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捕快全文阅读(墨染清辉)最新章节更新_逍遥小捕快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逍遥小捕快

作    者:墨染清辉

类    型:穿越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5 22:45    最新章节:第四百一十五章:半月为期

—————————————————————————————————————

逍遥小捕快全文阅读: 刚刚考研上岸的许青意外穿越到了一个被落石砸中身亡的捕快身上。上班第一天便是遇到了一个身材高挑,黛眉星瞳的俊俏女捕头。 当许青听到女捕头想让他到女捕头手底下做事的时候,许青是拒绝的。 直到许青看到了女捕头随随便便掰断了一根石头做的灯柱……女捕头:”我不喜欢勉强别人,你若不愿意跟着我便说出来便说出来。 “许青看了看一旁的石头灯柱,吞了一口口水道:“卑职愿意,这乃是卑职遵从内心的决定!无有半点勉强之意!”

—————————————————————————————————————

逍遥小捕快最新章节试读:

    许青看着抱着自己手臂已经止住了哭声的小丫鬟道:“不怕鬼了吧?”

    小丫鬟晃了晃脑袋,由于刚刚止住哭泣还是不由自主的抽泣了一下:“萱儿……不怕了……”

    许青用另一只手擦了擦小丫鬟那满是胶原蛋白的脸蛋上的泪痕道:“不怕了就出来吧,大夏天的,钻到被子里不热啊?快去拿些冰块过来降降温。”

    萱儿这才点了点头,恋恋不舍的松开了许青的手臂。

    抱着姑爷的胳膊,真的感觉好安全啊……

    小丫鬟一边胡思乱想,一边穿上绣鞋跟着许青去厨房拿冰块。

    许青感受着手臂上消失的触感,看了看虽然止住了哭泣却依旧红着眼睛的小丫鬟,此时此刻他心中只有一个想法——低估了这丫头的本钱了!

    苏浅看着跟着许青从房间里走出来的萱儿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夫君……夫君他竟然真的把萱儿给哄好了?!

    苏浅走过去看着虽然依旧红着眼睛却丝毫没有惧怕之色的萱儿,好奇道:“萱儿,你不怕鬼了吗?”

    萱儿坚定的摇了摇头道:“鬼只有一条命,萱儿有两条命,鬼打不过萱儿!”

    苏浅听到这话面露疑惑道:“什么叫鬼只有一条命?”

    萱儿道:“鬼已经死过一次了,萱儿还没有死,萱儿活着打不过鬼,死了变成鬼可以接着打!”

    苏浅听完之后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但是仔细思索之下貌似也没有哪里不对

    但是若是能让萱儿不再怕鬼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许青看着兴致冲冲,仿佛已经随时准备找个鬼干一架的萱儿,笑道:“好了好了,去拿冰块吧。”

    ……

    第二日

    朝钟敲响

    以往若是没有大事的话,一般五日一朝,即便是两国使者远道而来也只是将五日一朝改为了三日一朝。

    除非遇到对外征战或者边关吃紧和发生叛乱的时候,才会一日一朝。

    而昨日分明刚刚才开过朝会今天又响起了朝钟,显然是出大事了。

    文武百官也不敢懈怠,纷纷穿好了朝服向勤政殿而去。

    ……

    勤政殿

    那名叫宁鑫的使者站出来,沉声道:“我们大周副使竟然在楚国遭遇刺杀,惨死于楚国。难道楚国治安竟如此之差,连出使使臣的安危都保证不了吗?!”

    “还请皇帝给我们大周一个交代!”

    楚皇沉声道:“楚国和周国乃是友好邻邦,贵国副使遇刺身亡,朕也十分痛心,定然会早日缉拿真凶,给周国一个交代。”

    “大理寺卿!刑部尚书!御史大夫京兆府尹听令!”

    大理寺卿,刑部尚书,御史大夫,京兆府尹纷纷从百官之中走出来,手持笏板,异口同声道:“臣在!”

