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君凶猛全文阅读(小明太难了)最新章节更新_大君凶猛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大君凶猛

作    者:小明太难了

类    型:穿越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6 13:20    最新章节:后记 遗珠

—————————————————————————————————————

大君凶猛全文阅读: 宁不器觉得,重活一世,上天既然给了他尊贵的皇子身份,那他总得做点从前不敢做、不敢想的事情,真正改变这个世界,统一七国,君临北境,成就大君。 君子不器,成己达人……

—————————————————————————————————————

大君凶猛最新章节试读:

    又是一年的大雪,这一年格外寒冷,但上京城中闲逛着的百姓却是不少,许多人身穿着棉袍,就连脚上的靴子也都填上了棉花,身上暖烘烘的。

    皇宫之中,大雪纷飞,透过玻璃窗子看着外面的光景,宁不器斜倚在楼子初的怀中。

    她生了两女两子之后也不再生了,身子恢复了从前的样子,更加迷人了。

    “好哥哥,过了年,我们去西海走一走吧?我想看一看天然的盐湖,有如明镜一般的湖水,那一定很美。”

    楼子初抱着他的身子,轻轻道。

    鱼清妙不时为他递着葡萄,这是暖棚之中种出来的,就算是冬天也可以吃得到,她的肚子又圆了,时不时抚摸几下。

    赵学尔坐在楼子初的身侧,微微含着笑:“郎呀,你都生了五十多个孩子了,这又有几个大肚子了呢。”

    “我现在不强迫你们生了,若是你们不想生就让璧儿配药吧。”宁不器微微一笑。

    璧儿就是任羽尘,他喜欢这么唤她,她有如玉璧一般的皮肤可以照出水影。

    他身边的女子,多数都已经绝育了,只余下鱼清妙、花照影、上官秋月、唐芳和阿离还想着生,她们五人又怀了身子。

    “皇后娘娘,我觉得为老公生孩子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只要我能生,那就生一辈子。”鱼清妙微微笑着。

    花照影却是轻轻道:“生了这一个之后,我也不想再生了,想出去看一看,写一写新曲,为大唐整理一下音律,编成唐风。”

    “皇上是真厉害,这玻璃窗子的发明太好了,可以看到外面的雪景,还不必受冻呢。”上官秋月看着宁不器,眸子里透着几分的深情。

    赵学尔点头,接着低低道:“今年特别冷,也不知西部与北部的百姓如何过?”

    “甜儿,我已经让人往西部与北部送粮了,这些年粮食大产,地瓜尤其多,足够天下人吃上数年了,所以北部与西部不会有人饿死,让他们不出门就是了。”

    宁不器轻轻道,赵学尔握紧了他的手,心中一片骄傲。

    这些年,宁不器为天下做了太多的事情,南方有难,北方支援,这体现出了天下一统的好处。

    白思思从外面走了进来,身上带着雪花,进门后除了绣鞋,赤着脚,踩在暖暖的木地板上,一路走到宁不器的身侧,将脚儿塞进了他的手里,也不管四周的目光。

    凑在宁不器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宁不器点头,接着起身道:“我出去走走,一会儿就回来,正好带个人给你们认识。”

    京城之中,处处欢腾,念着大唐好的不仅仅是宁不器的女人,还有大唐的百姓。

    家家户户挂桃符,炊烟袅袅,融入了雪中,透着安宁。

    酒香四溢,家家户户的男子都喝着酒,暖着身子。一区瘦马借着风雪而来,拐了几个弯,进入了一座大宅之中。

    带着斗笠的人进入正堂,摘了斗笠,露出刘玉宁那张国色天香的脸。

    她坐下,带着一脸思索,脚步音响起,一名富态婀娜的女子走了进来,依稀可见年轻时的美丽,看到她时,一脸惊喜:“玉宁回来了!”

    “娘,你怎么来了?”刘玉宁怔了怔。

    富态女子轻轻道:“那边人多事杂,我想回来和你一起住,只是这些年,你一直在外面流浪,这怎么突然间就回来了?”

    “娘,这些年大唐死的人的确是不多,人的寿命长了,也无人再饿死了,这天下还是统一得好,过去的我们实在是有些自私了。

    我一直以为打仗就会死人,却是忽略了天下统一死的人才会更少,天下大治,指的是宁氏天下,而非诸国林立。

    我错了,他才是对的,像是他那样的人,果然是天下明主,天下间再没有比他更厉害的人了。”刘玉宁轻轻道,眸子里含着异样。

    富态女子一怔,迟疑道:“玉宁,你说的是陛下?若是你心仪陛下,可以参与选秀的……”

    “娘,我会自己去见他的,不必选秀,他也一定会要我的。”刘玉宁认真道,眸子里一片认真。

    朱月白站在院子里,抬头看着天色,身上披着一件大氅,发丝间已经落满了白雪。

    “小姐,该回去了,天凉了。”丫鬟凑在她的身边轻轻道。

    朱月白摇了摇头,低低道:“他是天下少有的明主呢,父亲和哥哥远远不如他啊,只可惜,我知道得太晚了。”

    “小姐,皇上是明主,若是小姐想念他,可以参与选秀的。”丫鬟轻轻道。

    朱月白叹了一声:“错过就是错过了,如何能回得去?”

    宁不器纵马雪中,白衣如雪,黑色的大氅披着,他一路来到了六粮液的门前。

    六粮液的铺子之中,传来一阵阵的欢笑音,他的嘴角勾了勾,却是始终未动,只有乌金踏雪的鼻沫不断喷着,升腾着片片热气。

    雪化入热气之中,宁不器觉得许久没有这么安宁了。

    转眼之间,一人一马的身上落满了雪,有如雪人一般,再也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铺子的门推开,兰翠轻呼了一声,接着怔了怔,大叫了一声:“皇上?你怎么也不进屋啊,这都立了多久了?”

    一阵的脚步音响起,林宝珠跑了出来,她穿着一身白衣,手上还沾着水珠,露出一截雪白的皓腕。

    看到宁不器时,她急忙走了过来,伸手拍着他身上的雪,埋怨:“你这人怎么了?来了也不知道进屋。

    这是怎么了?真是的,不知道人家会心疼啊?你一年也来不了几次,来了之后就让人家伤心。”

    宁不器翻身下马,由着她拍雪,只是看着她眼角的泪珠,他牵起她的手,微微笑了笑:“不哭啊。”

    “娘,你怎么哭了?”稚嫩的声音响起,一名两岁的孩童走了出来,眉宇间生得与宁不器极为相似。

    看到宁不器时,他怔了怔,接着轻轻道:“爹,你也来了啊?”

    “爹想接你回家了!”宁不器轻轻道。

    林宝珠直起身子,一脸异样,用力握着他的手,轻轻道:“爷,你这是……”

    “我做事,何需向天下交待?”宁不器微微笑了笑,柔声道:“你愿意不愿意?”

    林宝珠什么话也没说,直接扑到了他的怀里,亲上了他的嘴,不管什么礼仪,不管什么束缚,热烈至极,想把身子揉进他的身体之中。

    “爷,我收拾一下。”林宝珠轻轻道。

    宁不器摇头:“不必了,我让人过来收拾,走啦,我们回家。”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一侧的孩子,笑了笑:“遗珠,回家了。”

    大雪中,宁不器左手牵着林宝珠,怀中抱着遗珠,牵着马,慢慢向前走去,风雪飘摇了三人的背影,兰翠突然觉得脸上热热的。

    泪水不知不觉滑落,这三年,小姐的苦日子总算是过去了。

    (全书完)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