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王妃莫胡闹全文阅读(落地小妖)最新章节更新_纨绔王妃莫胡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纨绔王妃莫胡闹

作    者:落地小妖

类    型:穿越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6 20:05    最新章节:第二百六十一章 番外七

—————————————————————————————————————

纨绔王妃莫胡闹全文阅读: 谁都知道第一青坊寻欢作乐顾老板既贪财又好色,长的还磕碜….可那一日,锣鼓喧天,红锦万里,整个尧都没有人不知道,这日乃是摄政王楚洛与楼兰公主的成亲之日,太后赐的婚。 可迎亲大队却一路往西,花桥最后稳稳停在了寻欢作乐的门前,顾老板的面前。 他说:“上来。”她愣住,随后勾起那比他身上喜服还艳上几分的大红唇:“你可知你现在的举动代表什么?” “知道,娶你。” “可…..”她一脸为难:“我不想嫁人…” “为何?” “因为没自由啊....”她摊摊手:“入了你的王府,必定还得遵守一些大大小小的规矩,麻烦.....”还不如在她的寻欢作乐里,自由自在,多逍遥........深邃的眸光在身上她停了半响,楚洛转身往后抬了抬手,身后的花桥再次离地抬起,然后往门里抬…..他淡笑一声:“问题不大,本王……..可以入赘…..”顾老板:“.………..”喜欢一个人可以维持多久? 一个月?半年?一年?或….十年?曾经,她是他身后的尾巴,死缠烂打百般纠缠,奈何......终归错过,十二年后重逢,他把她压在墙角,沉着脸道:“顾小满,你哪来的自信,觉得本王不喜欢你?”顾小满似笑非笑的挑起眉:“楚洛,你又哪来的自信,觉得....我还喜欢你?”人的一生,兜兜转转,终归有太多的无奈,所以,错过才是常态……….

—————————————————————————————————————

纨绔王妃莫胡闹最新章节试读:

    等他醒来后,他们已经出了强盗窝了。

    小怜端着药推门进来,见他已经坐起身,欣喜道:“公子,你醒了?”

    司马千泷坐在那,整个人有些呆呆的,这一觉睡得太沉,突然醒来,有些不知道今夕是何夕了,等小怜把药放到桌上,过来撩起床帐挂好,再把药端到他面前,他这才记起之前发生了什么事。

    “你爷爷他们都还好吧?”他接过药问。

    “嗯,多亏了玄大哥他们,爷爷和其他人也都救出来了。”

    司马千泷正低头喝药呢,听见她的话一顿,抬起头。

    “玄大哥?你喊得是玄叶?”

    小怜弯着眉点点头。

    “是啊,虽然我不知道玄大哥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但是我觉得真的好厉害,几乎是神不知鬼不觉,就将我们所有人都接出来了。”

    小怜和司马千泷也算是患过难,相比之前,她如今在司马千泷面前自然不少,所以也是毫不保留的说出自己的想法,毕竟她以前从没有见过身手这么厉害的人。

    可看着她说起玄叶两眼就亮晶晶的样子,司马千泷的眉头不由得蹙了下,然后没再说什么,默默的又继续低头喝药了。

    这时门口传来脚步声,他还未抬头,便听见身边的小怜喊了声:“玄大哥....”

    接着便感觉有人走到自己身边,然后额上传来一阵温热的触感,不柔软,和女子的手完全不同,甚至还有些粗糙,很明显能感觉到指尖与虎口的老茧。

    司马千泷的心头突然猛跳了一下。

    “嗯,热退了....”玄叶收回手,转头对小怜道:“一会儿替我谢谢你爷爷。”

    “玄大哥客气了,我们还要谢谢你救了我们呢....”

    小怜歪着头笑道。

    “对了,衣服已经买过来让人放在你房里了....”玄叶又道。

    “真的?”

    小怜扬着头又一脸晶晶亮的看着玄叶说了一些感谢的话。

    而他们两个人说话,司马千泷却一直低着头将脸埋在碗里。

    “还没喝完?”玄叶突然转过头问。

    司马千泷手一滞,这才抬起头,咧着嘴角递上空碗:“早喝完了啊....”

    “那你还一直捧着碗?”玄叶拿过他手里的碗递给小怜。

    小怜也看出来玄叶应该是有话和司马千泷说,拿着碗转身出去了。

    小怜出去刚把门带上,感觉玄叶的脸唰的沉了下来,虽然他的脸本就没什么表情,可司马千泷还是明显能感觉他整个人的气场冷下来许多。

    原本,看见他和小怜说说笑笑,司马千泷这心里就不怎么舒服,那嘴角的笑意还是勉强勾起的,如今见他没好脸色,司马千泷也不勉强自己笑了,落下嘴角,道:“怎么?人家姑娘一走,你就对我这副面孔?”

