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谷全文阅读(谷七)最新章节更新_通谷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通谷

作    者:谷七

类    型:穿越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6 18:05    最新章节:第七十八章 太子反击

—————————————————————————————————————

通谷全文阅读: 五千五百年修炼却不能飞升,渡劫失败身体化作尘埃。重生到雷府嫡女体内,为成功渡劫而化解这冲天仇恨。

—————————————————————————————————————

通谷最新章节试读:

    灵虚抓住赢妃,将赢妃手腕一反转,匕首全部刺入了赢妃的身体之中,血液随着匕首的刺入逐渐流淌出来,染红了衣襟。赢妃狠狠抓住灵虚的胳膊,用最后的怨毒目光望向通谷,似乎想用目光将通谷穿透一般。随着灵虚拔出匕首,赢妃一口鲜血喷出,应声倒地。

    通谷没有多做停留离开了赢妃的宫殿,往宫门走去,皇后早已跟守门的将士交代过,就算早已下了钥,通谷依然可畅通无阻。

    通谷前脚刚踏出宫门就遇到了二皇子,很显然,二皇子是有意在此等着通谷的。

    “雷通谷,你如此作恶多端就不怕遭了报应吗?”二皇子拦住了通谷的去路。

    通谷笑着说:“见过傻子,没见过你这么傻的。”

    二皇子一脸愤怒道:“你说什么?你这个毒妇。”

    通谷突然举起左手给了二皇子一巴掌说:“你帮着害你母亲的仇人做事,你的皇子妃都快被人害死了,你为人子,为人夫却还跟傻子一般,愚蠢至极。”

    二皇子被突如其来的巴掌打傻了,愣在原地不知所措。等缓过神来的时候,通谷已不见了踪影。但通谷所说的话却久久在他脑中回响,二皇子也开始琢磨起来。

    第二日,二皇子妃被抬入宫中,说是皇后的旨意。此事并不突兀,毕竟二皇子妃是皇后的侄女。这个侄女是皇后哥哥的孩子,皇后的哥哥宇文太里当年战死疆场,只留下了这么一点血脉。作为姑姑皇后对这个侄女从小便关怀备至,悉心教导。皇后名唤宇文明月,为了让这个侄女得到重视,便将自己名字中的月字赐给了这个侄女,唤做宇文云月。

    宇文云月是自己选的夫君,她喜欢二皇子潇洒不羁的性子,也喜欢二皇子的才学。刚嫁过去的时候二人夫妻琴瑟和鸣,二皇子性子柔和,谆谆君子,对宇文云月十分照顾。可惜二人一直未能有个孩子,宇文云月对此一直心怀愧疚,多次劝二皇子纳妾,只是二皇子一直拒绝。直到雷通娇带着肚子进了皇子府。宇文云月一开始心里还是有些别扭的,对雷通娇一直不闻不问,却也未曾有过为难。雷通娇在皇子府时表现的谦和温顺,对宇文云月十分尊敬。在雷通娇的百般讨好下,宇文云月逐渐与雷通娇开始亲近。

    雷通娇在皇子府受到了优厚的待遇,产子十分顺利,孩子的模样像极了二皇子。宇文云月对这孩子甚是喜爱,经常给做些小衣服,买些小玩意儿。可不知怎的,宇文云月的身子却越发的每况愈下,终缠绵病榻。二皇子为她寻遍名医也未能治好,看着日渐虚弱的宇文云月,二皇子心中十分焦急,奈何却束手无策。

    二皇子被雷通谷打了之后不知怎的,像是开了窍,开始怀疑起宇文云月的病来。他心中隐约觉得这病可能是有人暗害,来的太过蹊跷。于是一咬牙,请皇后出面,让传说中那个医术了得的雷通谷给看看。

    皇后对这个侄女自是上心,听到二皇子请求无有不允,第二日就把人接近了皇宫,让女官去雷府跑上一趟请通谷来。

    “通谷,你总算来了,你快来给云儿看看吧,都病的不省人事了,我这心里就跟火烧一样。”在此之前皇后与二皇子提及过让通谷给看看,可二皇子信不过通谷一直不肯,这嫁出去的女儿作为娘家人也能说的太多,何况二皇子还是真心待宇文云月好的。

    “皇后娘娘别急,待我查看一番。”通谷被拉到了宇文云月的床边,通谷直接开启五感开始探查。

    皇后不知通谷是在探查,只觉得她愣在原地,焦急地问道:“怎么样?究竟是什么病?”