    楚皇道:“京兆府衙即日起配合大理寺、刑部、御史台三法司一同调查此案,查明真相,将凶手缉拿归案!切莫损了两国兄弟之邦的情谊。”

    宁鑫这时候又道:“皇帝陛下此话未曾定下任何期限,难道皇帝陛下一查查个两三年我使团也要在此耽搁两三年吗?”

    楚皇道:“使者还有何话要讲?”

    宁鑫道:“半月为限,半个月之内,贵国应当给我大周一个交代。”

    楚皇道:“好,半月之内,我大楚定会给周国一个交代。”

    退朝之后,京兆府尹将昨日所调查之案卷尽数转交刑部和大理寺的主官。

    大理寺卿与御史大夫还有刑部尚书一同围坐一处希望寻到一些蛛丝马迹。

    只有半个月的时间,半月时限一到,若是交不出凶手便是楚国理亏。

    到时候说不得便是兵戎相见的场面了。

    楚国去岁刚刚遭遇了十数次天灾,如今可经不起战事啊!

    但是三司主官坐在刑部看完这些卷宗之后却是犯了难。

    副使是被活活掐死的,而周围并没有多余的痕迹,甚至于打斗挣扎的痕迹都没有,连门窗都是紧闭的,窗外的满是湿泥的花坛都没有丁点踩踏痕迹。

    这很不应该,因为副使死在房子正中,尸体并没有搬运拖拽的痕迹,没有被移过位。

    这表明刺客除了从正门进来之外,别无他法。

    问题来了,周国副使是怎么眼睁睁的看着刺客从正门进来,一步步走到自己面前都没有反应过来的?

    是眼瞎吗?

    这真是奇哉怪也!

    通过现有证据分析不出凶手就应该分析副使死了谁是最大得利者了。

    副使遇刺身亡,而且副使还是周国世家之一的杨家嫡子。

    获利最大的?

    这谁能获利啊?

    总不能是为了找个战争借口让自己人把世家嫡子弄死了吧?

    得不偿失啊!

    庶出的六皇子难道不比副使好欺负多了吗?

    代价也相对小啊。

    还是说有人与楚国有血海深仇,刺杀了副使,让得周国攻打楚国?

    这一刻,三司主官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就在这时,京兆府尹带着苏济源走了进来,拱手道:“三位大人可有收获?”

    刑部尚书摇了摇头道:“证据太少暂无定论,石大人可有收获啊?”

    京兆府尹摇头道:“并无收获,案发现场的痕迹在昨日记录完卷宗之后,周国那帮人已经清理完毕了,只搜到了些许不痛不痒的证据与使团证词,苏大人将之放下吧。”

    苏济源将手中卷宗放在几人面前的桌子上。

    刑部尚书看着苏济源开口道:“这位苏大人看着有些眼生啊,可是刚刚调任京城?”

    苏济源拱手道:“下官的确昨日刚刚上任少尹之职。”

    御史大夫道:“苏大人不惑之年便能做到少尹之位,日后前途定然不可限量”

    京兆府尹赔笑道:“说起来这位苏大人以前乃是京郊之县的县令,安定县伯的岳父。”

    京兆府尹刚刚说完,刑部尚书就蹭的一声站起来:“什么?!苏大人是小师弟的岳父?!安定县令?是了是了,哎呀,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快快过来请坐。”

    小……小师弟?

    苏济源听到堂堂六部尚书之一的刑部尚书如此称呼自家女婿心中顿时一片空白。

    自家女婿到底多大本事啊?

    就在苏济源一脸懵的时候,刑部尚书抢拉着愣住的苏济源坐下:“都是一家人不必拘束,我可是六部尚书里跟小师弟关系最好的,苏大人既然是小师弟的岳父,那自然也是我的……”

    貌似有什么不对……

    御史大夫看着刑部尚书,一脸看好戏的眼神:“小师弟的岳父是你的什么啊?”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