    玄叶蹙蹙眉:“乱说什么?”

    司马千泷冷哼一声,心道,装,你就接着装....

    见他不说话,玄叶眉间蹙的更深了,又道:“为什么不等我过来,你可知你之前一直在发热症.....”

    司马千泷听见他的指责,本就不爽心里顿时燃起一团无名火。

    “我又不知道那簪子里有烟讯,我怎么确定你会来啊.....而且人家小怜也等不了啊,谁知道那个大皇子.......”

    话还没说完,手腕突然被一把握住,司马千泷一抬眼,对上玄叶明明黑漆漆,却似乎有星火在闪眸子。

    “所以,你如此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就是为了小怜?”

    司马千泷揪起眉,想把手抽回来,可他却拽的极紧。

    “黑煞脸你干嘛?很疼,快放手....”

    玄叶的手却纹丝不动。

    “回答我,是不是?”

    “先放手啊....”

    “回答我....”

    “是是是,你快放.......”

    话还没说完,砰,玄叶的突然放开,让刚刚使劲挣扎的司马千泷重心一个不稳载在了床里头,他这下真的生气了,坐起身怒着吼道:“玄叶,你这是脑子抽抽了发什么疯啊,想打架是嘛?等老子腿好了随时奉陪....”

    可相比与他的横眉怒目,玄叶却突然安静了,他看了司马千泷一眼,突然转身离开了。

    如此,司马千泷就仿佛自己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心里更难受了,他不明白玄叶怎么了,可却明白自己怎么了....

    他吃醋了,特别是刚刚玄叶和小怜说话的时候,那语气,明显和与他说的时候不一样,而且,玄叶还给她买衣服.......

    他越想越烦躁,转头将一个枕头仍在了地上。

    天黑的时候,小怜的爷爷来了,一是给他换药并查看伤口的愈合程度,二是来感谢他的,虽然最后救了他们这批人的是玄叶和黄庆他们,可若不是司马千泷,小怜也不会如此安然无恙的被救出。

    “对了,司马公子,一会儿...我可不可以量一下你的脚...”小怜突然问他。

    司马千泷错愕了一下。

    “量脚?为何?”

    小怜的脸突然红了一下:“我...我想给你做双鞋.....”说着,她小心翼翼的瞟了司马千泷一眼,见他正看着自己,心一慌,又赶紧道:“还..还有玄大哥他们,感谢你们这回的救命之恩....”

    老伯则在一旁笑脸盈盈,出声打趣道:

    “小怜,你恐怕是只想为一人做吧...”

    小怜脸更红了:“爷爷,你瞎说什么呀...”

    唯恐自家爷爷再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小怜便赶紧以天色不早了,拉着自家爷爷离开了。

    而这天之后,玄叶都没再出现了,司马千泷突然有点后悔,自己之前的态度是不是有点差?毕竟他救了自己,怎么着也该说些感谢的话才对。

    这日,小怜来送药时,他本想问问她玄叶最近都在忙什么,可刚要开口,外面便有人喊小怜的名字。

    小怜便赶紧出去了。

    一开始司马千泷也没在意,可后来,每次小怜过来,才没说几句,外头就有人喊她出去。

    他心里这才心生疑惑,但也没多想,直到这日,黄庆和陆超陆涛来看他。

    黄庆是给他赔罪的,因为楚洛明明特意吩咐了要好好保护司马千泷,他却因为司马千泷的身份在心里有了偏见,没多放心上,这才..........

    司马千泷这性子本就豪爽,自然没有真的打心里去,黄庆也是不拘小节,几人没聊几句,关系就拉近了不少,还约好了伤好后日后一起去喝酒。

    这男人在一起,有时候比女人话更多,聊着聊着,陆超突然说起了玄叶最近的反常。

    “对了,你们觉不觉得,最近这玄管家有些不对头啊...他最近好像经常去找那个小怜...”他这一说完,黄庆也附和的点头道:“确实,我影响中,玄管家可是从没和女人说话超出三句以上,最近却频频看见他和小怜在一处说话。”

    司马千泷面上不动声色,手却不自觉的捏紧了些,自那日后,玄叶便再没有过来看他了,以为他是有什么事在忙,却不想......他竟经常去找小怜,看来,只是没有时间来看他而已。

    陆涛则坐在一旁一直没怎么说话,陆涛凑过头来。

    “对了,你上次嘴里一直念着着奇怪,我问你什么,你只说这玄管家奇怪,可是看见了什么事?”

    陆涛抬起头,便看见另外三个男人都只盯盯的看着他,满脸都是渴望知道的表情,抽了抽嘴角,原来这男人八卦起来,有时候比女人更甚。

    他放下茶盏,慢声道:“我只是听见玄叶吩咐之彬去叫小怜过来,说是自己的衣服破了,要叫小怜帮忙缝补一下....”

