。”

    “好办呀,公主,你就说想大王哥哥了,今日去咸阳宫看看大王,我看谁敢拦。”荷叶建议道。

    “对,就这样,出了府,你俩想办法拖住司马先生,我就不信,到了咸阳大街,他司马季能把我怎么样。”云姬公主得意地说:“走,你俩收拾一下,跟我去见爹。”

    云姬公主于是对着铜镜一番打扮,荷叶和荷花则各自回房,每人取一把剑带上,来到公主的闺房。

    云姬公主带着两个侍女去庆阳侯嬴胜的书房,司马季则紧紧地跟在后面。

    庆阳侯正在书房读书简。

    “爹,我要出去。”一进门,云姬公主就嚷道。

    “云儿,你这是想去见那个阳公子吧?”庆阳侯仿佛看穿了云姬公主的内心。

    “我为什么要去见他?我逛逛咸阳城还不行吗?”云姬反驳道。

    “当你爹老糊涂了,你心里的那套,你爹清楚的很。你可是我大秦国的长公主,那个阳公子,不过是街市上的一个商贾,此等贱民,你怎么能喜欢上他?快快给我断了非分之想。”

    云姬公主本想驳斥父亲的一番谬论,转念一想,与其现在与父亲闹僵,不如先哄住他,等我出了府,就由不得你了,哼哼!

    “爹,女儿只是在家里闷得慌,再不出去逛逛,就会发疯了,我想去咸阳宫看看大王哥哥,这总行了吧?”云姬撒娇地说道。

    “真的是去看大王?”庆阳侯盯着云姬的眼睛问。

    “当然是了,不信,你让司马先生跟着我们,这总行了吧。”云姬公主的眼睛忽闪忽闪。

    “司马季。”庆阳侯大声朝外叫道。

    “在。侯爷请吩咐。”司马季走进书房大门,向庆阳侯施礼。

    “你一路好生保护大小姐去咸阳宫,路上千万不要生出是非。”庆阳侯反复叮咛。

    “请侯爷放心。”

    “嗯,云儿,早去早回,不可太贪玩,耽误你大王哥哥的正事,可是要受罚的。”

    “放心吧,爹!”

    云姬公主带着荷叶荷花开开心心地离开庆阳府,司马季则在离云姬她们几丈远的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

    云姬公主此刻的心情就像云中放飞的小鸟,在天空自由地飞翔着,想到要去燕山酒肆见阳晚杰,小心脏就怦怦直跳。

    三人一边沿着繁华的咸阳街市行走,一边朝后观察司马季的动向。

    对面的人群中迎面走来三位青一色打扮的男人:年纪大约都在三十岁左右,头戴遮阳斗笠,身穿黑色短襟衫,腰佩宝剑。三人的个头正好呈高、中、矮排布,矮个子走在前面,高个子走在最后面。

    云姬公主拉了一下荷叶的衣襟,朝她一使眼色,荷叶会意,待前面的矮个子男人走近,身子朝旁边一斜,直接撞上了矮个子男人。

    三人本来只顾着匆匆赶路,矮个子男人被荷叶一撞,惊了一跳,但见荷叶就要摔倒,连忙伸手托住荷叶的腰,说道:“对不起,小姐,撞到你了。”

    “什么对不起,你这是故意的吧,想非礼本姑娘吗?”荷叶倒打一耙。

    “明明是姑娘撞上我家公子,怎么反咬一口,说是我家公子非礼你呢?”走在后面的高个子男人看得清清楚楚。

    荷叶一手打掉矮个子男人扶着她腰的手,说道:“这不是非礼吗?手还抱着我的腰呢。”

    “是我家的公子怕你摔倒,才用手去抱你,你这姑娘怎么不识好歹呢。”高个子男人继续说。这时,荷花走上前,接着说道:“你这分明就是想占我家姐姐的便宜,在秦国,你这等行为是要坐牢的。走,去官府评理。司马季,有人欺侮我们,快来。”说完,荷花拉住了矮个子男人,不让他走。

    周围经过的人看到三男二女纠缠在一起,就围上去看热闹,片刻之间,众人就拥挤的水泄不通。后面的司马季见状,赶紧拔开人群,冲上前去。只见矮个子男人挥手止住与荷叶争吵的高个子男人,并连连向荷叶和荷花道歉,说:“两位小姐千万不要与我这位兄弟一般见识,刚才本公子不小心撞了小姐,已经向小姐道歉,不知小姐还要何为?是想要赔些银子?”

    “我家小姐可有摔倒?”司马季问道。

    “放心,刚才我已把小姐抱住,小姐没有摔到,还请这位家主原谅本公子的鲁莽行为。”矮个子向司马季揖礼说道。

    “既然是为了防止我家小姐摔倒,无意识地抱住小姐,我想,荷叶小姐应该可以原谅的吧。”司马季边说,边打量这三人,凭多年的江湖阅历,能看出,他们都是剑客。

    “看在你如此谦虚知错的份上,本小姐就不与你等计较,银子就免赔了。”荷叶朝高个子男人瞪了一眼,拉上荷花就要走,围观的人群见此情景,也就哄然散去。

    那三名男子急忙向荷叶和荷花揖礼谢过,然后匆匆离去。

    司马季此时左右一看,顿时傻眼,云姬公主早就不知什么时候溜走了。他连忙拉住荷叶和荷花问:“云姬公主何在?云姬公主何在?”

    “公主何在?我们也不知,你没看到刚才这三个人凶神恶煞,怕是对我们不利。若是你不来,我和妹妹定会被他们欺侮。”荷叶说道。

    “请司马季保护我们。”荷花也拉住司马季说。

    司马季心知上当,这云姬公主肯定是去找阳晚杰,如今只好先去燕山酒肆劝说公主,她若不听,也没办法,难道我还能把云姬公主绑回家不成。

    “好了,你俩别演戏,成不?公主的安全第一,你们没看到,刚才那三人,都不是善茬,赶紧跟我到燕山酒肆去保护云姬公主。”

    司马季说完,带着二人朝燕山酒肆快步走去。

    刚才他们遇到的三个人,正是赵林生请求赵王派来的“崤山三剑客”。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