    通谷面露难色,眉头紧锁,咋舌道:“不是病,是巫术。”

    皇后张大了双眼说:“你说什么?怎么可能?”

    通谷思索一番道:“我也不瞒着您了,这个巫术与我母亲当年如出一辙。八九不离十是雷通娇的手笔,毕竟她是赵氏一手带出来的孩子。”

    皇后握紧双拳,一脸愁容地问道:“你可有办法救她?”

    通谷有些惊讶,皇后轻易便相信了自己所说的话,毕竟巫术这东西平日里不多见。“我能救她,但是需要准备一些东西,我可以先给她吃些吊着命的丹药以此来保证她活着撑到我回来。”

    “皇宫里有各种珍惜药材,你可随便使用。还是尽快治疗为好。”皇后看着病入膏肓的侄女,实在是有些焦急。

    “我需要去一趟南琼国,那里的森林里有一种奇虫必须活的才有效。”通谷正色道。

    皇后无奈叹气说:“那你要尽快,不要让哀家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通谷点头说:“我即刻出发,日夜兼程,不日便会回来。”通谷从空间里拿出了一个瓶子,瓶中装的是回魂丹,此丹可让将死之人吊着一口气,直到停止服用。“这个丹药,每日一颗,可保性命无忧。”

    皇后颤抖着双手亲自接过瓶子,眼中含泪送走了通谷。

    通谷有迷谷丹加持并不需要赶路过去,只需意念传送即可。虽然一年只能传送三次,可今年的传送次数还没用过。通谷假装策马而去,实则到了一处偏僻地方后直接用意念传送到了南琼国森林。这次去的匆忙,通谷并未与仡徕粟元打招呼,只寻了金蚕虫便走了。

    一来一回不过半天功夫,通谷为了避免误会,到了晚上才入了宫。

    皇后见通谷入宫一脸诧异,心想,这速度未免也太快了些。“通谷,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通谷抹了抹额间汗水说道:“我跑死了两匹汗血宝马,这才能这么快回来。事不宜迟,我先去看看二皇子妃。”

    皇后心生感动,只是事情紧急也来不及多说什么,立即带着通谷进内室看宇文云月去了。

    通谷让众人出了房间,将金蚕虫放在宇文云月额间,开始施术。

    三个时辰后,在众人焦急的等待中通谷出了房间。“皇后娘娘,成功了,明日便会醒来。再吃些补品,补充些营养即可。”

    皇后大喜过望,激动地将通谷搂入怀里,笑得灿烂。“好孩子,辛苦你了,谢谢你。”

    事情了结后通谷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觉浅院,刚推开房门就见到了商意舍一脸愁容地坐在床边。

    通谷脱掉斗篷,没精打采地问道:“你怎么来了?”

    商意舍扶着通谷坐下缓缓地说:“我担心你,最近发生了太多事情,我见你如此操劳心里难受的紧。”

    通谷很享受这种被人关心的感觉,心里暖洋洋的,就像胸口温着个暖炉。“我没事,今天有些累了,想睡了。”

    商意舍帮通谷退去外衣,给通谷盖好了被子,拍着通谷说:“你安心睡吧,等你睡着了我再走。”

    通谷还没听清商意舍的话便睡着了,睡梦中她又回到了小药仙官的身边,被小药仙官抱在怀里,听着小药仙官的心跳声。只是这心跳声越来越清晰,通谷正开了眼睛,只见商意舍正抱着她睡着。

    通谷嗔道:“你个登徒子,大半夜爬姑娘床,真是无耻至极。”

    商意舍被通谷骂醒,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皮道:“昨天是你拉着我不让我走的,我只好睡你身边了,你怎么恶人先告状呢?”