    其他三个男人微微对视了一下,表情各异。

    这事...要是放在别的人身上,可能不会令人多想,可要是放在玄叶身上,那就不对了,玄叶是谁?楚洛的万能管家,而且他随身有带针线包的习惯,这是大家都知道的。

    “对了,我想起来了...”陆超突然一脸恍然的拍了下腿:“怪不得那日之彬一直像我抱怨,说玄管家最近怎么这么喜欢差遣他,我问他玄管家都差遣他什么了,他说也没什么,就是经常让他去喊人,原来这喊的就是小怜啊.....”

    说着他一脸坏笑。

    司马千泷也明白了,原来这几日频频在外头喊小怜出去的是之彬,怪不得他觉得听着声音有些耳熟,而之彬之所以这么做,原来是因为玄叶的吩咐.....

    他面色无恙,心里则是风卷云涌了....

    这天晚上,他失眠了。

    他确定了自己的心意,却不确定玄叶的,毕竟,他是男人。

    他可以接受自己喜欢的不是男人,可玄叶呢?他能接受吗?

    这个世界,有些东西是可以争取的,可有些东西.......

    第一次,他对自己没了信心。

    次日,小怜送早膳来时,他特意喊来了陆超,与他说之后不管是药还是三餐,不用麻烦小怜了,都让他来送。

    陆超虽然不解,却仍点了点头,小怜则面色白了下,也没说什么。

    他们开门出去时,司马千泷特意留意了下门外的情况,果然,他看见了一个身影正站在门外,而那人正好看过来,对上了他的眼神,随后他却快速的闪开视线,转身离开了。

    司马千泷黯然的垂下眼皮,果然,玄叶喜欢小怜,这几日频频让之彬来喊人将小怜支走,恐怕也是怕她与他太接近了.....

    司马千泷无力的躺在枕头上,他若与他一样,或是他喜欢别的男人,那他还可以争取一下,他对自己的外貌项来有信心,可他若是喜欢女人,那他又能如何?只能成全吧...

    他既然喜欢小怜,那他便尽量与小怜少接触吧,免得他误会,做不成情人,至少朋友还是要当的。

    可人啊,总是自欺欺人的,心里虽然下了决定,可司马千泷只要一想到小怜和玄叶走的近亲的场景,他就恨不得直接将被子直接给撕了,接下来两日,小怜都没有再过来,司马千泷几乎都在想着此时小怜和玄叶是否在一起,在一起又在做什么的自我煎熬中。

    第三日,他受不了了,他觉得自己再这样下去一定会疯掉,便打算瞒着其他人出去走走透透气,刚穿好衣服,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小怜红着眼睛推门进来。

    “公子,我...我要离开了.....”

    司马千泷愣了一下。

    “离开,去哪儿?”

    话一出口,他才发现自己这话问的不对,还能去哪儿,小怜当然是要回家啊,他们之前可都是被强盗掳过来的。

    “回清阳镇....我父母在那儿....”说着说着,她突然眼泪掉了下来。

    司马千泷本就因为玄叶对她有些不喜了,见她这样哭哭啼啼的,不仅蹙眉,回家就回家啊,哭什么,可随后他想到,兴许她是因为舍不得玄叶,心里顿时浮起一抹烦躁,正要开口说什么,她却上前抱住了他。

    “公子,我...我会想你的....你伤好了一定要来看我啊...”

    说完这句,她就摸着泪转身跑了出去,弄得司马千泷一头雾水,这小怜...什么情况,抱他做什么?

    一抬头,看见玄叶正好站在门外,明明艳阳高照,他却一脸铁青。

    司马千泷心头叫了一声,糟糕,这黑煞脸一定是误会了,正要上前解释,玄叶却直接转身走了。

    司马千泷只得追了出去。

    他这个人不喜欢误会,有些话,他还是说清楚的好。

    “黑煞脸,你站住...”

    司马千泷如今身上有伤,脚程自然没有玄叶快,所以追着玄叶过了两个拐角,他明显感觉自己有些受不住了,干脆开口喊了一声。

    可前头得人停了一下,又继续往前走,司马千泷顿时也怒了,喊道:“玄叶,你要是再走一步,咱们真的脸兄弟也没得做了....”

    果然,那人停住了。

    司马千泷心里松了松,缓了口气后慢慢走过来。

    “你投胎啊,走那么快干嘛....”

    玄叶眼睛看着一处没说话。

    司马千泷习惯性的抬手,本是想像往常那样搭在他肩膀的,可犹豫了一下,只是拍了一下他的肩,笑道:“行啦,我知道你在气什么....”