    通谷勉强回忆了一下昨晚的事情,好像朦胧之间是自己抓着商意舍没让他离开。于是有些羞涩地说道:“那你找我可还有其他的事情?你若没事便快些离去,免得让别人看了误会。”

    商意舍边穿外衣边说道:“你早晚是我的妻子,有什么误会不误会的。我还有一事要与你说,大皇子虽被软禁皇子府,可他的动作却越来越频繁。近日虽说有贸市,但入城的商贾也过多了。皇城的守卫军近日职位调动频繁,有些人莫名其妙的被削了职,怕是大皇子要逼宫了。”

    通谷一拍床板大喜道:“这是好事啊,这样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杀他了。”

    “话虽如此,可皇上的安危也不得不顾,我们若是调动军队,大皇子必有所察觉,到时候他可能会终止行动。”

    “这事好解决,我可以不声不响地带军队进去,此事还要跟七皇子商议一番。毕竟他现在手握重兵。”

    商意舍同意通谷的想法,二人一同去找了正在巡营的七皇子。

    三日后。

    皇后召通谷入宫,说是商量祭祀大典的相关事宜。可入殿之后通谷看见了二皇子和宇文云月。

    宇文云月见通谷来了,上前了几步鞠了一礼道:“拜谢郡主救命之恩。”

    通谷扶起宇文云月道:“皇子妃不必客气,你身子可大好了?”

    “大好了,还胖了几斤呢。今天来寻你,一是感谢你的救命之恩,二是让我家殿下给你赔个不是。希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家殿下。”宇文云月放低了姿态,以此来表达自己对通谷的感谢之情。

    二皇子上前抱拳赔礼道:“之前都是本殿糊涂,一步错,步步错。这厢给郡主赔罪了,任打认罚,只望郡主消气。”

    通谷看着这对夫妻着实好笑,这幅认真赔罪的模样让人没法再气下去了。“好了,好了,都过去的事情了,我早就忘了。楚贵仪近来可好些了?”

    二皇子面露惆怅,叹气道:“还是老样子,只是身边的鸟儿忠心,还懂得衔食喂主。说来,这鸟儿也是郡主所赠,还是要感谢君主。”

    “你既已明事理了,我便告知你,你母亲的病还有得救,只是需要花些时间功夫。眼下我还不得闲暇,不能亲自料理。但白泽尽得我真传,你若不避讳,可让他入宫给楚贵仪治病。”

    二皇子听了这话,眼中一亮,连忙抱拳道:“不避讳,不避讳,只要能治好我母亲,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通谷又冷冷说道:“我不说你们也该清楚,这二皇子妃的病是怎么来的,家里养着一个蛇蝎美人,估计你们的家宅也安宁不了。”

    二皇子握紧拳头咬牙切齿地说:“毒害王妃乃是死罪,岂可姑息。”

    此事终是告一段落,二皇子和皇子妃回府没多少日子后,二皇子府就办了白事,说是侧妃雷氏突染恶疾暴病亡故。葬礼办的也算有排场,超出了侧妃规格。二皇子虽不善权谋,却也是在皇宫中成长起来的,知道其中厉害。若将雷通娇用巫术杀王妃之事公开,于雷家、赵家和王府都是丑事,所谓家丑不可外扬,为了几家的脸面,葬礼自是要隆重些。

    暴风雨来临之前总是异常平静,无论是朝野上下,亦或是各府宅院,都如同平静的湖面,连一丝涟漪也不曾泛起。

    只是这些日子天气总是氤氲着,似是要下雨,却不曾掉下一滴水来。在这样的天气下总是容易让人变得懒散,天地之间就像是个不透气的罐子,闷的人喘不过气。

    终在这一日天空中雷声滚滚而来,这场蓄谋已久的大雨终于随着一场血雨腥风扑面而来。

    城中不断传来厮杀喊叫的声音,闹得人心惶惶。通谷早在前一日便入宫未归,整个雷府笼罩着紧张的气氛。女眷们都躲进了内院,通书在组织兵士和小厮们御敌备战。

    通谷进宫前已有交代,雷府定会成为第一个被血洗之地。通谷陆续调遣了杀生阁的高手和一部分士兵,对他们下达了死守的命令。

    带人来屠雷府的不是别人,正是那赵佑之。一场生死之战即将拉开序幕。

    就在赵佑之到雷府门前之时,大皇子已攻破了皇城南门。大皇子一改往日风格,身穿玄衣银甲,银扣束发,手持一把秋霜银月刀。如夜中魔魇一般,辔马而行,冲入皇宫。

    杀进太极殿时,已是浑身染尽了鲜血。望着殿中坐在龙椅上好整以暇的父皇,不由发自内心地冷笑道:“父皇,你机关算尽一生,可曾想过也有今日?”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