    玄叶一怔,抬眸看他:“你知道?”

    司马千泷心里咯噔了一下,他果然喜欢小怜....

    可嘴角却咧起笑了一下:“当然知道啊,我是谁呀,你放心吧,我和小怜之间,什么关系也没有.,她刚刚只是来像我道别而已...”他笑着一脸保证,但里头的苦涩只有他自己知道。

    玄叶似乎很是震惊,瞟了他一眼后,眼皮又垂了下去,喃喃了一句:“你竟然知道.....”

    玄叶身为摄政王府的管家这么多年,行事项来干脆利落,何时露出过这幅姿态,司马千泷很不是滋味,看来他是真的很喜欢小怜啊....

    手上不由得握了下拳,然后不轻不重的在他胸口捶了一下。

    “大男人的,这么扭扭捏捏干嘛,我知道了就知道了呗,有什么,喜欢一个人又不犯法.....”

    喜欢了就喜欢了,扭捏什么,男人喜欢女人,那不再正常不过,不像他.....

    想到自己,司马千泷心里顿时有些黯然,他才是不正常的那个....

    勾着的嘴角不由得也慢慢落了下来。

    罢了,有些东西,注定是不能见阳光的,既然这样,那就让它永远的放在自己心里吧........

    “那....你能接受?”耳旁突然传来玄叶的声音。

    司马千泷回过神,抬眸,玄叶正直直的看着他,他的眼睛黑白分明,眼珠及黑,往日里看人就仿佛没有敢情一般,可你再细看,今日着眼睛里竟还含着一丝紧张。

    可司马千泷则担心被他看出来自己此刻黯然的心情,视线才触及便快速闪开了,随后故作轻松的一笑:“当然,这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更确切说,他就算不接受又能如何?又不能让他来喜欢他,若真这样,他怕是会直接给自己一个拳头吧....

    玄叶则没想到他回答的竟那么干脆,怔怔的看了他半响,随后似重重的吐了口气,上前一步,握住他的肩:“你说的话可当真?你这回若是接受了,那我.....便再不会让你有反悔的机会....”

    司马千泷心情难受,想快些结束这个话题,所以也没察觉到他的异常,故作往日嬉笑的样子:“哎呀,你怎么婆婆妈妈的,接受了便接受了,这有什么可后....悔....”

    悔字才说出来,脸上突然传来一抹温度,他一怔,抬眼,又对上了玄叶的眸。

    这回,他看的真切,这人今日的眼里,再不是往日的淡漠,而是浮着几丝让人心跳加快的情愫....

    “既然你能接受,那我回尧都后.....便找个机会去拜访你父母吧.....”玄叶难得脸上带着一丝笑意。

    司马千泷这下彻底恍神了,被他的眼神,更被他那带着几丝温柔的语气...

    “之后,不管发生什么,我们一起面对.....”

    司马千泷呆呆的站在那,半响才反过神来....

    不对,这人突然摸他脸干嘛?还有....他干嘛还拜访他的父母啊....还有他那诡异的语气....

    可刚要张口,腰上突然一紧,接着整个人被打横抱起。

    正午,太阳本来就大,玄叶这一抱,司马千泷几乎整个人都被他笼罩着,周身全是他身上的气息,感受到他胸膛那处似有似无的心跳,司马千泷觉得自己莫名的有些慌张,挣扎道:“你...你干嘛....”

    玄叶低头瞥了他一眼,脚下开始走动:“别动,送你回房,你如今还不宜下床多走动....”

    玄叶的声音似乎又恢复了以往的冷淡,但在细听,你会发现里面多了几分愉悦。

    “那你扶着我便好,干嘛又抱啊....”

    而且还是这种抱法?要是被别人看见了.......

    玄叶眉间蹙了一下:“你不是说你能接受吗?”

    但怕他摔了,手上力度还加大了些。

    “这跟接受有什么关系啊.....”司马千泷有些气急败坏道,可挣扎了几下,见这人不但不放手反而抱的更紧了,而这时前头又正好有人过来。

    “有人来了,快快快,快放我下来.....”

    司马千泷如此急切,自然也不是为了自己,他这个人,名声已经臭的不能再臭,他才不介意被人说什么,可玄叶不一样,他这人项来一本正经,若是被人看见他们两个大男人这么抱,还不知会传出什么谣言,到时候他们俩恐怕真的连普通朋友都不能做了。

    玄叶则抬眼看了下,心道,原来他是担心别人的目光.....

    脚下一轻,带他跃上一颗树。

    司马千泷则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失重惊得两手搂住了他的脖劲。

    玄叶的嘴角未勾了下,脚下仿佛生风,跃的更高了。

    司马千泷的双眸顿时猛地睁大了一倍.....

    啊啊啊啊啊....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